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一更

书名:带着位面交易回七零 上传会员:一念天堂 作者:勤奋的萌拉 更新时间:2019-10-02 11:33:05

  王书清深深吸口气, 不得了啊不得了。

  每一天,王国源这人都在刷新她对他的了解。

  自认为抓到这奶孙俩把柄的王国粮, 吃饭都惬意了起来,把碟子朝着灶台上一放,语气跟大爷一样的:“还有肉吧,拿出来给我炖上!”

  见俩人没一个动弹的,他语调拔高:“咋着, 听不懂啊!”

  把筷子一扔, 拽了吧唧的朝外走:“快点儿,我到主屋等着去。”走的时候还没忘记把那碟子青椒给拿走, 顺便又把仅剩的一块饼子拿走,准备边等着肉, 边垫吧垫吧。

  王书清拉拉老太太的手, “奶,你别气。”她相信,王国源刚进门说没饭吃的时候,老太太尽管气,尽管想一棒子打出去, 可是还是忍了忍,想要给自家儿子吃上一口的。

  毕竟老话说的话, 亲是亲, 打断骨头还连着筋。

  自己的日子过的不是那么紧吧, 她不会对自己儿子吝啬一口吃的。

  可是这个王国源,是摸着个棍子就顺着朝上爬, 瞧瞧那样!

  老太太没气,毕竟她心底知道王国源是什么货色,她气的是自个,还想着给这东西吃?

  喂狗也不喂这东西,该被雷劈死的东西。

  想着主屋里还藏着不少肉,她怕王国源翻腾出来,也不在原地气了,脚下生风的就朝着主屋走。

  走了两步还不忘记回来拿过来厨房里顺手的工具。

  生这种儿子干什么!

  她今儿就要一棒子把他给敲死,一了百了。

  王国源还在做着春秋大梦,想着一会一盆肉端上来,他可是太久没吃过肉了,一开始他寻思找这样的老丈人家,那不是要什么有什么,可是每次那边做了什么好吃的,燕云英就带着孩子走了。

  他还不敢说啥,不然燕云英能把房顶都拆了,久而久之的,王国源就认命的出牛力,还不敢发火,怂的不行。

  可是他没等到肉。

  等到的是老太太气哼哼的拿着根棍子走进来,那双眼睛如刀子,脸上的凶意超过了任何一次。

  “等着吃肉是吧?”她问。

  王国源有些懵圈的点点头。

  “好嘞,等着我把你这块肉给你打烂了,切下来给你炒着吃!”她说完就大棒子一挥,朝着王国源砸去。

  王国源不是王国粮。

  他是老小。

  小的时候家里但凡有点吃的,就一定会有他的独一份。

  久而久之的,那自私的性子是刻在骨子里的,就算是现在被燕云英压着,他的一些习惯依旧是透着自私的。

  他先是躲了躲,见老太太不依不饶,直接大手摁住老太太的棍子:“娘,你是不是疯了!”

  老太太一把老骨头,哪里抗得过。

  她想把棍子抓回来,使使劲还是没能拽回来。

  她气的脸都涨红了起来。

  “娘你闹什么,我又没说真要举报你,你就给我炖锅肉,再给我拿点粮食回家,不就没事儿了吗?哦,还有,我家书林也要上学,你明儿抽个空去找队长说下,看看把我家书林塞进去,不就好了。”

  王国源纳闷的很:“咋的,有吃的都不给儿子吃?老二留下的丧门星就这么好?娘,你是不是老糊涂了。”

  糊涂尼玛!王书清站在门口气的要升天。

  “你把棍子给我撒开手!”老太太气的不能自己,那双眼睛都气的红了起来。

  “撒开什么,你又要揍我,打小你就没碰过我一下,怎么现在动不动就动棒子?你知道上次你那样对英子,我回去遭了多少罪,你能不能理解理解我,你看人家娘,带孩子,上工,那不都全跟着儿子,全贴着儿子,就盼着儿子好,你看看你,吃肉都偷着吃,你儿子孙子全部都看不见,就为了这个克爹克娘的!”

  王国源说完是又委屈又气,直接把棍子抢过来,朝着地上一砸。

  气氛寂静。

  王书清很快在外面得到俩结论。
王国粮虽然不是个好东西,也是个人吧,可是这王国源直接不是东西。

  还有就是,她奶孙俩,真心打不过王国源。

  而王国源明显不准备履行儿子的半点责任,不仅不想让着老太太,瞅瞅那样,憋急了还想揍老太。

  王书清得完结论后。

  急眼了!

  这可怎么搞!

