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九章

书名:窈窕珍馐 上传会员:天女下凡 作者:缘何故 更新时间:2019-09-16 23:49:54

  寻香宴前院。

  餐桌上的老高勾头看了眼门口,回首叹息:“这个店的客流量真是越来越少了,咱们呆这半天,就来了隔壁屋一桌。”

  对面的老王笑道:“金老先生去世那么多年,这店还能开着就不错了,更何况铭德的其他饭店生意也挺好,老金愿意花心思把寻香宴维持下来,你还要什么自行车。”

  老高微哂:“我知道,可我这不是可惜么。”

  他配着桌上美味但称不上惊艳的菜闷了口酒,闭着眼睛靠在了椅背上,摇头:“想想当初金老爷子还在那会儿,咱俩才多大。每次一听说家里爹妈要来寻香宴谈生意,那家伙,一下课游戏厅都不去地往家跑,就为了能跟来蹭一口。”

  老王也听得感伤起来,跟着他喝了一杯:“是啊,那个滋味啊……”

  他隐隐嗅到一股浓烈扑鼻的鲜味儿,不禁点头:“嗯,不错,就是这个滋味。”

  说完包厢里安静了十秒钟。

  老王疑惑地睁开眼,只见自己对面的老高已经一个挺身,朝外伸长了鹅似的脖子:“什么味道?”

  服务员端了个锃亮的铜锅走进来,跟端了个宝贝似的,小心翼翼地放在了圆桌的最中心:“您好,您点的八宝山珍,请慢用。”

  他一掀盖子,几倍于刚才的浓香便霎时间充满了厢房,自个儿退出去的时候都忍不住咽了口唾沫。屋里,桌上的几个老饕面面相觑,片刻后老高率先拿勺子给自己舀了一碗。

  “怎么样?”

  其余几人问他。

  老高眯着眼享受了一会儿,赶在被打之前嚷嚷了起来:“快快快叫服务员盛盆饭来!天爷喂,我今天就靠着这锅羹吃饭了!”

  说话间包厢大门外头已经扒拉了几个人,大伙儿回头一看,发现原来是隔壁房间的。

  来人朝着桌子扬扬下巴,表情里带着老饕们都懂的心照不宣:“哥们,你们点的什么菜这么香?好吃么?”

  老高想饭想得抓耳挠腮:“八宝山珍,神了!跟你说这味道神了!”

  “不至于吧……”隔壁客人面露疑惑,“我们以前也点过八宝山珍,哪有那么香的味道。”

  老高过年似的:“刚才我看金老板来总店了,说不准这道菜是他做的。妈呀今天真没白来,那么多年老金总差个几分,现在可算开窍了。”

  隔壁听他这么说,赶忙招呼来服务员加菜,就见老高话里提到的金老板领着个漂亮得不像话的姑娘从后厨走了出来。

  金父脑子里还晃荡着著名倔驴屠师父刚才被自家闺女三下五除二弄没了脾气的科幻现场,发现自己被老主顾瞩目,心不在焉地客气了一句:“各位,小女今天做的八宝山珍还过得去吧?这丫头今年的周年宴也会来寻香宴搭手,她还年轻,有什么不周到的,劳请各位多多包涵多多照顾。”

  “啥?这菜是窈窕做的?”

  老高错愕得勺子都险些脱手,半晌后盯着金父身后含笑颔首的金窈窕,真心实意地感叹:“老金,能生个这么能耐的接班人,你真的运气好,金老先生的手艺总算后继有人了。这次周年宴你不给我留个位置,我非上铭德找你麻烦去。”

  接班人?

  金父被这个词砸得怔住,愣愣回头。

  身后的女儿朝他挑眉微笑,气定神闲的表现,让他一瞬间感觉自己好像打开了某扇从未发现伫立在眼前的大门。

  他踏出寻香宴大门,直到进入自己的办公室,一路无话,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很久之后,他忽然打开抽屉,抽出一张烫金的请柬,转向正在参观办公室置物架上那些自己父亲得到的荣誉的女儿:“窈窕,过几天临江市商会有个晚宴,爸带你去吧。”

  *

  这张请柬格式非常庄重,不同于平常各家千金名媛过家家似的各种派对,封面遒劲有力地写着——“铭德餐饮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金文诚先生亲启”。

  露娜看得双眼圆睁,大气儿都不敢出:“天哪天哪天哪!这么重要的场合你爸真让你替他去应酬?!他自己呢?”

