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 33 章

书名:带着位面交易回七零 上传会员:一念天堂 作者:勤奋的萌拉 更新时间:2019-10-12 10:10:40

  王书清觉得不是自己符效果大, 毕竟系统也告诉了她,她只是买的一次性用品, 可能会倒霉这么几个小时,过去就没事儿了。

  无法做到像是真正大师那样,一张符一上身,好了,你得去找人化解, 请人烧香拜佛之类的。

  大宝家这个闹剧, 最后闹到有些太大。

  张林才一个三十来岁的壮汉,听到这种事情还能忍咯?二话不说的拿着家里务农的工具, 说是要去找那个老头算账,如果是真的, 他一定要让那个人付出代价来。

  大宝奶慌了神, 急忙拉着,这么一拉扯可就引起祸端了,张林才誓死要为自己死去的爹讨回一个公道,然而事实上,他们之间根本就没有什么。

  只是两人许久前就认识, 张林才的父亲又故去很多年,两个人也许会有时候凑在一起聊一聊, 当当知心人。

  再多一步的事情, 却是没有敢的。

  可是出了这个门, 就算是没什么,就以后被人议论, 都足以让大宝奶活不下去。

  这番闹剧,闹的特大。
就算是大宝奶拉住了张林才不出门,但是左邻右舍,该听的都听完了。

  而那个大师,也在当夜就被撵走了,因为吵架波及到了她,才扯出来她根本就不是什么劳什子的大师!

  就是个来忽悠人的骗人,骗吃骗喝不算,如果看到了家里男主人长的不错,可能还得骗骗身心。

  这可了不得!!

  大宝娘连夜直接把人带衣服的给扔了出去,一点儿情面都不给,回头瞅着要死要活的大宝奶还不忘说了句:“娘你别怕,怎么着,你还有嫁妆傍身呢。”

  膈应人的事这么多件,她豁出去了,根本不在意别人会怎么议论,回屋一关门就睡觉。

  谁想干嘛就干嘛,倒是没忘记把大宝拉在身边。

  这一夜,大平庄热闹极了,差点要把大宝一家子的皮都给扒下来。

  一家子也深居简出的,只有张林才还沉默的出来干活。

  这事情热闹的议论了起码半个月,才被另外的事情给冲淡。

  那就是分田。

  按人分田,先试行包产到户。

  姚田旺说他们几个生产大队因为每年都完美完成任务,所以这样试点的事情,才能轮到他们身上。

  分田啊!

  大家伙没有不兴奋的。

  都不傻!

  有那勤快的盼着分田,也有那不勤快的,期盼着浑水摸鱼。

  可是这事情已经是大势所趋,一两个蚂蚱根本坏不了事情。

  家家户户按照户口本上的人数来分田。

  可就是这样,也是有好坏之分的,但凡能够使点劲的,在村里有那么一官半职的,全部把好田,或多或少的都搂在自己身下。

  为了不引起民愤,倒也各自都拿了些不好的田,可是那些分到手的田,明眼人一看就能知道孰好孰坏。

  家里有壮丁的,显得不好欺负的,几亩地里,总有那么一两亩地是好的。

  可是那种孤儿寡母的,分到一块薄田,也没地儿去闹。

  轮到王书清他们的时候,就是这么一个情况。

  王书清算是小孩,只能分五分地,老太太算是个成年人,能分到一亩多,奶孙俩在一起不到二亩地。

  最重要的,那一亩多还是在山上的梯田,王书清的那点地倒是在山下,可是她还要去上学,让老太太一个人,一天到晚朝山上几趟水一挑,几天就能累出来病。

  王书清听完脸色就不好看了,再一看自家三婶婶抱着好几亩肥田,整个人乐滋滋的挺着腰杆,那样子,看着就是欠打的代表。

  “娘,咱们能不能分点好地给姐姐他们啊,奶奶和姐姐都没办法上山去种地,但是爹可以啊,爹力气大!”

