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原来如此

书名:逆徒,我是你师父 上传会员:一抹阳光 作者:城南花开 更新时间:2019-10-01 06:09:58

  第三十二章

  云桑没给祁恒带早餐,祁恒也没有主动来要。
  上午第5节课下课,所有人都朝着食堂涌去,云桑慢吞吞地跟在祁恒旁边,两个人悠哉悠哉地也朝着食堂走去。

  “你今天有没有觉得哪儿不舒服?”云桑眼神复杂,忍不住看了看祁恒。
  祁恒似乎有点奇怪,开口问道:“哪儿不舒服?”

  他们这个长身体的年纪,那可真是一顿不吃饿得慌,云桑对此深有体会。
  “徒儿,你是不是觉得哪儿不舒服?”

  “没有,我只是突然想起了,我今天忘了给你带早餐了。怕你饿了。”

  “傻,徒儿,我已经辟谷了,别说一顿不吃了,就是几年不吃东西也没问题。”

  可别啊,拥有预知能力已经是一件非常恐怖的事情了,要是还能够真的辟谷,估计很多人会不顾一切法律法规也要研究祁恒。
  云桑心里一紧,手不由自主地拉住了祁恒的胳膊,表情严肃了起来:“不行。”

  “啊?”
  云桑神情庄严肃穆,声音虽小,却是一字一顿:“师父。”

  “嗯?你怎么了?怎么突然变得这么严肃?”
  “师父,你答应我一个事情。”
  “你说。”
  “绝对不能告诉其他人你的预知能力还有辟谷的事情,以后三顿饭按时吃,一顿都不能少。”云桑突然间不想去研究他到底有没有辟谷了,预知能力的证实让她后背发凉。
  不管是不是心理医生分析的那样,精神错乱造成了某种特殊能力,还是其他的解释,云桑都不想知道了。

  她希望对方平平安安的。
  祁恒毫不在意,说道:“为师不会告诉别人。”

  云桑现在是一点都不相信他,去看个心理医生那么随意的就把双色球开奖号给了人家心理医生。

  云桑凝视着祁恒的双眼,开口说道:“你发誓,你要是再跟任何人或者修仙者,或者魔修——等等,师父,这个世界除了人类修仙者魔修还有其他有智慧的生物吗?”

  “妖怪,徒儿你怎么了?”
  “你别管,先发誓,你要是跟任何人类修仙者,魔修,妖怪提到了你的预知能力,辟谷,还有修仙界的事情,如果违背了,你——我,我就会度心魔劫失败。”

  祁恒愣住了:“徒儿?你今天到底怎么了?那魔修跟你说了什么?”

  云桑摇了摇头:“不是,你发誓,你先发誓。”她实在是不相信这人口头承诺。

  祁恒:“为师不会拿你发誓。你要是想听,为师可以发誓,以后不会向任何人,任何修仙者,任何魔修,任何妖怪提到预知能力辟谷和修仙界的其他事情,如果违背了,为师永远不能飞升。”

  云桑站在原地,愣了一下,后面高一高二的学生也下课了,学校吃饭时间并没有统一,高三要提前五分钟,高一高二的学生简直就像决堤了的洪水涌了过来。
  祁恒看着站在原地跟个迷路的小动物似的的小徒儿,生怕她被人群裹挟冲走,于是伸出手,拉住了她的手,嘴里温柔地说道:“好了好了,为师发誓了,跟为师说说到底怎么回事?”

  云桑能够感觉到对方的手宽大,掌心有种干燥的温热,她还是第一次被人这样牵着走,明明应该有些不适应,可是她却觉得感觉挺好的……
  原来被长辈牵着走,是这种感觉。

  云桑摇了摇头,冷静,冷静,他是同龄人,同龄人!

  云桑最终也没有挣脱对方的手,而是说道:“我听说——听说有人类想要获得修仙者预言的能力,于是会把那些有预言的能力的修仙者关进实验室做实验,想要破解修仙者和人类区别的奥秘。”

  云桑圆自己的话可谓是头头是道,一点问题都找不出来。
  祁恒果然没有发现有什么不对,想到小徒儿这是担心自己,心里一暖,开口说道:“放心吧,为师心里有数,不会被那些人类算计。”
  他又补充说道:“傻徒儿,你是不是觉得为师对人性一无所知?”

  云桑心里想就是因为你心里有数,我才更担心。
  “是啊。”云桑看着祁恒,无奈地说道:“师父太单纯了。”

  “傻。”祁恒含着微笑,看着云桑那双漂亮的眸子,轻声说道:“为师来人界历劫了很多次了。”

  “真的?”
  “这还有假,为师第一次来人界的时候,还是作为人类历劫,那一次被人类伤得差点入魔。”
  “后来呢?”

  “后来啊。”祁恒叹了一口气,眼神哀伤了起来:“后来为师遇到了一个佛修,她治好了为师的伤。”

  “那佛修现在还好吗?”

