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 31 章

书名:带着位面交易回七零 上传会员:一念天堂 作者:勤奋的萌拉 更新时间:2019-10-08 23:35:31

  等收拾好了, 王书清就很淡定的收拾好了东西,准备回家, 结果一抬头,就撞进了一双漆黑的眼睛里。

  后者蹲在一块大石头上,正专注的看着她,那双冰冷的眼睛里,同以前来说, 又有些细微的不同。

  王书清有种做贼心虚的感觉, 可是一想自己身边啥都没有啊,怕啥子。

  “你在哪干什么?”

  小鱼听到她的话, 猛地跳了下来,朝着她走过来。

  他走近了, 王书清就看到昨晚绑的紧紧的手臂, 此刻上面的纱布,被东扯了一块,西扯了一块,好在只是外面几层被扯坏,大致的模样还没变。

  她皱着眉头:“不是跟你说, 别动伤口!回头要是发炎了,在这个匮乏的年代, 你会死的!你别指望我去救你, 这是不可能的事情。”

  他也皱着眉头, 像是在思考王书清话里的意思,接着从身后拿出来一直扑楞着翅膀的野鸡, 十分肥硕的那种。

  “……给你的。”

  “……”

  这是个铁憨憨吧。

  王书清瞅瞅鸡,又瞅瞅他,思考他应该是无法体会到肉的美味,才眼馋饼干。

  “今天不用给我了,我给你做一只烤鸡,……你放心,饼干照旧。”王书清撇了一眼,看他的表情都要垮掉了,急忙加上一句,那张脸立马回暖,但是还是对鸡肉没得什么表示。

  他不爱吃那种东西,不管是火烤的,还是煮出来的,还是生啃的,都没得味道。

  王书清指挥着他去把鸡肉给处理干净。

  她自顾自的去准备调料。

  她很眼馋烤鸡,但是老太太不爱一整只直接烤了,觉得那样的日子太奢靡,是要遭报应的。

  又说人不能乱享福。容易把子孙后代的福气给用了,对此王书清总是拧不过她。

  这边王书清把火弄好,又从交易行里交易出来需要用的调料,那边半残小青年就把光秃秃的鸡给拿来了。

  先用料腌制一会,保证一会烤起来从内到外都是鲜嫩多汁的,趁着这个空,王书清又让小鱼去弄了两条鱼来,依法炮制后,又挤上去一点儿柠檬汁,去去腥味。

  开烤。

  两个人抱着三根木棍,刺啦刺啦的油汁在火焰的烤下,从表皮溢出,一股浓香的肉味慢慢溢出,因为放了柠檬和鲜果的原因,还透着一股子酸甜,她舔了舔嘴角。

  贼香!

  她还准备了辣椒和孜然粉,就等着烤好,撒上一层辣椒,再加上孜然,咬下酥脆的表皮,油脂和汁水在口腔里迸发,那一口下去,简直分分钟要上天。

  她很馋。

  旁边的小鱼也好不到哪里去,馋的想要从火里直接捞出来开啃。

  他习惯了肉味的腥气,怎么做都不好吃,没味道。

  不像是饼干,酸的,甜的,香的。

  他嗅了嗅,记忆里好像也有这样的味道,只是好远好久,他已经记不起来。

  等烤好了以后,王书清急慌慌的拽,被烫的上下乱窜吗,她扯下一块鸡腿,又包起来一只鱼:“太晚了,我要回家了,不然我奶会担心我,剩下的都归你,吃完后记得把火给熄灭,知道吗?”

  得到对方楞呼呼的点头,她转身就冲下山去,不知不觉太阳都下山了,再不回家肯定少不得要挨板子!

  在打孩子这个必要程序上,老太太是无论如何都不准备退让的,这就让王书清不管在外多浪,回家依旧小心要挨揍!

  而坐在大石头后方的小鱼,握着温热的棍子,还有烤的冒油的烤鸡还有烤鱼,嘴角那点让人察觉不到的弧度,又淡了下来。

  他咬下一口鸡肉,鲜嫩多汁,带着柠檬的清香,孜然的独特香味,还有辣椒的浓烈刺激,王书清还放了椒盐,保证鸡肉有滋有味。

  他快速的吃完后,听话的把原地处理干净,独自回到一个隐蔽的山洞里,山洞至多有三个平方,里面只有几张兽皮,还有一堆木柴,更多的是一块一块的纸包,全部被他叠好放在一旁,细细地看,这是每次王书清包饼干的纸包。
他拿起仅剩的一块饼干,奶香味在他的口腔里散开。

  他没说错,肉这个东西,果然怎么做都不好吃,不香也不甜。

  哪里比的上他每天站在门口等着一个跟小兔子一样的人从门缝里钻出来,再缩着身子走进厨房给他饼干,他能闻到她身上的味道,甜丝丝的,就跟饼干一样,香甜香甜的。

  **

  王书清第二天专门起了个大早。

  一早就守候在大宝家。

  她想的很明白。

  她得了这么多好吃的,还有香囊啥的,她觉得她必须要来道谢。

  可是毕竟是小孩子间的事情,大人们还是不要知道的好。

  于是她没有告诉老太太,而是自己专门的等待,等待一家子人出来。

  先开门的是大宝奶,大宝娘还有张林才,这是家里三个赚工分的,他们一大早吃完早饭肯定就要先走的。

  这仨见到了王书清,除了张林才,剩下俩见到她都是鼻子不是鼻子,眼不是眼的。

  “怎么这么晦气,一大早的。”大宝娘不耐的嘀咕了一句。

  大宝娘除了不耐烦,还有点讪讪的。

  因为她想到了那晚上,王书清那阴狠的眼神,像是要杀了她一样,还有那根拐杖!那可是实木的!一甩鞭子就拿走了!
她不喜欢大宝娘,但是也得承认,大宝娘说的没错,她是有邪气的!

