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十章

书名:窈窕珍馐 上传会员:天女下凡 作者:缘何故 更新时间:2019-09-16 23:50:30

  金窈窕说:“我们解除婚约吧,沈总。”

  沈启明花了长达几分钟的时间去试着理解这句话。

  但他表面依然看不出任何表情,只是坐在那,一动不动地看着金窈窕,像一尊好看的雕塑。

  金窈窕觉得这家伙果然是半点没把感情放在心上,听到这种要求还面无表情的样子果然跟她来前预估得分毫不差。不过算了,她也并不为此矫情,主要是沈启明其实也没欠她什么。人是她自己看上的,倒追对方的也是她自己,可不是有句话说得好么——

  喜欢是一个人的事情,不能强求对方给出回应。

  其实沈启明算脾气好了,换位思考一下,金窈窕觉得倘若有个不感兴趣的人十几年如一日围在自己身边转悠,她必然是没法给出好脸色的。

  可沈启明这么多年,也没因为嫌她烦对她说过重话,后来自己提结婚,对方也没多犹豫就同意了。

  那时候她是真喜欢沈启明,跟沈启明在一起的每一秒钟都高兴得像个傻子,哪怕付出再多,心里也是甜的。

  现在虽然思想变了,当初的愉快却不能磨灭,沈启明终究慷慨地给过她一段快乐的时光,直到她选择离开,他俩之间也没什么深仇大恨可言。

  沈启明的存在甚至直接激励她蜕变出了一个更好的自己。

  其次,金窈窕更加理智地认为,自己如今人在江湖,想要拿下家业,背后已经有人虎视眈眈,那自己势必不应该再主动树敌。沈启明的人脉权势财富,哪一样都不是好对付的,说不准以后在生意场上自己还要跟他打交道。

  即便现在谈的是退婚这样的话题,金窈窕也希望双方能心平气和,保持冷静。她又不是个怨妇,大家都是成年人,好聚好散,最起码的。

  见沈启明不作反应,她就自己把话头说了下去。

  首先是考虑过很久的方案:“我知道可能有点突然,毕竟解除婚约是件大事。不过好在我们一来还没开始筹备婚礼,二来之前保密消息做得好,外头也没什么人知道我们俩的关系,现在退婚,双方的损失都不是很大。”

  沈启明盯着她。

  金窈窕继续:“明珠山那幢房子是你的婚前财产,跟我没有关系。里面属于我的东西前段时间我已经拿走了,可能会有一些遗漏的,我会挑个时间去收拾然后搬走。”

  沈启明盯着她。

  金窈窕喝了口咖啡,用买卖不成仁义在的口吻道:“还有,退婚以后我绝对不会再像以前那样打扰你,以后在其他场合见面了,大家也还是朋友。沈总意向如何?”

  沈启明盯着她。

  金窈窕等了一会儿,当他是默认了,心头松了口气,起身告辞:“那就这样,耽误你时间,沈总继续工作,我也该回去了。”

  她绕出咖啡桌,刚要离开,胳膊却忽然一紧。

  金窈窕低头,发现原来是沈启明捏住了自己的手腕,力气大得让她怀疑对方的副业可能是个健身教练。

  沈启明开口,终于说出了自她推出戒指以后的第一句话:“我不同意。”

  金窈窕朝后拽了拽自己的胳膊:“如果对我刚才提出的细节有什么要补充的可以提出来,你先松手。”

  沈启明修长的指骨一点点收紧,目光一瞬不瞬地注视着她的眼睛:“我不同意。”

  金窈窕顿了顿,环顾了一圈周围注意到这边的动静偷偷竖起耳朵的顾客,压低声音:“沈总,你这就不体面了啊,是要跟我在大庭广众之下吵一架吗?这方案你又不吃亏,到底有什么可不同意的?”

  沈启明丝毫不理会她的话和周围投来的视线,一字一顿,咬字清晰:“我不同意退婚,窈窕,把戒指收回去。 ”

  金窈窕看着他,眉头逐渐皱起:“如果是因为担心双方父母的意见,我可以出面……”

  “窈窕!”沈启明站起身,第一次用那么高的语调打断她的话,“不要再胡闹了!跟我回家!”

