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六十八章

书名:出租男友 上传会员:一抹阳光 作者:莫里_ 更新时间:2019-11-07 09:08:17

  第六十八章

  冯相的私生粉……鉴于她初次登场就在录影棚里狂撒人民币, 杨笑在心里给她偷偷起了个外号,叫做钱撒币小姐。

  钱小姐是一个20岁上下的富家女孩,从小被家里人宠溺惯了, 以为这世上的一切都是可以用金钱买到的。

  有的人是“颜值即正义”, 而她呢,则自认为“有钱即正义”。

  她这次大闹摄影棚,丢了大脸, 被爸妈拎回家里,禁了她整整三个月的零花钱。

  没有钱, 她还怎么追星?还怎么买篮球场上第一排的VIP票呢?

  正因为如此,当杨笑提出要退还黄牛票钱时,她稍微犹豫了一阵, 就通过了对方的好友申请。

  钱小姐还是有三分常识的,她没有一上来就兴师问罪, 而是让杨笑发来自己的工作证, 证明身份。

  杨笑手拿名片在办公室里拍了一张照片,把名片上的名字排得清清楚楚,背景也能看出是电视台。

  钱小姐见她确实是“杨笑”,立刻发来一串语音消息兴师问罪。

  “你什么时候退钱??”钱小姐怒气冲冲。

  杨笑没有发语音, 因为她实在学不来苗梦初那股嗲声嗲气的劲儿, 如果直接发语音肯定会穿帮。

  LOL:退钱的话肯定会退的。
LOL:只不过,我只能退你一半。

  杨笑故意这么说, 她做过记者, 知道这种人的心理, 必须激怒她, 才能套出想知道的消息。

  果然,钱小姐上钩了:“骗子!!你必须把八千块钱都退给我!!”

  ……八千?!

  杨笑震惊了。苗梦初实在是狮子大开口, 要知道卫视最热门的那档综艺,门票一般在两三千左右,如果有知名艺人出镜,黄牛叫价也不过是四五千而已!他们这档小小的工作日深夜档节目,哪里配得上八千块钱的入场费?

  究竟是这位钱小姐太傻,还是苗梦初太贪了呢?

  LOL:我没有骗你啊?
LOL:我答应带你进场,我确实做到了。
LOL:你自己在场子里大喊大叫,害得节目暂停。
LOL:我看你可怜,才答应退你一半。

  钱小姐的语音又来了:“如果我只想进场的话,我干嘛不找别的黄牛?是你说,你是节目组的工作人员,不仅能带我进场,还能保证让我和哥哥合影互动,我才给了你这么多钱的!”

  杨笑:“……”

  她实在太佩服苗梦初的胆子了!她居然敢许诺这种事情?确实,嘉宾在节目录制结束后,都会和节目组的工作人员握手合影。若遇上比较有名气的明星,工作人员也会悄悄带亲戚、朋友过来,蹭一张合影。

  对于蹭合影的事,虽然台规不允许,但大家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毕竟追星族年纪一般都很小,都是“谁谁谁的表妹”“谁谁谁的侄女”,明星也不会因为一张合影就甩脸色。

  没想到,苗梦初钻了这个空子,为了八千块钱,连脸面都不要了!

  虽然杨笑掌握了这个消息,但是光凭对方的一面之词,她并没有把握一举搬到苗梦初,她必须拿到更有力的“实锤”不可。

  想了想,杨笑敲敲打打,抛下了一个直钩。

  LOL:我答应你了?我什么时候答应过你了?
LOL:呵呵,你有证据能证明我说过这话吗?

  三分钟之后,杨笑收到了一段视频。

  她万万没想到,事情居然进展的如此顺利!!

  钱小姐发过来的视频,是她在电视台外录下来的。

  镜头晃动,钱小姐的一张大脸出现在屏幕前。看她的动作,原来她把手机前置摄像头当作镜子,正在描眉画眼,仔细补妆。

  在镜头照不到的角落,响起了一个不耐烦的女声。

  “你好了没有呀?”那声音即使故意压低,但依然难掩那股嗲兮兮的气质,“一会儿过闸机的时候你和我贴得近些,中午保安换班,没人守着。”

  “我还没画口红呢。”钱小姐嘟囔道,“我要见老公了!不知他喜欢豆沙色呢,还是梅子色呢?”

