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 3 章

书名:逃离病弱霸总 上传会员:天女下凡 作者:明桂载酒 更新时间:2019-09-30 23:07:41

  
  系统简直给力过头,让林初冬直接重感冒发烧到三十九度多,不过,即便不是系统下手,这一场病也大约逃不过,谁让原主在深秋大雨的天气居然还穿这种骚里骚气的无袖亮片夜店裙,真是不想活命了。

  林初冬浑身都疼,脑子昏昏沉沉的,不过还是勉强保持着清醒。

  她眼皮子紧闭,迷迷糊糊地感觉自己被带到了医院,被慕臻粗鲁地扔在了病床上。慕臻浑身湿透,动作干脆利落。林初冬本来背部就疼,被他这么一丢,屁股肯定青了。

  林初冬顿时不乐意了,装作人事不省,环住慕臻脖子的滚烫胳膊死死缠住,顺势用力一拉。

  慕臻差点被拉到她身上,挺拔冰凉的鼻尖撞上她炙热柔软的脸颊,额发上的雨珠也落到了她的眼睫上。

  一刹那,林初冬感觉身前的人呼吸一下子粗重起来,但似乎颇有几分恼怒,粗鲁地扯开她的手,用被子胡乱往她脑袋上一蒙。

  接着,慕臻毫不犹豫地径直离开了病房。

  病房里一下子空荡荡起来,安静得令人害怕。

  林初冬心情复杂地睁开了眼,费力地将脸上的被子拽下去,虚虚望着天花板。

  七年时间的确太久,久到可以将一个人彻底改变。七年前的慕臻会脸红,会生气,但却也会很快消气,最重要的是,那时候的少年嘴上冷酷,可一双漂亮的眼睛却瞒不过人,永远充满着亮晶晶的对她的喜欢,为了她好像连天上的星星也愿意摘下。

  可现在……

  林初冬回想起慕臻那双深不见底的冷漠眼睛,发现自己读不懂现在的慕臻的情绪。

  但这又怪得了谁呢,还不得怨她自己?

  林初冬叹了口气,抬起手用手背盖住眼睛,她好像后悔七年前那么做了,不仅后悔,还愧疚,心疼、茫然,各种情绪交织在她心头……

  当年对她而言只是一场任务,而对于慕臻来说却是最刻骨铭心的三年,不管怎么说,的确是她利用了慕臻,是她没有心,是她错了。

  所以,她现在想要赎罪。不管慕臻有多恨她,想怎么惩罚她,她都可以接受。

  如果慕臻真的恨她恨到想让她去死,如果这样能化解慕臻的恨意,那倒也未尝不可,死一次死两次她是无所谓的,反正她在这个世界死去,又会在总空间重生,只是这样,真的是慕臻所愿意的吗?

  林初冬打算暂时不去想,等慕臻真的要找自己算账再说。

  她身上被雨水浸泡过,湿嗒嗒的,黏腻得十分不舒服,可偏偏她又没什么力气,于是只能挣扎着撑自己起来,难受地打算将裙子拧一下。

  这时,护士推门进来了,端着点滴托盘。

  原来慕臻刚才是出去叫护士了,而不是直接将她扔在这里走掉了?

  害她刚才还一瞬间失落万分……

  林初冬的心情陡然好转,忍不住微微翘起了嘴唇。护士很快就给她挂上了点滴,冰凉的药水顺着血管淌入滚烫的身体里,终于给她降下来一些温度,令她没那么难受了。

  护士挂上点滴后,转身出去了。

  林初冬重新脱力地躺回去,又扯了扯身上的裙子,想着要不要得寸进尺地让慕臻让人送一件干净的病服进来。对慕臻提出要求在七年前对她而言,再简单不过,但现在对着慕臻那张冷得可以把人冰冻三尺的俊脸提出任何要求,好像都非常困难。