  “你小子倒是知道要当护花使者,有本事你去给你奶去种地去,我才不去,累得要死。”王国源说完又朝着他们走了过来:“娘,你们那地太不好种,不然你跟我们一起过吧,到时候大家有活一起干,有饭一起吃。”

  王书清瞄了一眼燕云英的肚子:“三叔,你家能出力的也就你一个了吧,你自己的地能种的过来吗?你是来找我和奶来当免费苦力来了吧。”

  王国源照旧被怼的蔫不唧的:“不识好人心。”走回原位就开始喷自己儿子多管闲事,被燕云英一巴掌打的缩到角落里不吭声了。

  等地都分完了,大家都该散场了,老太太拉着王书清朝家里走:“没事儿,就这两年,等你上初中了,奶把这两年攒的点本,全部拿出来,咱们到城镇里找个房子住,把家里这地给包出去,奶出门打工供你上学,别怕哈。”

  老人的手抚摸着她的头发,牵着她的手,一路朝着家里走。

  这几年她的伙食很好,个头不知不觉的已经超过了弓腰弯背的老太太。

  王书清遥望四周,看着除了田被分掉除外,还有前后山的小池塘没人分,还有几块尽管看着不错的地,但是因为地底下都是石头,粮食种上去不怎么长,因而成了荒地,或者是用来堆各种谷堆,上面还停着一辆废弃的拖拉机。

  老太太还在自己琢磨这件事情到底该怎么办好,其实她心里明镜一样的,刚才的那话就是安慰王书清,王书清去上初中,还得一年多。

  但是从分田的那一刻,就八仙过海各显神通了,这不到二亩地,还不是种啥长啥的好田,难弄出来多少粮食,更别说,她还得攒王书清的学费钱,即使到了城镇,人生地不熟的,哪样不花钱。

  “奶,咱们养鱼吧。”

  她发现,这里的人,几乎没有养鱼的。

  人人眼中只有粮食和肉,鱼类嘛,有野生的就吃,没有野生的就不吃,根本不存在念想去养殖。

  这是个不错的商机啊。

  正好再过不久她就要去城镇了,城镇里对于鱼的需求还是很大的。

  老太太楞胡楞胡的,养鱼?

  她这辈子也没养过鱼啊!

  “奶,咱们今晚聊聊,你明儿你大队办公室这样说,看看行不行……”

  奶孙俩一路嘀咕着走到家,又嘀咕到半夜才睡觉,等到老太太睡着,她才去交易行里面翻找,有没有养鱼指南啥的。

  有就交换,没有就买嘛。

  这次的事情她可是费了不知道多大的口舌才让老太太相信自己,她必须要做好咯!
等她收获了一份养鱼指南的手册以后。

  【恭喜宿主,等级到达19级】

  她扣扣鼻子,瞅了一眼经验值,还差点经验就可以兑换延寿丹了,她最近要勤快点做任务。

  晚上照旧喂了崽子,换了药。

  王书清送走小鱼的时候,只觉得他那双毫无感情的兽眼里,略微夹杂着点,不同的地方。

  对方连吃饼干的动作都慢了点,但是王书清要做的事情很多,就没去关注这点。

  次日。

  天雾蒙蒙的,整个大平庄都被白白的雾气给包住。

  她得去上学。

  好在学校就在村委会旁边,奶孙俩在门口分手。

  王书清语重心长的握着老太太的手:“奶,咱们一定要学习鲁迅先生说的,想要开窗户,开口必要拆房子,这样子才能得到自己想要的,知道不?”

  “鲁迅是谁,你们学的啥,教人拆房子?!”

  “……不管,你按照我说的做就行,你就说你要前后山的池塘加那块荒地,都要了!”

  王书清是千叮嘱万嘱咐的,才一步三回头的,进了学校。

  在最后几排看到了大宝,只是没看到巧儿。

  大宝一个人沉闷的坐着,他一连旷课了俩礼拜,再见面原先的小胖墩,莫名的瘦了一圈,脸上也不是那种光彩照人,天不怕地不怕的模样了,眼中的光似乎也暗淡了不少。

  她的心底有些个愧疚,到底是波及了这个小胖墩。

  一整天,俩人都没有说话。

  原先不知道是不是不打不相识,越打越熟悉的原因,课间只要有空,大宝总是会乐颠颠的过来,放出一些狂言,然后在放学后,被王书清一顿收拾的老实后,又乐滋滋的回家。

  王书林感觉到不对劲,眨巴着那双跟芭比娃娃一样的眼睛:“姐,大宝……好像难过的要哭了,他很喜欢姐姐,姐姐你要不要去安慰他一下?”

  “他现在应该最讨厌我,我还是别上去了。”王书清收拾好桌子,把明天的作业都记下来,就收拾好布袋离开学校。

  这边她还没走出教室门儿呢,就被人堵上了。

  大宝站在门口,眼睛下有些青紫:“王书清,咱们到小树林聊一下。”

  小树林是学校后面的一块树林子,不少学生在这儿烤知了啊,烤半熟的稻子,还有那跑到田野里逮上只青蛙,烤着吃!

  王书清见过一次,表示只对烤麦子还有点兴趣,其他的都站得远远的,尤其是青蛙,这群不怕死的!

