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三十九章

书名:窈窕珍馐 上传会员:天女下凡 作者:缘何故 更新时间:2019-10-12 22:48:01

  会议场的停车场是露天的,高跟鞋羊皮质地的鞋底踩在坚硬的路面, 失去了柔软的地毯后, 一点点哪怕肉眼看去微不足道的小砂砾都存在得清晰无比。

  金窈窕因为要忙工作, 平常又不需要搭配正装,已经很久没穿高跟鞋了, 此时没走几步,就想当场把鞋脱下来丢设计师家门口。

  路上又遇到程琛, 程琛明明都已经钻进了车里, 看见她后还特意出来, 看到她手上的车钥匙, 贱不兮兮地问:“金小姐, 您和金总怎么还自己开车?铭德的司机不够用么?”

  金窈窕立刻连脚都不疼了, 朝他笑道:“当然是让他们回去跟家人过年了啊, 程总, 您也有点人情味儿吧, 学学我们铭德。大年二十九还叫人在会场等你几个小时, 资本家干成这样,亏不亏心啊?”

  程琛本身出来是想斗嘴的, 听她这么说却愣了一下。

  啧……这话听起来还挺温柔。

  金窈窕等了几秒, 见他不回嘴:“?”

  程琛哑巴了?

  车里程家的司机也听到外头的话,忍不住转头看了外面一眼, 四十来岁的中年男人, 想起等在家里的老婆孩子,眼神颤了颤。

  俩人在这说话, 会场大门附近有散会出来的老总远远看见,笑着打趣――

  “老金家的闺女跟程家小子看着挺熟?”

  “刚才在会场的时候就看见他俩聊天,现在外头那么冷还能聊起来。”

  “哈哈哈,两家都是同行,是怪有缘分的。”

  朝这边走时路过他们听到了一耳朵的沈启明:“?”

  车刚启动,余光瞥到外头一张面孔,程琛赶忙叫司机停车,想下来结识一番,结果却见外头那位沈总深深地看了自己一眼。

  程琛被看得猛地有点发毛,再一找,沈总已经不见了。

  程琛皱起眉头,不确定地想,沈总应该不认得自己吧?

  一旁在外头跟司机一起等了他几个小时的金嘉瑞还在扭头朝后看金窈窕刚才所在的位置,新仇旧恨,很不服气:“大过年的,好男不跟女斗。程哥,别把她的话当回事,她一个女的懂什么,满嘴都是歪理。”

  一回头,就对上驾驶座司机不爽的眼神。

  再看后视镜,程琛摘下眼镜慢条斯理地擦着,理都没理他,只问司机:“老王,老婆孩子在家等着呢?”

  司机老王开着车,闻言笑了笑:“是,刚才我家那个还打电话问我什么时候回去,程总,咱一会儿是不是还要去个应酬?”

  程琛把眼镜揣回上衣的兜里,说:“你就别去了,一会儿到公司把车给我,早点回去陪他们吧。”

  司机怔了怔,喜笑颜开:“唉!谢谢程总。”

  说完又瞪了副驾驶的金嘉瑞一眼。

  金嘉瑞:“?????”

  我怎么了我?我得罪谁了?

  *****

  金窈窕怼完人神清气爽,忍着脚疼解开车锁,车把手忽然被另一个人拉开。

  沈启明扫了眼她被高跟鞋磨红的脚背:“我让司机回去了。”

  金父挂了电话,有点没弄明白状况,目光转向女儿,小沈这是怎么了?

  金窈窕对上沈启明垂来的视线,两秒后转开眼,把钥匙丢给他:“随便你吧。”

  说完给父亲打开车门,自己绕过车身,也没在副驾驶落座,直接坐在了后排。

  沈启明上车后看了眼空荡荡的副驾驶,也没发表什么意见,调整座位的时候脚碰到了什么,低头一看,是金窈窕下车前换下的平底鞋。

  金父注意到他目光的终点,立刻想起上次对方在分公司因为衣服上那几团水渍洁癖发作的事情,刚要解释自家闺女很爱干净,沈启明已经俯身,修长的手指勾起那双鞋递向后座。

  金窈窕接过来把高跟鞋换下,沈启明盯着她脚背和脚侧脱下高跟鞋后越发明显的红痕皱眉。

  金父看他皱眉,体贴从扶手箱抽出两张纸巾递给他,沈启明接过后莫名其妙地看了他一眼。

  金父:“?”