  算了,穿湿的难受点就难受点吧,过一晚应该就会干了。反正已经重感冒发高烧了,穿湿衣服睡一晚估计也不会加重到哪里去。明天天亮再说。

  胡思乱想着这些,林初冬终于有些控制不住自己渐渐模糊的意识。

  *

  不知道过了多久。

  就在她快要睡着的时候,病房门忽然开了,年轻男人皮靴的声音清晰而淡漠,逆着光走了过来,站定在她的床前,高大的影子落在了她脸上。

  熟悉的松木气息浅淡而冷漠,林初冬不睁开眼也知道是慕臻,她没有睁开眼,努力抵抗着睡意,等待着他开口说什么。

  可慕臻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他盯着她,即便林初冬不睁开眼,也知道,那眼神必定是七分恨意,三分冷漠,也许,还有嫌恶和憎意。比起这世界上任何一个人,慕臻大约最恨的是她。因为她的欺骗、利用、抛弃。

  恨她是对的,换作她被别人这样利用,她也会恨透了那个人。

  被慕臻这样盯着,林初冬睡意顿无,她犹豫着要不要自己先睁开眼,说些什么时,忽然感觉床边的人倾身,一双冰凉的手落到了自己的脖子上——

  林初冬:!

  接着,那双冰冷的手渐渐用力,修长的手指按在林初冬的血管上,夹带着几分难以言说的狠与疯狂。

  病房外风雨交加,狂乱地拍打在窗户上,一道闪电劈了下来,照亮慕臻冷如冰霜的英俊的脸,同时也照亮他阴鸷的神情,与发红的眼圈。

  ……林初冬内心是风中凌乱的,她也就是想想而已,没想到慕臻还真的想掐死她啊?!可林初冬又一下子想好了,她早就说过,如果能拿命还的话,她一点也不亏。

  于是,她眼珠转动两下,却一点挣扎也没有,甚至就等着慕臻动手。

  可不知道为什么,落在她脖子上的那一双熟悉的手,却倏然收了回去,甚至没有在她脖子上留下任何红痕。

  慕臻胸膛剧烈起伏,没再看她,出了病房,黑色风衣下摆在房门口卷起消失。

  他落在走廊外的脚步声很快,听起来烦躁而充满戾气。

  林初冬:?

  裤子都脱了姿势都摆好了突然又不弄死我了?闹着玩呢?!

  慕臻走后,林初冬忍不住摸了摸脖子,脖颈上还残留着慕臻修长手指的冰凉,冷得像是十二月的冰块在脖子上停留过。

  这种冰冷的感觉,林初冬再熟悉不过。

  慕臻还是少年时便体寒,常年手脚冰冷,那时候,林初冬喜欢把保温杯往他手心里塞,少年一脸嫌弃地从不肯收下,可转过身后,却总又忍不住鼓鼓腮帮子忍住开心。

  林初冬还喜欢冬天时恶作剧往他脖子里塞雪团,他应该是很冷的,可他反击朝林初冬扔雪团时却从未扔准过。林初冬后来才琢磨过来,慕家少爷分明射箭都是一流的,又怎么会连小小的雪团都扔不准呢。

  可那些,毕竟是过去了。

  林初冬漫无边际地想着……或许是因为太困了,在被初恋差点掐死后仅仅过去了半小时,她居然就非常心大地产生了睡意,最后终于头一歪,睡死了过去,而且这一觉直接到天亮,睡得还十分香甜。

  虽然七年后的慕臻恨她,恨不得让她去死,但不知为什么,她还是本能地对慕臻有着信赖。因为是他带她来的医院,所以医务人员必定也不会出任何差错,自己就算睡着了,到时候也会有护士来换药。

  而林初冬果然没有料错,第二天当她睡饱了睁开眼时,手背上的针头已经被拔掉了,贴上了白色胶带,一点血口都看不到。

  而且,她低头看了眼自己领口,发现昨晚的那一身怎么看怎么不顺眼的亮片银裙也不知何时被换掉了,湿漉漉的身体也被擦干过,现在自己穿的是一身干净的蓝格条纹病服,闻起来有干净的清香。

  林初冬忍不住弯弯嘴角,有点开心。

  虽然病来如山倒,但有系统在,这病去得也很快,于是挂了一整晚点滴的林初冬第二天就已经能下床活蹦乱跳了。

  不过按照医院开的药,还得打够三天点滴才能出院。林初冬倒也不急,反正出院了也没事做。原主当年拿了那一大笔钱之后,就到处挥霍潇洒去了,导致事业上毫无建树,现在留给林初冬的身份也是个无所事事的花瓶。

  只是第二天白天慕臻一整天都没有出现。

  林初冬尝试过离开病房,发现这一层楼都只有她一个病人,她简直惊呆了,原来还能有钱到这么为所欲为的吗,包下一整层vip病房?这放在霸总小说里是要被读者骂浪费资源的!

