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三十章

书名:窈窕珍馐 上传会员:天女下凡 作者:缘何故 更新时间:2019-10-03 23:16:28

  去门外施送的下属们七七八八地整理着东西进来,颇有兴致地跟里头的人说――

  “外头来了个大帅哥, 个头可真高, 我感觉怕是有一米九。”
“是哦, 很贵气的样子,站在那都发光, 比最近那部什么剧里爆红的男主角还帅。我都没敢靠近,看脸就不是跟咱们一个世界的人。”
“这样的人也来排队吃我们铭德的汤圆, 嘿嘿, 我们铭德不得了哦。”
“可惜就剩下几个破汤圆了, 我当时真不忍心拒绝他, 都想进来再给他做几个。不过那帅哥看起来冷冰冰的本人倒很随和, 破汤圆也不嫌弃。”

  金窈窕镇压了几个耍赖的老人, 听到这样的盛赞, 眉头微挑, 探头朝大门外看了一眼。

  养老院的铁门外, 寒风呼啸, 商业街上吃过赠食的路人们乐呵呵地离开,也有人举起手机相机朝院子里拍照。

  并不曾见到下属口中发光的人。

  她眉头微皱。

  金母正擦着手跟视频里的金父聊天, 闻言倒是有点不好意思, 朝那几人说:“太失礼了,好歹是冬至, 怎么能给人吃破汤圆呢, 白煮汤圆没馅儿哪还能吃?再包几个又不费事儿。”

  下属赶忙补救道:“那人一整碗连汤都给喝光了。”

  金窈窕收回目光,平静地转开了头。

  ****

  铭德冬至日的饺子和汤圆取得了相当积极的成果, 隔天临江的各大媒体就褒赞了本地企业这种回馈社会的行为,且鼓励社会各界的企业都向此学习。

  铭德新餐厅隐宴在临江的几处新分店的审查流程立刻肉眼可见地变快了。

  其实按理这待遇优厚得有点过了头,毕竟哪家媒体每天不宣扬点好人好事?观众们最多看的时候夸几句,其实转头就忘干净,金父早年还上山下乡呢,关注度也就那样。

  然而那天在商业街上免费分到了餐食的路人们却弄出来不少动静。到临江旅游的游客多来自五湖四海,口味各不相同,节庆日在千百里外的他乡却吃到了令人惊喜的味道,当日就在网络上给出了不少反馈。

  发饺子和发汤圆的两拨人也不知道是为了玩梗还是来真的,就冬至日究竟该吃什么竟然争执了起来。这种带着地域性质的冲突实在是网民们喜闻乐见的,短短几天话题竟然出了圈,连不少临江以外的城市都参与了进来。

  一群人说你们吃汤圆的都是邪教,冬至明明该吃饺子,饺子才是正统。

  另一群掐着腰骂你们饺子算个屁的正统,我们家乡千百年来都是吃汤圆的,麻烦不要坐井观天身边既世界好吗。

  骂战火热,临江网民们的态度却独树一帜,不少人美滋滋地表示,饺子和汤圆要都能做成铭德公司的那个味道,那冬至日吃什么都不打紧。

  冬至当天,除了养老院外,铭德旗下的各大餐厅都推出了限定的节庆菜单。因为有一个星期的限定时间,当地许多食客在观看过掐架后都被吸引去品尝了一番,鲜美的三鲜水饺和馅料精工细致的汤圆得到了什么反馈自然不必多说。

  外地人看到他们发出的菜单照片都惊呆了,因为限定菜单的定价是跟着隐宴来的――三鲜水饺每份八十八,汤圆每碗六十八,来抢钱的吗?

  “这玩意儿在我们本地二十块钱能吃得撑死你!”