  系统呢。

  不是说有需求立马蹦Q出来。

  系统的机械声音,果然在她的脑袋里响起。

  【名称:麻醉针:来自机械星,可用一种食物兑换】

  王书清都顾不得上回应这种bug的兑换方式了,因为她发现只要她迫切需要,这系统就跟开了后门一样,特别好兑换。

  她冲进了厨房,发现能吃的全部被老太太收了起来,看起来老太太早就想到会有这天。

  五十斤粮食,说多不多,但是这俩儿子,肯定会闻着味赶来的,那她就提前把吃的都藏起来了。

  苍天啊。

  这么玩她的?

  没吃的兑换个啥。

  她急的跟热锅上的蚂蚁一样,冲到主屋前,就看到王国源已经一副要吃人的样子,而老太太气的仿佛下一刻就要倒地不起。

  到底年纪大了。

  她低骂了一声,她感觉她要控制不住自己了,兑换什么麻醉针啊!兑换□□啊!直接毒死这种丧尽天良没得治的渣子。

  她视线一低,就看到了王国源手里握着的半个饼子。

  食物!

  这不就是食物了。

  王书清不假思索,一路小跑的就冲了过去。

  王国源以为这小崽子要上来揍自己,抬手就准备挥开王书清,结果王书清直接拽住他的手,在空中玩了个荡秋千。

  “书清!”老太太一下子也不气了,瞳孔收缩,紧紧的看着王书清,惊吓的喊着,害怕的感觉嗓子眼都要跳出来了。

  王书清也没想到会出现这一幕,不过,也算是误打误撞。

  毕竟麻醉针也得注射进去啊。

  在那瞬间。

  她的脑袋里响起。

  【交易成功:获得麻醉针:经验+6】

  很好,谢谢您!给我提供了经验,王书清心里对王国源说着。
然后王国源就发现小崽子不仅没有被甩开,还顺着他的胳膊朝上爬……

  他赶紧用另外一只手想要拽开王书清。

  就这么点距离,王书清又手脚利索的,怕他拽?

  她拿右手攥着针,毫不犹豫的,直接扎了进去,而且她还带着火,那扎进去的力道,杠杠的!

  就在那一刻,一股剧烈的疼痛传来,顺着他的头皮,仿佛要炸开,王国源吓到了,直接用了全部力气甩开王书清。

  一个成年庄稼汉子的力气,是直接可以把她从东屋扔到西屋的。

  她在空中翻腾720度的时候,内心疯狂的叫嚣着:系统!你家的崽要跪了!摔死了你可就没得宿主了!

  她疯狂的喊。

  系统没得反应。

  好的,她彻底要狗带……

  可是在摔向墙面的时候,她愣了愣。

  这墙……怎么这么软呼。

  她吓了一跳,还以为老太太跑过来挡住了她,再一看,老太太是奔过来了,但是距离她还是有段距离的。

  她心底立马松了下来。

  要是老太太,这么一撞,非得撞出来内伤不可。

  那是?

  她嘿嘿一笑,心底呼喊了声:我就知道你舍不得看我狗带。

  系统没坑声。

  啧。

  瓜皮系统。

  王书清被这么一摔,可真的是吓死了老太太,老太太连跑带爬的过来,声音都破碎了:“怎么样了,哪里疼,告诉奶,我的乖孙哪里疼?”

  王书清摇摇头:“没事儿,奶,我不疼诶。”

  “傻孩子,怎么可能不疼……”她万分仔细的检查着王书清的身上哪里被摔到了,可是无论是摸到哪里,王书清都说不疼。

  她还害怕是不是摔傻了,可是从头到尾的检查了好几遍后,她只能接受,真的没事儿……

  这个结论,让老太太有些懵逼。

  这是怎么,怎么回事?

  她回头看看王国源的方向,再看看王书清落地的地方,大概就是从最东边,扔到了最西边。

  啥事没有?

  老太太哪怕再不能接受,也只能相信。

  自家孙女真的有人护佑。

  是自家那个老二吗?

  在确定王书清真的没事后,她才一下子软在了地上,王书清看了一眼发现自家奶急的汗水都出来了。

  她急忙的抱住了老太太,怕对方吓得出事,她小小的身躯,尽可能的把老太太全部抱住:“别怕啊奶,我好好的。”她边说着,边给老太太顺气。

  这个年纪存在着诸多危险,王书清可不敢冒险。

  老太太感受着小手在她的后背努力划拉着,那种真实感,让她的心一点一点放回原地。

  老天爷啊!

