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神经病少年

书名:逆徒,我是你师父 上传会员:一抹阳光 作者:城南花开 更新时间:2019-10-02 18:12:58

  第三十七章

  云桑周五下午原本有兼职安排,只能提前取消,也取消了周六的兼职,好在对方也没介意,毕竟云桑以前都老实又认真,现在说是去医院对方也能理解。

  第二天下午,云桑给买了水果鲜花,从祁恒的亲妈那里知道了祁恒爷爷的病房号,带着祁恒就从学校出发了。
  “师父——不对,祁恒,你昨天都没有问我师姐跟我说了什么?”

  两个人坐在出租车的后座上,并排坐着,可能是上一个坐车的人抽烟,所以出租车里一股烟味儿,还有淡淡的汽油味,很是难闻。
  云桑倒也没在意,她从小到大生活环境决定了她对这些东西并不敏感,云桑心里还想着祁恒的事情,怀里抱着自己的书包,转过头,看向祁恒。
  祁恒脸色有几分苍白,额头冒着细汗,手按在前面的椅背上,手背上青筋暴起,没有说话。

  云桑也没有想到他反应为什么那么大,不科学啊,昨天见到这个叛出师门的徒弟都没有这么大反应,怎么现在反应越来越大?难道是越想越气?

  云桑正要说点什么,只见祁恒靠了过来,说道:“桑桑,你有没有觉得不适?”

  云桑赶紧扶住了他:“我没事,你这是怎么了?”祁恒看上去非常不舒服。
  出租车在公路上快速的疾驰,司机看了看后面这对小情侣,这高中生吧?唉,现在的年轻孩子啊!

  “这里面可能有针对我的法阵,我现在头晕眼花,很不舒服,灵魂可能受到了重创。”祁恒警惕地看了看出租车司机,然后在云桑耳边小声说道。

  祁恒整个人有点软绵绵的,云桑搂着祁恒的腰,她愣了一下,云桑从头到尾都不怎么相信所谓的修仙界修仙者,自然也不相信所谓的法阵,她看着祁恒额头的细汗,再加上以前班上出去游玩,祁恒都是只坐他自家的私家车,从来不跟她们一起。
  云桑又想起了两个人第一次从医院回学校,祁恒坐在车上,全程闭目养神,似乎也是现在这样额头细汗。
  云桑紧接着意识到了车里空气憋闷,还有难闻的烟味汽油味,她立马凑过去要打开祁恒旁边的窗户——

  祁恒拉住了她的手,道:“徒儿,别,强行破开结界你会受伤!”
  云桑语重心长地说道:“师父,你都这样了,还想着我受不受伤?”

  云桑眼里含着泪花,拉着祁恒的手机悲悲切切地说道:“师父,如果我出事了,你以后一定要再收个小徒弟,到时候一定要告诉她,虽然你有三个叛出师门的徒弟,可是你也有一个世界上最好的徒弟——”

  祁恒死死抱住了云桑:“徒儿,不要,为师不能再失去你了!”

  司机通过后视镜看着这两个神经病高中生的戏剧表演,终于忍不住了——
  “不就是开个窗吗?我帮你们开。”
  说着,祁恒旁边的窗户打开了,外面混杂着热腾腾的阳光气息的风呼呼地刮了进来。

  云桑被抢了戏份,这才想起了自己刚才不该贪玩,好在都是陌生人,最多被当成神经病。
  祁恒就不一样了,他只当是法阵被破,虽然依旧不舒服,但远远没有刚才那么痛苦,他抱着自己的小徒弟,闻着小徒弟秀发上的淡淡的清香——
  唉,他徒弟太爱他了,以后他若是出了意外可怎么办?

  祁恒意识到自己修为失去以后,也有想过重新修炼,可是祁恒发现自己的灵根受损,原本能够一日千里,现在却连基础功都看不懂。

  之前他没有当一回事,经历了这次的事情,祁恒看着自己徒弟眼里的泪花,他想,他还是要继续修炼,基础功法难又怎样?灵根消失又怎样?

  云桑则是看到了司机跟看问题儿童一样地看他们两,云桑一阵脸红,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现在越来越幼稚。
  云桑小时候晕车,所以刚才已经意识到祁恒的情况是晕车,但是忍不住玩心大起,跟着祁恒的节奏走……

  好在医院不算太远,两个人很快就到目的地了,走出了车子,祁恒果然又大步流星了。
  刚才所谓的结界法阵带来的难受,果然就是晕车,难怪以前班上有活动,祁恒从来都是自家车来接,也是,那么霸气的一个人,要是暴露出晕车这个特点,校霸肯定丢不起这个面子。

  云桑跟着祁恒身边,带着后怕的语气道:“以后咱们坐车也得谨慎,没有想到人类世界居然有这么厉害的法阵。”

  祁恒点了点头:“好在咱们师徒情深,感动了那个人类,让他打开了法阵,要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云桑低下头,不能笑出来,说道:“是啊,还好他被感动了。”
  云桑这个时候看到了正从医院出来的祁妈妈,她应该也是来医院看祁老爷子,对方踩着高跟鞋,大步走向了旁边的车,车子一下子开了出去,她并没有看到他们俩。
  云桑这才想起来,从昨天到今天,祁恒都没有问昨天他妈妈跟她说了什么。

  云桑跟上祁恒的步伐,说道:“你都不问问我昨天师姐跟我说了什么吗?”
  祁恒冷笑一声,那冷笑很明显就是对所谓的师姐,他说道:“她说了什么我自然是知道的,无非就是她叛出师门不是本意,她只是追求真爱。”

  云桑现在已经能够不动声色的套话了:“她真这样说,不过当年到底怎么回事呀?”

  “你想知道?”祁恒回过头,看着云桑,宠溺地摸了摸她的头:“告诉你倒也可以。”

  “你师姐是我的第二个徒弟,那个时候虽然我已经有了大徒弟,可是也没有忽略这个二徒弟。”

  原来她是叛出师门的二弟子,只是叛出师门的三弟子是谁?
  云桑摸到了大概,祁恒的父亲是叛出师门大弟子,母亲是二弟子,那三弟子有很大的可能也是血缘至亲。

  祁恒还在说:“师门清贫,为师养两个徒弟并不容易,那个时候为师也没有辟谷,为师顾及她们长身体,为师一个剑修,没日没夜地在宗门里接任务,只是为了能够养大她们。”
  很好,云桑看着祁恒追忆过往的表情。
  她想,一定要想办法偷偷地问问祁恒的爷爷,了解一下祁恒小时候的事情。

  云桑看了看医院,高大的建筑楼上,火红的夕阳印在上面,把整个大楼染成了火红色。
  云桑想,希望老爷子是个好相处的人。

  

10446 3609479 MjAxOS8wOS8xNC8jIyMxMDQ0Ng== http://m.clewx.com/book/201909/14/10446_360947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