  首日在旅行地就尝到了甜头的幸运儿们却出来现身说法――

  “话不是这么说,我们老家就吃饺子,我家里经常还包呢,但说老实话,味道真没这家外地餐厅好。”
“可不,那三鲜馅儿简直了,饺子皮里一包汤汁,又浓又香,一看就是用心做的,再配上他们自己家的辣椒油……我到现在还记得那个味儿。”
“还有汤圆,又糯又软,芝麻馅香得啊,可不是超市冷冻柜里那些牌子能比得上的。要不是他们不卖成品,我都想买上十斤带回家当饭吃。”

  他们你一句我一句,把外地网友馋得口水直流,掐架的动静越大,流口水的人就越多。

  不过也借着这个机会,他们脑海中烙下了一个印象――

  临江有个叫铭德的公司,旗下的餐厅味道特别好,连普通的汤圆和水饺能做出不一样的水准,外地吃不到。

  于是近些天不少临江的旅行社都收到外地团友的询问,问能不能把探店铭德旗下的餐厅纳入旅行计划的一环,毕竟到当地旅游,总得吃吃当地的特色嘛。

  这些咨询来得太集中,把临江旅游局都给吓了一跳。临江是很著名的旅游城市,旅游收入是政府经济的大来源之一,因此为了游客的旅行体验,本地的旅游局一直嗅觉敏锐,甚至能做到游客上午投诉某地出现黑导游,下午本地执法部门就能将对方抓获归案。

  但临江的旅行卖点是风景,美食这一环给外地的印象相对薄弱,毕竟本地菜系底蕴不够,拿不出手。

  现在一看竟有家餐饮公司红到外省去了。

  旅游局动作最快,立刻遣人调查出金家的底细,这才发现,临江竟还藏着一脉名厨世家!

  谁说这不是卖点呢?

  旅游局的领导为此特地在某次会议上拿出铭德来举例,用于启发他人深入挖掘城市的其他旅游卖点,临江是千年古城,改革后却从不故步自封,始终紧跟发展脚步,毕竟时代的浪潮一波接着一波,不与时俱进,早晚是要被后来者抛下的。

  会议结束一周后,隐宴新店的审批就提前通过了。

  过后更有人送人情给金家,说这之前临江有人托过关系,想卡住铭德其中几家分店的进度,只是没想到忽然来了这一茬,打点根本没派上用场。

  不过背后的人是谁,对方也没直说。

  金父不在临江,目前的事宜就全由金窈窕来打理,她谢过对方给的人情,用手指头都能想出来那个“有人”指的是谁。

  说老实话,她一点也不生气,还挺愉快。

  程家做到这个地步,是真的着急了,可想而知隐宴的出现给他们带来的多大的危机感。

  铭德真的起来了。

  *****

  与此同时,她接到了一个出乎意料的电话。

  电话那头,一个自称姓贾的导演说想跟她见一面。

  聊聊某部美食纪录片的合作。

  *****

  程琛得到林淼见面的通知就觉得不妙,脑海里本能地响起了“没有吃没有穿……”。

  半小时之前他刚刚被一个近些年跟家里合作得很愉快的老熟人找上,对方张口就是抱怨――

  “小程啊,你差点给我惹了□□烦知道么?要不是还没来得及吩咐手底下的人,这次我可就要触霉头了,你那个钱还是尽早拿回去吧,我可不敢收。”

  对方一通埋怨,弄得他被动极了,但钱肯定是不能真收回的。好不容易安抚下来对方,照着得到的消息一查,他差点没给气死。

  铭德这是走了什么狗屎运?竟然过个冬至都能被旅游局给看上?

  隐宴开业以后的盛况他看在眼里,听说铭德屁股都还没坐热就筹备起了新分店,云鼎和隐宴定位如此相近,市场就这么大,他表面不动声色,暗地里哪可能真的不着急?要真的不放心上,也不可能花钱如流水地去钻营了,只为了拿下京城来的那个拍摄组,他就给出去一笔天文数字。

  卡铭德新店的手段看来行不通,纪录片组这个时候又来电话,又为了什么?