  又大概是意识到了自己失态,他恢复沉声,想了想说:“如果你介意的是那天的慈善晚宴……”

  金窈窕终于有点不耐烦了,也开口打断他:“沈启明,你非要弄得大家都不痛快吗?”

  沈启明猛得停住,用一种金窈窕从未见过的眼神看着她。

  金窈窕缓了缓,又抽了下手:“松开,你抓疼我了。”

  沈启明下意识照做,低头看着那只被自己捏到微红的手腕,眉头紧皱。金窈窕转了转自己的胳膊,扭头就走。

  背后传来沈启明的声音:“为什么?你到底怎么了?”

  金窈窕嗤笑:“我累了,不想跟你在一块了,就这么简单,行不行?”

  *

  大门关闭的铃铛声响彻在寂静的咖啡厅里。

  沈启明站在桌边,凝视金窈窕纤瘦的背影消失,桌上的手机震动起来,他看都没看一眼。

  晶茂大楼会议室,七八个管理层端坐等候。

  蒋森打了第三个电话,依旧没人接。

  他拿着显示通话结束的电话,表情迷茫。

  “蒋总。”桌上的一位管理层安慰他,“您不是说沈总去和未婚妻见面嘛,说不定是在聊什么重要的事情,忘记看手机了。”

  “不可能,不可能。”蒋森道,“你什么时候见沈总为了私事耽误过工作?这种可能性太小了。”

  他说着,眼神从一开始的迷茫,慢慢变得惊恐起来:“他该不会是死了吧?”

  *

  咖啡厅,一场大戏落下帷幕,店内的气氛却明显躁动了起来。

  距离不远的一张餐桌,几个下了班相约来吃甜品的女白领在沉默中交换自己震撼的视线。

  不知道是谁第一个掏出的手机。

  几分钟之后,晶茂总部的所有私人聊天群全都炸开了锅——

  ——“震撼我妈!就在刚才!公司楼下的一度咖啡厅!我偶遇了沈总和他的未婚妻!”
  ——“???”
  ——“等一下,沈总有未婚妻?”
  ——“他未婚妻超好看的但这不是重点!重点是沈总被他的未婚妻甩了!!你敢信!沈总!本世纪第一高帅富总裁!他被甩了!”
  ——“???”
  ——“!!!!”
  ——“这是什么科幻剧情?!”
  ——“慕了,这是什么铁石心肠的小姐姐,竟让我流出了柠檬味的眼泪。”

  *

  沈启明回到公司,会议室里已经有人消息灵通地听到了风声。

  他踏出电梯,就看到了等候在外的蒋森。

  蒋森平常没个正行,关键时候却很懂得进退,小心翼翼地看他眼色,一句话也没有多问。

  反倒是快到办公室的时候,坐在外面助理台的宁萌蹭的站了起来。

  宁萌脸色苍白,她已经记不起来自己刚才看到聊天群那一瞬间的心情。

  她望着那个从远处走来的,笔挺而冷漠的英俊男人,心脏跳得几乎要破胸而出,联系到近期的一系列事件,内心里隐隐的有一个不真切的念头。

  是……是因为自己吗?

  她被这种念头鼓噪着,一时忘情,竟然不自觉开口叫住了沈启明——

  “沈,沈总!您和金小姐分手了?”

  沈启明的脚步应声停住,扭头朝她看去。

  宁萌被看得手脚都不知该往哪里放,下一秒,却听对方冷冷地斥道:“我们很好。管住你的嘴,再不懂分寸,可以收拾东西走人了。”

  那不真切的念头骤然破裂,幻影一般消失。

  宁萌怔怔地站在原地,沈启明已经走没影了,蒋森跟在后面,不禁啧啧两声。

  割割你也有今天啊。

  *****

  虽然过程不甚顺利,但好在问题算是解决了。

  金窈窕一边切着葱蒜,一边思索该如何跟父母解释这件事情。

  金父金母在她的印象中绝对是最传统的那种老人,如同过去的金父,即便膝下只有她一个孩子,也从没想过要把女儿培养成公司的接班人。这两位老人对她最大的展望,就是她能嫁给一个好男人相夫教子。

