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五十六章

书名:窈窕珍馐 上传会员:天女下凡 作者:缘何故 更新时间:2019-10-29 10:01:44

  《华夏珍馐》的走红让贾冰洋原本籍籍无名的班底骤然有了姓名, 热度提升很快,已经有许多地方电视台主动联系片组商议引进播放,这样突然冒出的一匹黑马,少不了吸引媒体的关注, 有些媒体为了新闻热度, 就开始将同档期上映的两部纪录片放在一起对比。

  同类型的作品, 又撞上如此暧昧的档期, 本来就很容易起摩擦,一来二去的, 粉丝们就被媒体遛出了火气。

  《华夏珍馐》虽然口碑好, 可毕竟才开播不久,吸引来的死忠粉丝数量有限,《美食天下》那边,虽然口碑不尽如人意,可前期营销得厉害, 各种推文里给导演林淼包装了不少漂亮的人设, 什么高富帅、才子、赤子爱国心, 又有京城台这么个天然自带正确逼格的平台做背景, 他拍的纪录片本身虽然没有取得比《华夏珍馐》更好的成绩,可花了那么多的投资,拍出来的都画面水平到底在及格线上, 不少网友还是吃这一套的。

  于是掐起架来, 竟也势均力敌。

  一边说就那破片拍的什么玩意都不知道竟然也敢来跟《华夏珍馐》相提并论?

  另一边则说《美食天下》虽然拍得感觉跟华夏美食没什么关系,可只是跑题, 人家镜头拍得还是挺好看的吧?更何况导演根正苗红, 京城台出来的高帅富,《华夏珍馐》这种靠着网播火起来的纪录片, 才出名多久,就N瑟得不知道自己姓什么了,连京城台出来的作品也敢看不起,你们家的片子倒也想上呢,上的去京城台吗?

  两边粉丝掐得不可开交,也不知道哪儿来的大神,就把贾冰洋过去的履历给挖出来了。

  发到网上后,一石激起千层浪,众人这才知道原来贾冰洋之前居然跟林淼在同一个拍摄组,过后才因为不明原因出来自立的门户。

  这里头可供思考的空间就太多了。

  知道他俩有矛盾的人虽然不多,但也不少,有些就悄悄出来匿名讲起这两部纪录片的导演背后不得不说的故事。

  *

  林淼看到那些讨论度越来越高的帖子时心都凉了。

  要是放在过去,被人知道他对贾冰洋做的那些事,他根本就不会在乎,可坏就坏在,现在的贾冰洋已经有了一群为他冲锋陷阵的粉丝,且事情曝光的时机还那么糟糕,恰好是在京城台的领导关注到这个名字的时候。

  他想到叔叔说的那些话,又想到万一被领导看到这些内容的后果,真正遇上了攸关自己未来的危机,原本怎么都按捺不下的自尊心到底还是被恐慌盖过。

  分道扬镳一年多了,贾冰洋第一次接到林淼主动打来的电话。
电话那头的林淼声音都是哑的:“贾冰洋,网上那些翻旧账的人是你找来的吧?”

  贾冰洋正忙活着跟又一个找上门的地方电视台谈合作,莫名其妙的:“你有病吧?”

  林淼压着火气,好久之后才放软声音:“行吧,不承认也没关系,但贾冰洋,你得配合我把那些传闻澄清,你的人再这么闹下去,对我们俩都不好。”

  贾冰洋经历过那么多后,其实已经越发成熟,这段时间获得了比对方更大的成功以后,也并没有主动去上演什么报仇雪恨的戏码。可他不计较,不代表性子是泥捏的,怎么可能同意林淼无厘头的要求?

  林淼实在拉不下脸跟这个过去看不起的人道歉,只能威逼利诱:“你只要答应,出面让你那些粉丝闭嘴,我可以帮你把你的片子安排到京城台上星。”

  贾冰洋并不知道京城台的领导已经注意到他这件事,想到京城台的特殊背景,还真的犹豫了下,没有直接拒绝,而是打电话跟金窈窕报备了这件事情。

  虽然答应林淼的要求很憋屈,可这部纪录片的出资人是金窈窕,他不想为自己的一时意气损害到金窈窕的利益。

  谁知道金窈窕居然一点也没有心动的意思:“贾冰洋,赚钱也要挺直腰杆赚,你要是敢答应,我现在就打电话给蕾秋,让她去揍死你。”

  贾冰洋知道她的意思,感动得说不出话来,过后斩钉截铁地拒绝了林淼的要求。

  ****

  京城台,林淼没想到贾冰洋居然连自己亲自开口的面子都不买,难以置信地看着自己被主动挂断的手机,最后的恐慌终于占据了骄傲的大脑:“他根本不给面子,网上那些话肯定是他让人在外散播的。”

