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 27 章

书名:带着位面交易回七零 上传会员:一念天堂 作者:勤奋的萌拉 更新时间:2019-10-04 22:45:31

  
一个敦实的小胖墩, 站在门口。

  上午还完好的衣裳,这会东扯开一块, 西扯开一块,衣服上还有着不少泥巴,整个人跟到泥巴堆里打了个滚似的。

  不是!

  “大,大宝,你没死啊!”

  大宝刚想咧开嘴哭一哭, 说一说自己多可怜, 他是怎么被无情的打醒的,又是怎么穿过不知道多少障碍才艰难到回到村里的, 而且到了山下,王书清丢下一句, 你赶紧到大队办公室找我就跑了, 他被一个人丢在夜里,多害怕。

  他是闭着眼睛朝前跑的。

  结果,啥个意思?他,就一会没回来,怎么就说他死了!

  大宝感觉很委屈, 很委屈。

  “奶,爹娘, 你们不想要我了是不是……”

  一个小胖墩, 抽抽的哭着, 配合那狼藉的样子,还满喜感的。

  率先回过来神的是大宝娘, 她哭着奔了过来,哭天抹泪的抱着大宝,“我滴儿啊,那个天杀的丧门星说你被狼吃了啊,说吃了你腿,还吃了你的肚子!呜呜,我家大宝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大宝娘说完后又恶狠狠的看向王书清:“小小年纪就不学好,你说你为什么要扯谎骗人!你才多大你就骗人,长大了你还了得。”

  大宝一头雾水:“骗啥人,娘你误会啥了吧,是王书清把我带回来的,我掉下去的时候也是王书清拉着我的啊。”

  “不,你娘没说错,我的确说你被狼吃的,我要是知道做好事会害的我奶被打,我肯定会看着你被狼吃了,也不救你。”王书清撇了一眼,不止打她奶,还让她浪费了几千经验,还浪费了她的精神力,让她脑仁子到现在都在疼。

  虽然现在随着等级提升,几千经验也快。

  可那也是她慢慢攒回来的!

  她还指望着攒着等20级换延寿丹,现在……呵呵。

  最重要的是,你舍了东西去帮人,人家说你歹毒。

  是的,她就该歹毒点。

  她好后悔。

  后悔的肠子都发紫。

  “你说啥子!你们听听,这说的是人话吗?是人话吗!小小年纪,心思这么歹毒!”

  在场的就两家人,张家人在关注大宝,王家人一寻思起来,哪怕是王国源都觉得不太对味,这自家,真心一点错都没有。

  偏偏被扯呼了大晚上,可能还耽搁明个的上工。

  那一回过来味,那谁还愿意。

  “咋的咋的,救了你家儿子还天杀的,被你家儿子害的摔下去,还是我们的错了,这都拧摆了半晚上了,明天怎么起来干活!拿你们家的工分抵吧。”

  王家这个绝不吃亏的性子,还真是人人不差。

  王书清瞅了一眼自家三叔。

  比之当年稍微的成熟了些,眉眼间那种让人想打的贱兮兮样退散不少,隐约有点可靠的样子,但是整体看起来……还是很犯嫌。

  这个扯皮没扯两句,就要散场。

  毕竟俩孩子都回来了,大晚上不睡觉扯呼这个有啥意义。

  想闹,明天老地方见。

  两家人带着各家的孩子回家。

  俩兄弟在路口就跟老太太分道扬镳,也不多话,毕竟刚才老太太癫狂的样子他们是看到的,哪里敢乱说什么话。

  奶孙俩回了家。

  这次老太太没找事,王书清找事了!

  她们点燃了唯一的煤油灯。

  “奶!”

  老太太年纪大了,大悲大喜下,脑袋有些转不过来,她嗯了声:“咋了又?”

  “今天的事情奶不需要跟我解释一下吗?这么多大人,为什么奶你要冲上去!你知道你年纪大了不,你瞅瞅人家的老太太,跟个老太君一样稳稳的坐在后面,为什么你要冲到前面去,还跟人家打架!你打得过不!”

  她瞅着老太太的头发,稀稀疏疏的,因为扭打,这会子就跟鸡窝一样了。

  “都成秃顶了!人家现在大城市都有烫头,孙女还打算以后挣钱给奶你去烫头,这头发都没了,还烫啥!”

  三年河东,三年河西。

  一个越来越年轻,壮实。

  一个越来越年迈,有些事情已经力不从心。

  老太太老了,可是还没成老糊涂,品了品话后,“你别说我,那些脏话乱话要是泼在你的身上,你还怎么出门!你还怎么上学,就你不让我省心,老是给我惹事,怎么就老是跟张家扯呼上。”

  奶孙俩谁也不让任谁。

  最后双双叹口气。

  王书清瞅着老太太稀疏的头发,又去扒拉着生发液啥的,兑换了一瓶。

  正好看到她买的那个屏障保护剩余次数:5,再看看保护的范围很广,什么飞来横祸的都可以保护的了。

  就当买保险了吧。

  “我头没伤,你给我抹什么?我跟你说,那张老太太就是吓唬人的,根本就没敢打下来,你把她的拐杖给弄断了,明儿还不知道该怎么闹。”

  王书清不多解释,那一棍子是使用了多大的力气,她自然是晓得的。

  “给你长头发哒,都要成秃子了!”

