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 4 章

书名:逃离病弱霸总 上传会员:天女下凡 作者:明桂载酒 更新时间:2019-10-01 15:48:27

  
  “为什么会高烧复发?”

  两个护士战战兢兢,心底也纳闷。

  谁知道慕总送来的这位病人怎么回事啊,明明是普通感冒,挂三天药水就该好了,前两天不也见她生龙活虎吗,可就在刚刚,突然就听见病房里“扑通”一声有人晕倒,她们急匆匆冲进来,这位林小姐就高烧复发晕在地上了。

  慕臻令病房充斥了压低的冷空气,两个护士本能地不敢抬头,道:“林小姐可能是吹了风,这两天她有时候会趴在窗户上往下看。”

  慕臻蹙眉:“你说她经常趴在窗户上往下看?”

  护士赶紧道:“对,应该是在等您过来吧。”

  此话刚落,却只觉得病房里更加冷了。

  慕臻眼角眉梢挂着的仿佛不是雨珠,而是一层细细凝结的寒冰。

  他朝病床上的林初冬看了一眼,脸色异常的难看。

  等自己过来?只怕未必,是在等她的那些情人来救她吧。

  两个护士觉得病房片刻都不能多待,道:“那慕先生,我们就在外面,有事叫我们。”

  慕臻视线仍盯着林初冬苍白的唇色。她这次高烧复发来势比上次更加凶猛,躺在病床上快烧脱了水,看起来憔悴异常。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觉得冷,她脖子缩了缩,无意识地将下巴往被子里埋了埋。

  慕臻盯着她,脸色极冷,可狠狠拧了下眉头,还是扭头对护士道:“再送床被子来。”

  *

  林初冬躺在床上听着慕臻与护士的对话,只管紧闭着眼睛,认认真真装晕,这回让系统把她病情弄得更重了一点,她就不信慕臻不来。

  果不其然,慕臻果然来了。

  不过,她前一秒晕倒,下一秒慕臻就赶过来了,难不成慕臻其实就在医院附近?虽然把她晾在这里,但其实根本放不下吧。这样一想,林初冬竟然觉得还挺美滋滋。

  不过,就是为什么慕臻身上气压这么低?即便不睁开眼,林初冬都能感受到他快要刺穿自己骨头的目光了。

  窗帘是拉着的,外面下着大雨,是阴天,闭着眼睛感觉不到光线的变化。

  林初冬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总之这回慕臻一直没走,一直盯着她。

  她被盖着两层被子,暖和归暖和,可身上沉甸甸的,还有点痒,十分想挠一挠,总之,她快要装睡装不下去了。

  “醒了就睁开眼睛。”耳边突然传来凉凉的声音。

  林初冬有点尴尬,但还是做戏做到底,装作刚醒来,含含糊糊地睁开眼:“你怎么在这儿?”

  慕臻坐在一米远处的沙发上,漆黑的头发上的雨珠还有些潮湿,窗帘不透光,让他整个人陷入阴暗当中,看不清面容。可即便如此,他浑身还是透着无刻不在的凌厉的冰冷感。

  他冷笑道:“不是为了你的情人,主动愿意跟我走吗?怎么,几天没人来找你,你急了?”

  林初冬心中凌乱,终于知道为什么慕臻身上气压这么低了,敢情是以为自己在想办法逃走呢!

  她简直想尔康手——不是啊,我频繁开窗户往下看是为了想看你怎么还没来啊!谁让你三天不出现,这不只能加重病情逼你来吗?

  林初冬艰难地侧过脖子,虽然看不清慕臻的脸,但目光还是落在阴影里的他身上,赶紧道:“不不不,有人来找我了我也不会逃跑的,你放心,这一次绝对不会一走了之。”

  慕臻冷冰冰地看着她:“林初冬,你觉得我还会信你吗?”