  “自有那敌人送上前……”

  程琛使劲儿眨了眨眼,把脑子里的歌声甩出去,神色变幻莫测,难不成又是金家出来截胡?

  助理来找他,看到他难看的表情,下意思问:“程总您怎么了?”

  程琛脱口而出:“我身上是不是有什么flag……”

  助理懵逼:“什么?”

  程琛回过神,烦躁地问:“什么事?”

  “金先生来了。”助理道,“带着小金先生一起。”

  金先生指的是金老三,跟金老三在一起的小金先生,除金嘉瑞外自然不做第二人。

  程琛听到他俩的名字就烦,事儿已经那么多了,金老三还成天给他添乱。

  一见面,金老三果然道出来意:“小程,嘉瑞的工作问题你已经拖了很久了,到底什么时候才能解决?”

  程琛推了下眼镜儿,似笑非笑地扫了眼金嘉瑞:“不是让他去后勤部上班了吗?”

  金老三险些气死:“我送儿子来程家,是让他去后勤部天天搬梯子的吗?”

  程琛:“公司目前没有合适他的其他岗位。”

  适合的岗位他也不放心交给一个姓金的人,更何况这个姓金的连自己家的公司都能对付,谁敢保证哪天不会为了别的事情对付自己呢。

  金老三一个字也不相信:“小程,你别想糊弄我,你至少要给我儿子一个好的起点,他学历又不低,怎么能去后勤部?当初在铭德的时候,他呆的也是公司最重要的项目组……”

  程琛想着纪录片的事情,根本懒得跟他周旋:“铭德是铭德,程家是程家,您要是觉得铭德更好,可以送他回去。”

  金老三被堵得说不出话,回铭德?可能吗?

  他气得声音都高了两度:“程琛!我投了那么多钱到程家,好歹也能算你们的股东!你这么对我,不怕其他人心寒吗?!”

  程琛觉得好笑:“您别忘了,那几家店可是您自己非要投的,至于为什么不用我来提醒您了吧?以我们云鼎现在在临江的地位,根本就不需要这笔投资,是我爸看在大家旧相识的份儿上,才同意您参与进来,您怎么本末倒置了呢?”

  金老三听得怔住,他投资程家,确实存着跟大哥较劲的心思,可他想不通,程琛怎么敢这样对自己说话呢?

  他说:“小程,你以前可不是这样的。”

  程琛看了眼手表,起身就走:“当初您在金家,咱们是合作关系,今时不同往日,您还是少在我面前摆长辈的架子比较好。我还有事要忙,先走了,您自便。”

  对方风一样地离开,金老三整个人都苍老了十岁一般。

  以前在金家,他虽同样没有实权,大哥却从没怠慢过他,不管是给儿子安排工作还是别的什么,但凡开口,没有不满足的。

  那时候程琛也敬重他,偶尔来往,一口一个金叔叔,哪敢摆现在的谱?

  他知道,对方敢对他这样不客气,是因为他没有用了,在金家的时候,他三五不时地能给对方提供铭德的内部消息,不像现在,彻底只能靠着程家吃饭。

  他跑来一趟,半点好处没捞着,看向儿子,儿子垂着头,表情也难看的很。

  金老三忽然尝到了做丧家之犬的滋味儿,哪怕金家还在,大哥还在。

  他沉默很久,最终长叹一声:“等……那几家云鼎的分店做起来,爸拿到分红,再给你创业。”

  他帮着程琛带走铭德的人,铭德是绝不可能回去了,他的自尊更不允许自己回去。大哥为了个丫头片子这么绝情地赶走他,他哪怕靠程家,也必须过得风风光光,让金家人早晚有一天,后悔当初的决定。

  *****

  程琛的预感果然不久后得到验证。

  临江广电大楼,某个会议室里,爆发了一场前所未有激烈的争吵。

  贾冰洋争得脖子上青筋都暴了起来:“林淼!你别忘了,拍摄组不是你的一言堂!我也是导演之一!我同样有选材的权利!!!”

