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一百一十一章

书名:穿成龙傲天的杠精青梅 上传会员:天女下凡 作者:江月年年 更新时间:2020-01-09 22:12:21

  塔内真迹旁, 楚弄影成功打出第一记雷击,却不见天空中的黑影散去,不禁凝眉道:“没用吗?”

  蓝精灵:[不, 它稍微变弱一些, 看上去变小!]

  姜怀信:“它恐怕有修补自身的能力,必须一口气打下来。”

  虚妄神一直徘徊在屏障之外, 吞噬过不少堕神生物,甚至还有陨落之神的力量。它的本体是一团混沌、涌动的黑影, 谁也不知道其中究竟有什么, 犹如一张遮蔽天空的铁幕。

  楚弄影闻言不敢松懈, 继续打出第二记雷击,她逐渐掌握一些技巧, 这回正巧打中黑影的中心!

  “做得好!”姜怀信刚刚发出喝彩, 却见楚弄影额头冒汗, 忙道,“楚弄影,你还好吗!?”

  蓝精灵望着黑红色的真迹隐现金光, 慌张失措道:“不好,白塔的力量即将耗空……”

  天启之塔由真神和堕神的力量建成,通过两者的平衡形成循环, 源源不断地产生力量。现在, 白塔的真神力量被封,楚弄影又发射两枚雷亟,强行将护具当武器用,飞速地消耗塔里原本储存的力量。

  楚弄影原有的实力暂不敌虚妄神, 她是借着天启之塔的神力跟对方抗衡,如今攻击过后也疲惫不已。她下意识地想要吞噬堕神碎片, 又迟疑地收回手来,想起不能通过这种方式恢复。如果她的能力值继续提升,势必会开启虚空神境,那就被卷入其中。

  姜怀信同样看出白塔的力量要耗空,他索性将手覆在塔内真迹上,喃喃道:“试试吧……”

  姜怀信将自己的异能注入白塔之中,试图填补天启之塔的消耗,然而距离第三记雷击需要的力量仍相距甚远。

  两人一球正心生焦虑,忽闻背后传来熟悉的声音,尹星不耐道:“你们到底在做什么?”

  楚弄影和姜怀信回过头来,便看到通过空间异能传送上来的云破与尹星。楚弄影眼见小龙傲天突然出现,惊道:“你不是前往避难所……”

  天地良心,她当时确定云破不会回来查看,才决定重新上塔。

  云破抿了抿唇,低声道:“小影,你适合跟我说这些么?”

  他本以为她都离开学院,哪想到她悄悄溜回来,假如他那时没有发现,如今还被蒙在鼓里!

  众人出乎意料地重逢,姜怀信解释一番炮塔雷击的计划,并阐明缺少能量的处境。云破最先反应过来,他将双手覆在塔壁上,同样将异能灌入,询问道:“这样就行?”

  云破的异能刚刚流入白塔,楚弄影便微微松了口气,感觉自己又重获新生。熟悉的水系异能跟她共同协作过无数回,很快就抚平她力量耗尽的痛楚,让她拾起一些力量。

  楚弄影感觉每个人的异能灌入白塔后效果不同,好像跟作为施术者的她也有关。因为她是操纵炮塔轰炸的人,所以她相熟的异能更有用,消耗起来也更没有顾虑。

  尹星见状,伸手道:“那我也……”

  云破思索片刻,制止道:“不行,尹教授的异能还有其他作用。”

  姜怀信最快读懂学生的潜台词,皱眉道:“你想让他把其他人带过来?”

  云破理性地分析:“天启之塔不可能靠几人的力量就填满,除非召集所有人过来。我想他们不必特意抵达此处,只要在塔底触摸白塔,应该也能注入力量。”

  楚弄影唤醒天启之塔后,她就进入附神状态,在某种意义上人塔合一。其他人在底层触摸塔壁,就能为她提供力量,帮助她继续发射雷击,战胜虚妄神。

  姜怀信摇头道:“这个炮击计划还没法确定胜算,我不能让其他师生犯险!”