  他叔叔脸色比他还难看:“心眼小的跟针尖一样大,真是泥坑里的烂石头,又臭又硬。”

  但他这下真的是骑虎难下了,事态继续发展下去,试图在领导跟前拿编造的借口蒙混过关的计划必然失败。

  被昔日看不起人逼到这个地步,林淼内心也不知道是个什么滋味:“叔,怎么办?领导那边万一看到这些……”
“怎么能让他看到!”他叔叔到底比他老练,沉着脸,忽然冷笑了声,“反正谁都没有证据,那就斗呗,给脸不要脸,我让他最后连京城台都进不来。”

  ****

  于是没多久,网络上的各大营销号忽然下场,热转起一篇文章来来。

  ****

  金窈窕点开堂姐发给自己的这篇文章,看得眯起眼睛。

  这篇文章标题起得很有意思,叫――《看不下去了,关于贾林这两个导演的恩怨情仇,我作为京城台跟他俩都合作过的摄影师有话说,大家吃瓜也别被乱带节奏》

  文章一看就是专程请人写的,实在很有水平,文字通俗易懂,内容情感丰富,剧情简明扼要,抑扬顿挫地叙述了京城台第一个成立的美食纪录片组内部的撕逼大战。

  总导演为了纪录片的选材不惜每个素材都斥下巨资,团队工作得兢兢业业,奈何片组里的副导演被名利所诱,收下宣传费试图朝原本定好的拍摄组里塞额外素材,被总导演义正言辞地拒绝之后,带着自己的亲信负气出走,耽误团队工作不说,还找关系另起炉灶,去跟导致双方起纠纷的企业合作。

  原本矛盾仅止于此,总导演也没想过去追究副导演耽误工作的责任,却不料那位副导演过后靠着作品一炮而红,竟对过去耿耿于怀,回头反咬一口。

  文章内的副导演毫无疑问是贾冰洋,还是个睚眦必报视财如命版的,林淼则成了大公无私只为拍好京城台第一部国内美食纪录片,甚至不惜为此得罪团队成员的直肠子。

  而文章中那个企业的名字,毫无疑问,就叫铭德。

  当然为了逃脱责任,这不是软文里披露的,是其他扩散软文的营销号说的。

  金窈窕语气平静地念出最后一段话:“贾导是苦出身,能成功不容易,我能理解他看重某些东西,也为他成功高兴。出现这样的纠纷很遗憾,我原本为了明哲保身,并不想站出来,但林导是个单纯的人,始终对贾导敬重尊敬,他这样的人被误解,我实在是看不下去。”

  发文章的是个实名认证的摄影师,就在京城台工作,他一出现,网络原本就激烈的战况顿时陷入沸腾。

  不是没有质疑他的人,毕竟同在京城台工作,他为林淼说话,总有些微妙。可这位摄影师态度强硬得很,一身正气未然不惧,指名道姓地让之前匿名说八卦的人出来跟他对峙。

  除了贾冰洋团队的人,其他知情者哪里愿意杠上林淼,让自己惹上一身骚?

  于是果然纷纷被吓匿。

  过后居然又来了个林淼接受采访的视频,被问及网上的这篇文章,和跟贾冰洋分道扬镳的原因,他同样没有澄清文章内容的意思,只简单地说了四个字:“理念不合。”

  大笔营销随后疯狂下场,还真的扒出了铭德投资贾冰洋的证据。

  *

  堂姐的信息渠道很灵通,金窈窕就物尽其用,将她安排在了临江的铭德总部对外公关和信息部里任职,这会儿估计整个办公室已经一团乱了,她也担忧:“窈窕,这事儿闹得有点大,咱们家估计很难摘出去。”

  何止是摘不出去。

  现在已经有人转发嘲骂贾冰洋的同时带上铭德了。

  ―“靠,原本还觉得《华夏珍馐》这部片子拍得不错,里头铭德餐厅这个主线也表现得抢眼,结果没想到背后居然还有这种内情。”

  ―“资本肮脏,诚不欺我。”

  ―“铭德这家公司挺厉害啊,最近新闻一波接一波,果然有点手段。”

  底下当然也有替铭德说话的观众和食客――

  ―“不至于啊,铭德餐厅的东西真的挺好吃的,我是临江人,自我感觉拍摄组在临江选材的话,他们餐厅上榜也很理所当然的。”

  ―“而且铭德在纪录片里的表现挺出色的,我怎么觉得那个摄影师说话简直像在拍马屁,一点也不真实,当事人都没出来说话呢,我觉得站队还是需要冷静。”

  掐架的人战斗力强极了――

  “现在说的是铭德出不出众吗?说的是不公平竞争的问题!咱们国家第一次拍美食纪录片,让他们搞出这种风波,安的是什么心?更何况林导演亲口承认了他和贾导演理念不合,你们好好品品这四个字吧!”