  林淼也被他气得够呛,破口大骂:“你选题?你选个狗屁的题!你他妈裤腿上的泥巴印还没洗掉呢!你去过几个国家?你懂个屁美食,回去种地吧你!”

  隐隐约约的,程琛听到他俩提起铭德这个名字,内心咯噔一声。

  推开门进去,二人气喘吁吁,他推了下眼镜,扯开笑容:“怎么了,大家有话好好说嘛,何必吵成这样。”

  贾冰洋被用侮辱性的词汇攻击,眼睛发红地看了他一眼,不说话了。

  林淼衣冠楚楚,倒是一看就很有公子哥的派头,一眨眼就恢复了文质彬彬:“哟,程总,您来的正好。”
又笑:“有些人,一辈子从泥巴地里刨食儿,乡土味拿威猛先生都洗不干净,我是不知道该怎么沟通,不在一个世界,没辙。”

  贾冰洋气得指尖颤抖:“林淼,劝你说话客气点,大家出发点都是为了节目,我出身比不上你不是你拒绝我选材的理由。”

  林淼笑了笑,语重心长道:“贾导,不是我说话难听,台里这么多年第一次拍美食类纪录片,多么重要的项目,谁不想好好做?您眼界不够,我可以原谅,但您非要把那些油了吧唧上不了台面的玩意儿搬上世界舞台,不好意思,我只能骂您,因为我可不想给外国人看到这样的中餐,这是在丢我们国家的脸面。”

  贾冰洋:“你觉得这是丢脸?你从小不是吃这些东西长大的?”

  林淼:“那又怎么样?社会在发展,不允许进步了吗?我建议您去看看海外论坛最近几期的研究,国外专家明确发表过关于中餐油腻危害身体的言论,都这样了,那姓金的厨子给您多少好处啊您这么抬举她?”

  这个姓林的导演张嘴就损人,听得程琛十分想笑,情况明显对他有利,他也顺势不多费口舌,此时却听到身边传来一道熟悉的声音――

  “我来得不是时候啊。”

  程琛双眼猛地睁了下,腰板儿本能挺直,进入备战状态。

  一回头,果然。

  外头挺冷,金窈窕今天穿得休闲,罩了件相当宽松的明黄色羽绒外套,脖子上围了条灰色的针织围巾,她瘦高,寻常女孩子能挂到小腿的外套只到她膝盖,长靴一路包裹住她纤细的腿,头发松松笼在脑后扎起,不得不说……

  挺好看的。

  尤其出现在广电大楼这种场合,她看起来简直就像来工作的时尚明星,还得是非常红的那种。

  程琛从那天在靶场被金窈窕当面打脸之后,回去就老想到对方站在自己跟前举着胳膊开枪的模样,那一声落中九环的枪响带着耻辱的意味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讲道理,程琛这辈子没见过这么彪的女人。

  时隔多日再次相见,程琛内心有点复杂,眼睛却不由自主地扫了眼对方的双腿。

  真细。

  金窈窕睨了看到自己就不说话的程琛一眼:“程总,看什么呐?想跟我换鞋?”

  果然彪,一开口就彪。

  程琛不知道哪儿来的紧张,咳嗽一声转开脸,冷笑:“金总可够阴魂不散的,哪儿都能见到您。”

  金窈窕也冷笑:“是吗,冤家路窄成这样,我也倒胃口。程总回去可别梦见我,当心我梦里收不住手,一枪崩您脑门儿上,给您吓出心肌梗塞来。”

  程琛:“……”

  他真的梦到过……

  还不止一次。

  金窈窕站面前拿着枪朝他冷笑,然后一抬手,砰。

  尼玛什么梦啊这是。

  程琛一时竟不知该说什么,只能:“呵呵。”

  里头原本在吵架的俩导演因为他俩吵得更加血腥,居然停下了争执,林淼纳闷儿地看着金窈窕:“你是……?”

