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 5 章

书名:带着位面交易回七零 上传会员:一念天堂 作者:勤奋的萌拉 更新时间:2019-10-01 20:03:06

  “队长!!你不能这样啊!”

  第六生产大队的队长姚田旺未见其人,先闻其味,再听其声,那股子上头的味道,绝了!

  所以当燕云英冲到跟前的时候,还没说话呢,姚田旺先皱着眉头:“燕同志,你父亲是我们大队的干部,你作为她的子女,你好歹在意一点仪表,你这是什么样子,掉到粪坑里去了吗?”

  燕云英那张肥润的脸,僵硬了下。

  她低头看着自己身上的不明物体,黏在她的身上都要干了,再看看在场的人,都一个两个的满脸沉重的样子,王书清甚至捏着鼻子:“三婶婶,你怎么会这么不小心……”

  王书清这么一说可了不得。

  燕云英立马脸上的表情几乎要崩裂:“队长,我要告状……这死……我婆婆!我婆婆今天拿粪泼我,我不知道她跟您说了什么,但是你千万别信啊……”她又指着王书清:“还有这个死妮子,她不知道从哪里找来的辣椒朝着我和国源的脸上洒,差点把我们夫妻俩弄瞎了,我看她邪性的很,哪里像是个几岁的孩子。”

  姚田旺回头问老太太:“你这媳妇儿说的是真的吗?”

  老太太低下头,动动唇,刚想承认……毕竟这个年代的人,实在是他们的标签。

  “奶……你别哭。”王书清抓住老太太的手,圆呼的杏眼里带着泪水:“队长叔叔……是我的错,我……认错,我只是不想让他们继续欺负我奶,我的错,你别怪奶,你也别怪三婶……我奶就不该养着我,如果奶跟着三叔三婶照顾三婶家的弟弟,没有我,三婶也不会老是来拿我和奶摘的棉花,毕竟弟弟真的没人管。”

  她努力的擦着泪水,做出坚强的样子。

  心底觉得自己无聊的时候看的小说终于派上用途了。

  白莲花+绿茶的设定,看的时候是挺倒胃口的,但是……当自己用这个恶心人,是真的苏爽啊。

  王书清抽抽提提的把各种不公,用着委婉的话全部捅了出去。

  都闹到这里来了,要是不把委屈都说出来,难道带回去煲粥喝啊。

  燕云英一开始还想争辩,后来直接被王书清那一桩桩一件件的事情,整的懵了。

  哪知,到末了的时候,王书清还不忘说句:“三婶婶你真好,你有姥爷愿意护着你……我也想我爸爸。”

  这话,意味就很深长了。

  只要姚田旺出门稍微打听下,就能知道个大概,而且吧……王书清觉得姚田旺应该已经知道了。

  不然没道理一进门就对他们柔声柔气,这么看来……燕云英的爹和这个姚队长,搞不好不对盘。

  燕云英也回过来神,瞳孔收缩的看向王书清,带着惊惧带着层层的火。

  可是她还不能说些什么。

  当初就该直接掐死她!燕云英心里想着。

  奶孙俩真心实意的对姚田旺鞠躬道谢之后就离开了。

  燕云英等他们一走,就喊了声姚叔。

  姚田旺立马摆摆手:“赶紧回去洗洗吧。”多的话,一句都不打算说。

  燕云英还想说些什么,就被王国源拉走了,出了办公室的门,燕云英立马怒视着他:“你是什么意思王国源!我跟姚叔说句话怎么了,我们家书林以后难道不上学,凭什么王书清那个丧门星就能免费去!”

  王国源闷声闷气的:“你看队长根本不想跟你说话,媳妇咱回去洗个澡吧,你晌午饭还没吃吧。”

  燕云英立马一蹦三尺高,“吃狗屎,王国源,你嫌弃我脏,你居然嫌弃我脏,我嫁给你真是瞎了眼!我怎么会看上你这么一个一棍子打不出一个屁来的怂货。”

  王国源微微低着头,面上蔫不唧的,但是没有回应。

  看的燕云英一肚子火,想继续骂人,可是这里是大队办公室门口,这一会功夫已经走过去好几个来办事的人,她忍了忍:“回家!洗完澡我去找我爹。”

  “这事儿,没完!”她啐了一口,就朝着家里走。

  **

  晚间的落霞很美。

  层层叠叠的。

  像是天边升起了一座座瑰丽的殿堂。

  老太太拉着她的手,走在田间的小道上,没了来时的匆忙,回去的脚步就带着悠闲。

  落日的余晖把她们的影子拉的很长,小小的她还有微微驼背的老太太。

  “以后看到你三婶躲着走。”老太太道。

  王书清脆生的嗯了声。

  经历过这次的事情,燕云英估计不会横冲直撞的就来找麻烦了,但是心底里多恨奶孙俩,在最后燕云英离去的眼神中就看的出来。

  “好,奶,我会保护好你的。”她紧紧攥着对方的手,老太太的手很粗糙,甚至有些拉人,但是那种微暖,让人有种背后有依靠,不要怕的感觉。

  她深情的看着老太太。

  她不知道为什么会来到这里,但是她会保护好这抹温暖。

  结果!