  沈启明:“?”

  *

  金母说自己人在超市,超市距离金家不远,规模很大,也卖一些普通超市很难找到的食材,平常没事的时候,金窈窕自己都会去转转。

  附近的居民基本是不太逛超市的,因此这里往常都比较清净,但特殊时刻,不论贫穷富有,天南海北的人们终究还是会为个年字聚集起来。

  喜气洋洋的喧闹声里,金窈窕从窗外看到来接自己的母亲,瞥到母亲身边的另一个人,有点意外:“许阿姨?”

  许晚作为铭德分公司的员工,现在正在年假时间,这位优雅貌美的前台离开了工作环境,穿着她价值不菲的皮草大衣,耳垂坠下的钻石耳坠熠熠生辉,她站在超市外济济的人潮里,明显有点不习惯这处热闹的场合。

  金母说:“你许阿姨不是住得近么,我就拉她一起来了。”

  许晚现在在临江,住的是离金家很近的沈家老宅。

  看到开车的沈启明她也惊了下:“小沈?”

  她看了下同样惊讶的许晚,一击掌:“这不巧了么!你们母子俩刚好一起准备过年的东西,也省得缺漏了。”

  沈启明看着许晚,许晚也看着沈启明。

  他们母子几乎没一起过过年,今年虽已不跨洋隔陆,依旧默契地井水不犯河水。

  一个住在老宅,一个住在明珠山,谁也没提过要一起过年。

  当下,在这个场合,母子二人对视了几秒,目光一个冷凝,一个复杂。

  但都没有直接开口拒绝。

  ****

  沈启明和许晚都没什么逛超市的经验,许晚还好,偶尔会逛逛街,沈启明平时却连逛街的兴趣都没有,他讨厌人多。

  然而比起儿子,许晚也强不到哪去,她购物多挑清爽安静的场合,何曾挤过临近年关的超市这种地方?靠近超市大门看到里面接踵摩肩的人潮以后,她忍不住有点犯怵了。

  金家对此却不甚介意。

  铭德做餐饮,金窈窕和金父平常为了研究菜色,别说超市,菜市场都不少去。金母则是个爱热闹的人,家里没事的时候,经常会跟岑阿姨她们一起出门买菜。

  金父做完手术以后削减了工作量,生活清闲下来,一家之主的架子也越端越少,这次阖家搬到深城,新家的很多东西就是他跟金母一起选购的。

  逛街的次数多了,老夫老妻已经相处出了相当的默契,妻子一个眼神,他就知道该拿些什么。

  沈启明皱眉避让着身边的人群,许晚揽着自己昂贵的外套,有些无措地看着前方琳琅满目的商品。

  ……该买些什么呢?

  沈家的年,因为很少团聚,过得都潦草,这些年跟丈夫一起跑世界各地,有时甚至连新春会落脚哪个城市都难以预估,久而久之,节假在她印象中的气息已经稀薄得像是不存在那样了。

  那边,金窈窕已经拿了几个福字过来跟母亲商量:“哪个比较好看?”

  金母也有点拿不定主意,目光转向许晚,许晚看了眼那几张字,一会儿后才反应过来是国内的传统。

  沈家……沈家不贴这些。

  但那金亮鲜红的福字儿可真抢眼。

  她看着看着,也不知怎么的,原本因为人多和喧闹生出的不适应感渐渐地消散开。

  她指着一个说:“这个吧?”

