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 5 章

书名:逃离病弱霸总 上传会员:天女下凡 作者:明桂载酒 更新时间:2019-10-02 15:25:22

  
  林初冬愣了一下,顿时反应过来,急忙道:“我没有,这些照片我是真的一直保留着,不是故意当着你的面掉出来的。”

  可她说的话毫无信服力。她以前也不是没这么做过,大冬天的为慕臻堆好雪人,然后故意让慕臻看见自己通红的手指,让一心一意对待她的少年慕臻心疼。

  当年的她无时无刻不在耍小心机、小手腕。以至于现在,她在慕臻面前就是个利用人心的骗子,还是十分拙劣的那种。

  慕臻神情冰冷至极。

  林初冬怕慕臻不信,赶紧抖了抖衬衣,又掉下来几张,她急切解释道:“你看,我也很意外,我也没想到这些照片会还在这些衣服里。”

  可话音刚落,屋子里的气氛却更加压抑了。

  一瞬间窗外潮湿的大雨仿佛要渗进来,空气死寂冰冷得只听得见她自己的呼吸。

  慕臻望着她,眼神愈发恨意浓烈,眼眶隐隐发红:“是吗?你也很意外?你也没想到这些该扔进垃圾桶的照片会还在?”

  片刻后,慕臻自嘲地扯了扯嘴角,转身出去了,门被冷冷关上。

  林初冬呆呆站在原地,手里还捏着照片和衬衣,感受到了透心凉是什么感觉。

  她简直想左右开弓给自己一巴掌,她到底在解释什么,越解释越渣。她刚才的意思不就是直截了当地告诉慕臻,这七年来,她的确一次都没有缅怀过慕臻,甚至早就遗忘了这些被丢在角落里的照片了吗?

  她还“也很意外”,她意外个屁——太没心没肺了吧。

  林初冬揪住自己头发,一屁股在地板上坐下来,她看了眼被关上的房门,简直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半晌后,她叹了口气,继续收拾衣物。

  她心不在焉地将衣服鞋子毫无分类地扔进行李箱里,然后想了想,将那些照片放进了行李箱里的贴身衣物中。照片上的少年至少还会笑,可现在的慕臻,阴晴不定,仿佛再也不会笑了。

  收拾好后,林初冬拎着行李箱站起来,行李箱沉甸甸的,她不得不用两只手拎着往外走。

  她打开房门,忐忑地朝外看了眼,窗边一道高大的身影,将本就不怎么亮的屋子的光线尽数挡住。

  慕臻正立在那里,拿着手机打电话,眉头紧蹙,浑身透着阴郁和不耐。

  听见身后有动静,他回过头看了林初冬一眼,表情莫测。

  这神情,又发生了什么?

  林初冬只觉得不妙,问:“怎么了?”

  慕臻看着她,冷笑一下:“你不是应该比我更清楚吗?”

  他见林初冬仍茫然,伸手将窗户推开,外面嘈杂的声音一下子钻进来,其中还伴随着尖叫,像是一脚踏入了某个巨星的机场接机,尖叫声中隐隐传来“那是不是林千帆?”的声音。

  林千帆?!

  WTF?!

  林初冬脸色都白了。

  原主泡过的前任中,有两个是娱乐圈的人,除了人气偶像小鲜肉贺子靖之外,还有个流量top,走到哪里哪里的街区拥堵瘫痪的那种,名字就叫做林千帆。现在林千帆怎么来这里了?还引来了他的粉丝?

  毋庸置疑,肯定是为了来找自己的。

  林千帆和贺子靖他们不知道慕臻究竟将自己带到哪里去了,所以肯定派了人在自己家附近守着,只要慕臻的车一出现,他们势必会来堵人。但原主的这两个旧情人都是艺人,走到哪里怎么可能不引来粉丝?

  林初冬发现自己不是置身修罗场就是走在前往修罗场的路上,她心中崩溃,连忙对慕臻道:“我可没有通风报信,我也不知道林千帆会来这里找我!”

  慕臻回头看了她一眼,没什么表情。

  林初冬连忙举起手指,斩钉截铁地发誓:“真的。而且我答应了你,这次不会再溜走,就一定说话算话,而且,以后我一定和那些旧情人划清关系,绝对不见面!”

  慕臻似乎根本不在意是否是她通知她的那些旧情人来这里救她的,也不怎么信她后面发誓的鬼话,冷冷扯了下嘴角:“恐怕就算你想见面,也没有机会了。”

  从拆迁小区下去就只有一条楼道,现在已经被扛着长/枪大炮的林千帆的粉丝给挤满,要想下去,要么先等在这里,等保镖将人驱散开之后再离开,要么直接从人潮中强硬地挤下去。

  很显然,慕臻的作风是后者,他没有耐心在这间屋子里等上几个小时。

  公关很容易压下去,即便被拍到照片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他只是不耐烦。

  听着楼下的嘈杂,他冷着脸关上了窗户。

  林初冬知道他一贯讨厌人多、吵闹的地方,因此更加心虚。

  保镖还没上来,两人待在光线暗淡的屋子里,外面吵闹,里面却较为寂静。林初冬将行李箱放到一边,在沙发上坐下来,忍不住扭回头去看慕臻。

  她其实有很多问题想问慕臻,比如说,这七年来心脏怎么样,有没有出什么问题,慕家现在如何,慕老爷子还有没有为难他?这七年,他还好吗?可是,思来想去,却不知道用什么立场问他。站在利用完他之后一走了之的初恋立场吗?