  金窈窕正在举铁,她仰面朝上,半躺在哑铃凳上,咬牙稳稳地推起私教为她虚扶着的杠铃,纤瘦到一把就能握住的胳膊上绷出几不可见的弧线。

  她推完最后一组,抖着从不锻炼酸痛难忍的肌肉翻身坐起:“他身体不舒服,宴会上要喝酒,我没让他去。”

  露娜觉得自家姐妹受了委屈,颇为不平:“你那么多堂哥干嘛使的,他们天天吃白饭,哦,轮到应酬就叫你去?凭什么啊,气死我了!”

  金窈窕俯身撑着膝盖擦汗,闻言低头笑了一声:“你气什么?我求之不得呢。”

  对权势斗争一无所知的白痴美人露娜迷茫地看向她,瞥见她一双桃花眼目光如炬盯着地面的样子,没来由地晃了下神。

  白痴美人对着手指心虚地发愁,小脸蛋皱得紧巴巴的,自家闺蜜最近怎么回事,怎么气势越来越有侵略性了。

  金窈窕兴奋地舔了舔口腔内壁,感受到久违的权欲在血液里沸腾翻滚,这让她在剧烈的运动之后都丝毫不显疲倦,反倒越发精神奕奕:“走,陪我再做一组卷腹。”

  *

  露娜小碎步跟随金窈窕进电梯,吧啦吧啦地说着话:“窈窕,你已经够瘦了,还做什么运动,我的腿要是有你那么细,每天躺床上吃薯片都不带有罪恶感的。”

  金窈窕洗过澡,脸还有点潮红,微湿的黑发散发着若隐若现的精油香气,她按下楼层键,摇头:“我不是为了减肥在运动。”

  露娜:“那是为什么?”

  金窈窕目光微动:“为了工作。”

  名厨可不是那么好当的,和平常在自家厨房里琢磨晚餐该做什么不同,只靠以前那节食出来风一吹就倒的体魄,她只怕不出三天就要病倒。

  “真是的,我存款全转给你了,你又不缺钱花,没事儿上什么班。不行,今天你得陪我,你不是要去参加商会活动嘛,我们去买礼服好不好——”露娜嘟嘟囔囔地撒娇卖痴,电梯门突然打开,她停下声音,警惕地看着外头那几个陌生人。

  站在中间的一个高个口罩眼镜全副武装,恨不能把头发丝都包得不见天日。发现电梯里有外人,他身后的几个男女也是表情一变,似乎在迟疑要不要进去。

  金窈窕感觉中间那个蒙面人似乎在盯着自己,见他们不进来,索性按下关门键,那蒙面人顿了顿,突然抬手挡住了电梯门,一边摘下口罩,露出瘦削精致的下半张脸。

  “金……窈窕。”他对上金窈窕审视过来的锐利眼神,迟疑了一下,甩开身后几人阻挡的手走进电梯,“好巧,又见面了。”

  *

  露娜一看他露出的脸就震惊地倒退了好几步:“宁宁宁瞬!天哪天哪你怎么会在凯悦?!天哪天哪——”

  宁瞬才发现到金窈窕不是独自一人,迅速回神:“我来临江拍摄,剧组安排住在这里,你是……窈窕的朋友?你们怎么会在这里?”

  “啊啊啊我们来这里健身的,我是你的粉丝啊!给我签个名好不好!”露娜开始寻找自己身上有没有可以留下签名的东西,慢了半拍才理解对方话里的内容,动作一顿,“你,你们认识?”