  “别磨蹭了啦。”那道镜头外的女声催促道,“进去之后你就去洗手间待着,你想画多久都可以呀。等到那帮群演来了,你跟在他们身后进录影棚就行。”

  “那什么时候合影啊?”钱小姐皱起眉头。

  “你放心,姐姐绝对不是骗子。录制后,我一定安排你和他合影!”说完这句话,镜头外的女人伸过了一只手,拍了拍钱小姐的肩膀――而那只手的无名指上,有一只格外显眼的水滴形粉钻戒指!!

  杨笑立刻跳到苗梦初的微信朋友圈里,果不其然,在她的朋友圈背景图上,看到了一只一模一样的钻戒!!

  ――终于抓到了!!

  ……

  “冯相,鉴于外面风波太大,队里决定,你未来两个月就不要接任何商业活动了,安心备赛吧。”CBA华城队的宿舍里,教练望着队里的前锋支柱,下达了这条命令。

  “……”冯相默然无语。他对上面的决策早有心理准备,所以也没什么“接受”亦或是“不接受”的区别。

  从他进入华城队起,就一直是队里的话题人物。刚开始,媒体笑他坐冷板凳,在学校学的那些花拳绣腿无用;等到他开始在CBA赛场上崭露头角了,粉丝立刻把他捧上了神坛,说他是十年难遇的人才;队里一直对他大开绿灯,别的队员不准参加商业活动,不准有私人经纪人,不准有代言,可这些规矩对他没有任何约束力。

  只不过这次……冯相因为私生粉大闹摄影棚的事情,被挂上了热搜,而且愈演愈烈,根本没有停息的势头。

  在这件事上,冯相是“受害人”,是最无辜的。可谁让他风流多情,女粉丝对他趋之若鹜,惹得不少人看他犹如眼中刺。

  队里领导一方面想在风波停息前保住这颗摇钱树,另一方面想借此杀杀他的痞气,所以才决定,禁止冯相再参加商业活动。

  教练问他:“你有什么异议吗?”

  “没有。”他断掉的那半截眉毛高高挑起,“我尊重俱乐部领导的意见。”

  这件事就此划上句号了。

  他说没意见,教练就当他没意见。两个成年人装聋作哑,在这里维持着最后一分体面。

  “对了。”教练说,“刚才大门保安说,有个人报了你的名字,要找你。”

  “找我?”冯相无所谓道,“粉丝吧,拦掉就好了。”

  “不是,是个年轻男孩,保安说,那体格一看就是打篮球的。”

  冯相心里一动。

  教练继续说:“他叫什么名字我没记住,但他说是你华大篮球队的学弟。”

  冯相脱口而出:“是不是叫孟雨繁?”

  “对对,好像是这个名。你真认识?!”

  “我认识。”冯相一边套上外套,一边往外走,“我大概猜出来,他找我什么事了。”
……

  孟雨繁等在宿舍区外,双手插在了羽绒服的兜里。

  华城男篮俱乐部在距离主场两公里的地方买下了一整栋宿舍楼,每天早上,男篮队员们喊着口号排队跑向主场训练场,成为了当地非常有名的一道风景线。有些粉丝甚至会故意等在这条上下班路上,给偶像们送上礼物、或者只是单纯的聊聊天,加油鼓劲。

  孟雨繁到时,门口还聚集了三五个粉丝,有男有女,手里提着年货,正在和保安大叔说话,希望他能通融一下,把这些过节的礼物递交到球员手里。

  因为孟雨繁的身高体格一看就是篮球运动员,所以那几名粉丝多看了他几眼。

  “兄弟,你是青年队的吗?”有个男粉丝好奇地问。

  孟雨繁摇头解释:“不是,我是华大篮球队的。”