  “你,你怎么敢冲上去!就你这豆芽样,够一拳头的不!”老太太说着说着,浑浊的眼睛里染上雾气,接着泪水跟断了弦一样,滴答滴答的没完。

  王书清傻了。

  她结结巴巴的:“奶,奶,奶……你你别哭啊,我没事儿!我,我我下次不冲,你别哭啊。”

  说着说着,她也带上了哭音。

  这种羁绊太深了,她不想看到老太太难过,一丝一毫都不行,更别说哭了。

  老太太吓的浑身都是汗,这会子又急的的哭了起来,哪里是一时半会能给哄好的。

  等奶孙俩抱着哭完后,才发现周围太安静了。

  于是老太太在刚才经历自家孙女摔墙上后,又要被动立马接受,自家儿子昏了过去。

  还是那种拿脚踹都不会醒的那种。

  对,老太太毫不留情的踹了几脚,见对方还是一副死猪样,眉头皱了皱,但是别的情绪一点儿都没有。

  王书清犹犹豫豫的,不知道该咋解释,她还瞄了一眼,针管不见了,不知道是不是系统帮她做的善后。

  可是老太太却不多问什么,伸手去探探对方还喘气不,发现还喘着气,就拉着王国源的脚就朝着外面拖。

  她不由的伸出大拇指,奶,你是真的流批。

  王国源起码有160斤,老太太打架是打不过的,但是拽着走嘛,还是很没问题的,就是吧……这背上得遭罪了。

  不知道不是刚才发生的事情原因,老太太也不遮掩了,就直接把他拖出去,扔在地上。

  关门回家!

  毫不拖泥带水。

  也不在乎要是有人路过看到会咋样想。

  “奶,这样放着是不是不太好。”

  “没什么不好的。”老太太摆摆手。

  “不是,我的意思是……三叔就在咱们门口,等醒了后,不还得找咱们……”她说完后,法发觉自己只能的蔫坏啊。

  老太太斜睨了她一眼,“你果然跟你爹一样。”蔫坏蔫坏。

  老太太还以为她是真的害怕老三出的事情。

  “……”她不反驳。

  但是她对她的那个爹,很好奇,那是怎么样的一个人啊。

  拖着王国源回他自己家,肯定是不现实的,于是王国粮这个大哥哥就被老太太想到了,她去找了王国粮过来。

  于是十分钟后,王书清就看着王国粮一脸便秘的样子,扛着王国源走了。

  王书清在经历过上次的事情后我,就觉得王国粮这个人还行,为了你好我好,除了王国源不好的精神下!王书清快速跑回屋里拿出一块腊肉。

  老太太见此,有些诧异,但是没多说什么,就着手就把肉递给王国粮:“前几天老二的战友送来的,老三看到了说是要去举报我,总共就一块,吃了点,还有这么点,你们拿回去分了吧。”

  王国粮握着腊肉,低头嗯了声,扛着王国源走进浓浓夜色。

  等人走了,王书清把内心的疑惑问出来:“奶,三叔的事儿,你怎么跟大伯说的。”

  “想打我们,结果自己栽了个跟头,摔昏了,我看了没什么大事,但是扛不动他。”老太太说完叹口气,握着王书清的手,走进屋里。

  王书清就是听了句,就没再说什么了。

  她能感受到,老太太悲伤的情绪。

  却,又没办法缓解,她甚至想着,如果没自己的话,老太太是不是就没这么纠结了?可是她刚想完就否决了自己。

  没她的话,老太太的生活也许会少点纠结,全心的跟着儿子嘛。

  可是,那样没日没夜,没吃没喝,被两个儿子轮番压榨的日子,她不愿意让老太太那样过。

  他们闹的这么凶,旁边的人没道理没人听到,不过到底是家事,还是晚上了,没人出来看热闹。

  老太太回去拾掇好屋子,就撵着王书清睡觉。

  王书清本来不想睡,结果到底是身子才几岁,她刚碰到枕头巾没几分钟,就陷入了深睡中,等再醒来的时候,是被尿憋醒的。

  身旁空无一人,一摸,身旁都是凉的,说明人走了有一会了。

  王书清悄声的穿上鞋子,走到门口,见门留着一道缝,她侧着身子慢慢的走出去。

  外面正是深夜,月亮照的院子里犹如白昼。

  她看到老太太披着一件衣服坐在月台上,手边放着一壶茶,黑白夹杂的半长头发,随意的散着。

  听到身后的动静,她回头看着:“咋着,醒了?要尿尿啊。”