  金窈窕没说话,宁瞬复杂地看了似乎不想理会自己的她一眼:“窈窕上次帮了我一个忙,算是那次认识的,没想到还能遇见。”

  金窈窕笑了一声:“是啊,真不巧。”

  宁瞬背后的胖男人狐疑地看了她一眼,似乎对她的态度颇为不可思议。

  宁瞬拧眉:“窈……”

  金窈窕回头看了他一眼,他静了静,墨镜后的眼神闪动了一下:“姐姐。”

  电梯此时到达底层,大门打开,金窈窕毫不犹豫地迈开腿走了。要到签名的露娜犹豫了一下,还是颠簸颠地跟在了闺蜜后面。

  电梯里的一行人陷入沉默,好久之后,胖嘟嘟的男经纪人才咋舌开口:“我去,那女的是金窈窕?乔语丝说的那个沈夫人?跟她形容的不太一样啊,漂亮得有点过分了吧。”

  他随即反应过来,警戒地看向自家桀骜不驯的祖宗:“宁瞬,我跟你说你可不许再去接触她了,这女一看就不吃你那套,小心反过来把你吞得骨头都不剩。”

  宁瞬安静了一下,突然有点烦躁:“她不是沈夫人,沈启明还没娶到她呢。”

  又意识到经纪人警告的重点,不爽地嗤笑一声:“怎么可能,我对情情爱爱一点兴趣都没有。”

  他戴上口罩,脑子却忽然想,刚才金窈窕在电梯里跟朋友聊什么来着?

  商会活动?买礼服?

  她腿那么长,皮肤还白,穿红色的长裙肯定很好看吧。

  *

  临江市商圈,晶茂总部在这寸土寸金的位置坐拥了一整栋醒目的大楼,下班时间,打卡完毕的职员们从内部鱼贯而出,几辆深黑色的商务车缓缓从远处驶来,叫他们下意识投去瞩目。

  车门被司机打开,沈启明迈步下来,蒋森和一众助理跟随在他身后。

  他身形清隽修长,五官英俊到叫人移不开目光,只是气质太过锐利,像凝了层霜,照片里还好,真正出现在面前,总叫人不敢多看。

  人群掀起了小幅度的骚动,随即寂静下来,如同摩西分海,大厅大门中间的区域瞬间被空置,待他脚步如风地踏进电梯,抑制的讨论声才骤然变大起来。

  ——“是沈总!沈总回国了!”
  ——“我去,今天烧香了吗?平常好少能看见他的。”
  ——“天啦,沈总今天这件西装好好看。”
  ——“沈总穿什么不好看,哪里是西装好看。呜呜,这么个大帅哥,也不知道以后会便宜哪个女人,唉,沈总有没有女朋友啊?”
  ——“不都说他已经订婚了吗?他手上老戴着个戒指。”
  ——“戴戒指怎么了,你怎么知道就是订婚戒指,他又没对外宣布过。而且,不都说助理部的那谁,宁萌,跟他有暧昧么?上次沈总还带她去了慈善晚会来着,公司里都在猜她要上位。”
  ——“切,你真信啊?我助理部的朋友告诉我,宁萌为了抢沈总身边的活儿每天拼命到连觉都恨不得不睡。沈总嘛,emmm,除了公事之外都不带搭理她的。”

  *

  顶层,电梯打开,宁萌已经等候在门口,她脸色有点苍白,但工作丝毫不乱,利落地跟上沈启明一行人毫不停顿的脚步。

  她递上一张请柬:“沈总,这是临江商会送来的邀请函,请您务必到场。”

  沈启明的父亲是临江市商会的现任名誉会长,如今他长居海外,担子自然就落在了晶茂现任的负责人沈启明身上。

  沈启明随手接过,嗯了一声,宁萌瞥了他一眼,小心问道:“那……我去准备了?”

  沈启明脑子里在想工作,不太在意地点点头,身后的蒋森瞠目结舌,当着宁萌的面开口:“我去,你还带宁萌去?是嫌窈窕不够生气么?!”

  沈启明被他拉回神,想想也对:“那换一个,助理部看着安排吧。”

  宁萌猛地咬住下唇,一众助理朝她投去似笑非笑的视线,沈启明也没注意,径直走进被打开门的办公室。蒋森满脑子问号地跟在后面:“不是,你还打算带谁?就不能带着窈窕去吗?”

  沈启明看了他一眼,不甚理解的样子:“为什么带窈窕?”

  蒋森:“你就不打算带她出门?”

  沈启明:“下个月郑老太太的寿宴我会带她去的。”

  蒋森听得快晕了:“你是不是有病,等下个月干嘛?你这次就带她去啊!”

  沈启明:“这是商业活动,为什么带她?”

  蒋森费解:“你先告诉我你为什么不带她?还有上次的慈善晚宴,你带她去不就什么事儿都没了。”

  沈启明:“这些都是应酬,要喝酒。”

  蒋森:“昂??”