  “……哦,CUBA。”男粉丝笑了笑,说出那四个字母时,带着一股不以为意的轻蔑语气。

  对于CBA的观众来说,CUBA简直就是小朋友过家家,根本不值得他们高看一眼。

  即使那个人态度如此轻浮,孟雨繁也没有动怒。

  他今天到这里是有正经事要做的,没必要和这群外行人起冲突。毕竟,真正的尊重不是靠打嘴炮来的,而是需要靠实力赢取的。

  孟雨繁知道,CUBA选手和真正的CBA选手相比有很远的一段距离,在CBA的现役队员里,出身CUBA的不到百分之一,剩下的百分之九十九都是俱乐部从体校挖人后自行培养的青年队预备役。但孟雨繁并不觉得,自己天生就矮那些人一头。

  就在孟雨繁沉默之际,宿舍楼外的大门突然从里推开了。

  一个身高超过两米的影子出现在了那里,等候在此的粉丝立刻瞪大眼睛,想看看出来的是不是自己支持的球员――“是冯相!”“是冯队!”

  冯相只草草对他们点点头,然后抬手向孟雨繁的方向挥了挥。

  “孟雨繁,你过来吧。”天气很冷,冯相说话时,热气在空中形成了小小的水雾,“我带你进宿舍区逛逛。”

  瞬间,无数道艳羡的目光投注在了孟雨繁的身上。男孩挺直脊背,把那些眼神全部甩在了地上。

  两人在保安室登记后,冯相带着孟雨繁去了宿舍楼后面的空地。

  他们宿舍楼下有一个很小的操场,不大,仅够塞下一个标准篮球场。
天寒地冻,篮球场上一个人影都见不到,倒成了最佳的谈话地点。

  冯相开门见山地问:“孟师弟,怎么突然想起来找我了?”

  孟雨繁也开门见山地回答:“网上的风波,你打算怎么回应?”

  冯相笑了,是那种很无所谓的、却又带着一丝厌倦的笑容。“这种事我不管,有我经纪人处理。”

  他想了想,又说:“他之前和我通了电话,说今天晚上七点会发在我的微博上发一篇声明公告,严肃警告那些私生粉不要再骚扰我,必要时刻会诉诸法律……呵,说实话,要是‘严肃警告’有用的话,那些贩卖私人行程的黄牛就不会存在了。”

  冯相的回答,却并没有让男孩满意。

  孟雨繁问:“声明里只有这些吗?”

  冯相:“那你还想有哪些?”

  “……被网友谩骂、攻击,被牵连的节目组和所有的工作人员呢?”孟雨繁拧眉望着对面的男人,额角的青筋跳动,“你就没有一句话想对他们说吗?”

  冯相终于听懂了孟雨繁的暗示。

  “小师弟,原来这就是你找我的理由――”冯相好笑地搔了搔下巴上胡茬,“让我猜猜,是不是因为私生粉大闹摄影棚,影响了拍摄任务,结果导致你的女朋友受到了台里的处分?你希望我能在公告里给杨笑美言几句,对吗?”

  他比孟雨繁多吃了好几年饭,心思缜密,一下就刺中了核心。

  男孩望着这位大前辈,目光酽酽。

  “是的,我来这里的目的,就是希望――不,我请求你,能够站出来,为杨笑说几句公道话。”男孩的每一字每一句都说得很稳,想必,他在出口前,已经打了无数遍的腹稿。“她是节目编导,整个策划案是她一人构思的,也是她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协调多方,才能让项目快速推进。现在,节目录制时出了纰漏,台里要向她问责。冯师兄,我恳求你,能看在她如此辛勤努力的工作下,为她说几句公道话。”

  虽然孟雨繁口中说着请求的话,但他并没有刻意把自己的地位放进尘埃里。他身姿笔挺,眼神明亮,这不像是一次“请求”,倒像是一场“谈判”。

  他垂落在身体侧面的左手腕上,戴着一根由三根彩绳编成的小手链。那手链很细,在男孩的腕间并不明显,但却意外的吸引走了冯相的目光。

  冯相撇开视线,终于开口:“……师弟,你这样可真不像是求人的态度。”

  孟雨繁问:“那怎样才算是求人的态度呢?”