  “姓金的厨子。”金窈窕朝他一笑,眼神玩味,“林导演是吧?您刚才还提起我呢,怎么这就给忘了。”

  林淼看着她,结结实实地愣了好几秒钟。

  门口这位来客毋庸置疑地漂亮,他在京城电视台那么多年,可以说也没遇上过几个能比得上的。好看的脸不难找,对方身上特殊的气场才是真正加分的魅力项,她就站在那,好像一个上位者,明明自己才是强势一方,眼睛里却半点讨好都看不到。

  几秒钟之后林淼才反应过来金窈窕说的话,姓金的厨子。

  他更加错愕了几分。

  他印象中的中餐厨师,应该是肥墩墩的,身上时刻带着油烟的腻味才对。整洁的衣袍和出众的外表,那是高端的日料大家和法餐大厨的代名词。

  林淼本来就看不上传统中餐,再一个,也看不上团队里那个草根儿贾冰洋,原本讽刺的话脱口而出得理直气壮,谁知这会儿竟罕见地感到了两分尴尬。

  金窈窕就站在那微微扬着下巴睨着他,林淼表情变了变,转开头没说话。

  金窈窕此时才轻笑一声:“还有,我得澄清一下,我可没给过贾导什么好处,两位自己团队纠纷,别拉我们铭德名誉下水。我们铭德世代名厨,行得端坐得正,林导可别拿其他人来参照我们。”

  她不存着讨好林淼的心思,说话自然也就没什么顾忌,这家伙瞧不上铭德,铭德还不见得瞧得上他呢。

  程琛迅速地看了她一下,翻了个白眼,知道这是说自己呢。

  不过他也没觉得生气,金窈窕说的本来就是事实,更何况这女人怼他也不是一两回了,这次至少没拿枪不是?

  林淼见她说话那么不客气,是真的感觉很尴尬了,贾冰洋呼了口气,却觉得有点不好意思:“金总,不好意思,我就是联系您想要取材的贾冰洋,但我这边没做好准备工作,让贵公司受委屈了。”

  金窈窕刚才听了几句林淼难听的讽刺,觉得这位副导演怪不容易的,原来网上那些骂战背后的真相竟然比披露出来的还要难堪,这要换成她,听到刚才那些话,说不准已经拳脚相加了。

  打不打得过另说,不争馒头也争口气。

  她摇摇头,安抚了一下这位小可怜:“不至于。”

  小可怜贾冰洋表情安心了一点,林淼却也没有让步的意思,语气生硬地说:“我们纪录片组的选材已经定好,没有贵公司参与的可能,金小姐可能要白跑一趟了。”

  金窈窕还没说话,贾冰洋火气又冒了出来:“已经定好是什么意思?我的想法连讨论会议都不能开吗?林淼,你自己上网搜搜,金小姐家的铭德餐饮是名厨世家,在临江多少年的历史,我不觉得……”

  “你不觉得什么?”林淼气得满脸不可思议,“贾冰洋你他妈真的有病吧?是不是听不懂人话?我!不!想!拍!那!些!油!腻!腻!的!东!西!要我再跟你说一遍吗?”

  油腻腻的东西……?

  金窈窕眉头倏地挑起,程琛斜眼一瞅,脊椎僵了僵,脚下一挪,飘开了两寸。

  他可不是因为害怕。

  主要是担心金窈窕不分敌我,误伤了自己。

  不对,自己好像也是敌方……

  但还没等金窈窕大开杀戒,外头就有人看不下去了。听到下面人汇报的蕾秋刚一赶到就听到林淼不客气的用词,灭绝师太的面孔一下板了起来:“林导演,金总还在这里,您用词还请礼貌一些。”

  她给了金窈窕一个眼神,示意金窈窕别往心里去。

  金窈窕朝她摇摇头,示意她别出声:“蕾姐。”

  都是一个行业的,蕾秋犯不着为自己得罪人。

  蕾秋没理会。

  程琛:“……”你俩什么情况?