  七年前林初冬哄骗少年慕臻的时候,经常说“我永远不会离开你”这种屁话,发的誓言一堆一堆的,但该走的时候,还是拍拍屁股眨眼消失,让慕臻全世界都遍寻不到。

  而即便是七年后,她再度出现在国内,也是见到慕臻如同见了鬼,宁愿和贺子靖私奔逃走,都不出现在慕臻面前。

  现在这样说,自然又只是让慕臻放下警惕的权宜之计。

  慕臻再也不会信她的这种话,即便是囚禁,也要将她永远困在自己身边。

  林初冬也知道现在自己说什么都没用,七年前利用完慕臻后为了一笔钱跑路,之后又交了那么多情人,这些都是事实,慕臻恨她、不相信她也无可厚非。她微微叹了口气,问:“那你打算把我怎么办?”

  慕臻站了起来,挡住了光线,房间里光线一下子更暗了:“收拾收拾。”

  林初冬愣了一下:“去哪里?”

  慕臻不耐烦道:“出院。”

  “去你的住处?”林初冬快克制不住自己的喜大普奔了,她就说,囚禁这种事怎么可以只关在医院,至少得关在慕臻的私人别墅,才能天天见到啊。

  但慕臻从她的语气中听到了一丝吃惊,以为她在抗拒,不由得脸色愈发的冷,冷笑道:“不然呢,还想留在这里等贺子靖或者你的其他情人来找你?”

  林初冬叫苦不迭,怎么三句话不离她的那些旧情人,她赶紧道:“我没有。”

  “不过,我身边什么也没带,得回家一趟。”林初冬道。

  她当时叮嘱过原主,让原主再也不要出现在慕臻的面前,这七年来原主倒是做到了。不过这半年来慕臻一直想方设法逼迫自己出现,所以原主才不得不同意和贺子靖私奔,私奔的时候应该也相当慌乱,以至于只穿了一条无袖裙,什么行李也没收拾。

  她去慕臻的别墅,总得收拾一点衣物过去。

  慕臻盯着她,神色冰冷:“不必回去了,衣服重新买。”

  “除了衣服,我还有一些别的重要的东西。”林初冬道,她的那些旧情人都知道她的住址,尤其是贺子靖,现在只怕正蹲在她家附近,想等到她。她现在提出想回去,在慕臻看来,无异于又是耍小心思想逃跑。

  于是林初冬又赶紧找补道:“你不放心的话,你陪我一起去。”

  慕臻冷漠地注视了她半晌,走过来,微微倾下身,英俊冷漠的脸从阴影里露出一点线条分明的轮廓。

  他居高临下地盯着林初冬,讥嘲道:“我劝告你,你不要想着逃走,你的那些旧情人即便找到了你,也带不走你,林初冬,你收起你的那些小伎俩,死心吧。”

  林初冬看着他,心脏扑通扑通直跳,觉得当年的少年真是长大了许多,现在的气势竟然迫人得喘不过气来。

  不逃就不逃嘛,她也没打算走,留在慕臻身边再好不过。

  林初冬心里乐开了花儿,努力憋笑:“好好好,我发誓,我绝对安安分分,收拾好东西就跟你走。”

  慕臻并不相信她的话,冷笑了一下,道:“最好是。”

  *

  林初冬飞快地退了烧,继续穿着医院的病号服,跟着慕臻上了车。慕臻让司机和两个保镖去后面那辆车子,他亲自开车。林初冬坐在副驾驶座上,用毛毯把自己裹成蚕蛹,还觉得冷。

  她见慕臻肩膀还是潮湿的,忍不住左右瞧了瞧,没找到干净的毛巾,于是把自己从医院带出来的毛毯捏了一个角,熟稔地凑过去给慕臻擦了下。

  慕臻正点火,动作一僵。

  他垂眸冷淡地看林初冬一眼,没什么表情:“系上你的安全带。”

  林初冬被他冷漠的反应看得有点讪讪,也是,这一套对现在的慕臻已经不管用了。当年乖巧温顺的少年得到她一丁点儿温暖,会怀揣在心中许多年,可现在的慕臻阴冷森郁,看她做什么都觉得她是虚情假意。

  不过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林初冬也不急,她灰溜溜地收回了手,低头系上了安全带,并继续裹紧了毛毯。

  黑色的车子在大雨中穿梭,很快驶到了林初冬的住处。

  原主其实也算是遵守承诺的,因为害怕慕臻,为了防止慕臻找到,半年时间内搬了好几次家,最新一次搬家甚至搬到了较为落后的拆迁旧小区,这里泥坑无数,雨水积攒,车子极难进入。林初冬只好让慕臻把车子在街区对面停了下来。

  慕臻扫了眼对面隐蔽的楼中楼,冷笑一声:“就这么怕我?”

