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 14 章

书名:带着位面交易回七零 上传会员:一念天堂 作者:勤奋的萌拉 更新时间:2019-10-01 20:08:30

  王书清的心情有多美丽。

  那大宝家,就是在她的心情值前面加个负。

  这天早晨。

  王书清好情绪的背着新的包包,还穿着小碎花鞋,可惜的是她没有什么好看的裙子,全部都是灰扑扑的裤子褂子,她的心情值-1。

  她寻思今天过后,她要睡个觉……睡出来一身艳一点的布料,让奶给她做背带裙,加上个草帽,她再把皮肤养的白白的。

  哇塞~

  想着就高兴!

  她牵着钱草的手,悠哉的朝着村里大队里走。

  她看到路边的田野里,有很多正在奋力干活的人们,“奶,最近你都没去上工,没事吧?”

  “当然有事!咱们就快要饿死了。”老太太看都不看她,凉凉的说着,心底却在盘算着,老是这样下去肯定不行。

  她的年纪摆在那里,随着年纪越大,迟早有一天迈不动腿,那到时候还没长大成人的王书清该怎么过下去。

  前阵子她听说,现在政策已经越来越松,她可以转转方向,给自家孙女攒点以后的本儿。

  “妮儿,我想着,等这次秋收后,咱们拿着分下来的粮,再把地窖里的麦子倒腾点出来,咱们换个小猪羔子回来怎么样?”队里一直是收猪的,养到120斤,队里会收购,可是有几个家庭养得起哦。

  王书清瞅着老太太一脸苦大仇恨的样子,就知道她在想什么,利索的嗯了声:“行!听奶的,奶说咋样,咱们就咋样!”

  老太太胡乱的嗯了声,又开始想着这件事情怎么办,怎么个章程。

  毕竟偷摸摸的也能把麦子弄出去,胡乱套个麻袋,找个认识的人,趁着夜色也好拉出去,给对方分点好处就行了。

  可是这不明不白的就弄了个猪羔子回来,人家不得嘀咕着她从哪里来的本钱买猪崽。

  毕竟大家都是知根知底的。

  王书清就瞅着自家奶的脸色,越来越沉重,她头一回觉得自己的年纪太小了,要是大点,也不用把老太太愁成这样,生怕自己以后没了,她得饿死。

  好了,这个想法一出。

  王书清也抑郁了。

  她不想老太太有事儿,她想老太太能活到一百八!

  【系统,有能让人长寿的丹药不】

  她觉得这个系统既然各个位面的东西都有,那修仙位面肯定也有,她不要指望要那种长生不老丹,回头老太太成老妖怪了也不行,人家会怀疑的。

  就那种延绵益寿的就行。

  【名称:延寿丹:一颗延寿丹增加十年寿命:可用……(等级不足,暂无权限)】

  “……”

  好,知道了就行。

  她不会想骂人的。

  努力升级呗!等今天过去,她要认真的去巴拉一些容易换的东西,不行就进山!到时候看看能不能筛选一下,交换物品得必须是这个时代拥有的。

  这样子一搞,就算是再远,她也会努力奔波的去找。

  【交易成功:经验+1:获得清新小花儿一朵】

  啊嘞!

  【检测到宿主在外,是否需要寄存】

  她毫不犹豫的点了是。

  “鬼画符什么呢?”老太太在她头顶问着。

  “……没,想到大宝居然要跟我道歉了,我激动,激动的手舞足蹈!奶,这是我学的成语,厉害吧。”

  “厉害,我家书清要好好念书,只要你能念下去,奶一直都会供着你!”老太太一字一句,都带着坚定:“好好读书才有出路。”

  不得不说,王书清很庆幸。

  自己能活着是一分幸运,能碰到老太太,是余下的九十九分幸运。

  她知道,这个年代的人对于孩子读书的意识都不大,尤其是老年人,更何况她还是个女孩子。

  有些家庭尽管开放,却更愿意供着男孩子读书,出人头地。

  她何其幸运。

  奶孙俩带着各自的想法,朝着队里走去。

  队里今天也摆出姿态来了。

  专门搭了个高台,摆放几张长桌,倒是没拉横幅,那样就显得太夸张了些。

  底下已经有零零散散的放了几张坐扎,但是没见人,这是因为还没到中午,所以提前占坐的,生怕到时候人多,占不到好位置了。

  王书清嘿了声,这年代还挺有意思。

  说是小孩子的事情,可这又跟批斗大人有什么不一样。

  艾玛~

  今儿个天真好。

  她们来的少许有点早,就自顾自的找了两个位置先坐着。

  不一会功夫,随着在村口的大喇叭喊着,不少人就稀稀拉拉的冒了出来。

  其中有个中年女人,挎着篮子过来,王书清一眼就认出来了,那是那天那个崔金花,崔大婶。

  她对这个崔大婶,相当的有好感!立马站了起来,礼貌的微笑:“婶婶好!”

  崔金花眉开眼笑的:“好,这精神头不错啊,头还疼不疼啊?”