  ****

  金窈窕放下手机,洗干净手,继续做自己的晚餐。

  肉馅调和,饱饱地塞进油面筋里,锅里下葱蒜煸香,卤汁提味,浑圆可爱的面筋球滑进深色的卤汤中,转瞬坚硬的外皮就被汤汁煮得柔软贴合,紧紧包裹住里头的肉馅。

  她望着锅中浮沉的肉球若有所思,林淼那边,是吃定了他和贾冰洋分道扬镳的原因没有证据,才敢信口胡说啊。

  不过也是,贾冰洋走的时候肯定不可能立下字据,清清楚楚写明白自己离开的原因,再跟林淼签字画押。

  所以只要不要脸,随他怎么说都行。

  有电话打来,金窈窕拿出一看,发现是沈启明,沈启明声音很沉,跟往常一样的平静,开口就说:“最近不要上网。”

  金窈窕沉默了一下,问:“为什么?你怕我看到网上骂我和骂铭德的人?”

  沈启明见她已经知道,才嗯了一声,过后又说:“我让人去删帖和处理了。”

  金窈窕无言,隐约猜到自己倘若不问,沈启明估计做完一切也是默不作声。

  她叹了口气:“沈总,不用麻烦了,舆论这种事情,堵是堵不住的,只会落人口实。”

  她想了想,说:“不过还是谢谢您帮我,您忙您的去吧,网上的事情我有办法解决。”

  沈启明安静片刻:“你让我走开,我是应该走开吗?”

  金窈窕翻着面筋:“……啊?”

  沈启明跟着沉默。

  金窈窕想了想:“……沈总,您在干嘛?”

  沈启明:“做题。”

  金窈窕:“?”

  ******

  金窈窕莫名其妙地挂了电话,总觉得刚才听筒里沈启明最后的声音带着点苦恼的意味。

  有点像她小时候刷题老做错时的样子。

  油面筋出锅,金窈窕舀起一颗,拿手机一边刷网页,一边咬了口。

  面筋的外皮带着特有的韧劲儿,经历过油炸,虽是豆制品,却可以做到久煮不化,湿润以后,更是丝绸般弹滑。

  肉馅肥瘦相间,混进了搅成碎末的菇粒,内里葱蒜香料一应俱全,被炖煮过后缩紧的面筋紧紧团起,吸饱卤汁后,轻轻一咬,咸香浓郁的汤水就迫不及待地涌出来。

  爸妈不在家,她就没做太多费工夫的菜,只随手搞了道简单的,偶尔粗茶淡饭一下。

  吃东西的时候,她的目光始终聚焦在手机屏幕上,林淼想必花了笔大钱,这会儿网上铺天盖地那篇文章的消息。

  居然还牵扯到了铭德。

  活腻歪了吧,这可是她的江山。

  *****

  网上,林淼看着混乱无比的战局,和评论区里撕起贾冰洋越来越有战斗力的粉丝,悬在半空的心终于缓缓落回肚子。

  他打了个电话给叔叔,叔叔只是尽在掌握地笑了一声。

  结束电话后,他刷新了一下评论区,本想再看看自己的粉丝痛斥贾冰洋无耻,谁知实时刷新出来的评论,却忽然变得让他有点看不懂――

  【????】

  【?????】

  【皮下不出来解释一下吗?】

  【那个视频怎么回事??】

  什么视频?

  林淼愣了愣,点进某个账户的首页,入目果然是一个视频,点开,两秒的缓冲,熟悉的声音从扬声器里流淌而出,他猛然瞪大双眼――

  “……你跟我谈素材?裤子上的泥巴印洗干净了么?心里有没有点逼数……”

  屏幕里,赫然拍摄着他朝贾冰洋破口大骂的场面。

  他一脸不屑地翘着腿坐在椅子里,下巴微抬,双脚搁在桌面。

  贾冰洋则青着脸,捏着拳头站在他跟前。

  视频很短,明显是偷偷拍的,却很清晰地能看清楚两人的模样。黑屏以后,林淼的手抖了一下,立马点开评论区,下方果然是无数的问号――

  【????等一下,这是那位摄影师文章里写的尊敬尊重?】

  林淼立马知道不好,将发视频的博主截屏发给下属,通知对方找人删除,随即飞奔去找自己叔叔。

  他叔叔看到视频之后,也觉得有点不妙,好在找的人动作快,不到五分钟再刷新,那个账号已经显示注销。

  林淼慌张的情绪尚未稳定,满头冷汗,他叔叔有点不高兴,但见状还是安抚他:“行了,有什么可怕的,一个视频而已,不算什么□□烦,你叔叔搞的定,只要你别……”

