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 7 章

书名:逃离病弱霸总 上传会员:天女下凡 作者:明桂载酒 更新时间:2019-10-09 20:46:35

  
  林初冬完全没把自己当外人,喜滋滋地把衣服往衣柜里一挂,泡了个澡,倒了点儿红酒,然后裹着洁白的浴巾往柔软的大床上一躺。

  她也不算是特别没心没肺,心里还是挺多事儿的,尤其是熟悉的人就睡在一墙之隔的隔壁,不禁叫她想起许多旧事。

  但这床实在是太舒服了,床头边还有李阿姨提前准备好的香薰,灯一关,雾气缓缓上升,特别让人有睡意。于是她脑袋一沾枕头,居然挣扎都没有便沉沉睡着了。

  睡得早,翌日,她也醒得早。

  林初冬醒过来的时候天还没亮,她下床,赤着脚,拉开落地窗的窗帘,外面是安静的半山腰,一片茫茫的雨后雾气,一看空气就很清新。

  林初冬感到有点惊喜,昨天是半夜被保镖带过来的,也没看清周围的景色,没想到景色竟然相当的美,这哪里是囚禁啊,说是疗养院也不为过!

  这会儿才凌晨五点半,林初冬换上一身浅色运动服,轻手轻脚地下了楼,别墅台阶处有两个保镖,见她出来,鞠了一躬,却也没拦她,只是不由分说地跟了上来。

  这防得还挺严,保镖二十四小时轮流交班不合眼。

  林初冬笑了一下,也没在意身后的保镖,沿着宽阔的山道缓缓慢跑了一段距离,微微出了些汗后,才回到别墅,洗了个澡。

  她换好衣服下楼,慕臻已经起来了,他面无表情地坐在餐桌边,慢而优雅地吃早餐。

  他干净英俊的眉眼隐隐泛着青,看起来倒不至于疲惫,但昨晚显然没睡好。

  林初冬下来时,他背对着,眼皮子也没抬一下。

  李阿姨做完早饭以后就出去了,因此,整个别墅安静到呼吸可闻,慕臻独自一人冷冰冰地坐在那里,悄无声息地吃早餐,几乎和死寂沉默的氛围融为一体。

  林初冬趿拉着拖鞋,从楼梯上踢踢踏踏地下来,有些突兀的,如同陡然照射进来的阳光一样,打破了这份安静的孤寂。

  “早。”林初冬语气轻快。

  慕臻的背影几不可察地顿了一下。

  他没有理会。

  林初冬也不介意,挽起笑容,拉开他对面的椅子坐下去。她昨晚没吃什么东西,这会儿刚运动完,有点饿得慌,便囫囵将吐司塞进嘴里。

  几口饱腹之后,她降慢了速度,左手撑着下巴,一边缓慢地咀嚼,一边忍不住盯着慕臻看。

  慕臻皱起眉,冷淡地撩起眼皮子:“怎么?”

  林初冬摸着下巴,感慨道:“没想到我们居然还能一起吃早饭。”

  慕臻冷笑一下:“不乐意的话你也可以端起盘子回你房间吃。”

  “没没没,我乐意的。”林初冬赶紧道。

  慕臻不再理她,吃了几口,抽出纸巾擦了擦嘴巴,没什么表情地站起来,转身要走。

  林初冬这才刚开始吃,却没想到他这么快就吃完了,而且似乎也没吃多少,一边的牛奶都没动过。

  林初冬有点担心他的胃,赶紧越过餐桌一把抓住他袖子,理直气壮道:“你这就吃完了?不能再陪我吃一点儿吗?”

