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小女朋友

书名:逆徒,我是你师父 上传会员:一抹阳光 作者:城南花开 更新时间:2019-10-01 06:09:22

  第三十一章

  九月底的夜晚不算冷,云桑倒是被祁恒的天打雷劈吓出了冷汗。
  祁恒身上有太多科学无法解释的问题,云桑是一点都不敢冒险了,万一只是因为她怕麻烦而承认一句在一起了,两个人就天打雷劈了,她就太冤枉了。

  祁恒对于徒弟承认师徒相恋的事情,耿耿于怀,平白无故让魔修看了笑话,可不就不爽了吗?

  祁恒第二天到学校,表情都比往常严肃了几分。
  云桑到的时候,远远地看了看他,瞬间就知道他在计较这个事情。

  她手里还拿着牛奶,这些日子,祁恒这个牛逼的辟谷修仙者,全靠云桑一点一点地投喂。
  云桑站在原地,看着远处的祁恒,看着他表情严肃地指挥大家锻炼身体,忽然间陷入了沉思,那祁恒是不是真的辟谷了……

  一开始,祁恒说辟谷了,她没当一回事,还想方设法让对方吃点东西,免得饿死。

  可是现在不一样了,祁恒已经不是那个刚从医院出来的精神错乱了。

  他是一个不一样的精神错乱,他猜中了双色球开奖号,他说准了谢明洵喜欢董莉莉,而且为了董莉莉追求她的事情。

  想到董莉莉,云桑突然回忆起,祁恒还给董莉莉做出过预言,董莉莉家里会破产,似乎是半年后的事情。云桑想起了这个事情,赶紧拿出手机,搜索董式房产,她之前是班长,班上同学家里做什么的她基本上都知道,倒不是她八卦打听,而是她跟着开家长会,多听几耳朵就知道了。

  搜索出来的内容,本地新闻中,很快就看到了董氏房产卖了好几个酒店还银行贷款的新闻。

  现在已经出现了征兆了,只是百足之虫死而不僵,还需要半年时间才彻底破产,似乎也很合理。

  云桑:“……”一回生二回熟,这一次居然心里都觉得这样才对。
  于是,云桑把牛奶面包收了起来,准备饿饿祁恒,观察一下。
  祁恒回教室就看到徒儿坐在座位上,正在看书,他特别自然地走了过去,在云桑旁边的位置坐了下来,小声说道:“为师已经决定了。”

  云桑:“啊?”大清早的,决定什么了?
  云桑的同桌走了进来,看到自己的位置被占了也不敢说什么,祁恒摆了摆手,示意对方去自己的位置坐,同桌犹豫了一下,还是朝着最后一排走去。

  祁恒继续小声跟云桑说道:“为师今天去消除那魔修的记忆。”

  他似乎对会被魔修看笑话这个事情耿耿于怀。
  云桑睁大了眼睛,道:“还有这个技术?”

  “自然是有的。”祁恒咳嗽了一下:“为师绝对不能让那魔修看笑话。”
  云桑:“……”师父的自尊心可真强。

  “师父——”两个人的头凑在一起,云桑看着近在眼前这张生气蓬勃的少年的脸,脸上带着少年的愤怒。

  “师父,我倒不觉得会让他看笑话。”
  “啊?”

  “你想啊,他喜欢董莉莉对不对,董莉莉喜欢你,他提前在我身上下了功夫,大概是因为董莉莉讨厌我,所以想毁了我,可是咱们在一起了,董莉莉喜欢你,而我,宁愿冒着被天打雷劈,也要跟师父在一起,对于他而言,简直是二重伤害。”

  “一来,师父宁愿被天打雷劈选择徒弟,也不愿意选择他的女神,那是他的女神,他觉得他配不上的人,结果师父看都不看一眼。二来,我宁愿选择跟师父天打雷劈,也不愿意选择他。他现在说不一定找地方画圈圈诅咒我们,哪儿来的时间看笑话。”

  云桑眼里带着光,语气轻快,狡黠地分析着当前的局势,周围的人类叽叽喳喳地说着话,祁恒眼里却只有自己的小徒弟,只觉得小徒弟身上都像是有光,有清风,有外面花园里沾染上的花香,一瞬间祁恒的心里涌出一种莫名的酸涩,仿佛他几百年不曾见过小徒儿这般模样,他久久地凝视徒儿的样子,忍不住伸出手摸了摸小徒儿的头。

  云桑愣了一下,被祁恒眼里的悲怆吓了一跳:“这是怎么了?心里还是觉得不爽?”

  “不是那魔修,为师只是在想,我徒儿分析得很对。”
  云桑无语地看着祁恒,见他这幅仿佛她得了癌症的表情,分析得对也不用这个表情吧?