  沈启明:“窈窕不喝酒。”

  蒋森:“???”

  蒋森跟不上他的节奏,沈启明给了他一个“你这个人怎么听不懂人话”的眼神,拿着助理交给自己的首饰盒往外走:“准备一下,三十分钟以后开会。”

  蒋森头晕目眩:“你去哪里?”

  沈启明:“窈窕说在公司附近的咖啡店碰面,我跟她解释清楚就回来。”

  *

  晶茂大楼不远处的咖啡厅,金窈窕踏进大门,不出意外地顺着店内所有顾客的瞩目看到了那个自己要找的人。

  沈启明坐在窗边的沙发上,扭头看着窗外的街道,他西装笔挺合身,一丝褶皱都没有,脸上看不出表情,但只这么安静地坐着,就本能散发着雍贵的风度,让这间普通的咖啡馆似乎都高不可攀了起来。

  金窈窕挑眉欣赏了片刻这张久违的脸蛋。

  沈启明的英俊程度毋庸置疑。他从小到大都是人群中最惹眼的那道风景线。金窈窕如今见多识广,再看到对方,依然不得不承认对方是她此生所见最英俊的人之一。早年晶茂集团年会,当时旗下某个产品代言人,以美颜盛世著称的当红男星就有到场,结果与集团总裁沈启明一同出现在会场,竟然生生被比较得逊色一筹,搞得年会现场这位男星的粉丝们都不知道该看哪里才好。

  金窈窕这么一想,忽然就觉得自己也不太惨了,把到了这么个帅哥,最后即便分手,整个临江也都流传着她人生赢家的传说。

  以前之所以觉得受伤,归根结底是因为想要的太多。

  但把这番经历看待成包养小白脸又不一样了。

  金窈窕颔首,觉得自己并不亏本。

  *

  她走近开口:“久等了。”

  沈启明回头,看清她的模样,先是一愣:“窈窕?”

  金窈窕落座,朝来问单的服务员点了杯冰美式,面带微笑地询问沈启明:“没认出来?”

  沈启明摇了摇头:“不会。”

  金窈窕挑眉:“你不觉得我现在这个样子比以前好看吗?”

  沈启明想了想,平静道:“好看,以前也很好看。”

  金窈窕呵呵一声,好在她已经习惯了,毕竟以往她穿得跟鬼一样问对方好不好看,对方也都是这样的回答。

  白长了一张好脸,眼睛挂脸上却是喘气用的。

  金窈窕懒得再多啰嗦,喝了口冰凉的咖啡,刚要说话,服务员忽然俯身捡起个什么东西,放在了桌上,大气儿也不敢喘地说:“先生,您东西掉了。”

  沈启明道谢,接过后直接放在了桌面上。

  金窈窕瞥了一眼熟悉的请帖封面,挑眉,沈启明却似乎不打算跟她聊这个宴会,只随手掏出个盒子放在了桌上:“给你的。”

  她愣了愣,打开看了一眼,目光在盒子里璀璨的粉钻上停留了两秒。

  这颗钻石,记忆里好像是突然出现在衣帽间的,她的衣帽间经常会突然出现一些粉色的东西,比如粉色的大珍珠什么的,她还以为是自己记性不好买完就忘,搞半天原来是沈启明买的?

  买完不当面送她,过后也不提起,这算什么?工资结算么?

  金窈窕扬起下巴审视了几眼这颗浮夸的鸽子蛋,好笑地阖上了盖子:“谢谢你的好意,不过还是算了,我不喜欢粉色。”

  沈启明似乎有几分不解,金窈窕对上他的视线,公事公办地开口:“沈总,不说这个了,今天我有正事找你。”

  沈启明因她的称呼皱起眉头:“正事?你在生气?因为宁萌?”

  金窈窕摇摇头:“我没有生气,这件事也跟宁萌没有关系。”

  蒋森果然是胡说八道的。

  沈启明这么想着。

  就见对面的未婚妻轻描淡写地从兜里取出一枚戒指推了过来:“我们解除婚约吧,沈总。”

  

10449 3605628 MjAxOS8wOS8xNi8jIyMxMDQ0OQ== http://m.clewx.com/book/201909/16/10449_360562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