  忽然,林初冬注意到慕臻垂在身侧的左手手背上似乎有一道疤痕,看起来像是被什么铁锈一类的东西刮伤过,留下了深刻的烙印,从虎口贯穿到手腕处。

  这道疤痕七年前没有。

  现在看起来痕印已经淡了,但仍然能看出当时血肉模糊的程度。

  林初冬心口一提,顾不上太多,脱口就问:“你手背上怎么回事?”

  慕臻皱眉,沉默了下,没理会她这个问题:“走吧。”

  两个保镖推门进来,将林初冬身边的箱子拎起来,在前面为他们开路。慕臻走到林初冬身边,神色冷淡地将一件外套丢到林初冬身上,示意她穿上,把毛毯裹紧。

  “你——”林初冬开口。慕臻与林初冬近在咫尺,可浑身气场冰冷。林初冬抬头看了他一眼,方才还想继续问他手上那道疤是怎么回事,可见到他一张冷漠的并不想多话的脸,却忽然又问不出来了。

  算了,林初冬心想,不急于这一时。

  她拢紧衣服,紧紧跟在慕臻身后,一出去,便见外面挤满了人,还有人打了伞扛着长/枪短炮,拆迁旧小区楼道里都挤挤攘攘,而楼底下街道对面停着两辆车子,正在雨中被冲刷,分别是那天雨夜里贺子靖的保姆车,与另外一辆有些眼熟的宝蓝色跑车。里面坐的应该是林千帆。

  林千帆显然也没料到,怎么会行踪被泄露,有这么多粉丝追过来,一时之间也没法下车,只遥遥隔着车窗盯向这边。

  林初冬用毛毯裹紧脑袋,在人群中并不瞩目,可慕臻身形高大,且不闪不避,在人群中简直宛如鹤立。

  他立在走廊上,朝来抢人的那两辆车冷冷斜睨一眼,并不多理会,直接单手将跌跌撞撞的林初冬拎到了身边,揽在怀里带她下楼。

  林初冬愣了一下,但随即立刻有点儿喜滋滋,立刻抱紧慕臻的胳膊,脑袋钻进他黑色风衣里。

  慕臻皱了皱眉,不过倒并未挣开。

  “林千帆还是怕被粉丝拍到他来找人,不敢下车。”林初冬低声嘟囔道,这位前任还是比较理智的,反而是贺子靖比较意气用事,她刚想问贺子靖呢,忽然就瞥见两辆路虎已经将贺子靖的那辆保姆车给挡住了去路。

  保姆车在下面焦灼地摁了下喇叭,但车门前粉丝中立了几个穿黑色西装的保镖,让保姆车中的贺子靖连车门都开不了。

  也是,江城的保全公司几乎都和慕家有合作,贺子靖想调来保镖,从慕臻手底下明目张胆地抢人,几乎是不可能的事。那几人应该是贺子靖雇佣来的,但方才慕臻打了一通电话,竟然让贺子靖的合作方倒戈了。

  “怎么,林千帆没为你下车,你很失望?”慕臻讥嘲道。

  林初冬冷汗一冒,赶紧道:“不不不,没有没有。”

  慕臻扯了下嘴角,不再说话。

  林初冬又朝疯狂按喇叭的保姆车看了一眼,心里发愁,光是一个贺子靖的过去,就让慕臻介意不已了,这又来了一个林千帆,她总觉得慕臻已经到了病娇的边缘。更别提除了这两人之外,还有另外五个前任,这他妈以后的日子该怎么过?

  楼底下围得水泄不通,人群纷纷围着那辆宝蓝色的车子,但就在慕臻和林初冬即将离开楼栋时,不知道有谁注意到了这边有保镖,喊了一声,人群愈发骚动起来。

  有人注意到了那几辆路虎似乎是江城慕家的车牌,接着,更加嘈杂,立刻就有两个扛着长镜头的站姐挤过来了,拍不到林千帆,拍一下极少露面的江城慕家二少也是好的。

  有保镖开路,但挤撞在所难免,雨水也从伞下溅过来,慕臻手臂被碰了好几下,脸已经黑了。

  他单手护着林初冬,倒是将林初冬护得严严实实。

  林初冬就在他身边,感受到他浑身已经降至零度以下的气场,心中也有点儿不安,毕竟现在这些麻烦都是自己带来的。她忍不住抬起头,不过从她的角度,只能看见慕臻弧度完美的下巴。

  就在这时,有一个挤得最疯狂的人似乎是被后面的人推了一下,一个趔趄朝这边过来,手里扛着的黑色摄像机直直朝慕臻心脏的位置撞来。

  实在是太拥挤了,挤到几乎分不清谁的手是谁的手。

  林初冬是见过年少时的慕臻先天性心脏病发的状况的,容貌清俊的少年脸色雪白嘴唇发乌的一幕迅速从她脑子里闪过。

  她顿时瞳孔猛缩,心中一急,想也没想,拿手背去挡。

  可大约是过于心急,动作力道太大,反而被后面的人一个冲撞,脑袋直接朝着那台摄像机上撞了上去。

  “砰”地一声,被震耳欲聋的嘈杂给盖了过去。

  摄像机硬邦邦的角磕到了林初冬的眉角,她感觉眼角一凉,似乎有什么浓稠的顺着雨水滑落了下来。

  痛倒是不至于痛,应该只是皮外伤,林初冬判断着,可她抬起头,只觉得将自己护在怀里的慕臻浑身僵硬,眼里似乎划过一丝不敢置信,还有别的疯狂汹涌的情绪。

  重逢几日以来,他维持得很好的冰冷和冷漠似乎在这一刻尽数瓦解。

  慕臻表情看起来可怕极了,他抬头,怒声道:“让开!”
  

10465 3609466 MjAxOS8wOS8zMC8jIyMxMDQ2NQ== http://m.clewx.com/book/201909/30/10465_360946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