  “……”知她者,奶奶也。

  她嗯了声。

  老太太瞅着自家的小崽子,小小的,像是一阵风就能刮跑咯,她站起来拍拍自己的衣裳:“那就赶紧的,不早了,赶紧回去睡觉,省的长不高。”

  王书清嗯了声,乖巧的跟着老太太去茅房解决。

  “瞅你那胆子,是不是害怕,才出来找我的,我不是跟你说了,屋子里给你放罐罐了,说了好多次你怎么就记不得。”

  王书清想说,她是记得清的,而且她也不是害怕。

  “嗯,我记着啦,奶咱们回去一块睡觉吧,我害怕。”

  “成,回去吧。”

  奶孙俩,特有默契的不去说今晚上的事情,王书清也不问为什么奶这么晚了还要在外面喝茶。

  因为她知道,如果她家有酒的话,老太太一定喝的不会是茶。

  “还有两天就该上学了,明天咱们去乡镇供销社,给你截三尺布回来,你不是想要裙子,奶给你做身裙子。”

  “好。”

  “奶,我会陪着你的。”

  “傻样,我知道。”

  一老一小,一高一矮,随着夜色浓浓,进了房间歇息,虽各自怀揣着想法,却都是想让对方开心,舒适。

  **

  大平庄隶属于北桥乡镇,下面光是生产大队,起码几十个。

  可是买点东西,还是得必须去乡镇供销社里面买。

  奶孙俩专门起了个大早。

  起来后,老太太是有段时间不想去的,因为她想起了王书清的腿上的伤口,在王书清的再三哀求下,并且表示自己真的一点儿都不疼的情况下,才勉强出门儿。

  这年月出门儿不容易。

  得是蹭着人家的牛车,要么就是徒步走过去,至于自行车,不知道是不是偏僻还是没到时候,王书清没看着有人家有自行车的。

  老太太喊了拉车师傅一声老哥,顺便给别人握了个手,王书清看到握手的空,老太太塞了一毛钱给老师傅。

  颠簸的泥巴路,要是一直坐着牛车,那屁股得颠成八瓣,老师傅收了这一毛钱也不白收,把放在他身旁的垫子拽了两个给王书清奶孙俩。

  有了这垫子,坐着可不舒坦多了。

  他们奶孙俩去了城镇上的事情,村子这么小,很快大家就传了个遍。

  尤其传到了燕云英的耳朵里,“你看你那娘,是得了粮食就烧坏了,这么N瑟,一大早的就朝外跑。”

  王国源头一回没坑声。

  他趴在床上,今天没去上工,因为醒来的时候,后背火辣辣的全部划痕,他大哥给他扔了块肉,对他说:“这是北庄姓林的给咱娘送来的,我昨儿夜里去带你回来的时候,书清拿出来给我,让我带回来跟你分了,我就不要了,你拿着吃吧。”

  王国源本来还想说啥,可是瞅着自家大哥那一副苦大仇恨的样子:“大哥,你咋啦。”

  王国粮站在墙根,从口袋里摸出包烟,这烟还是他年前那会子跑到城镇里,偷摸的换了点药材,得来的一包烟,成天放在身上就是没舍得抽。

  他深深吸了口烟,白雾缓缓升起:“就是,觉得咱们是不是有点不是东西。”

  这话一出。
俩兄弟都很沉默。

  老大从来都是闷葫芦,不会主动打破沉默。

  王国源先打开沉默:“什么叫不是东西,哪家娘不守着儿子过日子的,就咱娘非要守着死老二的闺女,成天当个宝似的,就这肉!我要是不正巧碰到了,你信不信,咱们一口都吃不上!”

  这话,好像也很有理。

  可是王国粮这次没接话茬,只是拍拍他的肩膀:“你身上不少口子,回头汗水给泡发了,在家歇一天吧,这块肉你让弟妹终于炖上,你们一家子满够。”说完就一脸纠结的离开了。

  这人吧。

  要是大家都朝一个想法走,那肯定不会多想。

  但是要是另外有个人毫不犹豫的朝着相反的方向走,留下的这个人怎么着也得纳闷下,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王国粮就是这样的人。

  他相当纳闷,哪里做错了?

  渐渐地瞅着那块肉,也没多大的精神了。

  他趴在床上没事儿干,就寻思着以前的事和昨晚的事情。

  以前老二在的时候,鬼主意多的要死,那会子家里吃不上饭,可是好像老二总有办法倒腾出来东西,大家够不够的,一块吃,还挺开心。

  这么一想,王国源心底有些不是味,没事儿想这个干什么!