  我那天约什么蕾老师,我那天去什么俱乐部,我那天……

  林淼气了个倒仰,今天怎么回事谁都跟他过不去?他起身指着蕾秋问:“你谁啊你?”
“蕾秋。”蕾秋道,“林导演,您见过我的。”

  那天对方项目组到达临江的时候,本地广电的中高层领导一起碰过面,上头的大领导有意提拔,还专程跟林淼介绍过蕾秋。

  林淼抿着嘴,他记起来了,蕾秋虽然只是个地方台的小领导,他却也没有权利管辖。

  只能冷笑一声:“是你啊,上次吴主任说有意向跟拍摄组的那个?”

  蕾秋也冷笑:“林导演抬举我了,我在地方台混混日子就好,不敢奢望京城来的拍摄组。”

  林淼这下真的绿了脸,蕾秋胳膊一抬,直接揽着金窈窕出门,低声道:“别往心里去,就是个二逼。”

  金窈窕也没想到自己来一趟居然还能碰到撕逼现场,看了个乐呵,却没想到会有蕾秋这遭,叹了口气:“蕾姐,你何必为我……”

  “不光是为你。”蕾秋嗤了一声,“会议上天天说中餐油腻,我忍他很久了,数典忘祖的东西。你就当他说的话是个屁。”

  金窈窕微笑颔首,她往心里去才怪。

  蕾秋往后看了一眼:“我跟他理念不合,前几天就犹豫过还要不要争取跟他的组,现在看来还是算了,就算跟了组也早晚得罪他。”

  二人渐行渐远,背后的争吵还在继续,隐约传来林淼拔高的声音:“给你脸不要脸,你他妈真以为自己这个副导演能压得住我?信不信我一个电话就让你滚蛋!”

  ****

  贾冰洋把会议室大门摔得震天响,林淼气得几分钟缓不过呼吸,龇牙咧嘴地跌进椅子里揉胸口。

  程琛摘下眼镜擦擦,重新戴上,面不改色地上前安慰:“林导,别往心里去,争执难免的。”

  “我就想不通了,那家伙好端端拉个莫名其妙的公司给我来这出?他不想混了吧他?”林淼气得发晕,程琛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跟他一起吐槽离开的贾冰洋,好歹让他呼吸顺畅了点。

  但林淼还是觉得不够解气,想连刚才不给面子的其他人一起骂:“那个铭……铭什么的金总,到底给了他什么好处?”

  程琛鬼扯张口就来:“给钱了吧。”

  “光给钱都不够他这么做狗的,一口一个名厨世家,还跟我拍桌子。”林淼想到金窈窕刚才站在门口似笑非笑看自己的样子,不惮动用最大的恶意去揣测,“那个金总长得倒是很好看,一个女的年纪轻轻能爬到现在这个位置,说不定……呵呵。”

  同壕战友程琛脱口而出:“那不至于。”

  林淼:“???”

  你哪边的?

  程琛跟他一样倒靠在椅子里,也没多想,理所当然地指了下门外头:“就贾导演这样的,金窈窕那条件能看得上他?林导你未免太抬举他了。”

  林淼:“……”

  林淼心情复杂地喝了口热水。

  这感觉是在帮自己说话没错。

  就是说不出哪里怪不解气的。

  *****

  小可怜贾冰洋过后落魄地找上了金窈窕道歉:“对不住了金总,我高估了自己在拍摄组里的话语权,不该在讨论出结果之前就请您去广电。”

  现在台里一个电话,把他踹出了项目组,几个站在他这边的好兄弟直接跟着一起离开了。

  他也真够惨的,金窈窕都忍不住有点同情,不过想到对方日后靠某部历史作品圈到的一群彪悍粉丝,还是拍了拍对方的胳膊安慰:“没事,一时坎坷而已,贾导演你有实力,早晚会有出头的一天。”

  贾冰洋恹恹的,点头谢过她的好意,长叹一声:“我真的不甘心。”

  要是没有想拍的东西,他离开也就离开了,偏偏如今他已经有了自己作品的雏形,不能实现,总觉得遗憾。

  他和一帮扛着机器的哥们预备告辞,临走之前看了眼隐宴店里营门的顾客,眼神带着眷恋。这是给了他作品灵感的恩人,他不可谓不感激。

  脑子可能短路了一下,他意识到的时候居然已经问出了口:“金,金总,离开之前,我能不能在你们家拍点素材?”