  姜怀信愿意以身殉塔,不代表他愿意将其他人扯入危险之中。如果楚弄影炮击失败,天启之塔彻底坍塌,塔下提供力量的师生们也会死伤无数。

  云破眉头紧皱,他难得地反驳导师的观点,颇不赞同道:“人类不能总是期盼救世主,如果将所有希望压在一个人的身上,那未免太不公平……”

  假如所有人都选择躲在后面瞎混,那对冲在前面贡献的人何其不公?

  既然她现在做出这样的选择,他就绝不会让这种事发生。

  “人类应该自救,假如有人愿意来,那就将他们传送过来,假如有人不愿来,那就随他们窝在原地。这是一场人类的集体投票表决,让他们自己选择未来的世界。”云破目光灼灼道,“如果他们现在都不愿表态,那这样的世界毁掉也不可惜!”
姜怀信一愣,随即怒道:“云破,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
云破:“我只是在阐述最简单的道理。”

  这对模范师生突如其来的争执,让另一对混子师生有点发懵。楚弄影茫然道:“这怎么还能呛上,这都什么时候……”

  尹星同样没料到优等二人组还能吵架,他摆摆手道:“行啦,我现在就传送过去,先看看有多少人来吧。”

  姜怀信:“等等,你不许去……”

  下一秒,尹星就传送消失,然而姜怀信的手还贴在塔壁,他正在为白塔输送异能,暂时没办法离开此地。

  姜怀信恼火道:“如果塔壁下的师生真的受伤,那是全人类的损失!”

  云破冷静地劝慰:“天启之塔被毁也是全人类的损失,其实没什么差别。”

  他目睹过未来的流血与荒芜,反而能在此刻下定决心,召集所有人过来。他在治理诺亚国的过程中飞速成长,如今又将吸取来的经验重新用在联盟学院上。

  人类不能总祈求神的救赎,更该学会自己拯救自己。

  尹星离开后,他先耗费数十秒在塔内闪现一圈,却没有找到云修国的身影。云修国可不像姜怀信般光风霁月,还能为天启之塔陪葬,想来对方已经逃跑。

  尹星很快就抵达避难所,将姜怀信的计划告知众人。所有教授倒是一致表示愿意重回白塔,他们成为学院教授后,便不会特别归属于某国,只为联盟学院效力。除了云修国等特聘教授,大部分正经教授都是稳定的中立态度,不偏向任何一方势力,否则当初也不会留下楚弄影。

  然而,众教授们的力量还远远不够,即使他们能以一敌百、以一敌千,联盟学院中还是学生比重占大头。各国学生平时都会时不时产生摩擦、争执,如今是否愿意为共同目标冒险,谁也没有把握。

  尹星:“我先将情况说明一下,再看他们的反应吧。”

  尹星将计划全盘托出,他考虑到学生的接受程度,没有提及楚弄影的堕神身份,只说希望大家能为白塔供应异能。当然,他也提及方案的危险性及不确定性,没有过多的隐瞒。

  学生们脸上都露出茫然而惶惶的神色,他们大都是年纪尚轻的少年,哪料到有一天能突降重担,面对为世界命运冒险的艰难选择。其他教授此时也不好出口相劝,他们只能站在一旁保持沉默,不管现在有多么充分的理由,逼迫他人冒险都是不可取的。

  人可以自愿为理想付出生命,但不能被他人强逼着送命。

  陈贝才望着周围人犹豫动摇的神色,苦恼道:“如果老哥能在这里就好了,我俩太不主流……”

  教授们现在不好出声,该由学生代表领头才对,无奈云破突然奔向白塔,至今还未回来。虽然陈贝才和焚狼在学生会里颇具威望,但他们还真不是能在此时顶上的人,身份不太合适。

  焚狼望着避难所一侧的扬声器,他眨了眨眼,突然道:“不,有人合适。”

  陈贝才:“?”