  金色的珠光浮雕福字,印得圆头圆脑,底部坠着个生肖。

  说不出的温馨可爱。

  她给金家母女选完,忍不住自己也拿了一张,放在车里。

  沈启明则看着金窈窕。

  她踏着平底鞋,拉着母亲,踱步到陈列柜处,审视着陈列在上头的菜蔬。

  “爸爸!”她看着看着叫了一声。

  金父没答应,正背着手看一个超市工作人员现场写对联。

  金窈窕回头看了父亲一眼,目光有些无奈,上前硬是把父亲从对联桌拽到了冰柜。金父这才反应过来,也不生气,转头就跟女儿头挨着头挑剔起了柜里的松茸哪一盒更新鲜。

  超市里放着歌,是首庆祝春节的老歌,旋律清脆而欢快。

  父女俩也不知道讨论到了什么,忽然笑起来,选好了剪纸的金母过去,丢进车一袋零食大礼包。
金父问:“买这个干什么?家里的菜不好吃吗?就喜欢这些垃圾食品。”

  金母瞪丈夫:“大家都买,过年谁家不准备这个?”

  金窈窕站在母亲这一边:“就是。”

  金父:“……”

  沈启明看着金窈窕无情镇压父亲的模样,忍不住勾了勾嘴角,余光瞥到一旁货架上的零食大礼包,伸手取来一袋丢在车里。

  同一时间,另一袋大礼包落下,沈启明抬头看向礼包的主人。

  许晚注视车里两个同样的商品,保养良好的面孔上滑过短暂的意外,随即意识到什么,看了眼儿子,又转向自己同样瞩目了很久的那一家。

  金家已经结束了大礼包的话题,开始选起了别的东西,照旧有商有量,连不同品牌的水牛奶都能各自发表几句意见。

  头顶的扬声器里歌声不停,四下熙熙嚷嚷,却没人在听。

  真奇怪,她竟然不觉得这里吵闹了。

  许晚回头,看向车里的两袋零食大礼包,礼包交叠的底部空隙,露出福字贴画金色的辉芒。

  她怔了怔,忽然开口:“启明,明天来家里和妈一起吃年夜饭吧?就在家里做,不去外面。”

  儿子扫了她一眼,转身走向了冰柜,留下一个矜贵高大的背影。

  许晚自失一笑。

  那么多年了,才提出这种邀请,想也知道会是这个结果的。

  儿子回来,朝车里放了一盒刚才被金窈窕选中的品牌水牛奶,声音一如往常的冷静――

  “嗯。”

  许晚倏地抬起头来。

  ****

  超市门口,一个住在附近的晶茂高管忽然脚下一记踉跄。

  旁边的老婆吓得上前搀扶他:“你怎么了?”

  晶茂高管看着拎着一堆购物袋从超市里出来那个鹤立鸡群的高个子:“沈沈沈沈沈……”

  老婆回头一看,瞬间认出了丈夫上司那张英俊的面孔:“哇,沈总!沈总居然也来逛超市?!”

  晶茂高管神色茫然:“是啊……沈总居然也来逛超市……”

  老婆定睛一看,看穿了丈夫上司手中拎着的购物袋,里头赫然印出了零食大礼包鲜艳的色彩,左手的袋子里也有,右手的袋子里也有。

  老婆喃喃道:“看不出来,沈总表面冷冷淡淡,暗地里居然这么爱吃零食大礼包……”

  高管气若游丝:“……是啊,真是没看出来……”

  蒋总最近老说的那句话。

  人设……人设什么了来着。

  ****

  大年三十。

  金家小区门口,几个陌生人正在徘徊,因为停留了太久,小区保安都忍不住朝他们投去怀疑的审视。

  只是这几个男的衣冠楚楚,很有派头,开来暂停在门口的车也价值不菲,实在不太符合心怀不轨的身份。

  “二师兄。”当中一个年轻些的,问里头最年长的那个,“这么多年了,大家一直没再联络,大师兄会愿意见我们吗?”

