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七十九章

书名:窈窕珍馐 上传会员:天女下凡 作者:缘何故 更新时间:2019-11-22 07:37:19

  铭德此番变动动作不小, 除了专门摘出了管理冷冻产品的部门外,还将几个餐厅项目组全都独立了出来。

  完成这一系列操作,进驻深市园区后,铭德公司顺利变身集团, 堪称天翻地覆。

  铭德自金窈窕开始着手管理以来, 由管理层到最基层, 上下成绩都肉眼所见地提高, 尤其到了最近,新生产线的创立和上市等一系列的全新挑战接踵而至, 内部更是出现了脱胎换骨的改变。

  从临江到深市, 过往老旧的风气肃然一清。

  也不知道从哪一天起,公司内部就隐隐流传起了金董可能会有大动作的传闻。

  因为每一个人都感觉到了自己所在的工作环境在飞快的腾飞中。

  铭德就像是一艘火箭,在他们不知不觉的时候就已经加满燃料并发射,大有一飞冲天之势。

  只是猜测归猜测,猜测变为现实的那一刻, 员工们还是有种不真实感。

  这算是亲眼见证了历史吗?

  自己所在的公司, 一步一步, 由一个地方小公司, 走向了餐饮界举足轻重的位置。

  ******

  对大多数铭德员工而言,集团成立的这天是值得纪念的一天,除了作为所在项目组的元老, 他们能享受到新公司成立以后的一系列千载难逢的事业机遇外, 更重要的是两地的公司食堂大刀阔斧的庆祝餐。

  三个现有品牌线的招牌菜源源不绝,吃得所有人都满嘴流油, 恋恋不舍。

  食堂超话里一派欢天喜地。

  另一边, 线下的铭德餐厅和铭德产品也罕见地搞起了庆祝活动,叫食客和消费者都沾了一把喜气。

  就连临江市政也来凑了一把热闹, 不用铭德活动,当地媒体便自发大肆宣扬起铭德的新气象,和连续不断的海外销售捷报,无疑是在坐实自己这个“娘家人”对铭德这一“临江之光”的看好和体贴。

  更有金窈窕后援团对自家金董事业新辉煌的疯狂宣传。

  如此一来,铭德集团的成立之喜自然闹得沸沸扬扬,人尽皆知,到处都是贺喜声。

  这种四方来庆的场面莫说在餐饮业,就是其他行业里也实属少见,足可以看出铭德眼下的风评和影响力。

  ********

  金家,金窈窕给露娜收拾着行囊。

  露娜低着头,在她身边帮忙,将一口小坛从橱柜里小心翼翼地搬出。

  小坛里是一罐新腌的杨梅,打开盖,酸甜的滋味飘散开。

  露娜嗅着那令人口舌生津的香气,眼角耷拉着,眼泪可怜巴巴地掉了下来。

  金窈窕失笑:“怎么还哭了呢。”

  露娜抽了下鼻子:“我舍不得你,你说你怎么就常驻深市工作了呢?要是也能回临江多好。”

  “临江离深市才多远,我俩平时电话,你想找我玩开几个小时的车就能到,你不是也说深市的商场逛起来比临江更尽兴吗?”金窈窕安慰她,拿勺子从坛子里舀出一勺腌杨梅,倒进锅里,教导,“不过你平常自己在临江,肯定不能经常吃到我做的东西,公司的餐厅排队的人又多,总公司的食堂倒是也可以随时去吃,不过我估计你到时候在家里的公司跟你爸学习,可能不会有空,所以有时候嘴馋了也要学着自己做,也可以给你爸妈尝尝。”

  杨梅是烘干了部分水分后才腌渍起来的,小粒小粒地蜷缩着,看着并不干瘪,反而十分湿润,表面包裹着浓稠的甜浆,是蜂蜜和糖酝酿出的混合酱料。

  露娜一边伤心,一边拈起一颗送进嘴里。

  浓郁的酸甜滋味顿时引爆味蕾。

  蜂蜜是铭德加工厂的新产物,香气特殊,调制出的甜度与杨梅的酸无比契合,竟到了一分都不能增减的程度。

  烘干过的杨梅肉厚而柔韧,越嚼越香,她吃了一颗,便忍不住又伸手去拿。

  “唉,我都恨不得不走了。”

  锅里的肋排混着杨梅干煸炒过,金窈窕舀进一勺自家酿的米酒,刺啦啦的爆响声后,浑厚的肉香飘散开来,倒入高汤,合盖闷炖。

  她笑着说:“随你啊,不想回家,大不了留在铭德,你是铭德的股东,我难道还养不起你?”

