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六十九章

书名:窈窕珍馐 上传会员:天女下凡 作者:缘何故 更新时间:2019-11-11 09:22:08

  临江领导跟闾会长两派的争执就够迷惑了, 中间还凑热闹加进来中年人一行人,这群人最后索性直接挤坐了一桌,真情实感地为铭德究竟属于哪地辩论,仿佛离婚夫妇争夺孩子的抚养权。

  深市餐协的成员们听得只想流泪。

  现场眼馋那个节目名额的人不在少数, 虽然大多数人自知自家实力普通, 得知没戏后就偃旗息鼓, 并不像吴总那样不甘心地试图翻盘, 甚至到了对铭德生出不满的地步。

  但不得不说,在场的人中还是有不少对闾会长给铭德的优待颇有微词。

  尤其是自认为自家公司规模不比铭德逊色的, 暗地里不免都觉得铭德运气好, 明明没什么过人之处,却偏偏得到闾老会长的照顾,得以出头。

  结果……临江市政却在此时跳了出来。

  感情铭德是个香饽饽,闾会长想给点照顾,得跟临江抢来才成。

  铭德在临江起家这事儿不是秘密, 在场的同行们也了解他们家的各品牌餐厅在临江很受欢迎, 然而开餐厅开到让一座城市的市政都另眼相待, 这就很不可思议了。

  吴总家的连锁餐厅开到周边城市遍地开花, 都没见到能有这个待遇,在座的大部分其他同行就更不用说了。

  铭德究竟哪儿来那么大面子?

  正迷茫间,深协成员里忽然有人看着手机露出惊讶的表情:“赫!真的假的?”

  坐在旁边的其他人便好奇看来, 这位成员展示出手机, 众人便看到了他屏幕上深市本地网站的页面。

  待到看清楚上面的内容,大伙儿齐刷刷愣住了。

  上头已经被铭德新店开业的消息刷屏。

  无数自媒体和普通网友自发前去探店, 然后发回悲伤的消息――
【听说铭德的铭德大院今天要在深市开业, 我依稀觉得自己出门得应该不太晚,现在我在福茂广场八楼的铭德大院门口陷入迷茫[图片]】

  【excuseme?今天是什么法定节假日吗?万达新开的铭德大院排队到五百多桌, 请问我今晚十二点之前能不能吃得上?[图片]【图片】】

  【啊啊啊啊闺蜜让我三点出门我化妆晚了半小时我特么悔不当初,城西广场的铭德大院居然已经没号了我一个爆哭,贫穷女孩闻着店里飘出来的卤牛肉香味只能流泪,不然今天咬咬牙去隐宴好了,看消息说金樽大厦那里开了一家】

  【别来金樽大厦!!!!来自一个已经排队一个小时亲眼目睹隐宴新店号码被抢光的幸运鹅嘻嘻嘻】

  【……我还正准备去金樽大厦呢,刚从天机广场楼上下来,领到了隐宴三店三百开外的号,还觉得排队时间太久要不然去其他分店看看……我现在知足地回去了】

  【啥?天机广场还有号?OK我和我男朋友现在就去,另外恒隆国际的铭德大院没号了,别来】

  【我的妈呀要不要那么夸张,以前听临江人说铭德旗下的餐厅很难取到号,我还以为最多也就深市普通网红店那个级别,深市之前最红的网红店开业也没有到这个程度吧?铭德是搞饥饿营销吗?】

  【别闹了,作为一个临江人,今天休息,特地高铁来深市,现在坐在铭德餐厅里给大家转播实时战报,店里座无虚席,一张空椅子都没有】

  【……临江人为什么要来深市跟深市人抢号?你不能在临江吃吗?】

  【铭德可是我们临江之光,临江离得又不远,当然要来捧场了!(嗨其实真实原因是临江的隐宴预约已经排到了下周,实在太想吃隐宴的轻火腿了,想到睡不着觉根本等不到下周所以趁着深市新店还没什么人知道的时候赶紧来)】

  【同临江人,同高铁来,然鹅我还是低估了铭德,所以有些人在店里,我却还在店外。泪,我活该,早该知道的,铭德的餐厅不管在哪里即便是刚开业也不可能真的寂寂无名】

  ……

  一溜儿下来,全是正在排队的食客们的哀嚎,和幸运进店的食客们的炫耀。

  各个角度的照片伴随着这些动态铺天盖地而来。

  人人人人人……

  店里,店外,黑压压的人头,数量多到让任何看到的人都无法质疑铭德的受欢迎。

  寻香宴里,同行们忽然开始觉得自己屁股下的座位珍贵了起来,然而与此同时,又实在是难以想通。

  铭德这才刚来深市没多久吧?怎么忽然就在食客们眼中那么有存在感了?