  仨人来到小树林。

  王书林很乖巧的站在不远处,充当哨兵的角色。

  大宝今天很畏缩,站在三米开外,手紧紧的攥着自己的小布包,额头上还有着细细的汗水。

  这孩子紧张坏了。

  王书清不想沉默,她主动道:“对于你家最近的事情,我很抱歉,希望你别乱想,那是你家里长辈的事情,跟你并没有关系,你需要做的就是好好读书,读初中,高中,大学。”

  大宝沉默了很久,嗯了声。

  “我家说,你是妖怪,你是吗?”

  周围很安静,安静到她可以听到大宝语气里的微微颤抖。

  她没回答。

  “那天我娘让我带大师给的东西,说是驱邪的,可是你没事儿,我家出了好多事,是你的原因吗?”

  他猛地抬起头来,眼睛有些红:“是你的原因吗?”

  王书清的眉眼淡了下来:“所以呢,如果出事的是我,那这件事情就一点问题都没有了对吧。”

  王书清愧疚是有,她愧疚的是大宝的一家子如果有了问题,那么大宝可能会被波及,会难过,可是这不代表她对她做的事情后悔。

  都想要用这种下作手段了,她还得:艾玛,这是大宝的爹妈算了吧。

  算个毛球!

  大宝被问到了,王书清也不想再说什么,上前递给他一颗糖果:“好好读书,别乱想。”就转身走了。

  “我爹娘把我姐许配给了邻村的方财,那一家子都没上过学,愿意给我爹娘五十块钱。”

  王书清一愣。

  “你让我跟我姐说的话,我说了,这次你能不能帮帮我姐,她被锁在家里了,再过两天就要出嫁,她这两天一口饭都没吃,她会死的!!”

  王书清哦了声:“五十块,算是个阔气的家庭,你姐姐嫁过去应该不会吃亏。”

  这次不管大宝说什么,她都没有停下脚步。

  王书林见王书清过来,俩姐弟就凑在一起离开小树林。

  可是王书清相当的沉默,王书林戳戳她:“姐姐,你怎么了吗?”

  王书清瞅瞅天,看看地:“……没,我就是觉得,嗯……大海真大。”她需要管的是真多,比海都宽。

  “姐姐咱们这没海啊,书上说是很大,不知道是不是比咱们镇里的水库还要大。”

  王书清拍拍他的脑袋:“……你这么一直傻白白的下去也是很好的。”

  二人到了村口就分道扬镳,王书清路过大宝家的时候,脚步微顿。

  想着巧儿那样的人,韩根生估计是她内心唯一不能退让的地方,哪怕拿生命去争一争。

  可笑的是,她在这以命相搏,在见到韩根生的时候却只敢凭着亲戚的关系,喊上一声根生哥。

  那么,她不嫁给这个方财又有什么区别?反正之后也会出来个圆财,矮财什么的。

  她皱着眉头回到家,在门口的时候,调整好自己的情绪才进了屋子。

  老太太正在做手擀面,劲道的很,面已经擀好,老太太已经在炒浇头,喷香四溢的肉丝加着雪菜肉沫。

  王书清笑着走进厨房:“奶,今儿伙食这么好,看起来事情办成啦!”

  “办成了是办成了,只是人家队长以为我是疯了,把两个池塘都给了我,并且还愿意把你的那点地给我们,只是把我在山上的地收回去了。”

  这是意外之财啊。

  王书清表示很满意。

  “只是我得给你说好,那前山的水池子一点儿大,没得半点用处,后山的那个吧,大是大,可队长跟我说了,队里以前也想过撒点鱼苗下去,但是等了三年也没见有啥收获,说是里头可能有水怪,都被水怪给吃了。”

  老太太说完自己叹口气。

  当时为了看起来底气足,那面子上的功夫她是做的很到位,也按照自家孙女说的,跟队长说她年轻的时候跟着家里长辈养过鱼,只是后来乱世了,再又大家一起种地什么的,才把养鱼的事情给收了心。

  现在既然大家各凭本事,她想重新干回老本行。

  她说的自信从容,可把姚田旺糊的一愣一愣的!可出了门,老太太就愁云满脸。

  水怪啊!
就算是自家孙女再有本事,那可是水怪,一个成年人进去都可能会被拖下去,他们奶孙俩有什么办法把那水怪给搞上来。

  这么一弄,可不就砸手里了。

  就那么点地,加上点半大的池塘,哪里够吃。

  

10466 3611632 MjAxOS8xMC8wMS8jIyMxMDQ2Ng== http://m.clewx.com/book/201910/01/10466_361163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