  王书清摇摇头,“不疼的,婶婶那天谢谢你帮我说话。”

  崔金花哈哈哈的笑了起来,她胖呼,中气十足,这一声笑意震的王书清脑袋都嗡嗡的。

  “你这个小嘴啊,真甜。”说着崔金花从篮子里拿出一个窝窝头来:“还热乎的,吃吧。”

  崔金花这样的人,就很让人舒服,王书清眯着眼睛,笑嘻嘻的拒绝了:“我和奶来的时候吃过了,婶婶您留着吧。”

  三个人自然一块坐在一起。

  老太太其实不喜崔金花,觉得对方的嘴巴太大,但是上次的事情,她也是听到的,那眉眼就暖了点,和崔金花攀谈在一起。

  “王老太我跟你说,这次可别让着他们一家子,到时候你就说你家小书清还天天头疼,还得拿药吃,你也因为照顾小书清耽误了上工,让他们赔偿!”

  王书清惊奇的看着崔金花。

  这脑子,真好使啊!

  她倒是没想着赔偿啥的,这年月,都是一样上工,一样的等着秋收发粮食,有的家里孩子多的,就年年借粮,哪里有什么余粮。

  都这么穷,她就忘记了,后世可是出点什么事情,头等事情就是先赔偿!

  “不过,张家肯定是没有东西赔给你们的,你们可以让队里给你们出主意,毕竟你俩的日子是真的难过,可别心软啊。”

  崔金花这话实在。

  如果不是王书清来了,还是那个蔫唧唧的小书清加上老太太,可能还没到今天,就在燕云英闹得那天,就被燕云英霸道的。压着给大宝家去赔不是了。

  那,她们的不好过有人在意吗?

  回答是显而易见的。

  老太太拍拍崔金花的手,真心实意的道了谢就牵着王书清的手离开了,毕竟占着人家的座位呢,这会子人都来的差不多了。

  很快,人就到齐了。

  姚田旺穿着一身藏青色半袖褂子,整齐的梳好头发,身旁站着各类村干部。

  姚田旺先是说了几句客套话,也不废话,毕竟中午休息的时间就这么一点。

  “这次的事情,影响非常恶劣!今天我已经被上面的批评,我们迟早会老去,将来将会是这些孩子顶上来,可是这样横行霸道的孩子,把人家小姑娘打到满头是血,第二次还接着打,这是多么恶劣!”

  “张林才!”姚田旺喊了声。

  张林才就是大宝的爹,这种事情,肯定是家里的顶梁柱顶上来。

  张林才从座位上站起来走上高台。

  王书清抬头看了一眼,张林才估计也是刚从地里出来,裤腿上还带着泥巴,脸上胡子拉碴的,眼睛有些虚肿,眼中好像还隐约带着红血丝,一看就是被折腾的不清。

  毕竟现在的人们可是相当热血的,也十分在乎名声,这种被指名道姓的批评,要是心气高的,能气的一口老血都出来。

  喊完张林才,就该喊他们了。

  就看到姚田旺看了看手里的本子,就抬头看向了坐在不远处的王国粮。

  她心中深感不对头。

  不是吧?!

  她们这边也得男的上去?

  她这个大伯上去还有什么好说的,估计分分钟就要和对方来个握手言和,可能她这个大伯,还得跟对方说声谢谢,并且期待对方下次动手重点,直接把她拍死在沙滩上。

  她有些着急。

  老太太就比她端得住了,紧握着她的手:“瞧你那样,这么多人在这看着呢!说明白了要给咱们道歉,那就是给咱们道歉,还能因为他王国粮上去了,就能换个说法了?”

  王书清一想,就是这么一回事啊。

  不得不说,年纪和阅历摆在哪儿,就是管用,她宽了心靠在老太太的怀里,小声的和老太太嘀咕着等会回去吃什么。

  王国粮的脸色沉沉,不吭不响的走上了高台,忽然王国源小跑了过来,在他耳朵前低估了一阵子话。

  好了。

  有了这个小插曲在这里,王书清很相信,哪怕王国粮一开始还只有百分之五十的几率和稀泥,现在起码有百分九十九,剩下的百分之一交给天命。

  毕竟王国源的身后可是燕云英。

  她可没忘记燕云英跟大宝娘的事情,再回头看看在不远处的大宝娘,不正和燕云英在一起咬耳朵呢,还时不时的看向高台,又看向她们奶孙俩。

  正巧。

  王书清躲都没躲,朝着俩人露出一抹笑来,露牙刷子的那种。

  那笑意,让燕云英不自觉的朝后退了一步,竟然立马就把头转过去了,王书清哈哈的笑了笑,她这个三婶婶的性格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小了?

  大宝娘稳住了燕云英:“咋着了你?”

  燕云英的语气,带着慌,带着气急败坏:“我就说这王书清神神叨叨的!!邪门的很。”

  大宝娘若有所思,连连点头:“是,你家这个丧门星的确不太对头,以前和现在的性子可差太多了。”她眼珠子转个圈:“她命硬,克爹克娘的,说不准啊,真是那深山里的老妖怪变化着来你家闹腾的呢。”
  

10466 3609296 MjAxOS8xMC8wMS8jIyMxMDQ2Ng== http://m.clewx.com/book/201910/01/10466_360929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