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 8 章

书名:逃离病弱霸总 上传会员:天女下凡 作者:明桂载酒 更新时间:2019-10-09 22:56:40

  
  超市人很多,狭窄的过道人挤人,两人虽然都穿着休闲服,但气质在超市这种环境中还是非常瞩目。

  慕臻不耐烦人多的地方,于是买完东西之后,没有多逛,直接推着车,带着林初冬去结账。

  但半路上慕臻公司似乎有点事,电话响个不停。他皱眉接电话的时候,林初冬就有点儿无聊,百无聊赖地站在原地掐手指。

  万恶的资本家,包养人家连部上网的手机都不给人家。

  慕臻仿佛后背长了眼睛一般,冷不丁回头看林初冬一眼,林初冬连忙收回鬼脸,一副原地等待家长的乖乖学生模样。

  慕臻打完了电话,走了回来。

  “很忙?”林初冬抱着手臂站在原地,靠在货架上,随口问。

  想想也知道,慕臻年纪轻到可怕的地步,彻底掌控慕氏还不到一年,无论是公司的事务还是慕家那一堆烂摊子,都是极其耗精力的麻烦。现在慕氏百废待兴过后不久,他手中权力不稳,正是忙碌的时候。

  他能抽出这么多时间盯着自己不让自己逃跑,才真是花了大代价。

  她本也就是随口一问,根本不指望慕臻冷冰冰的能对自己说什么好话,可谁知慕臻睨了自己一眼,竟然难得解释了句:“有个项目要解决,明天再去公司。”

  他瞥了眼旁边的货架,随手拿起一个魔方扔进推车里,硬邦邦地道:“你要无聊的话,玩会儿这个。”

  “还需要什么玩具,全让李阿姨买回去。”

  玩具?林初冬差点气笑了,想了想,好脾气地开口:“慕臻,你一直切断我和外界联系也不是事,我需要手机,需要上网,但我可以保证——”

  话还没说完,慕臻脸色已经阴翳不定了起来:“你想逃跑?”

  逃跑是慕臻绝对的雷区。

  七年前林初冬离开前尽管对慕臻说了那样残忍的话,但慕臻依然不肯放她走,他的偏执简直到了一种触目惊心的疯狂程度。后来慕臻被慕老爷子关了起来,林初冬才得以远赴国外。

  只是后来,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林初冬视线忍不住就落在了慕臻左手虎口上的那道十分陌生的疤痕上。

  她连忙道:“不不不,我发誓,绝对不和贺子靖他们再联系!我要是想走,刚才你打电话,我转身就可以跑,你说我干嘛没跑?我很守信誉的好不好?!”

  慕臻眼角眉梢仍是结了一层冰霜,方才好不容易缓和一点的气氛因为这个话题而再次凝结起来。

  “你的发誓?你的保证?林初冬,我还能信你吗?”

  “想走。”他冷笑一下:“你最好连这个念头也不要有。”

  林初冬欲哭无泪,简直没辙,寻思着还是等过几天慕臻对自己放心一点之后,再提出来要上网的事情。现在两人之间的信任还太薄弱,自己解释了多遍,慕臻还是不相信自己这一次会心甘情愿留在他身边。

  “算了算了,去结帐吧。”林初冬道。

  她一转身,被身边挎着菜篮子的中年妇女撞了一下,左脚踩右脚一个趔趄差点摔倒,被慕臻单手拎了起来,才站稳。等站稳之后,忽然听见右前方有人不确定地叫了一声:“初冬?”

  林初冬在这个世界是不认识什么人的,能这么亲密地叫她的,肯定是原主临死之前水性杨花到处泡男人后的遗留历史问题。

  林初冬心里警铃大作,咯噔一下,循着声音看过去,见到五六米之外一个长相英俊的戴着羊绒围巾的年轻男人,对方似乎很久没见她了,一见到她,面露激动,立刻走了过来。

  “初冬!我们多久没见了,你怎么会在这里?!”

  叫做向澄的年轻男人是个医生,是原主倒数第三任男朋友。也算是原主历任男朋友中身家背景最干净的一个,当时被原主甩掉时,很是颓废了一阵子,后来去做了半年义工才从情伤中走出来。但现在乍然一见,他走出来了个屁啊。

  那激动的神色就像是瞬间坠入爱河的小男孩。

  为什么出来逛个超市也能遇到旧情人啊?!

