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心疼男朋友

书名:逆徒,我是你师父 上传会员:一抹阳光 作者:城南花开 更新时间:2019-10-02 18:13:33

  第三十八章

  祁老爷子的病房里人并不多,只有两个护工,首先看到他们的护工是个年轻男人,大概是祁家的人,看到祁恒的时候,很是客气地叫了一声“祁哥。”

  病房里比云桑家都大两倍,却只有一张病床,旁边有沙发有茶几有电视,也没有消毒水的味道,病床上的老爷子戴着老花眼镜,手里正拿着一本书,右手手背上打着点滴,头都没有抬,说道:“今儿怎么有空来我这里?”

  很明显不高兴啊。
  云桑心想,肯定不高兴,生病住院这么久,自己孙子居然都不来看看?

  云桑的心提了起来,担心祁恒乱说话,她记得之前祁恒住院的时候,祁恒的父亲说过,祁恒这个臭脾气都是他爷爷惯出来的,再加上祁恒给他爷爷的好身份牌,很明显祖孙俩的感情应该非常好,那祁恒实际上很容易暴露精神错乱问题。

  好在,祁老爷子大概是知道自己孙子的性格,也不纠结这个事情,把书本合了起来,看向云桑,说道:“你同学来了也不介绍介绍?”

  祁恒把云桑买的水果放在了病床旁边的置物柜上,拉了拉云桑,脱口而出:“我徒弟云桑,这是她给你买的水果。”

  祁恒说完才意识到昨天白练习了,一个习惯就说出口了,他还是不习惯说女朋友。

  祁老爷子愣了一下:“徒弟?”不是小女朋友吗?祁恒在学校的情况,他自然也是知道的。
  祁恒都十八岁了,一直没谈恋爱,他才觉得着急,只觉得是祁恒那不省事的父母给祁恒造成了心理阴影,现在都知道谈恋爱了,这是个好事。

  既然祁恒不承认,老爷子也不逼他,说道:“你还收徒弟?教她什么?教她打架斗殴气老师吗?”
  祁恒想,不愧是长老,这么快就自然地转开了话题,打消了别人对他们师徒的怀疑。
  祁恒说道:“别在我徒弟面前说这种话,我徒弟是好学生。”

  云桑见这对祖孙聊天聊得还挺开心的,丝毫没有异常,她反而有点插不上话。
  “既然是好学生,那你自己也别太不着调了,知道吗?”

  “这是自然。”
  云桑心里想,按照这个形式下去,自己肯定没有机会套套祁恒小时候的事情。

  云桑没有想到的是峰回路转,正好有人过来叫祁老爷子的家属,祁恒自然就出去了。
  祁恒一出去,祁老爷子说道:“小李,给客人倒杯茶。”
  “别这么拘束,我知道你是祁恒的女朋友,他把你带来见我,肯定对你是有真感情。”

  云桑想,真感情是有真感情,只是不是你们想的那种真感情,毕竟人家修的是无情道,精准消灭了爱情的无情道。

  她乖巧地回答道:“我知道,祁恒是个很好的人,对我也很好。”云桑本来想挽尊一下祁恒这段时间没有来看自己生病的爷爷的事情,然而这个事情真的没有办法挽尊,除非说实话。

  祁老爷子:“是啊,他一直都是个好孩子,我听说他妈妈来找过你。”
  云桑瞬间压力好大,一瞬间觉得祁家这一群人,祁老爷子不愧是他们的长辈,她只能实话实说:“她本来是想找祁恒,可是祁恒不想跟她说话,所以她就来找我了。”

  祁老爷子叹了一口气:“他心里还憋着那口气。”
  云桑趁着这个机会,说道:“肯定的,祁恒跟我说了,他小时候很爱他们——”

  云桑半真半假地说道:“他很爱他们,他跟我说过去的事情,还提过他小时候以为家里穷,每天在家里给他们找吃的。”云桑这话很有艺术了,她稍微修改了一下祁恒的原话,这事太过于久远了,再说了,小孩子心里怎么想的,大人怎么会知道?所以她也不怕被揭穿。
  祁老爷子听到这话,也想起了什么,突然明白过来了,又是心酸又是好笑地说道:“难怪他小时候有段时间天天都跑到我面前,说是也要工作,又是除草,又是扫地,还要找我要钱,原来是这样,原来是想要挣钱养他的爸爸妈妈——”

  云桑听到这话,心想,果然,祁恒乱七八糟的幻想,实际上都有一定的现实对照。
  同时又觉得心酸,小时候的祁恒,真的是单纯又可爱。

  这么好的孩子,他父母怎么舍得伤害他?
  云桑以前听到祁恒说他徒弟们叛出师们之前还要捅他一刀,那个时候觉得好笑滑稽。
  而现在联想到现实,她不知道那个捅他一刀是指什么,心里依旧一阵心酸。

  有一些父母总觉得小孩子是没有思想的,仿佛小孩子的脑袋都是一片空白的,说什么也好,做什么也好,她们都不会在意小孩子的想法,他们全然忘记了自己也是从小孩子长大的。

  “心疼了男朋友?”祁老爷子觉得小情侣感情倒是很真,这个女孩子倒是真的喜欢祁恒,要不然也不会这么心疼,眼圈都红了。

  

10446 3609480 MjAxOS8wOS8xNC8jIyMxMDQ0Ng== http://m.clewx.com/book/201909/14/10446_360948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