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两百四十三章喂饭

书名:五谷丰登小福妻 上传会员:一抹阳光 作者:听封 更新时间:2020-03-26 23:59:40

  沈寒心看看这个看看那个,她紧张的小心脏忽然放松下来,因为她感觉到哥哥现在心情很好:“哥哥,你还有哪里难受吗?”

  沈寒年皱眉,要不是沈寒心吱声他没注意到她:“我没事。”

  宋长宁努力擦干眼泪,她老脸臊的红,这么大的姑娘可不能在哭了:“这次要是没有你我肯定就要丧命了,说不定脑袋叉在哪个树榨子上就被扎坏了。

  你身上的伤都是为我伤的,我肯定会将你伺候到痊愈的。”

  沈寒年本想说不用,想到什么没接话,平时没有和她单独相处的机会,这次他还是不拒绝了。

  衣服都湿着,宋长宁忍不住打了两个喷嚏,沈寒年有些困,他担心的看着宋长宁:“这里有你的干衣服吗?换件衣服,穿成这样会着凉的。”

  “这里怎么会有我衣服,等会儿就好了,快睡吧。”

  身体太过虚弱,沈寒年很快又睡过去,宋长宁心乱如麻,不知道二叔的腿怎么样了,谁能想到二叔竟然为了帮宋香茗,竟然会将腿打断,家里人一定担心死了。

  沈寒心从凳子上滑下来,拉着宋长宁的手:“长宁姐姐,我想上茅厕。”说完,十分不好意思的红起脸,宋长宁带她在房檐下上的厕所,她壳子里毕竟是个大人,虽然知道这功夫没人也不好在外面上厕所,沈寒心还小,觉得没啥。

  上完她拉起裤子和宋长宁进屋,宋长宁带她洗干净手,两个人又守在沈寒年的床边。

  雨下个不停,李新花熬了米糊糊还蒸好几个土豆,蒸半大大酱,钱有娣找出个宽底大篮子:“娘,装好我送过去吧。”

  “我和你一起去,你毛手毛脚的半路全洒了,我这老半天都白忙活了。”

  李新花急匆匆的将饭菜装好,钱有娣哼一声:“娘你就是劳碌命,我帮忙还不用,等等我去拿伞,别让饭菜被雨给淋了。”

  “快去吧。”李新花怕真的被淋了,又追着钱有娣让她拿个斗笠将筐给遮住,免得被雨淋湿了,钱有娣在仓子里翻找好几圈,才找到要的东西。

  娘俩将饭食盖好,打着伞往杨郎中那里赶去。

  钱依依从窗户缝看到她们离开,眼中都是羡慕,钱有娣命真好,可以从小到大都待在家里,不像她,只能是人家的童养媳,她也好想和她娘出门,现在想去哪里,做什么,都不是她能控制的。

  “肉球,你去奶那屋玩去,我和你嫂子要说点事。”天天坐在炕上抠脚丫子,吃好喝好他又黑又胖,扣完脚抬手放到鼻子那里闻闻,肉球比天天还胖,栽在炕上懒得动弹。

  “我不想去哥。”不就是想亲嫂子,还藏藏掖掖的,其实他也想亲亲嫂子。

  “赶紧滚。”

  肉球怕天天,因为他打不过天天,只好困难的爬起来痛快的离开,钱贵锁在宋家,现在二房屋里就剩下天天和钱依依,天天伸出刚刚扣脚的手:“你过来,让我亲亲。”

  钱依依慢吞吞的走过去,天天心痒难耐,喝到:“走快点,别磨磨蹭蹭的。”

  平时没少被天天欺负,钱依依被他喝斥的打个冷颤:“我这就过来了。”她小声的辩解,稍微快些走过去,她才十岁,十岁就算在农村也是该被好好保护起来的小丫头。

  可就因为是童养媳,她从小就认定是钱天天的人,钱天天想做什么都行,别人不会觉得不对,钱依依忍着想吐的心情凑过去亲亲钱天天,天天心潮澎湃,将钱依依给拉上炕,贾水说的没错,女人就要这样玩。

  亲的啧啧作响才是男人的厉害。

  钱有娣和李新花走到杨郎中家,推开门紧忙将伞收起来,钱有娣接过李新花手里的篮子拎进去:“长宁,我和我娘给你们送饭来了。”

  宋长宁和沈寒心瞬间来起精神,沈寒心眨眨眼睛:“有娣姐姐,三爷爷也回去做饭熬汤啦。”

  李新花爱怜的摸摸沈寒心的头:“先吃大娘做的,你家离得远还不定啥时候能做完呢,尝尝大娘的手艺。”不愧是人教书先生带出来的孩子,瞧瞧多懂事。

  钱有娣将东西摆放在桌上:“沈寒年还没醒吗?不吃点东西身体能熬住吗?”