  老太太一个暴栗,就让她的深情戛然而止。

  “别给我来这套,现在在路上我给你面子,看我回去怎么收拾你!”

  “……”

  可能快乐都伴随着痛苦?

  “奶!我的脑袋还有着伤,疼着呢!”她不满的嘟囔着。

  “我看你挺能蹦跶,还一蹦三尺高,疼什么,一点都不疼。”老太太丝毫不为所动。

  王书清哼了声,没搭腔。

  奶孙俩惬意的走回去。

  一路上遇到了各种想打听事情的人,老太太直接不让王书清张嘴,王书清也不想,就乖巧的跟在老太太的背后,听着老太太三言两句的把吵架的事情带过去,最后却都会加上一句“我家小书清等今年九月一,就去上学了。”

  大家都充满着艳羡。

  毕竟都是靠死公分过的年代,家家户户还都好几口子,吃都不够吃,哪里来的钱去上学。

  “丫头片子上什么学啊,十五六找个对象嫁了才是正道,到时候生个胖小子,还能那你带过去享福,上学?那不是年年都得一笔不小的开销。”

  “没听说是免费的啊,怎么你们能免费,我们不行,这不公平!”

  果然,有人出来挑刺。

  王书清看着自己奶上前一步,就寻思着,老太太八成是故意现在说出来的,就怕以后有什么变故。

  “队长可怜我们奶孙俩无依无靠的,说是先不收学费,但是学费还是要交的,以后我干的活,采棉花卖得来的公分,都记做书清的学费。”

  王书清略微吃惊,这是什么意思?刚才姚队长不是说好了,会减免学费的。

  老太太拉着她继续走,一路上为她解答疑惑。

  “小书清,你要记住,人穷不能穷志气,咱们俩虽然没钱,但是奶还能动,供得起你这点学费,要真是让队里给你免费,一年两年还好说,时间长了,别说那群本来就不满的人,就是姚队长,见到咱们心底里都得有嘀咕。”

  “我今天闹的目的,是为了让别人知道,咱们奶孙俩不是好欺负的。”

  王书清点点头,对于前面很赞同,但是后面……

  她觉得今年闹的目的,纯粹就是为了王家人……以后如果她真去上学了,就算是现在忍下来,凭着燕云英的脾气,且有的闹的,索性早晚都要闹,早闹晚不闹!

  他俩慢悠悠的回家,路上还专门绕了一圈,找了一处比较隐蔽的地方。

  老太太在这里种了几颗土豆。

  少到什么程度呢,要不是老太太指给王书清看,王书清是怎么都不会发现这对乱草里,还有几颗土豆。

  老太太也很精,远远的看了一眼涨势,发现长势良好就扭头就走。

  至于地里的草,留着防贼吧。

  毕竟她不指指望土豆因为土地肥沃的原因长得老大,那样的土豆可轮不到她们吃,小个的就行,在吃不上饭的时候能顶一顶。

  老太太回到家还不忘记继续烫一碗鸡蛋絮给王书清:“今天奶带你去哪里了?”

  王书清如黑葡萄一样的瞳孔一转悠,“哪里都没去!”她知道老太太是怕她说漏嘴土豆的事情,把她当小孩一样忽悠呢,她不得很给面子嘛。

  刚说完就被老太太毫不留情的弹脑门:“瞎说什么!我不是带你去找队长了,瞧瞧这脑袋,一天到晚的点用都没有。”

  “……”奶,不带你这样的,不按照套路走啊!

  她照旧剩下半碗鸡蛋絮。

  老太太这次没有接过来,而是撇了一眼:“喝了吧,一天就那点东西,够塞牙缝的不,先喝着,我去弄点饭。”

  钱草老太太朝着外面走去,准备引炉子,厨房里还有点玉米面。

  她寻摸了会,贴了两个饼子又拿水焯了点昨天摘的菜秧,拿开水焯了下后,放点盐拌一拌,就端着回了堂屋。

  “过来,再吃个饼子。”老太太递给早就坐在桌边的王书清。

  王书清看着烙饼,脑袋里隐约有印象,很糙实的口感。

  可是这是她家最后的口粮,她记得好像就丁点了,今天再烧了顿,剩下的量,估计已经见底了。

  “奶,咱家玉米面好像不多了……”她说着就咬了一口,不知道为啥,明明粗糙的很,可是她愣是从其中吃出了淡淡的香甜。

  “管这么多,吃你的饭,饿不着你。”老太太敲了敲盘子。

  王书清知道自己毕竟年纪摆在这里,老太太就算是心底有打算,也不会跟她说些什么,她就不再多问,寻思着等晚上有空的时候,她仔细好好看看她的这个金手指长啥样。

  

10466 3609287 MjAxOS8xMC8wMS8jIyMxMDQ2Ng== http://m.clewx.com/book/201910/01/10466_360928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