  但很快林初冬就明白慕臻为什么这么做了——

  她无法离开这层楼,电梯那里有两个保镖守着,不让人上来,也不允许她下去。贺子靖和原主的几个前任现在也应该满世界在找她,但是在慕家势力的控制之下,应该还没找到这里来。

  换句话说,她被暂时地囚禁在了这里。

  换做别人,可能就要十分有骨气地大吵大闹了,但林初冬非常无所谓,何止是无所谓,她甚至有点儿美滋滋,慕臻恨她,又不舍得动她,又不让她走,把她软禁在这里,这说明什么?

  不管说明什么,林初冬心里都更加有底了。

  她喜大普奔地回到病房,让护士买了一大堆水果和零食,一边看电视一边吃吃喝喝。

  七年没回来了,这个世界的人又拍了好多好看的电视剧哦!

  可是,第三天慕臻居然也没有出现。

  连续两天,他仿佛将林初冬忘在了这里一般,林初冬心情渐渐不那么轻快了。

  被软禁在这里,信息其实很被动,完全接收不到外面的信息,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而且她原本有点儿猜到了慕臻的心思了,可现在却又有点儿猜不到了。他不是恨她么,不是要折磨她么,把她晾在这里算什么?

  ……是忘了?

  林初冬都有点儿咽不下小零食了。

  当天晚上,她决定想办法让慕臻来。

  *

  与此同时,黑色路虎已经在医院楼下停了很久。连日阴沉连绵大雨,空气寒冷潮湿得仿佛要黏在一起。

  司机忍不住再次看了眼腕表,慕总让他将车开到这里,可是却一直没有下车的动作,车子已经在这里停了两个小时了。

  他并不敢催,只悄悄从后视镜中朝年轻却杀伐果断的慕家二少看了一眼。

  比起前日,慕臻脸色苍白上几分,那一晚那样大的雨,全身淋湿的人不止林初冬一个。他紧紧拧着眉头,漫不经心地不知道在想什么。眉宇间仿佛自带寒霜、拒人于千里之外,叫人不敢冒犯、也不敢揣测。

  慕臻无意识轻搓拇指。

  七年后,林初冬再次站到他面前,他已经分不清她哪里是真情哪里是假意,又或者,是他太高看了自己,林初冬无论是七年前还是七年后,对待自己分明都只有虚情假意。那一声“小臻”,她分明又是在用手段逼他心软。

  慕臻眉弓一片阴影,掩藏的全是戾气与寒意。

  她这么唤着,可事实上呢,这些年,她何曾有过一分一秒回忆起过他?

  这七年里,她哪怕有一点在乎他,也不至于消失得毫无痕迹,让他全世界遍寻不到。

  而可笑的是,自己即便是七年后,竟然还会因为她的这些讨人厌的小手段而一瞬间晃神。

  他最恨林初冬这一点,恨她没有真心,恨她对待任何一个人都比对待他更真,恨她在他面前永远都是虚情假意的,更恨自己明知道这一点,却仍然不死心。

  慕臻抬头看了眼医院九楼,阴沉的天,不断的大雨,戴上面具对待他的林初冬,他只觉得烦躁不已,脸色愈发冰冷。

  “走吧。”慕臻收回视线,冷冷道。

  司机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赶紧应了声,调转车头打算将停了两个小时的车子开走。

  可就在这时,慕臻的私人手机突兀地响起,没有多少人知道他这个电话号码,而就在前天,他才刚刚在护士台留下了这个号码。

  他皱了皱眉,接了起来。

  司机刚刚掉好头,打算开出去,却又只听见一声“停车”,他简直摸不着头脑,刚要问问慕总到底是开走,还是继续停在这里,忽然就见后车门晃荡一下被甩上。

  慕臻连伞也没拿,脸色铁青,大步流星走进了医院。

  

10465 3609118 MjAxOS8wOS8zMC8jIyMxMDQ2NQ== http://m.clewx.com/book/201909/30/10465_360911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