  二师兄望着前方的小区长长叹了口气:“没办法,为了光大师父的名声,这些年,谁敢提让珍珑不稳定的话题。”

  年轻些的那个面露悲伤:“师兄他……回到临江以后,也再不跟我们来往,他心里,很恨尚家吧。”

  二师兄摇摇头:“你看尚荣就知道了,他现在做的那些事情……简直把大师兄当做了眼中钉肉中刺。我要是大师兄,也不可能不恨尚家。”

  年轻些的闻言咬牙:“我……当初我就讨厌尚荣,师兄也是,为什么那么好说话,师母让他走他就走!要不是为了师父,我……”

  他期期艾艾地问:“可是,二师兄,师兄万一真的不愿意见我们怎么办?”

  年长的二师兄看着安保亭终于按捺不住走向自己一行人的保安,低声道:“以前没有交集也就算了,尚荣让人卡师兄他们的手续,小打小闹,我也可以假装不知道,背地里再请人跟他打擂台。可他现在越来越过分,居然让夏仁带人去师兄的分公司闹事。做到这个份上,我们必须跟师兄解释清楚。尚荣现在代表的是尚家,总不能让师兄真的觉得,我们所有人都跟尚荣一样忘恩负义。”

  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夏仁带人去铭德搞事的消息已经在尚家传开了,今天来的这些人,都是得知消息后跑去跟尚荣大闹了一场的金父的师弟。

  夏仁用的这招,下作虽下作,但有用也是真有用,对任何一家刚刚进入深市的小公司而言都不啻于天大的麻烦。

  异地处之,有人这么让自己伤筋动骨,那结下的绝对是解不开的大仇。

  年长的二师兄也正是因此,徘徊于小区门口迟迟不敢叫人通报,毕竟在外人看来,他们这些尚老爷子的徒弟跟尚荣,同样都是尚家密不可分的一份子。谁知道大师兄会不会恨屋及乌,让他们也一起滚蛋呢?

  因此保安过来问他要找谁的时候,他还是迟疑了几秒,不知该不该开口。

  谁知此时身后竟然传来一道浑厚声音,带着不大确定的疑惑――

  “小二小四小五小六?”

  门口几人腾地回头。

  金父手里拎着一个装了鱼的塑料袋站在不远处,看见他们回头,怔了怔,随即脸上露出笑容。

  “真是你们啊?”

  ****

  金家。

  有小孩叽叽喳喳的说话声不时响起。

  这当然不是金家亲戚的孩子,而是蕾秋的孩子,蕾秋前段时间跟贾冰洋的拍摄组去了南方一趟,赶在春节回到临江,一合计纪录片的主线,就提出想来拍一拍金家的年夜饭。

  金父金母都不介意,给铭德做宣传是好事啊,金窈窕也不介意,只要能跟家人待在家里过年,多几张嘴也不算什么,反倒更热闹呢。

  加上岑阿姨他们都放假回家,做年夜饭可是个大工程,蕾秋他们过来,也能跟着搭把手。

  蕾秋的孩子是她主动让一起带来的。

  蕾秋离过婚,这是判给她的孩子,岁数还小,才五六岁大。可能是因为家庭变故的原因,这孩子乖得不得了,猫嫌狗恨的年纪,竟一点也不闹腾,乖乖坐在椅子上给年夜饭剥毛豆。

  蕾秋帮着金窈窕把榨汁机和破壁机搬出来,路过儿子时低头看了眼,项目组的总导演贾冰洋盘腿坐着,正跟儿子一起剥毛豆。

  一双大手,一双小手,小手剥不开的就交给大手,还挺默契的。

  她翻了个白眼。

  金窈窕把炒香了的黑芝麻放进破壁机里打,芝麻的香气一路飘荡,她问蕾秋:“刚开始我还当你就进组几天呢,后来怎么就常驻了?”

  蕾秋说:“临江这边反正也没什么特别要紧的工作,升职以后那些都可以安排给下属搞,我对纪录片挺感兴趣的,就跟着学一学。”

  金窈窕笑道:“贾导挺有实力的,你跟他多学一些也好。”

  “别提了。”蕾秋叹了口大气,“我承认他水平可以,但脾气也太倔了,我跟他三天一大吵两天一小吵,要不是看在他年纪比我小,我非揍他不可。”

  芝麻粉打好,一开盖子,满室飘香,蕾秋问:“你这是做的什么?”

