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还是想沟通

书名:逆徒,我是你师父 上传会员:一抹阳光 作者:城南花开 更新时间:2019-09-26 18:12:24

  第二十五章

  云桑和祁恒在公交车站便分开了,师徒二人都有事情要做。
  云桑沿着街道往前走,准备去找妈妈。
  一路上都是各式各样的店,云桑一眼就看到了不远处的彩票站。

  她想起了心理医生提到的诊金,祁恒给了一串数字作为诊金。
  不愧是剑修。

  云桑脸上带着笑,然而路过彩票站的时候,还是鬼使神差地走了进去。
  “我想买双色球。”云桑第一次进这种地方。
  店员手放在键盘上,都没有看云桑一眼,直接说道:“数字。”
  云桑回忆了一下:“15,1,8,16,20,7——”

  “蓝球?”
  “9。”云桑记得这串数字后面是一个单独的9。

  “几注?”
  “啊?”云桑不太懂。
  “那一注吧。两块钱。”
  机器很快打印了出来,云桑立马把两块钱递了过去。
  人就是这么有意思,明明知道不会中,可是还是会抱着万分之一的希望。

  云桑从福利彩票站出来的时候,脸有点红,仿佛做了什么羞耻的事情。

  下午,云桑和祁恒都接到了心理医生的电话。
  云桑:“李医生,祁恒的检查结果出来了吗?”
  李医生:“结果出来了,他的生化指标全部正常,神经递质指数正常,身体并无明显创伤,反而是你多项指标都有问题。”
  云桑按了按太阳穴,说道:“上一次他在医院检查的时候也是这个结果,所以他爸怎么都不相信他有问题。”

  那边的李医生说道:“我也从来没有见过这种症状的病人。”
  “李医生,你的意思是?”不能给祁恒家里打电话,那他们两也拿不出来诊金。

  原本云桑想要祁恒接受专业的治疗,结果发现她完成了从医学上证明祁恒没病。
  李医生说道:“他会不会是知道你的心理问题,想用这样的方式接近你?你之前有说过你们的关系并不好。”

  云桑:“不可能,他是一个非常高傲的人,绝对不可能向我低头,还对我说师父爱你这种话。若是他精神正常,现在都是装的,他也完全没有必要装作没钱。”

  李医生也想起了双色球中奖号的事情,说道:“这倒也是,是我狭隘了,并不是所有的病症我都见过。”

  “谢谢你愿意相信我们,我会想办法拿到诊金。”
  “不,现在最重要的问题都不是诊金了,我之前想着肯定能够检查出问题来,结果没有问题,没有监护人允许,我也不能对他继续做什么。”李医生说道。
  “等一下。”云桑逻辑强大了起来:“他今年满18岁了,而且,从医学上判定他是一个正常人,那他是不是自己能够决定要不要接受治疗?”
  另一头的李医生:“人才,你们明天过来吧,我再观察一下。”

  “医药费的问题不用担心,我暂时也不能给他开药,你们明天记得过来。”
  李医生挂了电话,突然想起了,自己忘了跟云桑说她师父专门给他打电话改了双色球的红球数字的事情。

  另一边,云桑挂了电话,上楼就听到了楼上隐隐约约传来的声音。
  云桑快步走了上去,推开门就看到家里沙发上坐着两个陌生的女人。

  左边的女人都看上去三十岁左右,如少女般纤瘦,穿着湖蓝色的长裙,身材凹凸有致,优雅又端庄,一张脸保养得很好。另一个女人一张胖胖的圆脸,穿着不合适的旗袍,脸上画着妆,看过来的时候有点别扭。

  云桑的妈妈在旁边给两个人倒茶,她的背低着,脖颈向前倾,仿佛承担不起头颅的重量。

  瘦女人抬头就看到了云桑,立马露出了温和的笑:“你是云桑吧?长得真漂亮。”
  云桑几乎是瞬间明白了,对方应该就是她生日那天,妈妈提到的那个老同学。
  狭小的房间因为多了两个人显得更加拥挤,云桑原本的好心情一扫而空,她沉默地放下了书包。

  云妈妈皱了皱眉头:“你阿姨跟你说话,怎么这么没有礼貌?”