  老太太这么多年,早就习惯了王书清掏出来各种各样的东西。

  “你爹也是疼你。”她拿起一面镜子,看着自家孙女在给自己抹药。

  王书清嗯哼了声,没继续说下去。

  夜渐渐深了。

  大宝这边一家子,一路上伴随着哭声笑声。

  那种大喜大悲,在他们身上更浓重,其实主要的原因是被王书清给吓的。

  而大宝,则一路上都是沉默的趴在自家爹的身上,一家人都以为他是睡着了,就没多说什么。

  大宝奶从喜悦中抽出身来,就开始心疼自己的拐杖:“瞅瞅那个丧门星,我那可是上好的梨木,就这么给我糟践了!还赔公分,我还得让他们赔我的拐杖,我那根拐杖十块钱呢!”

  “十块?!娘,你怎么会有十块钱!”大宝娘瞬间就炸了,现在的日子毕竟没有分家,他们一家子挣的都是放在一起了,换言之,就是全部都放在老太太的手心里。

  大宝年一开始没在意这么一根其貌不扬棍子,没想到得十块钱!

  “咱们村多少木头找不出来,娘你拿十块钱去买根木棍子!”

  大宝奶的脸色有片刻的尴尬,可是她已经习惯说啥是啥:“咋的,我一年到头,连根拐杖都不能买!而且你放心,我动的是我的那份,你们那份我一分都不会动的。”

  啊呸!

  你说不会动就不会动!

  大宝娘一个字都不会相信。

  可是刚要继续争辩什么,张林才说话了:“好了,都这么晚,吵吵啥,赶紧回家睡觉,大宝没事就行,娘这么大的年纪了,是需要根拐杖。”

  大宝娘眼睛憋的通红,看到自家儿子的时候又忍了下来。

  这几年她已经感觉到,张林才对她已经是越来越厌烦,他们俩夫妻已经很久没睡一个被窝,而他的身上还老是有着别的香皂味。

  村里用的起香皂的,可不多。

  大宝娘低着头,拳头紧握着,一路上都没吭声。

  当一家子打开门时。

  巧儿那张满脸关切的脸,加上那句:弟弟找到了吗?

  在和大宝的对视中,崩裂。

  他,活着回来了!

  巧儿毕竟年纪小,在这瞬间她兜不住的想要跑。

  大宝看到了吗?

  他要是看到了,等都说出来,她会死的。

  “姐,我没事,你放心吧。”头一回,大宝如此礼貌。

  而巧儿被浑身激起了鸡皮疙瘩,事出有亦必有妖!

  可是这一晚很太平,大大的出乎了巧儿的预料。

  大家都很累,给大宝洗洗,见他身上只是被树杈子划了几道,一家子就歇了。

  夜太寂静,太寂静。

  巧儿因为年纪大了,就被安置到厨房里面,一张小小的单人床,如果家里来客人的话,就要被收起来。

  她透过窗子,看着外面的月亮,一点睡意都没有。

  厨房门缓缓被推开,传来了吱嘎声。

  “谁!”她机警的问着。

  外面的人,个不高,有些胖。

  不是她的弟弟又是谁。

  她的心忽然提到了嗓子眼,他果然知道了。

  趁着夜色,她的手摸到了案板,把上面的刀给拿了下来。
她的内心在叫嚣,别逼我!别逼我!

  “姐,你还没睡吧。”
“嗯,咋啦。”

  “今天是我说错话了,姐,你别担心我乱说什么,你赶紧睡觉吧。”男孩的声音还没到变声期,在夜里尽管故意压低嗓音,也显得很清脆。

  大宝也不多说啥,说完就走了。

  一句都没提摔下崖的事情。

  只是从另外一件事情道歉,直接把这件事情给磨平了过去。

  巧儿握着刀的手,松了又紧,她迫切的想要说些什么,可是最终都湮没一切。

  **

  夜里热闹的还不止大宝家。

  王书清听着窗户上,约半分钟敲一下。

  十分有节奏,又十分有耐性。

  她磨了磨牙,不就是没支付报酬,你说你至于追家里来你吗?

  今天他们上来,其实是受了外力帮助的,他们绕了一圈,王书清就被盯上了。

  一回生,二回熟的。

  尽管隔了几年没见,他们四舍五入也算是见了两面,算是熟悉了。

  王书清指了指上面:“带我们上去,给你吃饼子你看成不成?”

  听到吃的,那个狼崽子的狩猎攻击模样稍微收敛了下。

  可是等出了山,王书清就被系统传来的动静给吓到,一不小心的,就忘记支付报酬了。

  她慢慢的挪出来被窝。

  她是睡觉前给老太太喝了些养神的茶,否则这一动弹,搁以前,老太太立马就醒了。

  王书清推出门。

  在月色下,空无一人。

  她没说啥,沉默的走进厨房,听到身后有跟着过来的动静,她也没有转身,只是默默的从厨子里拿出来,123……拿五个吧,再给一包饼干。
她回过头,就看到夜色里,小崽子弓着腰看着她。

  因为长期在深山,已经习惯弓着腰了吗?她相信让这个小崽子自己长大,他绝对能做出来四肢在树上流利的爬。

  “诺,你的报酬。”

  狼崽子瞅了一眼,鼻子动了动,拿起了饼干,像是试探这个东西能不能吃的一样,小小的咬了一口。

  那双毫无感情的双眼,忽然亮了起来!

10466 3609961 MjAxOS8xMC8wMS8jIyMxMDQ2Ng== http://m.clewx.com/book/201910/01/10466_360996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