  腌酸梅是真的好吃,就是越吃越馋。

  露娜一颗接着一颗地朝嘴里塞,把自己塞得宛若一只小仓鼠,听到这话果然笑开,过后却还是叹了口气:“不行,窈窕,你那么厉害,把铭德做得越来越好,我作为你的闺蜜,也不能给你丢脸,一直当米虫。”
“更何况……”白痴美人无忧无虑的面孔说到这里竟也有了几分通晓世事的成熟,“更何况你说得对,我爸妈不可能养我一辈子的,他们那么大年纪了,总不能七老八十还得让他们操心我的以后。我以前老不理解他们,觉得他们老古板势利眼,先是看不上简文,又在我跟简文分手以后三天两头逼我这个那个的相亲,现在看看……是我太不懂事了,活该被简文那种人盯上骗得死去活来,还好当时有你帮我,现在我都不敢想,万一真的跟他结婚,以后会是什么样。”

  金窈窕将烘干柜里自己腌风的腊排骨给她装进保鲜袋里,皱眉:“说了被骗不是你的错,是简文那个人渣的错。”

  “知道你肯定帮我啦!”露娜嘻嘻一笑,“不过我当时那么蠢,肯定也让我爸妈特别操心,要是我够聪明,不一天到晚只知道买买买,也不会那么轻松就被他哄住啊。”

  她将一颗酸梅丢到嘴里,一边嚼一边垂下眼。

  之前从临江跑来深市,留在铭德不肯走的时候,她只是为了逃避父母的催婚而已。

  但自从真的跟在金窈窕身边当助理,看多了自家闺蜜在商场和公司里挥斥方遒,她慢慢的心态便也出现了改变。

  总觉得,像窈窕现在这种可以完全为自己掌控的人生,也蛮不错的。

  而且她发现,自从家里人知道自己留在深市是在跟着窈窕工作以后,打来催促她回去相亲的电话就紧跟着越来越少,随着铭德越做越大,近段时间,父母再联系她,已经根本不再提到跟相亲有关的话题。

  以前她老觉得爸妈说不通话,尤其父亲,自从她跟前男友简文恋爱以来,三天两头就跟她起争执,分手以后,因为抗拒相亲,矛盾甚至比她跟简文分手以前更加频繁激烈。

  可现在,她跟曾经以为势利眼的父亲的交流,却逐渐变成了询问和教导。

  窈窕那么忙,想做好助理不容易,她什么都不懂,一开始总是犯错,就连许多最起初的文案工作都做得很艰难。虽然窈窕总是很包容她,从不因为她的失误生气,每次还特别温柔地让她不要急,教她该怎么做。

  可她自己却觉得很惭愧。

  为什么除了花家里的钱以外什么都干不好?

  父亲知道了她跟母亲诉的苦以后,打电话给她,她本以为又要吵了,父亲那天却熬了一整夜,不睡觉,点点滴滴地教,陪她磨出了那份怎么做都做不好的工作。

  时至今日,她哪里还能不懂得他们的用心呢?

  锅盖揭开,酸梅排骨开胃的肉香伴随热气蒸腾开。

  高汤已经被炖得稠厚,油亮亮地包裹在肋排上,让肥瘦相间的软肋看上去丰盈多汁。

  露娜看着自家闺蜜拿筷子夹出一块,递过来:“步骤记住了吧?以后就照着做,其他都不重要,只要有这罐梅干,味道不会差到哪去。等你吃完了,跟我说一声,我再让人给你送。”

  她轻轻咬了一口。

  这段时间总在铭德的食堂里吃饭,她的胃口早已被食堂那群授课的老厨师养叼,但金窈窕的手艺,无疑比他们都要好。

  梅干跟肉炖煮以后,强烈鲜明的滋味变得圆滑了不少,与高汤和骨香交织成了全新的角色。

  汤汁渗透进每一根排骨的纤维里,炖得很透,轻松就能脱骨,肥厚的筋膜与酥烂的肉一并在口中融化。

  露娜眼眶又是一热,赶忙低下头咀嚼,小声说:“好。”