  慕臻甩了下手腕,没甩开,忍不住蹙眉盯着林初冬:“放开。”

  林初冬以为他是在嫌弃自己抓住他袖子,于是讪讪地放开了手。

  她飞快地抽出纸巾擦了擦手,将几片吐司用刀叉切了一下,并乱七八糟抹上了几瓶甜果酱,放进盘子里递到慕臻前面。

  一边放过去,一边嘟囔道:“本来胃就不好,还吃那么一点儿。”

  慕臻呼吸一滞,抬起眼皮,冷眼看向她,眼神有些晦暗,说不上是不快还是什么情绪。

  他沉默良久,还是抓住椅把重新坐了下来。

  他拿起一片涂了果酱的吐司,看了林初冬一眼,林初冬期待地看着他,等待他给自己一个良好的反馈。

  慕臻将几片吐司都吃完了,脸上表情还像是在冰天雪地里一样,淡淡道:“难吃。”

  “……”林初冬差点没忍住把剩下的果酱糊他脸上去。

  *

  上午八点,两人抵达超市门口,林初冬干劲十足,提前拿了推车,打算把别墅里的冰箱填满。慕臻穿着一身休闲服,表情仍然冷冷的,但到底是跟她一块儿来了。

  他推车推车走在林初冬后面,手机忽然响了,他将视线从林初冬身上移开,转身接了个公司的电话。

  林初冬蹲在货架前,已经往推车里面扔了一大堆东西了,榛子、鸡肉,可以让李阿姨做慕臻以前最喜欢的榛鸡汤。慕臻口味清淡偏甜,林初冬挑了一大堆他喜欢吃的东西。

  没一会儿购物车就满了,堆满的几乎全是按照慕臻口味来的。

  林初冬已经习惯了投其所好。七年前刻意接近慕臻的时候,就把他喜好了解得清清楚楚了,现在两人距离虽近,共处同一屋檐下,但实际上距离比七年前要远了不知道多少。

  林初冬也别无他法,只有从细节上下手。

  将一条男士围巾扔进购物车,林初冬拍了拍手,弯起嘴唇。

  慕臻正好打完电话,回过身来,看见这一幕,握住推车的手骨节陡然泛白。

  他扫了一眼推车里的东西,又扫了一眼林初冬,心头突然有几分烦躁。她分明是在完全按照他的喜好来买东西,可看着却十分碍眼。

  从吃早饭到现在,又和七年前一模一样的虚情假意。

  他宁愿她不要这样,宁愿她真实一点。而不是想尽办法嘘寒问暖,做出很在乎他的假象。戴上温情的面具的是她,到最后毫不犹豫捅他一刀的也是她。

  慕臻脸上霎那间像是镀了一层冷霜。

  “是公司有事吗?”林初冬抱着一颗圆心包菜,回过头来问。

  一回头,她就感觉慕臻浑身气压有点低,他立在自己身后,眉弓下有着淡淡的阴影,垂着眸冷眼盯着自己,一双冷沉的眼睛冷淡至极,像是看穿了自己全部的心思一样。

  林初冬下意识看了眼推车里满满的东西,脸上顿时有点儿火辣辣的。

  七年前和七年后的慕臻的最大的区别在于什么。七年后的自己在他面前无所遁形,一丁点儿小心思都能被他看穿。

  林初冬承认自己心里不坦率,但这并不代表,现在的她和七年前一样,仍然全都是虚情假意。

  至少,现在她做的很多事情一部分是发自于自己的本心。

  林初冬舔了舔干燥的嘴唇,微微仰起头,望着慕臻,露出笑容,道:“我买好了,你去结帐吧,我再去酸奶区买几瓶酸奶,你想喝什么?”

  她穿着一身简单的黑色运动服,出来时扎了个低马尾,皮肤白净细腻,抬起头看着人的时候,眼睛黑白分明,有着浅浅的水光,看起来干净而柔软。

  林初冬瞧着他,忽而又道:“你喝的口味我记得,那就买八瓶好了,够喝四天的。”

  “明天、后天、大后天、大大后天,下次再买,买多了会过期。”

  周围人来人往,异常嘈杂。

  慕臻心头的讥嘲、躁意、戾气忽然就被抽了个一干二净。

  虽然是虚情假意,但至少有明天、后天、大后天、还有大大后天。

  他盯着林初冬看了良久,收回视线,垂下眼睫,叫人看不清他晦暗神色。他从货架上拎起一双三十六码女式棉柔拖鞋扔进推车里,淡道:“走吧。”

  

10465 3611031 MjAxOS8wOS8zMC8jIyMxMDQ2NQ== http://m.clewx.com/book/201909/30/10465_361103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