  林初冬下意识就后退了一步,脚后跟登时抵到了慕臻的脚尖,脑袋也撞上慕臻的肩膀,她感觉周围空气瞬间降低至零下十度,心虚地抬头看向慕臻。

  慕臻脸色已经青了。

  “又一个?”他咬牙切齿,一个字一个字蹦出来。

  “初冬,这位是?”向澄并非江城人,家中世代从医,不是圈内人,对慕家不了解,也不认识慕臻,他感觉到了站在林初冬身边的陌生英俊男人的气场,忍不住神情也严肃了一些。

  慕臻冷冰冰地盯着他,虽然不将他放在眼里,但仍然出于雄性本能,浑身都是火/药味。

  他盯向林初冬,不咸不淡扯了下嘴角,声音又冷又凉:“不介绍一下吗?”

  林初冬只觉得一股寒意从尾椎骨爬了上来,密密麻麻,简直叫人一个哆嗦,她求生欲非常强地又退了一步,走到慕臻侧后方,让推车挡住自己大半个身子,道:“你这人别叫得那么亲切,叫我林初冬,或者林小姐。”

  向澄没见过林初冬这一面,不禁愣了一下,“这是你现任男友?”

  林初冬一呛,一下子不知道怎么回答:“不——”

  慕臻垂眸盯了她一眼,脸色急转直下,显而易见地更加难看,眸子里多了几分阴翳不定的神色,显得有些阴郁。

  来自于头皮顶的施压让林初冬一个激灵,连忙改口道:“不仅如此,我们还已经同居了。”

  可不是同居吗?虽然是单方面的包养和软禁。

  慕臻冷冷扯了下嘴角,心情似乎有点阴转多云。

  而向澄表情就不那么好看了,他半是失落半是不甘地看了林初冬一眼,有几分失魂落魄道:“没想到你那么快就……”

  林初冬简直头皮发麻,再夹杂在慕臻和“旧情人”的修罗场之间多一秒她都想去死,她扯了扯慕臻的袖子,催促道:“我们得去结帐了。”

  为了让向澄更加死心一点,她甚至用两只手环抱上慕臻的胳膊,亲昵地凑过去。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她抱上去的一瞬间,慕臻浑身略微有些僵硬,可低垂下来的眼眸却是说不清的讥嘲。

  慕臻大概以为,她现在喜欢的是贺子靖,利用他来甩掉前前前任。

  林初冬也没法解释,只想赶紧走。

  可就在此时,向澄看见了她们购物车,忽然上前一步。

  他指着最上面的那条男士围巾,疑惑道:“这条和你送过给我的一模一样,你还记得吗?你不会给每任男友都送一样的围巾吧?!”

  他指了指自己脖子上那条。

  已经有些旧了,但仔细一看,果真和购物车里的那条款式一模一样。

  一瞬间,周围的空气仿佛都被冻住了。

  “你胡说什么?”林初冬头皮都快炸了。

  !

  ctm,这是什么巧合?她是真的挑了一条她觉得最好看的!

  敢情原主之前送男朋友围巾也是统一款式!

  不是,重点是原主审美怎么可以和她一样?慕臻会怎么想,收到和她历任男朋友一样的围巾?

  她都不敢去看慕臻的表情了,只觉得一下子周围变成了冰窖一般,慕臻脸色铁青得吓人。

  慕臻沉默两秒,似是极力克制,将她环抱在他胳膊上的手用力拽连下去。

  然后他大步流星地朝着结账区走去,连背影都冰冷阴郁得渗人。

  林初冬简直欲哭无泪,想拿脑袋撞墙,顺便左右开弓抽前前前男友向澄一顿。

  “初冬,我今天其实是想办法来……”向澄似乎还想说什么,林初冬压根顾不上理会他,急忙朝着慕臻的方向追了过去。

  可就在这时,超市后方突然传来火灾警报声,尖锐划破长空。

  “呜呜呜呜——”的啸声令人心惊胆战。

  一瞬间,整个超市的拥挤人群都惊慌了。

  林初冬站在原地愣了两秒,闻到一股浓烈的呛烟从后方传来,她立刻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匆忙回头,只见,人群中隐约闪过向澄的身影,正匆匆走来试图扣住自己手腕。

  而她前方,慕臻也意识到了,他猛然转身,大步跑来,脸色霎那间可怕到了极点。

  

10465 3611064 MjAxOS8wOS8zMC8jIyMxMDQ2NQ== http://m.clewx.com/book/201909/30/10465_361106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