  “八宝年糕,我们家过年兴吃这个。”芝麻带油,打成末后结成大小不一的团状,炒香的黑芝麻白芝麻调味后跟其他馅料放在一起,年糕早早就热腾腾地准备好,拿出来分成剂子,包进馅料。

  枣泥的、芝麻糊的、红豆沙的、绿豆沙的、花生糊的、红糖馅的、肉馅儿的、素菜馅儿的。

  一连八种馅料,包了好几十个,裹得年糕圆胖可爱,撒上粉后,放进烤箱里低温烘烤。

  香味飘出去,叫剥毛豆的一大一小心不在焉起来,工程速度锐减。

  金父恰在此时带着客人进门。

  “窈窕。”金父随便介绍了一下屋里的拍摄组成员,随即叫来金窈窕,对她介绍客人们,“这是爸爸在尚家的师弟们,你按照排名,叫叔叔就好。”

  这些叔叔们放下带来的年礼,朝她露出笑,很和善,尤其在听金父提到“尚家”这两个字的时候,甚至带上了一些心虚的味道。

  金窈窕对他们点点头,金父嗅了嗅屋里的味道,笑道:“我跟他们去书房聊,一会儿再下来帮你。”

  说着果然一起上了楼。

  金窈窕若有所思地回到厨房,把父亲去店里取的鱼泡进水里,倒进酒去腥。

  尚家的人来了?

  父亲带回来的是一条石斑,清蒸最鲜美,家里还有一条黄鱼,那条则可用来红烧。除此之外,还有相当数量的溪鱼,是早晨屠师父专程送来的,说是前些天陪放年假回来的儿子去儿媳乡下老家买到,特地养着,分给他们一部分。溪鱼长不大,又没名气,市场上基本买不到,可无污染,肉质细腻,美味程度丝毫不亚于许多昂贵珍惜的鱼种。

  屠师父来送年礼唉!

  是脾气又臭又硬的屠师父唉!

  收到礼物的时候金父都受宠若惊了,屠师父也很害羞,一张老黑脸皱得跟自己带来的鱼似的。

  金窈窕前些天听小徒弟汪盛说他给儿子媳妇在工作的城市买了新房,就恭喜他,让他乔迁的时候别忘了给自己分喜糖。

  屠师父羞羞答答地来,羞羞答答地走,带来的鱼却真的很好,金窈窕这会儿拿它们熬汤,不费力气就熬得浓稠雪白,比鲫鱼汤还香滑。

  锅里吊着另一口汤,相比起来要澄澈许多,滚了整整一个上午,金窈窕隔着盖子嗅嗅味道,就知道火候已到。

  ****

  楼上,金父正跟自己几十年不见的师弟们说话。

  虽说已经那么就没见,大家却都不陌生,大家都有公开露脸的活动,人虽不联系,但还是会悄悄关注各自的消息。

  金父看着师弟们,就很是欣慰:“我看过你们上一届国内天厨大赛的表现,很好,没有堕了咱们师父的威名。”

  师弟几个听到这话,却显得有些难过:“师兄,我们是顶着尚家的名头出赛的。”

  金父摇摇头:“这本来也应该。”

  又给他们泡茶,问:“大过年的,怎么来临江了?不回去跟家人过年?”

  “我们一会儿就走,就是想,想来跟你解释解释。”领头的二师弟见他面对自己一行人这样平和,出乎预料的同时也更加羞愧了。

  金父:“解释什么?”

  二师弟想到尚荣让夏仁带人去铭德公司找麻烦的举动,实在是说不出口,只能欲言又止:“尚荣和夏家做的那些事情,我们是不同意的。”

  金父听得一愣,什么事情?