  为了不被他找到,简直无所不用其极。

  林初冬脸上火辣辣的,不知道说什么,只好一声不吭。

  两个保镖撑开伞,打开车门上前来,慕臻从其中一人手中接过一把黑色的长柄伞,撑开顶在林初冬的头顶。他神情冷冰冰的,带着林初冬上了拆迁旧小区的楼。

  楼道里非常的脏,有的角落还结了蛛丝网,林初冬眼瞧着慕臻名贵的皮鞋被弄脏,十分心虚,非常想让他别跟自己上去了,自己去就行,但一抬头迎上慕臻面若冰霜的脸,她便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

  事到如今,慕臻对自己一丝信任也没有,不会放自己离开他一米之外。

  原主留下最多的就是衣服鞋子包包,整个屋子里全是这些东西,放眼望去,写满了“拜金”二字,更加印证了当年靠近慕臻就是为了慕家的钱,林初冬一边收拾东西,一边觉得身后人浑身的气场更加冰冷了,简直令人喘不过气来。

  她硬着头皮,在慕臻冷冷的注视下,走到房间去,尽快收拾好。

  原主大约是太懒,很多七年前她用过的东西都没有扔掉,林初冬打开衣柜后,就看到几件七年前自己穿过的衬衣,现在看起来当然有点土了。

  她心不在焉地随手将衣服抓起来扔进行李箱里,可就在这时,一张照片缓缓从某件衬衣口袋里跌落了下来。

  林初冬顿时一个激灵,卧槽,她怎么忘了,七年前她离开时,以为自己永远不会回来了,不知道出于什么怀念的心思,在几件衣服里都塞了慕臻的照片,还很崭新。原主可能压根没动过她的东西,所以根本没发现这里头还有照片。

  就在这时,照片已经落了地。

  慕臻双手插在裤兜里,靠在门框上,视线漫不经心地扫了过来。

  目光落在那张照片上,他神情顿时微微一顿。

  随即抬眸,神情复杂,看向了林初冬。

  林初冬头皮都快炸了,被旧情人当场发现自己藏着对方的照片是什么体验?!

  她赶紧蹲下去七手八脚将那张照片捡了起来,揣进兜里,可就在她做完这个动作之后,手中抱着的另外几件衬衣中突然又抖落出一大堆照片。

  全是慕臻。

  还有侧脸,一看就是偷拍的。

  林初冬:……他妈的。

  慕臻没有出声,他垂眸盯着那些照片,神情仍旧冷冰冰的,脸上光线晦暗不清,叫人分辨不清他的情绪。

  半晌,他忽然嗤笑一声,这一声浓浓的自嘲:“林初冬,这就是你带我回来收拾东西的目的?”

  林初冬:“啊?”

  慕臻心中刺痛:“不是吗?”

  当年明明是她利用完他之后毫不犹豫转身就走,又怎么会留着他的照片有所眷恋?

  所以这些照片才这样崭新,这七年来,她分明碰都没碰过。

  而现在当着他的面故意掉出来,无非又是她的手段罢了。可她为什么,连做戏都不做得像一点,做戏都这么敷衍。

  好歹也让这些照片变得旧一点,而不是现在这样崭新得触目惊心,鲜血淋漓地再次提醒了他,这七年她压根一次都没想起过他。

  慕臻盯着林初冬,有一瞬真的恨到了极点:“你是不是还以为,我是当年那个全心全意上你的当的慕臻?”
  

10465 3609237 MjAxOS8wOS8zMC8jIyMxMDQ2NQ== http://m.clewx.com/book/201909/30/10465_360923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