  这个时候,董莉莉回到了教室,她进来的时候看了看云桑,如果目光能杀人,云桑觉得自己已经死了好几遍了。
  紧接着,祁恒似乎感应到了什么,抬起头,对上了董莉莉的目光,冷笑了一声。

  祁恒以前是帅的,张扬,傲慢,不可一世,也正是那天不怕地不怕的气势,让很多女生迷恋。
  而现在,祁恒变了很多,在云桑面前,他话多,两个人总能在各种场合头头挨着头窃窃私语,别人听不到他们说什么,但是能够看到他温和的笑,偏生不在云桑面前的时候,这个人冷酷寡言,每一句话都掷地有声,这样的反差让每个女生都希望自己是那个被特殊对待的人,云桑自然也就成了大家不喜欢的人。

  董莉莉是其中最讨厌云桑的人,在她看来,云桑肯定是用了什么手段才会让祁恒喜欢她,跟她在一起。
  现在祁恒这样看她,她又想起了昨天晚上谢明洵给她发的短信,云桑果然和祁恒在一起了,她又想到了自己家的事情,心里难受极了,回到座位上就趴在桌子上。
  “莉莉,你没事吧?”同桌问道。
  “有没有事关你屁事。”董莉莉没好气地说道。

  同桌悻悻地闭了嘴,前面的同学递给了她一个眼神,两个人相视一眼,又看了看前面两个头挨在一起,不知道在说什么的云桑和祁恒,都明白对方眼里的意思。

  在其他人眼里,云桑和祁恒真的是学校最明目张胆的情侣了,两个人说话就没见过他们说话声音正常音量过,两个人坐着,那就是头挨着头私语,两个人走在路上,高个子祁恒会偏过头跟云桑说话,一看就是小情侣。

  云桑也很无奈,他们两所说的大多数内容,都不适合让外人听到,祁恒又不喜欢手机打字,所以也只能靠近一点,声音小一点。
  “徒儿不必在意这些人的流言蜚语。”祁恒看了看周围的人,这群无知的人类,他现在也听到了他们师徒相恋的流言了。

  “没事,我不在乎。”云桑想了想,补充道:“对了,要是有人问起来,你千万别否定。”
  云桑琢磨着,自己这边承认在一起了,祁恒否定表示,没在一起,你们别胡说,那她可不仅仅是丢面子,还得面对更多的麻烦。

  “为师又不傻。”祁恒翻了翻白眼,道:“我要是否定了,其他无知的人类可不得看你的笑话?傻徒儿,你无论在外面说了什么话,为师都不会拆穿你。”
  云桑突然间想起了网上一个很有名的梗,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嗯?”

  “没事,就是太开心。”我师父敢吃屎——
  看着徒儿笑得这么开心,祁恒也笑了出来:“真乖。”

  这师徒就差撒花瓣的氛围实在是亮瞎了周围的学生,学校早恋的同学不是没有,但是大家在学校里都是地下情,压根没有人放在明面上,就这对,嚣张得就差拿个世界喇叭放烟花。

  老师现在怎么不抓早恋了?老师们不是有点风声立马就把人未萌芽的爱情小苗掐死在土壤里吗?现在这两个人爱情的火花都要闪瞎人眼了,爱情的大树都要参天了,匿名举报信一封又一封,怎么就没有人管管?

  这就是云桑和普通同学的区别了。
  云桑一开始就知道了,她和祁恒在一起压根不会有老师出来说什么。

  一方面这是祁恒,老师心目中出了名的疯野,而且还得罪不得。
  另一方面,现在的祁恒,上课不搞事不针对老师,不把实习化学老师气得每日一哭,下课不打架,不仅如此,而且还会帮忙管纪律!
  这个变化是因为谁?当然是因为他的“小女朋友”,“小女朋友”是个学霸,热爱学习,他就监督大家都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小女朋友”以前是班长,现在高三耽搁学习,他现在就代替“小女朋友”当班长,继续“小女朋友”的事业,现在老师们的安稳日子全来自“小女朋友”,为什么要拆散,是日子太好过了不自在吗?

  在水深火热中生活了两年的老师们,现在看云桑的目光都带着柔光,颇有种牺牲云桑一个,幸福高三全体老师的意思。
  “云桑啊,好好学习,有什么需要老师的地方就来说。”
  “云桑,你压力也不要太大,老师们知道你的情况,那些同学说的话别放在心上,老师知道你和祁恒只是关系好的朋友。”

  云桑听到这些,自然也明白老师们这是对她和祁恒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对,是闭两只眼睛。

  只是,云桑却没有心思感激老师们闭上了眼睛,她现在正在头疼一个问题——

  祁恒是真的辟谷了吗?

  

10446 3609145 MjAxOS8wOS8xNC8jIyMxMDQ0Ng== http://m.clewx.com/book/201909/14/10446_360914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