  他转念想到自己之前办理手续被卡的变故,了然道:“我就知道,果然是他做的。”

  随即摆摆手道:“一点小事,我怎么会迁怒你们,我都没往心里去。”
反正也就是拖延了几天而已,公司运营起来以后就一帆风顺了。

  没往心里去?

  都被人找上公司了,少不了一通纠纷,怎么可能不往心里去?师兄这是在安慰自己啊。

  师兄倘若雷霆大怒,发泄出来倒还好,这样憋着委屈,反而还耐心安抚他们的做法,却叫他们越发不好受。

  ***

  金父送客人下楼时,八宝年糕已经烤好,金窈窕摔着柔软的肉馅,塞填进片开的茄子里,裹上淀粉,入油锅翻炸。

  听到动静,她回头,错愕地发现父亲那群登门的师弟们都是一脸的要哭不哭。

  怎么了?吵架了?楼下没听到动静啊?

  金父自己也很迷惑,师弟们全程不停地跟他道歉,他越安慰,他们看起来就越愧疚,搞到最后他都不敢安慰了,生怕这几个老大不小的家伙真哭出来。

  他实在是有点不放心,见师弟们要走,转身进厨房寻摸了一遍,给他们找了几个金窈窕刚烤好的年糕塞到手里:“行了,别哭丧着脸了,尚家真没给我惹什么□□烦,都是小打小闹,我不会往心里去的。”

  最小的那个师弟抽了下鼻子:“大师兄,你不用安慰我们了,我们都懂。”

  金父:“???”

  卡一下手续,怎么就至于严重成这样?金父都不知该说什么好,只能拍拍他们:“行吧行吧。”

  出了金家大门,一群师兄弟们呼了口冷风,胸口堵得呼吸都疼。

  最年长的老二使劲儿闭了闭眼。

  他原本是想来给师兄撒气的,却不料最后竟被师兄安慰了一场。

  师兄全程不停地跟他说,铭德没事儿,没什么□□烦,他一切都好,铭德分公司也一切都好。

  然而他心里再清楚不过,夏家在深城打过招呼以后,铭德分公司怎么可能一切顺利,不说关关难过,肯定也差不多了。

  师兄……怎么就这么傻,遇上难处都不肯告诉自己呢?

  是了,还不是因为自己这些师弟们这些年表现得跟尚家密不可分,他才不想叫自己难做。

  他腾地想起了很久很久以前,师兄也是这样的,做错了事情,师父要打,师兄就站出来,说师弟们还小,让师父只罚他一个。

  这么多年了,当初的画面历历在目,师兄年过半百,却还是那个师兄。

  他看了眼师兄出门前塞给自己的东西,热腾腾的,在寒冷的冬日里冒着蒸腾的白气,他忍不住低头轻轻咬了一口。

  原来是年糕做的饼。

  年糕打得比较稀,几乎成了糍粑那样的质地,很黏,很糯,咬一口,就可以拉出丝来。

  这本身没什么稀奇的。

  稀奇的是里头经过烘烤的内馅儿。

  红糖被烤到融化,变成了稠厚的红糖汁,顺着被他咬开的缺口流淌出来,他赶忙将饼撑开,才留住滚烫的它们。

  糖并不怎么甜,却很香,红彤彤地一汪盛在饼内,嘴里的那一口,跟软糯的年糕咀嚼混合,在冬天的这口冷风里,美味得不可思议。

  这把岁数,他已经不爱吃糖了,却不知怎的,抗拒不了飘到鼻尖的糖香。

  小的时候,物资匮乏,有时候师兄神秘兮兮地找到自己,会忽然朝他嘴里塞一口甜的。他知道那是师父给开的小灶,师兄却总拿来分给比他小的人吃。

  师兄离开尚家的时候,他还没什么本事,只能捏着拳头偷偷哭,可现在不一样了,他羽翼丰满,身披奖项,已经是尚家最有影响力大厨之一。

  他忽地抬起头来,朝身后的师弟们说:“不能让尚荣这么折腾师兄了,铭德在深城的店年后开业,我们得出来表明立场。”