  他对于昨晚的事情可没失忆,他不知道自家那个侄女到底拿了什么砸了他!那个疼,接着他就昏过去了。

  根本不是他自己摔的!

  但是他不说。

  他可不傻,虽然大家从小都觉得他傻,尽管疼他,可是更喜欢老二的多些。

  他有些渴:“英子,给我倒杯水来?”

  “喝什么喝!昨天也不知道喝了多少猫尿,瞅瞅这摔的,一天你知道耽误多少工分。”

  燕云英今儿早上才回来,瞅着王国源那样,就当王国源是趁着她不在出去野了,才弄成这个样子。

  王国源张张嘴,没吭声,心底却觉得,他哪里不是东西了!瞅着没,他还替那奶孙俩遮瞒,不然他媳妇知道了,肯定是要去找事儿的!

  **

  等奶孙俩从城镇回来的时候。

  天已经渐渐黑了下来。

  奶孙俩这才才大包小包的回来。

  王书清算是明白一事儿,这女的吧,从老到小,就没有不能逛街的!她家奶亏的是没钱,只能买些必需品。

  可是哪里想到就这么凑巧。

  刚买完布料呢,就碰到了林叔。

  那堆麦子刚被他倒腾出去,钱还没来得及拿回家,就碰到奶孙俩了,他顺手的就一沓子碎钱放在老太太的手里。

  不多,但是也不少。

  给王书清交完学费还能余出来不少。

  老太太大手一挥:“走,给你买块鲜艳的布料去。”

  他们本来带的钱,就够买点灰扑扑,还硬邦邦的布料,老太太可不喜欢了,自家孙女得穿那种鲜亮的,柔软的。

  等这个夏天过去,皮肤捂得白白的,那是要多好看就有多好看!

  她的儿子和儿媳可都不丑!

  买完了布料,就想买鞋子,买了鞋子就再买根好看的扎头绳,在王书清的央求下,老太太也难得的买了布料,准备裁剪个外套出来。

  好了,这么一折腾。

  钱空空如也。

  王书清抬头看着夜色……

  得挣钱啊!

  不然根本不够花!

  她要有志气,在这个年月里,也得让自家奶,想买啥买啥。

  什么自行车收音机,再朝后电视机洗衣机,各种家电都得来一套。

  老太太回家,抽着几天空裁剪衣服。

  等衣服拾掇好了。

  上学的日子也终于来到。

  大平庄是附近几个生产大队唯一的一个小学。

  平常感觉不到啥,一开学……

  大平庄就热闹了。

  乌泱泱的小豆芽们,都背着小挎包,有那小挎包上还带着五星红旗,一看就是把爹妈的包给磨了过来。

  王书清头一天,没穿啥新衣服,太招摇可不太好。

  但是她没忘记把那个粉嫩嫩的小布包背出来,这可是她的心头好,必须要背着。

  可是饶是这样,在一众灰扑扑,暗色系里,她的小粉包依旧是那么扎眼。

  今儿早晨老太太就跟她说了下,做这块包的布料是她生下来的时候,她那老爹为她准备的,本来是想做个小裙子,可是随着王书清年纪越来越大,别是做裙子,上衣都不够的。

  凑点别的料子,勉强还能凑个小包出来,就让王书清抱着臭美臭美就行了。

  她摸着包包,有些羡慕原本的小书清了,真好,要是小书清的爸妈没去世,那真的是放在心尖上疼的小公主啊。

  现在大平庄没有育红班,上来就是一年级。

  王书清虽然年纪大,但是因为瘦瘦小小的,被安排在了前三排。

  她一扫教室。

  哦吼。

  这么多熟人。

  大宝在,她还能理解,就是没想到巧儿居然也跟着。

  巧儿今天穿了一身还算板正的衣服,就是颜色很不对劲,王书清觉得,可能又是大宝娘不知道从哪里拆下来的衣服。

  倒是大宝,很是板正的穿了一身短裤短袖,还穿着一双小球鞋,脸洗得白白嫩嫩,如果忽视掉那鼻涕的话,也算是个乖宝宝。

  忽然有人拍拍她的桌子。

  她回头就看到一个乖顺的崽子站在她的跟前。

  是个很秀气的小男孩,睫毛贼啦长,粉雕玉啄的,那白净的模样真的不像是这年月出来的。

  这么一乖的一崽子,怎么能让人不喜欢,她问着:“怎么了吗?”

  “姐,我是书林啊。”

  “……”

  书林?

  王书林!

  雾草!!

10466 3609438 MjAxOS8xMC8wMS8jIyMxMDQ2Ng== http://m.clewx.com/book/201910/01/10466_360943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