  一口气开业如此多的分店,居然也能火爆到这个地步?

  在此之前,铭德在深市不过只开业了一家隐宴,且因为某些原因,在场众人当时没有任何一个人前去捧场。

  因此看铭德,不免还有点铭德的大本营在临江的印象。

  他们哪里会知道铭德第二批分店开业前,只那一家单打独斗的隐宴,就已经凭借实力在深市的诸多资深饕客圈中扎下了口碑。

  《华夏珍馐》的上映让铭德成为临江之光的同时,也让铭德在深市同样声名大振。

  铭德在深市即将铺开新店的消息传出来以后,临江的食客们宣传得比铭德自己找的营销渠道还勤,这种完全真实的鸡血安利,更是比任何的新闻和推广都有信服力,深市年轻人们心痒难耐,导致一个月以前,深市的隐宴一店就不得不以提前预约的形式来分担客流压力。

  这一切的一切都如此自然而平缓地进行着,导致深市的同行们竟然没能察觉到一家新企业正在他们的眼皮子底下飞速崛起。

  如今浮现在海面上的冰山一角终于露出了大半全貌。

  深市餐协的成员们察觉到这一点后,默默将目光转向了打点完工作以后,正在不卑不亢地安抚临江深市两地领导和闾会长一桌的金窈窕。

  金窈窕看了眼时间,侧首轻声对身边的员工说了句什么,那员工点点头,安静地下去。

  寻香宴店内松散的气氛立刻就出现了某种不同。

  浓郁的香气披甲上阵,一瞬间就攻占下了所有目光所及的领土。

  连正在争论的临江领导等人都立刻熄了声,朝着香味的来源看去:“开宴了啊?”

  中年人之前是尝到过甜头的,这次特地再来捧场虽说有想在几位老领导跟前卖好的意思,但不得不说,眼馋铭德待客的酒宴也是他们愿意到此的一大理由,嗅到香味,都是眼前一亮:“小金董,这次还有那道八宝糯米鹅么?”

  那可是叫他魂牵梦萦了很久的菜,尝过那一次后,现在提起名字,口中就仿佛出现了肥厚的鹅肉和软糯香浓的糯米交织在一起的绝味。

  金窈窕笑了笑:“那是我们隐宴品牌线的招牌菜,今天的场地在寻香宴,寻香宴有自己的菜色。”

  上来的前菜鲍汁春笋扒鱼裙,果然精致得叫人不忍下口。

  寻香宴的鲍汁,常年以店内从不熄火的高汤调制,越熬越香,越熬越浓,深海鱼最软糯柔滑富有胶质的部位浸润在其中,伴着清甜水脆的春笋,一并融化在舌尖。

  只尝到这一口前菜,深市协会的同行们就再无话可说。

  闾会长更是满意地伸着手指直点盘沿,朝着身边几个同坐的关系好的人说:“瞧瞧,瞧瞧,我跟你们说上回我在窈窕他们家里尝到了她做的玉米蒸包,我就知道她手底下有真招,不然协会里那么多老人,我怎么不选他们,偏偏请铭德来代表深市呢。这道菜啊,你找遍整个深市,谁能做出这个味道!”

