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 2 章

书名:带着位面交易回七零 上传会员:一念天堂 作者:勤奋的萌拉 更新时间:2019-10-01 20:00:10

  脑袋里渐渐没有了声音。

  王书清的小脸舒展开来,终于能睡个好觉。

  奶孙俩一觉睡的昏天黑地。

  外面的人可就惨球了,靠近他们的几户人家,个个眼底发青,叫苦不迭,扛着锄头朝着地里走去,路过紧闭的大门时,都想咒骂句,最终想到什么似得,都闭上了嘴巴。

  王书清奶孙俩的情况,都是一个村里的,谁不知道谁?昨个儿八成是被憋急了,从小书清的爹妈死后,他们奶孙俩那日子大家都是看在眼里的,可这个年月,谁又能帮衬谁,都是自顾不暇的。

  也有那不好相与的,路过大门呸了声:“有不满的,大队办公室说去啊,就搁在家里乱叫算什么本事!欺软怕硬的东西,没见对自己的媳妇这么有火气,怂的跟孙子似得。”

  “好了,金花少说两句吧。”

  “你们怕惹事,我可不怕!这老太婆骂的是谁,都清楚的很!小书清后脑勺这么大一个豁子,呼呼的血,结果惹事儿的呢?在家捂着耳朵权当听不见,年纪轻轻的也是好意思,我一个老太婆都觉得臊得慌,自家孩子惹事,家长躲得远远的,咋,咱们不是一个村里住的,一个生产大队的?能躲到哪里去?”

  说话的是一个胖大婶,叫崔金花,十里八村的的事情,少有她不知道的,不忙的时候还顺便担任媒婆,为人嘴臭但是心肠不错,昨天王书清的事情,她也跟着去了,结果还没进门就被一盆刷锅水泼了个满身,接着门砰的一声当着大家伙的面就关了。

  人家还撂了句:“我们家什么都不知道,孩子说了,是王书清自己摔倒的,那个丧门星别想赖着我们家,没门!”

  嘿,还没见过这种贼还捉贼的!

  气的崔金花一肚子气,晚上回来又听了一晚上的戏,那心情能好了才奇怪了。

  俩人攀扯着,朝着地里准备干活去,毕竟一天不干,那公分可就没有了,尽管困的要死,也忍耐着朝着地里走去。

  崔金花余光一扫,就看到后面来了个穿着土绿色的外套的女人,扭着腰挎着空篮子去推王书清家的门。

  门从里面拴上了,女人没能打开门宣泄,那张脸立马拉了下来。

  “嘿,这不是老三媳妇,金花咱们有热闹看了,看会再走,昨个老太太喊了一夜,还不知道她这个媳妇会不会把她吃了。”跟崔金花攀谈的是个黑瘦的女人,叫徐庆爱,年纪不大,三十来岁,有些东家长西家短的完美八卦心态,八卦的心态和大平庄大部分的女人类似。

  崔金花这会子是不太想管这档子事,就想安安稳稳的去上工,毕竟再耽搁一会,耽误了上工的时间,公分可就要减少了。

  老三媳妇叫燕云英,因为自己老爹是在大队当干部,所以平日里看人都恨不得拿鼻孔去看,自认为自己嫁到王家来是低嫁,王家人应该把她给供起来,正好王家老三是个没主心骨的,老大又是个地里刨食的实心眼,这一大家子人,就随着她摆坏着玩。

  老太太带着个丧门星单过,别提多不着她待见了。

  只见她跟雪姨一样插着腰站在门口就开始骂:“个作妖的,怎么,昨晚上不是叫唤的厉害,人呢!不是说想死,这青天白日的在家里躺尸呢?!”

  周围人立马脸色都不好看起来了,毕竟大家都是一个村里的,尊敬长辈这是起码的,像是这么破口大骂自家婆婆的,除了一些特爱八卦的觉得像是吃了大瓜,大部分的人都觉得燕云英未免太不是东西。

  “开门!!”燕云英用脚踹着门,要是平常,燕云英至多说两句难听的话就过去了,可是今个她才刚醒,大宝的娘就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跑到她家来诉苦,说是被老太太折腾的一夜没睡,就为了你家的那个赔钱货,要去跳河,你说这要是传出去,多伤了燕叔的面子。

  这话绕的弯,比去西伯利亚都远,就算人家老太太闹腾,那也是你家理亏,把孩子打了还不认!

  但是燕云英就应了下来,要为大宝家讨说法,因为大宝娘带了六尺的布票,还有半篮子遮掩好的鸡蛋。

  她其实拿着这东西去给老太太道歉,就能完美的磨平这件事情,但是她非不,她非要拿着这个东西来送给燕云英,让燕云英强制性的去让老太太闭上嘴,就想着以后王书清看到自家的孩子,躲得远远的,既然都能办好事,那她自然是希望能够高姿态的面对弱者。

  燕云英收了这个东西,那肯定是要办实事的,这不就大早晨来找不痛快。

  哪里想到门都进不去,根本没人应她。

  “三婶婶,你在干嘛?”一个脆生的声音响起。

  抬头一看,不是王书清又是谁?