  *******

  酸梅干、风干的牦牛肋、牛肉干、腌猪腿、炝蟹……

  食材塞满了后备箱,让露娜家派来深市接人的司机都看得忍不住遐想连篇――

  作为临江人,他当然清楚铭德的餐厅在临江有多么的受欢迎,平日里排队也就罢了,到了节假日时,临近城市的人一并跑来,那可是不提前预约根本就进不去店的。

  这些东西别的不说,就那只腌猪腿,拿出去拍卖,估计食客们能把物价哄抬得比西班牙火腿还贵。

  露娜抱着那坛酸梅干,也不跟平常在外假装得那么干练了,一边掉眼泪一边吃:“窈窕,我会好好工作,变得像你一样厉害的,等姐妹我出任ceo养你的那天吧。”

  金窈窕无奈地看着她:“别吃了,你再吃下去,估计还不到临江这坛梅子就能让你吃完。”

  露娜低头看了眼果然被自己吃空了不少的坛子,抽了抽鼻子,悲伤地伸手:“再吃最后一颗。”

  *******

  送走露娜,金窈窕拢了拢衣襟,仰头看了眼天空。

  寒风起。

  又是一年冬季。

  但一切都宛若冻土下的新苗,生机勃发着。

  *******

  深市电台,一群各地方代表拿着今天刊载了铭德冷冻食品在外网成为网红产品的报道,各自小声交流,啧啧称奇――

  “做餐饮能做到这个程度,实在是了不得。”

  “我们公司再X市也快有二十年的历史了,什么时候有这一天。”

  “这个金董,别看是个小姑娘,了不得啊。”

  这边的讨论,另一头的刘姓代表是在很难加入。

  作为被兴和推荐来的兴市代表,他近来过得焦头烂额,不怎么好。

  兴和在国内各个城市被品牌各大龙头集结狙击,情况越来越糟糕,眼看着大势已去。

  自从兴和过去做的那些事情被捅穿以后,兴和跟铭德的矛盾便传开了,即便在座的这些代表都不爱上网,也有各种渠道可以知道,如此一来,他的处境就变得十分尴尬,可能是看在铭德的面子上吧,大多数的同行都不怎么愿意搭理他。

  兴和的老板现在自己都泥菩萨过江,他如今当然也没了帮兴和跟铭德过不去的心思,只是内心里终究有些意难平。
他在自己家乡,那也是餐饮业有头有脸的人物,否则兴和怎么偏偏就跟他关系好,推荐他来这个节目组呢。

  兴市所在的省份在某著名大菜系的范围,业内鼎鼎有名的同行不知凡几,他的公司,却能在这样激烈的竞争中都占有一席之地,没点实力怎么行?别的不说,他自己就是公司里最有底气的名厨,拿过不少很有含金量的赛事奖章。

  这一点上,金窈窕可比不上他。

  想到铭德靠着速冻食品做出了远超同行崛起的速度,甚至将兴和都给压了下去,刘姓代表心里酸溜溜地,私下跟自己带来的员工吐槽:“就这还值得追捧呢,咱们这些开餐厅的,不琢磨怎么好好提升餐厅的口味,去搞什么劳什子冷冻产品,叫我说铭德这就叫不务正业。”

  员工们自然都附和他。
给他们化妆的化妆师有些听不下去了,开口:“铭德的冷冻食品名气虽然大,但其实他们家餐厅的口碑也很好。”

  正在附和的员工们登时哑然――是哦。

  铭德餐厅的口碑何止好,简直比自家还强太多。

  刘姓代表先是被噎了个倒仰,随即意识到自己话里的漏洞,羞恼地往回找补:“我的意思是,他们应该想办法把精力多花在提升自我实力上,餐饮这一行,不光是看钱,没点奖项傍身怎么行。”

  员工们便又捧他臭脚――

  “是啊是啊,刘董您可是连续两届全国大赛的铜奖大厨。”

  “要不是您自身实力过硬,怎么能让公司里那些大厨心服口服。”

  “多少人都是慕您的名声来公司的,比起人多,咱们在兴市可是独一份儿。”

  他们都是被刘姓代表带来深市拍摄节目宣传照的厨师。

  兴和是指定帮不上宣传的忙了,为了抢风头,刘姓代表这次没少下功夫,几乎把公司里能带出来的人全都给带出来了。

  因此数量很是不少,甚至把不少做连锁餐饮的同行都给比了下去。

  餐饮业,厨师就是财富,能一次性调动那么多,无疑是很有面子的一件事。

  刘姓代表被安抚得愉快了不少,便听到门口传来闹哄哄的动静,转头一看,黑压压的全是人。

  搞得他一愣,紧接着才扯开笑容:“金董。”

  金窈窕被他叫住,瞥了他一眼,见是那个背后说坏话当面又假笑的刘姓代表,顿时就失了兴趣,此时前方有不少同来拍摄的代表也发现到她,被她带来的人给惊到:“金董怎么带了那么多人?铭德的餐厅今天不用营业吗?”