  身后的六师弟手里是个素菜馅儿的年糕饼,清爽的荠菜混着笋丁,香气一点也不比红糖逊色。

  嚼着软糯的饼,六师弟倏地冷哼一声:“夏仁那小子,说谎都不眨眼睛,说师兄找人打他。结果呢?我们来这里那么久,师兄一句抱怨都没有,还粉饰太平,说自己没遇到困难。”

  五师弟把喷香的花生酱馅年糕饼一口塞进嘴里,愤愤道:“走,回深城,找尚荣算账去。”

  *****

  金父进厨房帮忙,金窈窕问他:“他们什么情况?”

  金父也有点不解:“不知道,他们说铭德受了委屈,在深城发展得不容易,让我忍一忍,他们会想办法。”

  “铭德受什么委屈了?”金窈窕把锅里吊的黄鳝螺丝高汤舀出来煮蔬菜,“我临回临江之前还得到深城分公司那边的通知通知,说明年可能能争取到园区的税收补贴。”

  父女俩对视,都看到对方眼中的困惑。

  算了,反正不是恶客。

  客厅钟声敲响,昭示着新年到来的脚步。

  蕾秋等人推辞了几声,硬是被邀请落座。

  菜香萦绕在金家宽敞的餐厅,金窈窕从厨房端出今晚最后的两条鱼,摆在桌子的最中央。

  清蒸石斑热气腾腾,红烧黄鱼浓油赤酱,电视里放着晚会的声响,虽然没人会看,但有了这个伴奏,气氛莫名就热闹许多。

  临江的新年习俗是吃面条,汤底用溪鱼熬出来,雪白地浇在细面里,加上一块被金家老卤汁卤成黑红色的卤肉,面不多,只吃个热闹,却鲜美得让人放不下筷子。

  蕾秋的儿子只五六岁大,喝了口面汤后瞪大眼,根本不用人喂,自己坐在椅子里拿小勺子吃得认真仔细。

  他剥了好多毛豆,都被金窈窕拿来焖饭用,超市里精挑细选的松茸,片成小片,混上肉汁和毛豆一起跟饭熬煮,焖饭成熟后,被肉汁浸得油光水滑,吃一口,肉味里却又带着层层叠叠的山珍清香,半点不腻。

  冬季的鲜蔬,部分清炒,部分用鳝鱼螺丝吊出的高汤涮熟,清炒的爽脆,涮汤的吸饱汤鲜,柔软多汁,各有风味。

  金父今天还下厨做了自己极为擅长的秃黄油,盖在面和焖饭上一起入口,滋味更加出众。
拍摄组人员包括贾冰洋在内,最近为了拍节目都吃过不少好东西,可此时吃到这桌年夜饭的滋味,仍旧难以自持。

  金家人胃口不大,因此平常每餐饭做的菜都不多,但除夕为了讨彩头,总得多做一些,原本还担心要浪费,没多久这顾虑就打消了。

  光蕾秋那六岁的儿子,就整整吃下去一碗面条加半碗焖饭。

  金窈窕看他乖,给他夹了一块肥瘦相间的红烧牛腩,蕾秋叮嘱儿子慢点吃:“好吃也别吃太多,小心伤到胃。”

  小朋友一手拿勺,一手抱碗,歪着头朝她笑:“妈妈,我喜欢这里,比喜欢我们家还喜欢。”

  蕾秋嗔笑一声:“因为房子大吗?”