  “不需要你求我。”冯相忽然抬手,指向了身旁的篮筐,“和我打场球吧。就咱们两个人,就在这里。我给你半个小时,我只防不攻,只要你能进五球,我就答应你的要求。”

  ……

  晚上六点,华城电视台八楼会议室。

  这是一间足以容纳三十个人的中型会议室,在会议室的长桌旁,《午夜心路》节目组的工作人员和摄影组、导播组、技术组、后勤组等等员工,全部聚集在此。

  其他组别的员工不归属《午夜心路》节目组管辖,和他们只是最普通不过的合作关系,他们一天要服务两三个节目,哪想到这么倒霉,居然偏偏在新年的第一天发生了事故!

  主导播和身旁的摄影师小声引论;技术组组长看似冷静,其实格外机械地在刷新电脑桌面;后勤组忧心忡忡,他们工资不高,很担心被连坐。

  随着会议时间一点点推近,慢慢地,整个会议室里逐渐安静下来,所有人的目光全部投在了长桌旁,那个高挑纤瘦的背影上。

  杨笑还穿着昨天那件女式西装,一双藏在阔腿裤里的长腿交叠在一起,她低着头看不清表情,两只手在笔记本的键盘上飞速跃动着。

  刘悦月凑过去,小声问:“杨姐,你衣服都没换……不会在台里通宵了吧?”

  “嗯。”杨笑看了看表,“我已经将近四十个小时没睡觉了。事情太多了,没时间回家。”

  “那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吗?”刘悦月难耐地问。

  “还真有一件事需要你帮忙。”杨笑沉稳地合上电脑,转头看她,“答应我,待会儿会议结束的时候,你可不要忘了鼓掌。”

  “……啊?”

  不等刘悦月问清楚这句话的意思,会议室的大门再一次打开了。

  频道里的三位领导和一位秘书沉着脸走了进来,而跟在他们身后的,则是点头哈腰的黄老邪,和端着茶水盘的苗梦初。

  刘悦月见他俩那副献媚样子,嘀咕道:“真像两条哈巴狗。”

  “不准这么说。”杨笑轻声喝止住了刘悦月的话,“他们哪能和狗比?狗可是人类的好朋友。”

  “……”

  刘悦月赶快捂住嘴,生怕自己笑出声来。

  三位领导入座会议桌的首席位置,黄老邪坐在他们下面一位。按照节目组的人员排序,在黄老邪之后就应该是杨笑了,和厚脸皮的苗梦初却偏要搬一把椅子,插到了黄老邪身旁。

  杨笑随她去了。

  会议正式开始。

  这次事故在新年期间发生,赶上了网络流量最高的时候,一度峰值达到了顶峰,网络讨论量居高不下。频道的大领导们也无心过节了,他们赶快内部自查,然后才能继续向台里上报。

  频道总监面色铁青,先让秘书念了一下这两天的舆情记录,从网络反馈到电台投诉,秘书越念,频道总监的脸色就越难看。

  如果说刚开始他的脸色像是便秘三天的,等他听完舆情汇报后,已经变成七天了。

  “好了,别念了。”频道总监抬手打断了秘书的汇报,视线扔向了杨笑,“你就是杨笑?《午夜心路》的责任编导?”

  杨笑立刻起身:“是的,我是这期节目的编导,也是实际执行人。”

  总监已经五十多岁了,他几乎用了大半辈子的时间,一步步爬到了频道总监的位置上:“我问你,你在咱们频道,在这个节目组干了几年了?”

  “三年了。我之前是新闻频道的,后来转来了《午夜心路》栏目组,是吴哥把我挖来的。”

  “三年!”总监冷哼道,“华城电视台在国内电视广播媒体里是什么地位,不用我说了吧?现在节目组在录制时闹出了这么难看的事件,所有的社交平台几乎都被网民攻陷了,你告诉我,你准备怎么负责?”

  “总监,这正是我今天申请当面汇报的缘由。”顶着总监视线的重压,杨笑长身玉立,不愧不怍。只听她脆生生地答道,“经过我的调查,这场录制事故确实有人要为其负责――但不是我,而是枉顾台规,私吞八千块钱,把私生粉带进台里的苗梦初,以及包庇她的黄制片人!”

  既然脸面已经扯破,那她就要开撕了。

  

10453 3617781 MjAxOS8wOS8yMC8jIyMxMDQ1Mw== http://m.clewx.com/book/201909/20/10453_361778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