  金窈窕才意识到自己人带多了,解释道:“这都是还没进餐厅工作的,节目组说可以把各代表公司的厨师带来一起拍宣传照,刚好大家都没事,我就都带来了。”

  众人一听,顿时露出羡慕的神情――铭德真不愧是业内黑马,看这人才储备量,充足得简直了。

  化妆间里的刘姓代表僵直了下,便听外头一个老名厨惊讶地开口:“马师傅,您怎么也来了?”

  刘姓代表一听这姓氏就觉得耳熟,心说不会吧,紧接着就听到耳熟的声音,笑着回答:“我们现在在铭德工作,反正大家都来了,我们也没事儿干,就主动跟金董过来凑凑热闹。”

  还真是他们!

  外头的老名厨也笑了:“哎哟,您几位,全国大赛金奖的金奖,银奖的银奖,跟我都还同台比过擂呢,齐刷刷站在这,我都感觉气派。看样子在铭德工作得还好?”

  老二等人感叹:“好,没有比铭德更好的了。”

  老名厨:“那就好,一会儿忙完了大家聚个交流会?”

  看起来铭德对这群名厨也是当菩萨一样供着,餐厅开业的时间他们都有空跟金窈窕来这里拍宣传照。

  前方有人站在化妆间门口等待,老二等人便朝着这些赛场上见过的旧相识笑着道别:“今天工作日,拍完照片过会儿还得回公司食堂盯着,等休息日再说吧。”

  公司培训部门已经上了正轨,他们现在主要负责给铭德未来分店的后备役们上课,工资高未来有分红,还不用跟以前似的累死累活,只不过验收每日作业的时候总得去现场给指导。

  老二等人离开,原地跟他们打招呼的名厨们全都呆滞。

  过了好久,现场才爆发出议论――

  “马师傅他们,好歹也是拿了不少奖的,现在在铭德食堂干活儿?”

  众人面面相觑。

  而且听刚才马师傅话里的意思,居然还干得挺开心的。

  化妆间里,刘姓代表的脸跟被上了糨似的耷拉着,浑身都写满了垂头丧气。

  化妆师尴尬症都要犯了,不敢看他。

  他带来的那群厨师却全都鹌鹑似的缩了起来――

  靠,铭德好可怕,自家老总这样的级别,在他们那居然都只能待公司食堂。

  那自己这样的呢?