  所以大宝奶才同意了那个远方的亲戚住到他们家来,否则!一个人成天白吃白喝他们家东西,还得倒贴钱?按照大宝奶的扣样,早就拿着棍子直接给打出去了。

  王书清见到他们,兴高采烈的冲了上去。

  一家三口都下示意的朝后退了一步,脸色皆不佳。

  王书清的笑差点没兜住,忍不住内心吐槽,朋友们,你们如果想当反派的话,可以认真点吗?起码面上对我好点,背地里也好对我下药啊!

  还是张林才稍微正常点,主动开口:“书清,怎么了吗?”

  王书清这才好继续道:“特意专程来谢谢叔叔婶婶,和奶奶,还有大宝,昨天大宝给了我不少油炸酥,很好吃,一大早我就让我奶给我蒸了包子,想要给你们拿来尝尝。”

  她举着包子。

  包子是白面的,随着时代变迁,尽管白面依旧很奢侈,却没头两年那种家家户户挪不出来丁点的紧吧,家里人或多或少的都会存点。

  “是马兰头馅儿的,剩了点猪油酥,我让奶放进去了,可香啦。”

  包子是很香。

  要是一般人家送来的,大宝娘早就大把的好话当不要钱的随便扔,可是……

  昨天巧儿跟她刚说,大师给的东西,送出去了。

  然后大师夜里就跟他们说,离王书清远点,现在她因为符咒的原因,身上就开始慢慢显现出不对劲来,靠近她也许会被缠上。

  “你赶紧走!谁吃你的包子!赶紧走!”大宝娘和大宝奶同时轰着人。

  王书清的杏眼眨巴着,带着疑惑,不解,还有点委屈。

  “我好心的给奶奶你们送包子你们为什么不要,你们嫌弃我奶年纪大了做的东西不干净吗?那我也不要你们的东西。”说着她像是小孩子赌气一样,拿出香囊扔向这对婆媳。

  俩婆媳就跟那香囊是毒药一样,唯恐不及的赶紧朝后退开。

  王书清低下头,忍着笑。

  你拒绝我=我拒绝香囊。

  她没打算给他们包子吃,因为她知道他们会拒绝,可是这可不是她的目的。

  那必须是得他们想要吃包子了,她不给了才可以!

  婆媳俩对视一眼,脸上都有些僵硬。

  只有张林才被蒙在鼓里,他对于这事儿是真不了解,至于院子里住了个远方的亲戚,他就真的当远方的亲戚,而且觉得这亲戚皮子还挺细嫩,一看就不是干粗活的,可能是城里人,说话也柔声柔气的,听着就舒畅。

  “孩子给你们拿包子,你们这是干什么呢,来,书清,这是巧儿给你的吧,她绣了好几天,原来是送给你的。”张林才拿着香囊递给她。

  王书清在这话里抓到了一个俩重点。

  1 他不知道神婆的事情,不然不会直接拿起来香囊的,这点看那对婆媳惊恐的眼神就能明白。

  2 巧儿的香囊原来已经就被发现,那么她送给自己的原因,可能就不是这么纯粹。

  而那对婆媳,见到张林才拿起香囊,惊恐的双眼都要瞪出来了,大宝奶上前夺下来香囊,以强横的姿态塞进王书清的怀里,才稍微舒口气:“包子留下吧,我们吃,这是巧儿好不容易给你绣的,你可得天天带着,才不算辜负她的一片好心意。”

  “娘!”大宝娘喊了一句,被大宝奶一个眼神扫过去,不敢吭声了。

  王书清这才像是被哄好的样子,乖巧的点着头:“奶奶你说的对,那我回家了。”

  说完她就转身走了。

  至于包子,那是她的早饭好不好!

  见王书清走了,张林才诶了声:“不是来送包子的,怎么拿走了?”

  “谁知道她,拿走才好,谁吃那晦气的东西,吃下去还不知道得多不服帖。”

  王书清竖着耳朵听的仔仔细细,努了努嘴,真想说一句,亲爱的,你不吃你也会不服帖的,她瞅了一眼系统的寄存处,霉运符减3,剩下的大料,是给那位大师的。

  她回家略微收拾了下,就转头继续走向大宝家,全然忘记了今天还不是放假的时候,今天搞不好,回家要吃辣椒炒肉的。
‘叩叩’

  这个点,屋子里只会剩下那位大师,她算准了。

10466 3610840 MjAxOS8xMC8wMS8jIyMxMDQ2Ng== http://m.clewx.com/book/201910/01/10466_361084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