  云妈妈指责完了云桑,又转过头,埋怨道:“她从小就是这个性子,怎么教都教不好。”
  “哪有,小姑娘怕生很正常。”瘦女人说着,对着云桑招了招手:“过来,阿姨看看你,说起来,我跟你妈妈高中的时候还是最好的朋友。”

  旁边的胖女人立马凑趣一样地说道:“那个时候还说好了以后有了孩子就当干妈。”
  瘦女人说道:“是啊,转眼就过去这么多年了,那个时候你还是我们班的一朵花。”

  瘦女人唏嘘地看了看房间:“那个时候我应该劝劝你,不该让你跟李东谈恋爱,更不应该退学。”

  瘦女人说着说着,握住了旁边云妈妈发抖的手,说道:“你当时退学退得太快了,我们哭了好久,要是你没退学就好了,我们可以一起读大学,你现在过得怎么样?云桑的爸爸呢?怎么没看到他?”
  云妈妈脸上露出了痛苦,她努力堆起一个笑容,主动撕开伤疤,露出了里面的恶心的内在:“我生下云桑的时候,他就跑了,再也没有回来过。”

  “那你这些年怎么过的?”胖女人看了看这个狭小的房子,怜悯地说道:“你一个人带着孩子,这也太惨了。”

  云桑对于自己母亲,知道的事情仅限于她父亲跑了,云桑看着自己母亲的两个老同学,看着她们看似怜悯,实际上句句捅刀的虚伪,云桑开口说道:“说够了吗?我们家条件不好,就不留两位吃饭了。”
  云妈妈抬起头,忽然就是一巴掌:“大人说话,你插什么嘴!都是学你那没教养没担当的爸爸!”

  瘦女人赶紧拉住了云妈妈,说道:“别,别打孩子。”
  云桑被一巴掌打懵了,脸颊火辣辣的疼。

  胖女人过来,心疼地说道:“都肿起来了,你也是,打孩子干嘛?这么好看一小姑娘,这要是我女儿,我都舍不得骂一句。”

  胖女人一边说一边安抚地拍了拍云桑的背:“别难过,阿姨带你出去买东西。”

  瘦女人也赶紧凑了过来,看着云桑的脸,满脸都是心疼:“你怎么把孩子脸打成这样了,看得我都心疼了。”

  云妈妈脸扭曲了起来,恶狠狠地说道:“她是我女儿,我打死她又怎么了?”
  瘦女人立马挡住了云桑:“你怎么变成这样了,孩子也是独立的人格,就算是亲妈,也不能把她当物品。”
  胖女人:“云桑,你妈妈情绪有点激动,先让她冷静一下。”

  两个人说着就半拎着云桑往外走去。
  云妈妈气得破口大骂:“云桑,你是不是觉得有人给你撑腰了?你有本事出去就不要回来了,看谁要你!”

  瘦女人拎着云桑到了外面,心疼地说道:“你妈妈这些年都是这样对你吗?”
  “唉,孩子,你真是受苦了。”胖女人说道:“阿姨带你出去吃东西。”
  云桑疲惫地按了按太阳穴,看看这两个女人,说道:“这么恨我妈妈吗?”

  瘦女人表情有一瞬间的不自然,继而说道:“你这孩子,这话什么意思?我怎么会恨你妈妈?”
  “她过得已经很惨了,我也一样。过得并不好,放过她吧。”

  云桑没有争辩什么,她回过头,往回走了几步,坐在了门口,并没有进去。
  她靠在门上,里面是压抑的哭声。

  云桑抬起头,低低压压的屋顶遮住了原本的蓝天白云,只能看到那屋檐下锈迹斑斑的铁丝,铁丝上挂着等待太阳来晒干的衣服,衣服还滴滴答答地滴着水。

  云妈妈洗衣服从来不拧干水,因为拧干水会有褶皱。
  云桑想起了小时候,她叹了一口气。

  推开了门。
  坐在沙发上的人立马停下了哭声,没好气地说道:“你又回来做什么?”
  “那就是你高中同学?最好的朋友?”

  云妈妈没好气地说道:“要不是你,我现在肯定跟她们一样。”
  云桑叹了一口气,想起了心理医生说她的话。
  你聪慧过人,在很多事情上具有很强的分析能力,你从小便说服自己原谅你母亲,实际上你潜意识不屑于跟她交流,你潜意识知道,她所有的困境换成你,你都能够游刃有余地解决。

  如果你想改变,正视她的心理问题,把她当做病人看待吧,多说点软话,多跟她沟通。
  云桑抽了旁边的抽纸,走了过去,给她擦了擦眼泪:“她们拐弯抹角地挑拨我们的关系,我能够听出来。”

  云桑叹了一口气:“我知道你心里难受,我也知道你恨,你的人生本来可以万丈光芒,突然间落到了这个地步,你心里恨。”

  云妈妈被戳中了痛点,狠狠地推了云桑一把,气急败坏地说道:“你翅膀硬了,敢来教育我了?!要不是我,你能长这么大?”

  

10446 3608056 MjAxOS8wOS8xNC8jIyMxMDQ0Ng== http://m.clewx.com/book/201909/14/10446_360805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