  ******

  金窈窕没几天就发现那老跟自己假笑的刘姓代表不假笑了,而是看到自己就躲,跑得飞快。

  她不知道这人身上发生了什么,也懒得去研究。

  集团正式成立以后,她要忙的工作就更多了,首先就是集团各子品牌公司无比紧缺的人手。

  已经临近年末,想在短时间内招揽来大批的求职者并非易事,更何况那些有限的简历中还要淘选掉不少不符合要求的。

  江柏最近为此奔忙,她也没少操心。

  与此同时,一组深市节目组放出的宣传照忽然爆红。

  国内网友们很快在热门上看到了这组图片,以及转红了这组图片的金窈窕后援团――

  【啊啊啊啊啊我金董营业了!!!!什么叫美貌!看到照片你们就懂!】

  【no!重点不是美貌!是气势!霸道总裁了解一下!】

  【万绿丛中一点红,那点红居然最霸气……不愧是著名alpha……】

  【今天也是想嫁给金董的一天呢】

  网友们一看那图片的发布者,是某美食节目的官方账号,所谓的照片不过是各城市代表的宣传照,顿时就觉得这群后援团很夸张。

  铭德现在虽然火了,但从《华夏珍馐》起加入后援会的人不过是少数,大多数人知道铭德,但对铭德的管理者却是陌生的,只知道似乎是个罕见的女副总裁,挺低调的。

  所以一个副总裁能有后援会真是……叫人无力吐槽。

  然而点开那被疯狂转发的照片后,吃瓜群众们的吐槽却齐刷刷被噎在了喉咙里。

  整组照片里,铭德只不过占据了其中之一。

  但那一张,无疑是前后左右所有的照片里最最抢眼的一张。

  照片里的人也格外多,因此看起来比其他代表更加气势恢宏。

  最前方,一张巨大的深红软椅,金窈窕端坐在上方,雪肤黑发,轮廓精致,目光锋利地直视镜头。

  她带来的厨师们穿着挺括整齐制式不同的衣袍站在她身后,簇拥着她。

  摄影灯光笼罩在她的身上,将她的锐意和美都放大了百倍。

  这是轻易就能让人停下滑动照片的手指抓住目光的焦点,没有浓妆,没有华服,但她仍然那么醒目,却又轻易就能让人将她跟平常所见的以貌美著称的女明星们区分开。

  因为她沉稳得就像一个将军。

  一众高大下属的簇拥,四周各个阅历非常的同行,竟然丝毫没能掩盖住她的光芒。

  网友们:“?????”

  现在经商的要求也那么高了么?

  不过这种人物拥有后援会……好像又是很理所当然的一件事。

  而且看着这位女总裁……好像铭德的速冻食品也变得更香了。

  ******

  热度高,研究照片的人自然也变多,金窈窕的抢眼无需赘述,更多的人则好奇起了铭德的家底。

  她身后的年轻铭德厨师们各个锐气难挡,前方的二师父等人胸口则挂满勋章,各个看起来都是狠角色。

  本国吃瓜网友以神通广大著称,靠着厨师袍上的几根穗子和勋章的一点亮光就能扒出无尽的信息量,一时间纷纷感慨,不愧是大名鼎鼎的铭德,手底下的能人可真不少。

  瞧瞧其中部分厨师的来历,居然比同组照片里不少挑大梁的都高,比如兴市那个不知道叫什么丑代表,勋章的光芒就明显比他们都黯了几畴。

  于是不免要猜测一下这批厨师究竟是哪家铭德分店的主厨。

  结果猜着猜着,冷不防就看到了铭德员工发出了上网吃瓜吃到自家的喜悦尖叫――

  【啊啊啊啊我们殿下居然带着食堂的师傅们上热搜辣!!!!!】

  【殿下不愧是殿下!出现在哪里,哪里就是殿下的江山!!!!】

  【殿下我爱你!再偷偷表白一下殿下左边的屠师父和殿下右边的马师傅,屠师父带徒弟们做的八宝烧鹅和马师傅带徒弟们做的干熏马肠让我想到下周就充满了无尽动力!】

  【我最爱马师傅右边的六师父!六师父和徒弟们做的鲍汁焖饭是除了殿下之外的全宇宙最棒!】

  网友们:“????”

  金窈窕后援会的粉丝们:“????”

  等一下先不说那个殿下的称呼……金董左手边的屠师父……你们说的是那个长的像过期黑蒜头的厨师?

  他胸口可挂了铜牌的!

  右手边那一排,银色的,金色的,更是数不胜数。

  为什么会是你们食堂的师傅?

  还有八宝烧鹅干熏马肠鲍汁焖饭,这特么是应该出现在食堂里的菜?

  你们铭德的员工平常到底都在吃些什么啊?!

  无数网友们循着铭德员工们发言的轨迹,慢慢地摸索出了一个窝点――铭德食堂超话。

  铭德的食堂居然有超话……

  众人如此吐槽着,点进去一看。

  顿时就被铺天盖地的美食闪瞎了眼。

  *******

  铭德食堂超话,在创立多时的今天。

  一夜成名。

  集团成立的喜气尚未褪去,网友们瞠目结舌地看着出现在超话里头的各种平日里就算去餐厅都少能品尝到的菜色――八宝蟹粉叫花鸡松鼠桂鱼酱卤驴肉花胶鸡鹅肝酱……

  再往前翻。

  特么的有时候居然还有碗口大的鲍鱼!

  你们大中午的吃海参会不会有点过分?

  还有烤全羊,那么一大只,热气腾腾的烤全羊。

  肥硕的,外皮酥脆的,油光发亮的烤乳猪。

  等等等等。

  看得人触目惊心,怒火上头,不禁大骂――

  缺人吗?

  钱多钱少不要紧。

  ********

  这个寒风凛冽的深冬。

  金窈窕看着朝自己奔涌而来的无尽简历,倚在办公椅里,缓缓露出笑容。

  

10449 3621965 MjAxOS8wOS8xNi8jIyMxMDQ0OQ== http://m.clewx.com/book/201909/16/10449_362196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