  老会长说到这里,才愣了一下,看着一直在外,没进过后厨的金窈窕:“今天的菜是……”

  金窈窕看懂了他的眼神,笑着解释:“我也不能事事亲力亲为,今天的菜都是交给家里的小徒弟们做的。”

  铭德以屠师父的得意弟子旺盛为首的那群小徒弟,在经历过漫长集中的教导之后,虽肯定没法跟她比,但也算是历练出来了。

  在场的同行们哪能听不出这是什么意思呢?一时尝着盘子里的菜,既沉浸美味,又忍不住五味杂陈。

  因为他们终于明白到,铭德不是靠着闾老会长欣赏才在深市餐协和深市找到一席之地的小可怜,而是真真正正的,靠着实力将他们比下去的对手。

  怪不得能让一座城市的市政跟盯着宝贝似的生怕他们从临江飞走。

  这可真是太伤同行自尊了,他们从没有享受过如此待遇。

  不就是手艺不如人吗?叫人难过得忍不住想多吃几口。
唔……鱼裙真是又肥又糯。

  ******

  这边开着宴,网上,有关铭德开业的热闹却一波接着一波。

  首先是比预想中更加一座难求的盛况,让慕名前去捧场的深市食客着实刷新了一次三观。

  紧接着便是幸运儿们开始炫耀铭德旗下餐厅的菜品和菜单。
金窈窕从不安于现状,即便餐厅再火爆,菜品再声名远扬,她也从未停下过推出新菜的脚步,因此即便是时常光顾铭德餐厅的老主顾,也永远不用担心自己会失去对美食的新鲜感。

  铭德的员工们为深市这些新店下的苦功夫,终于在开业以后得到了回报,铭德的老主顾们在尝到餐厅为开业提前推出的新菜单后简直感动得一塌糊涂――

  咸香开胃的清蒸咸肉、鲜飘十里的卤炖牛排、酸甜酥脆的松鼠桂鱼……老菜的水准一如既往的优秀。

  至于新菜。

  不少熟悉的老顾客已经按捺不住地开始对外拍照宣传――

  “靠!隐宴深市新菜单上的闷炖牛舌,又糯又滑,水润得好像会爆浆一样!我宣布它从今天开始就是我的新真爱了!”

  “麻麻呀铭德大院的新菜蟹黄虾肉球临江什么时候能上?虾肉球咬一口蟹黄从里面流出来的操作我第一口尝到简直惊呆好吗?鲜得我当场吃掉了半盘!”

  无数菜品照片开始在各大网络上飞速铺开,有垂涎欲滴的,自然也有对铭德不了解的人感到莫名其妙――

  “至于吗你们?为一家餐厅开业排队那么久,是不是闲的没事儿干啊?”

  “太假了,肯定都是餐厅请来的托儿,铭德这公司我听都没听说过。”

  铭德的忠实拥趸们哪里能忍?说他们排队是闲的没事儿干可以,侮辱铭德的餐厅名不副实绝对不行!

  一来二去的,网上竟也掐出几分火气,只不过这也难免,铭德此前在深市不过只开了一家店,喜欢美食的人可以为这一家店就对铭德印象深刻,但说到底,不是每个人都能像他们一样提前挖掘并认识到铭德的价值的。

  没听说过铭德的人,自然怎么样都不会相信他们对一家好像是刚刚冒出来的公司发自内心的推崇和喜爱,反而越掐越觉得自己有道理。

  结果就在双方火气渐盛,质疑的人怀疑越发坚定的时候,网络上,铭德新店开业的话题竟直接上了热搜。

  《华夏珍馐》的导演组齐齐出来祝贺铭德的好日子,来自天南海北的粉丝们这才晓得铭德在深市的动作,纷纷也出面道贺。

  铭德的忠实顾客们顿时为全国各地涌来的贺喜激动了。

  这叫什么!排面!

  这还不算完,深市和临江两地,寸土寸金的市中心,无数高楼的led宣传屏,在金窈窕为自家众多新店剪彩仪式剪断红绸的一瞬间,齐刷刷亮起了屏幕。

  铭德在《华夏珍馐》里各种出现的画面剪切,同时在这些屏幕上播放。

  竟是一条专为铭德制作的宣传片!

  纪录片里的菜品制作过程从小屏转移到大屏上,诱人程度成倍增加,近景拍摄的菜品被无限放大,稠厚的酱汁、热腾腾的蒸汽、光看外形就惹人食指大动的各种菜品……

  屏幕上,一块被炖到色泽深红的闷酥肉裹着肉汁微微晃动,简直用双眼就能断定它的口感有多软糯,滋味有多鲜美。

  看到这一幕的路人们:“……”

  是人吗?