  “醒过一回,身体撑不住又睡着了。”宋长宁折腾这么久,肚子也饿着,饿的胃都有些隐隐作痛,她伸手轻轻推了推沈寒年:“沈寒年,吃点饭吧。”

  沈寒年听到有人叫他,睁开眼睛:“吃饭?”

  “寒年小子,大娘做的米糊糊还有蒸土豆,你吃不了旁的,喝点粥垫垫肚子。”

  李新花将板凳挪开,上前将沈寒年扶起来,沈寒年借着李新华的力气小心起来,尽量不拖到腿上的伤口,沈寒年坐稳,喘着粗气,这边宋长宁从杨郎中家碗架子里拿出碗筷,盛了一碗粥给沈寒年,知道他手上有伤,宋长宁半跪在床上喂他。

  “孩子让舅娘来喂,你去吃饭。”李新花瞧着这两个孩子上下都带着伤,主动提出来帮忙,宋长宁笑笑:“舅娘让我来喂吧,他是为我受伤的,我不做点什么心里过意不去。”

  宋长宁拿着勺子晾米糊糊,李新花看孩子坚持,也就没说啥。

  她去照顾沈寒心吃饭,宋长宁舀起一勺,放到唇边吹凉递到沈寒年嘴边,沈寒年张嘴吞下去,明明没放糖,还是觉得好甜。

  “烫吗?”宋长宁看着他问,沈寒年摇头:“不烫刚好。”

  钱有娣手里捏着土豆,走到宋长宁旁边伸手拎起她的衣服:“这衣服咋整的,失哒哒的,你上外面跑去了?”、

  “上茅房被浇失的,这边的伞都被带回家了。”

  钱有娣咬着土豆怔楞问她:“你就找个背雨没人的地方上呗,非得去茅房吗?”

  “有娣姐,这边吃饭呢,咱们等会儿再说。”宋长宁脸以肉眼可见的红起来,她都九岁了,哪里还有在外面尿|尿的机会。

  沈寒心一脸天真的说:“我就是在门口尿|尿的,有娣姐姐你看我身上就没失。”

  钱有娣笑的眯起眼睛:“对呢,看寒心人家就没被浇失呢,长宁就是太笨了。”

  宋长宁喂沈寒年喝米糊糊,手抖了一下,戳到沈寒年嘴上:“没事吧,我有没有把你给弄疼?”

  宋长宁紧张的看着沈寒年,沈寒年摇头:“没事。”

  钱有娣津津有味的看着她们两个,诶,还是太小,好多东西都不懂呢,沈寒年看着开窍的,就是不够热情,对付长宁这样的人必须得特别热情才行。

  “有娣姐姐,你不占点酱吗?”沈寒心看钱有娣也不占酱光吃土豆,好心提醒她,钱有娣这才注意到自己吃的没味儿,跑过去占点酱将剩下半个吃掉。

  “你乖点,瞧瞧哪有女孩子的模样,人家寒心比你小多些,看人家多乖,咱们村就没一个小姑娘像你似的,跳马猴子一个。”李新花看钱有娣跑来跑去,忍不住说她,钱有娣眉眼倒竖:“娘你能不能不要总嫌弃我,我多好啊,你看看你闺女,眼睛也不是那么小,鼻子也挺翘的,你看看我这小脸盘,不都随你了吗,你咋还不满意呢。

  别人都说我像你,你要是觉得你闺女不好,那就是你自己不好。”钱有娣声音不小,说话还快,吵得李新花脑袋都要爆炸了:“诶呦我的天老爷,我说几个字你连珠炮的甩出这么多话来,你咋就这么多话呢。

  你没随我,你随你爷爷这边的人,我可不这样。”

10460 3656582 MjAxOS8wOS8yNy8jIyMxMDQ2MA== http://m.clewx.com/book/201909/27/10460_365658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