  陈贝才眼见焚狼抓起扬声器就跑,赶忙惊叫道:“狼弟,你跑哪里去?咱们要传送去塔底啦!”

  片刻后,黎银曼带着自由团结社的人,站在避难所的高台之上。她握着扬声器,朝着台下浑浑噩噩的人群,高声道:“你们究竟在犹豫什么?你们是神野大陆天赋最高的学生,享受过最优秀教育与资源,却要在此刻懦弱地退却!?”

  “可我们也不想死啊……”

  “我是费顿共和国统帅之女,我永远为自己的国家及父亲自豪,并随时愿意为此付出性命。你们被作为各国精英送到学院,获得普通人无法企及的一切,却在此时连冒险的勇气都没有,甚至还不如一个无异能者!”黎银曼厉声道,“假如你连使用异能的胆量都没有,又凭什么理所当然地获得过去的优待!”

  黎银曼目光冰冷而锐利,她直直地望向刚刚说话的人,傲慢道:“谁都可以说不想死,唯有你们不行,唯有我们不行。”

  “你们曾经拥有的一切,注定你们要为此做出牺牲。”
黎银曼的演讲显然发挥作用,前往白塔的队列不断变长,学生们渐渐聚拢过来。陈贝才见状,不禁拍手感慨:“真不愧是主流派,集体利益至上论……”

  焚狼:“走吧,跟老大他们会合。”

  尹星不断将师生们向塔底传送,他们很快就清空附近的堕神生物,开始依次向天启之塔输送异能。黑红天幕之下,每个人犹如奔波的小小蚂蚁,渐渐地聚拢成人海,围在白塔身边,将其重新撑起。

  塔内真迹旁,楚弄影感受到万千涌入的力量,诧异道:“等等,好多人……”

  五花八门的异能同时汇入,瞬间让她咬紧牙关,感觉到一丝混乱。她和白塔现在有同样的感触,想要同时处理、消化如此多力量,着实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然而,温柔的水却渐渐包裹住乱七八糟的诸多异能,将其梳理成相同的能量,为雷光供应力量。

  云破安慰道:“我来消化这些,小影来瞄准吧。”

  云破发现自己好像能触碰到白塔内部,甚至能自然地在塔内使用力量。天启之塔的力量跟雷系猫同源,雷光完全不排斥流水,给他留出一定的发挥空间。他本来在异能控制力上就比她精准,化解不同异能也更加容易。

  姜怀信古怪道:“你们怎么合作的?为什么我没法接入控制?”

  姜怀信百思不得其解,他比云破先一步注入异能,却完全丧失力量控制权,只能当毫无感情的充能电池。云破凭什么还有自由发挥的余地?

  楚弄影没有搭理茫然老院长,她已经完成第三记雷击的蓄力,猛地朝虚妄神黑影轰去!

  因为白塔被全校师生汇入力量,所以内部积攒的能量也快达峰值,楚弄影索性又一口气地打出第四记、第五记!

  威力强大的雷光连续出击,彻底将虚妄神斩成多段,也在其内部掀起天翻地覆的变化。巨大黑影原本是没有具体形态的虚无存在,如今各个部分却由于外力斗争起来,在此刻做出不同的反应。

  一切都从虚妄中苏醒,还发生激烈的争执。

  韩煜从黑暗的虚无中睁眼,没想到还能重拾自我意识。他很快就察觉身边其他黑影的争斗,别的黑影正叫嚣着反击,或者吞噬其他黑影壮大自己,它们汹涌地攻击、撕扯着彼此。

  韩咸鱼望着此幕,他立马做出发自本心的反应,一把扯过周围的剩余黑影,果断地选择逃跑。

  开玩笑,他继续待下去又要跟杠精打架,重蹈武道对决青少年组的覆辙。

10464 3634430 MjAxOS8wOS8zMC8jIyMxMDQ2NA== http://m.clewx.com/book/201909/30/10464_363443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