  但与此同时,很多并不关注网络八卦的人也恍然大悟――

  哦!原来在电视上那部纪录片里出镜的各种诱人素材,就是今天在深市大开分店的铭德里出来的啊?

  这样大的动作,自然很快吸引来了大批关注。

  深市临江两地的广告屏宣传和《华夏珍馐》拍摄组的恭贺双管齐下,直接攻占了两地市民的朋友圈,不少还在质疑铭德众多拥趸是真是假的声音顿时气弱了很多。

  虽然之前不知道铭德这家公司的名字,可《华夏珍馐》他们大部分还是看过的,看的时候,也对里头的好些菜狂咽口水……

  铭德的忠实粉丝们看着刷爆朋友圈的大屏宣传片,越发激动――

  排面!排面!

  ******

  铭德,金窈窕在听员工说了两地市中心大楼宣传屏的消息后,就知道这不可能是贾冰洋的手笔。

  贾冰洋不可能那么有钱,哦不对,他现在应该有点钱了,不过听蕾秋说,还是经常去买菜市场二十块钱的毛衣。

  宴席结束,她将准备好的礼物送给宾客们带走――是一人一个印有铭德标志的冰袋。

  深市餐协的同行们为此有些疑惑,金窈窕笑着解释:“这是铭德准备推出上线的新产品。”

  冰袋打开,一袋铭德的速冻水饺,一袋铭德的速冻汤圆,以及一袋铭德的速冻面。

  同行们看完皆是一愣。

  铭德怎么回事,怎么还搞起副线产品来了?

  在场这些人,谁也不可能对速冻食品感兴趣,不过在宴会上重新刷新过铭德在餐协的定位,自然也不可能将自己的质疑诉之于口。

  金窈窕送走他们,又将礼物给来的媒体们送了一份,意外地看见宴会开始前媒体身后的那群陌生人们居然到现在都没走,看她再次从店里出来,还表现的挺激动。

  虽然不知道这些人是谁,但看着也像是来给铭德捧场的,金窈窕想了想,还是让员工再回去再准备一些同样的礼品给这些人送去。

  天色渐暗,她有些疲惫,伸手揉了揉脖子,考虑了一下,掏出手机给沈启明打了个电话。

  电话接得很快,沈启明的声音传过来:“窈窕。”

  金窈窕单刀直入地问:“深市和临江市中心的宣传片是你让人放的吧?”

  虽然是疑问句,但其实也就跟确定差不多。

  沈启明果然嗯了一声,又问:“花篮都收到了吗?我不在深市,下午分店开业的时候也不方便给你打电话,抱歉。”

  金窈窕知道他指的是什么。

  沈启明最近在京城开会,很重要的一个会议,忙到分身乏术再正常不过。

  金窈窕想到市中心显示屏的宣传费,无奈地说:“沈启明,你人在京城,就好好开会,不用分心搞这些。”

  沈启明没说话,金窈窕转身,余光便看到一辆缓缓停下的车。

  她愣了愣。

  沈启明下来,电话贴在侧脸,看着她,低哑的声音从听筒和不远处传来:“对不起,会议今天上午才结束,我来晚了。”

  他脸色看着是有些疲倦。

  明显是刚刚结束会议,就从京城飞回来赶往这里。

  金窈窕沉默了几秒,意识到他说的不方便打电话估计是指在飞机上,她缓缓问:“……沈启明,你这是在干什么?”

  沈启明停顿片刻,隔着几米的距离注视她。

  过了一会儿,他才开口,不怎么熟练,却很清晰地沉声说:“我想早一点看到你。”

  金窈窕:“……”

  *******

  金窈窕不知道该做何表情地被叫回去继续工作。

  许晚今天也跟着分公司的员工们来这里帮忙,见儿子来了,又看江柏在给金窈窕汇报工厂的最新动态。

  她叹了口气,虽然自己也忧心忡忡,但还是想宽慰儿子:“启明,那是窈窕新聘来的助手,其实……”

  许晚说到这,有点想哭。

  其实哪止这一个哦。

  

10449 3618979 MjAxOS8wOS8xNi8jIyMxMDQ0OQ== http://m.clewx.com/book/201909/16/10449_361897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