  小朋友想了想,说:“不是,这里热乎乎的。”

  家里也有暖气啊。

  蕾秋愣了愣,终于理解到儿子话里的意思。

  金父已经吃饱了,却没下饭桌,还在有一口没一口朝嘴里夹蔬菜吃。他不爱吃蔬菜,但金窈窕今天用高汤涮的苋菜和菠菜却出乎意料的合他口味。这两种蔬菜本来就比较容易软烂,被高汤涮熟后,咀嚼起来满口鲜甜,叫他这个肉食动物都满意得不得了。

  他吃着高兴了,忍不住征求女儿的意见:“咱们开一点点酒呗。”

  金窈窕:“不行,你不能喝酒。”

  金父比着手指头,威严地说:“就一点点,这么多人呢,给我个面子,大过年的。”

  被祭出杀招,金窈窕沉默片刻,也只得同意。

  那边的摄制组成员在抢锅里的最后一口焖饭,餐桌就是这么神奇的地方,一口好吃的饭菜可以迅速缩短人跟人之间的距离。只一场年夜饭的功夫,拍摄组众人就已经不见了刚开始对金家的生疏,金父打不开酒瓶,贾冰洋还自告奋勇地上前帮忙。

  砰地一声,酒塞脱瓶。

  金窈窕:“就一点点啊!你们随便喝,但不能给我爸多倒。”

  贾冰洋对上金父胁迫的目光,露出爱莫能助的表情:“是!老板!”

  酒杯相碰,接二连三的脆响,金父终于解馋,表情心满意足,算了,大过年,多亏这群客人,能喝到酒就是上天的恩赐。

  摄制组的众人陆续给家人发视频打电话,因为工作不能团聚在一起的家人们隔着信号相见,这一刻也喜悦多过遗憾,金家餐厅里顿时更加热闹了。

  “爸妈!”贾冰洋指着桌上还在不停减少的剩菜给视频那头的两个老人介绍,“这是我老板家的年夜饭,真的特别好吃,等我有一天发达了,就回老家,带你们出来,到他们家餐厅吃饭!”

  他一边说着,一边不忘把红烧鱼的鱼汤朝自己的饭上浇。

  焖饭已经吃完了,这是另一锅白米饭。

  可白米饭味道也极好,软软糯糯,浇上醇厚的鱼汤,都不用配合其他菜,就鲜得让人放不下碗。

  电话那头的老人们只是笑:“好,知道你吃得好,我们俩在家里就放心了,要好好跟老板相处知道么?”

  贾冰洋鼻子一酸,脸上笑得更灿烂:“老板人可好啦!”

  金窈窕给自己倒了杯消食的杨梅汁,亲手榨的,鲜杨梅酸甜的滋味攀爬在味蕾间,从他身后路过时,朝视频里的两个老人打了声招呼,是看面相就很老实淳朴的一对夫妇。

  有这群人朝家里报平安的声音,金家原本只三口人的屋子被充盈得满满当当,金父拉着个摄影师在看刚才拍到的镜头,金母这个喜欢热闹的人,更是高兴得见牙不见眼。

  金窈窕听着他们的笑声,踱到窗边,听着客厅里电视晚会的声响。

  金母拿着福字和对联出来要贴,蕾秋的儿子滑下座位,乐颠颠地要帮忙,结束视频的贾冰洋哈哈笑着把他抱起,让他骑在了自己的肩膀上:“走咯~”

  腼腆安静的孩子顿时发出一连串清脆的笑声。

  蕾秋看到这一幕,眼神恍惚了下。

  金窈窕朝她举了举杯:“新年快乐,灭绝师太。”

  蕾秋也回应地举了举杯子:“你也是,新年快乐,金总监,要高升哦。”

  ****

  沈家老宅,沈启明看着厨房中岛乱七八糟铺开的面粉,和面粉中央那团湿了加面干了加水最终揉得硕大无比却依然疑似不能使用的面团。

  沈启明:“……这是年夜饭?”

  许晚围着围裙,支着手,前所未有的狼狈:“……我想做个面条来着……”

  半小时后,母子俩人围坐在餐桌,低头吃着各自的速冻水饺。

  电视里的主持人已经开始倒数,声音传出来,竟也有几分热闹。

  许晚吃着吃着,突然想笑。

  不管怎么样,这也算是家人团聚了。

  过年是这个滋味儿吗?怪不得人人期盼,真的很好。

10449 3611750 MjAxOS8wOS8xNi8jIyMxMDQ0OQ== http://m.clewx.com/book/201909/16/10449_361175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