  金窈窕愣了愣,其实也不是很抗拒,但:“我们还要做生意。”

  “我去跟顾客沟通,不拍全景,就拍单独的,谁愿意我拍谁,绝对不影响你们店里的生意。”贾冰洋有些急切地请求。

  金窈窕摊开手,既然如此当然随便。

  贾冰洋便自己在门口找排队的顾客沟通起来,不愿意被拍摄的人肯定有,这种他立刻道歉放弃,问了几个之后,几个看起来像是一家人的顾客同意了。

  当中那个带着假牙老太太还很开心:“真的呀,真的能上电视呀?我还没上过电视呢。”

  听口音是外地的老人。

  贾冰洋有点不好意思:“我也不敢保证。”

  老太太却很高兴,觉得能被拍是很光荣的事情,家里人见状也就由着她了。

  恰好这桌客人快要到号,金窈窕顾虑着他们要拍摄,叫服务员给找了个宽敞隐蔽的位置,贾冰洋那几个跟着离开的兄弟都很利索,知道要拍东西,几分钟就把机器架起来了,也不影响店里的生意。

  她在旁边算是盯梢,却恰好遇上这家人点餐,老太太看了一圈菜单,问:“有没有辣一点的菜呀。”

  金窈窕听她口音:“您是西南人吧?”

  老太太笑道:“是呀,我儿子在这工作,把我接过来养老了。”

  她点了个新上的酸菜鱼,金窈窕想想道:“本地人不太吃辣,我们餐厅的辣度管控得比较低,您要是喜欢,给您做辣点吧?”

  老太太笑道:“那敢情好。”

  ****

  金窈窕放贾冰洋和几个帮手进后厨,此前叫他们将自己和机器全部仔细消毒,贾冰洋消毒完,还被套了件干净的厨师袍,一过来就见金窈窕让人开了个深坛,他问:“这是什么?”

  铭德餐厅的卫生习惯一直保持得好,即便被突击拍摄也干净整洁,贾冰洋先是感慨了一下卫生条件,等盖子彻底掀开,立即嗅到了让他口齿生津的酸味。

  金窈窕让人取出酸菜,道:“我们自己腌的老坛酸菜,这一坛时间够了。”

  以隐宴的菜品定价,足够用上这些精工细作的材料了,她嘴挑做菜讲究,即便一颗酸菜,弄出的学问也不小,隐宴内部甚至施展不开,以至于还要她专程找本地某个作坊合作。

  屠师父最近准备回寻香宴了,今天是最后一天留这帮忙,对着厨房里出现的外人,土豆似的面孔板得跟变质发芽一般,看不出丁点笑,手上功夫却很足够,嚓嚓嚓地片好了一条青鱼,很有大师傅的风范。

  金窈窕介绍:“这是我们餐厅特别挑选的鱼种,非常适合做酸菜鱼,刺少肉嫩,成品比市面上常见的黑鱼要更鲜美一些。”

  贾冰洋听得一愣一愣,叫机器拍摄,他以为做鱼的应该是片肉的屠师父,毕竟屠师父长得丑还老,一看就是厨房里称王称霸的角色。

  不料处理完食材之后,屠师父竟然让开了灶台的主位,做出了请金窈窕掌勺的姿态。

  贾冰洋:“您不是主厨吗?”