  燕云英一看到王书清就来气!饭怕添口,这么一个人,一年到的,还不知道得吃了老太太多少私房,想想如果没有这个死丫头,那钱可就是自己的。

  “滚下来给我开门,规矩呢,见到你婶婶来了,还不知道开门?”燕云英铁青着脸训斥着。

  王书清趴在围墙上,嘿嘿笑着:“我够不着门栓。”

  她其实垫着脚是够得着的,但是为毛要开门?

  “让你奶过来开!”

  王书清笑的更腼腆可爱:“奶不行,奶不能给你开门的。”

  “奶身体不好,我想让奶活的长点,所以一定不可以给三婶你开门的,三婶你还是回家去吧。”

  这话啥意思?

  想让奶活长点,所以不可以给她开门?

  有些个看热闹的,也不太闹得懂这是什么意思。

  “听不懂?说老太太见了你得早死。”崔金花拧着肥腰,招呼着小书清:“走,干活去咯,小书清让奶好好躺着,可别乱开门。”

  燕云英气的那张脸狰狞着,破口就想骂崔金花,又想到崔金花的块头,还有崔金花的男人,一个五大三粗的壮汉,又忍了下去。

  那一腔怒火,可不得对着王书清发泄。

  可是王书清还是那个小呆子?

  不,她不是。

  她可是有个现代心,并且熟读各种jj小说,每本小说里撇开男主女主,一定百分之一百会有个极品配角来拉仇恨,让她看,这个三婶婶就是那个极品配角。

  “书清,我是来找你奶奶有事的,对了,你的头还疼吗?”燕云英柔着嗓子说着,可惜那张就要崩坏的脸透露出她所有的情绪。

  啧,演技太差,太差。

  瞧瞧她的。

  王书清苦着小脸,眼泪咕噜咕噜的转,声音带上哭腔:“三婶婶,我一直以为你不喜欢我,没想到我被人打了,你立马就来看我,你也很想给我出气吧,可是不行,大宝家比我们家人多,挣得公分也比我们多,奶昨天哭了一宿,眼睛都肿了。”

  “三婶婶,奶说她活不下去了,怎么办三婶婶……三婶婶你爸爸是村干部,肯定能帮帮我们的吧。”

  王书清本来就瘦黑瘦黑的,偏偏那双眼睛眨巴的亮,往日里是个倔姑娘,半点不吭的跟着老太太刨野菜,啃树皮,哪怕自己细小的手艰难摘的棉花被燕云英用着破烂的理由,一个照面就拿走了,也不敢说个不字。

  大家伙谁不知道!

  都知道王书清是个傻妮子,没想到人家一句话,她就立马相信了黑心肠的婶婶。

  “真是造孽啊,我上次还看到老三家的从这门拿走一大包棉花,那之后这奶孙俩的日子更难过了。”

  “奶奶气的起不来床,孙女子这就要被人忽悠的卖了,哎……”

  “可别说了,我都不想说的,我家那口子跟我说,今儿天蒙蒙亮的时候,就看到大宝娘挎着篮子去敲老三家的门。”

  大家立马一副心知肚明的样子,这大清早的拿着东西登门,再看看这燕云英急赶着又是大早晨来找不痛快,一联想谁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

  “燕云英你再这么做,小心我们大家去大队告你!”有那热心的,看不过去眼,忍不住的说了句。

  “关你们什么事!这青天白日的,胡扯什么,杨家媳妇你看到我接大宝娘的东西了?你要是胡说,我去告你诽谤罪!”

  杨家媳妇立马怂了下来,她其实并不知道什么罪名,但是燕云英的爹是个知识人,燕云英说有这个罪名,肯定是有这个罪的。

  燕云英的嚣张气焰是一个可以打八个的。

  众人也不想跟她吵些什么,也是怕得罪她,以后干活被穿小鞋。

  “没事就赶紧去干活,闲操心什么!”

  她一声招呼,大家都不敢说些什么,只能做鸟兽散。

  王书清趴在围墙上,倒不是很着急。

  她的耳朵很好,听到有人不正面杠,但是在背地里嘀咕着,到时候选举可别再选燕云英的爹,有文化也不行。

  这不是有效果的嘛。

  见大家都要走了,燕云英这才舒坦的喊着:“王书……”一抬头,王书清早已经不在围墙上。

  没人了,王书清才不傻真的去开门呢,那不是傻等着被欺负一顿?

  她还有正事干呢。

  

10466 3609284 MjAxOS8xMC8wMS8jIyMxMDQ2Ng== http://m.clewx.com/book/201910/01/10466_360928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