  “她死了。”
  云桑愣了一下:“师父一定很伤心。”
  祁恒轻轻地笑了笑:“是啊,那一次我渡劫失败了。因为我想不通,为何上天不给她一点活路。”

  “我花了很长时间,在人界死去,重新在修仙界聚灵苏醒,来来回回在人界历劫,只是每一次,每一次她都不会有好下场,被魔修骗,被心魔拖累,有几次,她已经历劫成功,最后依旧自毁。”
  云桑愣住了,她突然意识到了什么,抬起头,看向祁恒的眼睛,他正看着自己,他眼里是深深的怜悯和心疼。

  云桑皱了皱眉头,被魔修骗,心魔劫,还有自毁,自毁是自杀吧。

  原本两个人交握的手一阵颤抖:“我……我是那个佛修对吗?”

  祁恒没有否认,他的眼神看着云桑,轻声说道:“你是我徒儿,这一次,我要护你周全。”

  云桑突然意识到了什么,问道:“你在人界历劫,时间和空间是不是没有变化?永远都是这一段时空?”
  祁恒理所当然地说道:“自然是。”
  怪不得,怪不得,怪不得他能够猜到彩票开奖号,怪不得他能够知道董莉莉的事情。

  他把这些称之为预知能力,实际上应该叫记忆。
  他经历过这一切,还不只一次。

  云桑握紧了祁恒的手,脑海里快速地回忆着一切,意识到了——
  祁恒没有任何证据证明他是修仙者,没有表现出任何修仙者的能力,唯一的超能力预言能力,实际上应该是来自于重复过这段时间。

  那他应该还是普通人。
  云桑想着,看向了祁恒:“你现在是不是很饿?”
  “说实话,要不然我渡劫失败。”

  祁恒手指弹了一下云桑的脑门:“从哪儿养成的这个坏毛病?动不动就拿自己做要挟,你要想知道什么?为师都可以告诉你,以后要改了这个坏毛病。知道吗?”

  云桑摸了摸脑门:“那你说说,你肚子饿不饿?”
  师父老脸一红,点了点头,说道:“为师失去修为之后时常会这样,并不是大问题。”

  云桑:“……”果然不是什么修仙者。
  “别这幅表情看着为师,在为师心目中,你才是最重要的。”

  “等等——”云桑有点奇怪:“不对啊,我不是佛修吗,怎么变成你徒弟了?”

  “之前历劫的时候,你说哪怕有一个长辈稍微保护你一下,你都不会在历劫成功之后万念俱灰,所以我很早就去找你了,把你收为小徒弟。”祁恒摸了摸鼻子,有点尴尬地说道:“说起来,咱们最初最初还是好朋友,最后平白无故给你降了辈分,你可别介意。”

  云桑关注点却是:“我……最后成功了?”

  她原本以为最后是过得很失败,所以才会放弃自我,她从小到现在都想要成功,想要摆脱现在的处境,怎么会成功了以后放弃了享受成功?

  祁恒说道:“你是靠着仇恨支撑着活下去,后来成功了,也就没有什么留恋的东西了。”

  云桑:“……”我长大以后的思想,我现在似乎不能苟同。

  不过,她这一次倒是又从祁恒这里套出来了不少信息。
  她要好好琢磨一下。

  毕竟祁恒现在这个状态,她真说不准是靠谱还是不靠谱。
  祁恒还在念叨:“徒儿,这一次不一样了,为师把你养这么大,可指望你给为师养老,你可不能丢下为师不管。”

  云桑看了看这人,憋着笑:“成成成,给你养老,放心吧,这一次我不会乱来,我觉得成功以后要好好享受自己奋斗下来的果实才对,成功以后就告别人界,不是我的风格。”
  祁恒听到这话,眼睛一亮,一把抱住了云桑:“这才是我的好徒儿!”

  两个人刚才为了躲避那群涌向食堂的人海,所以退到了旁边的小路上,小路上人少,可是还是有人。

  正好就有两个人路过,看到了这一幕,这两个人走小路是因为他们是情侣,偷偷地避开大家,想要单独多处一会儿,然而单独相处连手都不敢牵,结果一眼就看到抱在一起的两个人!

  嚣张!太嚣张了!

  他们不是说祁恒现在不再是以前的小霸王了吗?不是说他现在变成了严抓纪律的魔鬼班长了吗?

  这做派,分明比以前更嚣张了!谈个恋爱都是风风火火,全校皆知!

  “你看看人家!”男生的女朋友小声说道:“你连学校牵手都不敢。”

  男生特委屈:“被教导主任抓住了会记过……”
  “连记过都不敢为我做,你还敢说爱我?”
  男生:“……”

  云桑隐隐地听到了几句,赶紧把祁恒推开,脸罕见地通红通红的:“走了,走了,去吃午饭了。”

10446 3609146 MjAxOS8wOS8xNC8jIyMxMDQ0Ng== http://m.clewx.com/book/201909/14/10446_360914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