  沈启明无疑是他们概念中“好男人”的佼佼者,他英俊、富有、聪明、年少有为,即便沉默寡言了些,在他们看来也是可靠务实的表现。这些年来,金父最常说的话就是叮嘱她好好跟沈启明过日子,在金窈窕看来,父亲说不准连自己孩子的名字都已经起好了。

  冷油下葱姜,煸炒过一遍后捞出,金窈窕取来处理好的河豚,一整条滑进了锅里。

  医生说父母现在的身体应该尽量摄入优质蛋白,她就准备以后每天给爸妈做一条鱼。

  刺啦啦的炸油声让她纷乱的脑子出现片刻安宁。

  河豚是个娇贵东西,过去很少有餐厅会做,甚至还有不少处理不好食客吃中毒的新闻。但有一句话叫拼死吃河豚,能让爱好者这样铤而走险的食材,总有它叫人魂牵梦萦的美味之处,交到了会调理的人手中,轻易就能被激发到极致。

  鱼肉两面金黄,金窈窕浇进一小杯高纯度的白酒,等香气并着浓雾一拥而上的时候,迅速倒进一旁准备好的烧开的矿泉水。

  金父自从知道自己生病后,时不时就会表现得恹恹,此时下楼后嗅到香气,情绪才拔高起来。

  锅已经滚了,奶白色的鱼汤在锅盖下咕嘟嘟地冒着泡,金父探头一看,兴致就来了:“白汁河豚?”

  金窈窕嗯了一声,看了他一眼,最终还是决定直说。

  毕竟退婚的消息早晚瞒不住,万一父母从别人口中听到,那受的打击可就大了。

  “爸,妈。”金窈窕开口,“我有事告诉你们。”

  金父拿了个汤勺尝汤,奶白的河豚汤色如牛乳,都不用再加过多调料,鱼肉的鲜甜就已经足够叫人回味无穷。

  金父点头:“你说。”

  一边让出位置给岑阿姨和金母熄火,自己取了块隔热布,将整锅汤端上了餐桌。

  金窈窕看着他们的背影,几秒后才开口:“是我跟沈启明的事情。”

  金母回头看了她一眼,金父抿了抿嘴,沉默地掀开锅盖,拿勺子拨弄鱼肉:“嗯。”

  金窈窕索性一鼓作气:“我今天,把订婚戒指退给他,跟他退婚了。”

  金母张张嘴,看看她又看看丈夫,金父跟没听到似的闷头喝汤,一句话也不说。

  *

  餐桌上很沉默,金窈窕心知必然会有这一战,且这一战还可能要打很久。她早有准备了,只是看着爸妈吃完饭后一语不发地上楼,心里多少还是有点不好受。

  这扇门之外,谁她都可以不理会,然而现在被她伤害的,偏偏是她最割舍不下的亲人。

  金窈窕一个人呆在客厅,望着没打开的电视也不知道在想什么,昏暗中听到楼梯口一声呼唤:“窈窕,你爸叫你呢。”

  金窈窕抬头,母亲在朝她招手。

  二楼房间,金窈窕坐在床边,父亲站在阳台看一包没拆封的烟,眼馋又不敢动作。

  父女俩四目相对,金窈窕站起身:“爸……”

  “你别说了。”金父挺着肚子在床边坐下,打开抽屉把烟盒往里一丢,叹息,“你这次回来,还住了那么多天,我跟你妈一早就猜到,你跟小沈估计出问题了。”

  金窈窕发现自己竟没想到这茬,愣了一下:“爸,那你们——”

  那这么多天,怎么都不问呢?

  金父没好气地瞪了她一眼:“我跟你妈什么时候能管得住你!”

  他舒了口气,半躺在床上,手搭着啤酒肚拍拍,又叹了一声:“你爸真的老啦,肺癌都得了,说不准什么时候就要走。”

  金窈窕皱眉,立马又强势了起来:“不要胡说!”

  金父朝她露出个无奈的笑:“怕什么,我这一病啊,真的什么都想明白了。窈窕,死一点都不可怕,我跟你妈就你这么一个闺女,最怕的就是你过得不好。我们什么都不求,就盼你能平平安安的,开开心心的。不管你以后做什么,跟谁在一起,你只要记住,是你想要的就好。”

  

10449 3605630 MjAxOS8wOS8xNi8jIyMxMDQ0OQ== http://m.clewx.com/book/201909/16/10449_360563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