  话还没说完,忽然有电话打来,叔叔停下声音,出门去接。

  林淼去给自己倒了杯水定神。

  是了。

  一个视频而已。

  只是一个视频。

  但还不等他把水喝到嘴里,却见出门去接电话的叔叔铁青着脸色冲了进来,将手里的手机朝他怀里一砸:“你他妈脑子喂狗了吗!”

  林淼捂着被砸的胸口,愣了愣,看着叔叔这罕见愤怒的姿态,忽然意识到了什么,缓缓俯身捡起手机。

  屏幕上又是一个视频,却不是刚才那个,而是全新的。

  画面里的他坐在会议室里,眉飞色舞:“……中餐那些油腻腻的东西,拍出来给谁看……”

  视频播完,手机又响了一声,他退出来,发现原来是又发来了一条新的――

  “……咱们的片子可不是拍给那些泥腿子看的,搞清楚重点,别拿那些不健康的菜色上海外丢人……”

  林淼恍惚了一下,看着镜头中意气风发的自己。

  那些话他说了太多太多,从没觉得有什么不对,可这会儿作为听到的那个,却忽然觉得刺耳无比。

  他抬头,站在前方的叔叔已经气到脸色铁青,手指颤抖地指着他,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

  网络上,突然出现的视频引发了前所未有的动荡。

  画面里的贾冰洋和林淼都被拍得清晰无比,绝不可能被认错,收音也十分清晰,绝不可能被听错。

  局势骤然反转得彻底,《天下美食》毫无还手之力,竟连基本的体面都保全不了,只能露出真面目疯狂删帖,但删除得了帖子,却删除不了激愤的群情。

  无数网友保存下那让人愤怒的视频,删了又发,传播得无处不在。

  先前林淼营销的形象有多光辉,现在就蹦碎得有多彻底,网友们难以置信,京城台的第一部华夏美食题材的纪录片,居然会交给这样的导演来拍。

  不少原来还觉得《天下美食》只是跑题的观众此刻啪啪打脸,气得脑门子都发昏,原来人家并不是跑题,而是根本就不想拍华夏的菜色!

  无数人奔向《天下美食》的官方账号斥骂,评论区里全是要说法的留言――

  【hello?二鬼子导演出来说个话?】

  【牛逼,端着碗吃饭,碗还没放下就开始骂娘了】

  【原来这片子不是拍给泥腿子们看的啊?真是不好意思,没眼色地贡献了收视率的泥腿子来道歉了】

  【油腻腻?哈,爷笑了,这位导演弟弟回去问问你爹妈从小吃什么饭长大ok?】

  这还不算完,网友们想到此前这部纪录片阵仗非凡的宣传,和营销通稿里林淼给自己安的人设,很快就察觉到了更深的问题,将矛头直接指向了京城电视台。

  林淼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已经晚了,过去的他自矜身份,没少透露过自己有靠山有背景,此时网友甚至都无需费力,就轻而易举能揪出他背后的亲叔叔来。

  挨骂的人从他一个,顿时扩散到了身边的一大群。

  那之前为他发通稿指责贾冰洋的摄影师更是直接被骂到删博道歉,可这仍然毫无用处,投诉电话如流水一般顺着信号流淌到了京城电视台里。

  社交网站、门户网站、朋友圈……甚至连外网都有人听到了动静,在他节目的海外频道留言。
留学生骂他、在外的国人骂他、abc骂他,甚至连土生土长的外国人都不赞同他。

  他的名字终于蜚声国际。

  这下,该惊动和不该惊动的,统统被惊动得一干二净。

  林淼把自己关在办公室里,抱着手机,看着一个外国人给他海外频道的留评――

  【事实上,比起你的作品,我更加喜欢《华夏珍馐》那部纪录片,华夏的美食很有意思,我和我的朋友们都不觉得油腻,我觉得你该对自己的国家有些自信,像你的对手一样】

  林淼迟缓地转了下眼珠,电话打来,他慢吞吞接通。

  那头的叔叔仿佛老了十岁:“出来,跟我去开会。”

  至于开的是什么会,已经不必多做解释了。

  

10449 3615668 MjAxOS8wOS8xNi8jIyMxMDQ0OQ== http://m.clewx.com/book/201909/16/10449_361566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