  屠师父感觉害羞,表情更僵硬了,像极了一块即将上砧板的榨菜疙瘩:“我平常是,她在我就不是。”

  金窈窕气定神闲地起锅,鱼肉片出后已经用酒腌渍起来,酒不是随便选的,外头很多人做酸菜鱼喜欢用啤酒,她放啤酒的同时,还会加入一些适量的米酒。

  米酒甜蜜粘稠,配合淀粉,可以让鱼肉成熟以后更加爽嫩。

  鱼骨先煎到两面金黄,加入辅料和酸菜,爆得满室生香,冲进隐宴二十四小时不熄火,已经吊了不知多久的高汤,几个回合,鱼汤已经被炖出无比浓稠的色泽。

  鱼肉滑进锅里后,几乎同一时间,另一边的灶眼已经热起了油,辣椒圈和新鲜的花椒在上升的油温里响得哔哔啵啵。

  金窈窕一个眼色,汪盛已经找来了她做好的成品辣椒油,鱼片感觉只煮了几十秒钟,菜品就已经出锅,热油同一时间被倾倒在做好准备的辅料上方,一声脆响,浓郁的香辣味迫不及待的澎湃而出。

  金窈窕做完菜,依旧是干净整洁的模样,接过汪盛递来的热毛巾擦了擦手:“可以了。”

  贾冰洋看得发愣,刚才做菜的过程,干脆利落得有些不像话。
如今闻着香味,他明明心情糟糕,竟也有些发饿的感觉。

  但他肯定是不能吃的,只能移步客桌,酸菜鱼是刚出的菜,店里不少顾客都没有尝过,闻到陌生的香辣味,好多都引颈看来,还叫住服务员问那是什么。

  桌上的老太太嗅到香气,也咧开了牙,皱着鼻子嗅了嗅,朝一旁的晚辈们说:“这味道,比家里的还香呢。”

  她儿子笑道:“那肯定,隐宴那么厉害的餐厅,什么菜不好吃啊。”

  老太太第一个动的筷,在镜头跟前,竟也不紧张,大约是心神都被面前的菜给抓住了。

  鱼肉在她的筷子上颤颤巍巍地抖动,片得很薄,却又结实地不曾散开,炖煮的火候时间都控制得好,只用双眼,就几乎能感受到它的新鲜。

  它裹着酸鲜的汤汁被送进口中,带着汤和油的滚烫,柔软滑嫩的口感顷刻在舌尖绽放。

  老太太唔了一声,似乎有些惊讶,竟没给出评价,第二筷子直接伸进了碗里,捞出来一片酸菜叶子。

  炖煮后的酸菜叶薄而柔软,每一处褶皱里都吸饱了汤汁,贾冰洋看着从叶片上滑落下来的油亮的鱼汤。

  林淼管这些,统称为“油腻腻”。

  他此刻闻着酸鲜的香气,却只觉得饥肠辘辘。

  那老太太忽然撂下筷子,他回过神,还以为出了什么问题。

  老人家却抬手擦了把眼角:“这酸菜,一吃就是老泡菜水腌的,外头都吃不到这个味道……”
“那还不好?”她儿子给她吓了一跳,莫名其妙地问,“好吃,您就多吃几口呗,这是怎么了?不喜欢啊?”

  “喜欢啊。”老太太表情似哭似笑,索性直接拿了个汤勺,朝儿子碗里舀起鱼汤,“这家餐厅真的好吃,我就是……吃到这口酸菜,想起你爸,想起老家了。他走了那么多年,以前活着的时候,最爱吃酸菜,可惜我腌不了那么好。你爸这会儿要是还在,能吃到那么好吃的东西,他肯定高兴坏了。”

  儿子张了张嘴,眼眶腾地发起红来,他说不出话,索性低头喝汤,刚一入口,就破涕为笑:“果然好喝,我爸肯定喜欢。”

  老太太坐在一旁,看着喝汤的儿子静静微笑。

  

10449 3609752 MjAxOS8wOS8xNi8jIyMxMDQ0OQ== http://m.clewx.com/book/201909/16/10449_360975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