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奖励

书名:逆徒,我是你师父 上传会员:一抹阳光 作者:城南花开 更新时间:2019-09-26 06:14:19

  第二十四章

  祁恒坐在隔壁的房间里,手里拿着一本书,她一进门就看到对方把书放了下来。
  “医生怎么说?”

  云桑心里理了理,说道:“医生让我去抽血。”
  云桑说话的时候,目光注视着祁恒,原本是她和医生需要想办法让祁恒跟她一起接受各种检查,在心理医生一顿操作之后,变成了祁恒自己需要想办法跟她一起接受检查。

  果不其然,祁恒皱了皱眉头,开口说道:“徒儿,我们修仙者怎么可以随便抽血?”
  心理医生从外面推门进来:“道友放心,这是我们人类世界的流程,对身体无害。”

  云桑点了点头,道:“平时学校做体检的时候也会抽血,都只抽一点。”云桑也明白对方现在的质疑,无非就是想引出跟她一起去抽血。

  云桑看了看医生,然后又看看祁恒,仰着脸,继续说道:“如果师父不放心的话,可以跟我一起去看看,到时候有师父在,她们肯定不敢动手脚。”
  毕竟医生告诉了祁恒,她心目中来接受检查的人是祁恒,所以她这样说非常符合自己的情况,符合自己的目标。
  祁恒本来就是这个目的,想要让云桑放心,于是立马说道:“好。”

  心理医生则带着两个人去抽血验血的地方。
  抽血以后是各项检查,云桑带着祁恒逐一做完。
  结果出来大概还要几个小时,云桑跟心理医生商量了一下——
  “今天还要继续吗?”

  “检查结果大概要下午才会出来,下午出了结果,我给他家里打电话说说,现在我还有时间,来听听你的情况。”

  云桑犹豫了一下,心里很是抗拒,开口说道:“我没什么情况……”
  “你师父是这样说的。”
  “你们第一次见面,他正在人界历劫,身无分文,你当时只有几岁大,又瘦又小,跪在青石板上,旁边是残雪,有人一下一下地打着你,你只是看着人群,没有哭,也没有求助,问人才得知,你打碎了一个碗,才会受到那样的惩罚,他说,那个时候他心生怜悯,把你买了下来,带你回了修仙界。”

  云桑愣了一下,开口说道:“我小时候没有见过他,我们第一次见面是初一开学的时候,报名排队,他站在我前面。”
  心理医生语气温和了不少:“碗的事情是真的吗?”

  云桑叹了一口气,还是说道:“小时候应该有这样的事情发生。”

  “打你的人是你母亲?”
  “我妈妈是单亲母亲,为了养我,她过得很辛苦。”云桑不自在地说道。

  “你这样想会很难走出来。”心理医生坐在对面,看着云桑:“你是一个高中生,我挺祁恒说了一些事情,虽然他记忆有问题,但是通过你联系我,察觉到他精神问题,都能判断你是一个无论是阅历还是见识都超过同龄人的孩子。”

  心理医生的肯定让云桑放下了戒心。

  心理医生继续说道:“祁恒很多记忆都有现实作为对照。”

  云桑对于祁恒记忆的探索没有心理医生这个专业人士多,于是好奇地看向医生,期待地等他说出更多的事情。
  心理医生说道:“他在描述你们师徒相处的时候,重点强调了你们相处的时候,我注意到了一个细节,你无论是小时候还是长大以后,他都不会在外人面前训你。”

  “这说明你现实生活中很有可能有一个喜欢在外人面前教训你的长辈。”

  云桑的手紧握,脸白了一下,还是开口说道:“我妈曾经在全校人面前打我,当时他跟我一个学校,应该也看到了。”

  云桑在意的,她面对董莉莉她们的时候表现出来的不在意无非就是不希望这个事情被她们拿出来作为攻击自己的武器,因为她知道这个事情能够精确无比地伤到她。

  心理医生说道:“那祁恒想要做你长辈估计也跟你长辈的这些不正确行为有关。”
  “嗯?”

  “你母亲这个错误行为可能给祁恒留下了很深的影响。”
  “我妈也是没办法。她过得太苦了。”

  李医生:“你一直帮你妈妈找理由,掩盖她就是一个失败母亲,掩盖她对你造成的伤害,可是你的阅历见识并不会认可你,长期下去,积累起来的矛盾只会越来越深。”

  云桑皱了皱眉头。
  医生开口继续说道:“你的潜意识里明白,你母亲就是失败,她本来有千万种生活方式,可以让你让她自己过得舒心,她本来可以稍微爱你一点,为你多想一点,哪怕一点点,你都不会这么痛苦。但是她没有。”
  云桑愣住了,她从小到大听得最多的话就是她妈妈不容易,她妈妈单身拉扯她很辛苦。

  “她的一切痛苦来源并不是你,而是她自己,老实说,我觉得你妈妈应该做个心理治疗。”

  云桑睁大了眼睛,磕磕巴巴地说道:“她肯定不会愿意……”
  而且,云桑觉得医生要是敢在她妈妈面前这样说,铁定会被打。

  祁恒等到云桑出来,就看到她整个人似乎有点不一样了,但又说不出来到底哪儿不一样。

  “徒儿?”
  云桑抬起头,说道:“医生说检查结果下午才能出来,咱们先回去。明天再过来接着治疗。”

  云桑心里的大石头松了两个。
  祁恒的精神错乱问题终于有专业人士介入了,她不用再提心吊胆的担心对方突然变疯子了。

  二是她自己的问题,云桑开始明白自己一直以来这种憋屈难受到底怎么回事了。

  她从小被教育要理解母亲的辛苦,从小都在努力理解,实际上她对世界的了解越多,她潜意识里越知道母亲的错误,她潜意识里有千万种让她们两个人都过得舒心的方式,明明稍微改变一点,稍微理解一点,都能让生活过得好一点,她母亲不仅没有做,反而一味把所有的痛苦都给了她,而她还必须理解,不能半点埋怨,这样的矛盾让她痛苦。
  此刻,就像是一个濒临爆炸边缘的气球突然就被放了气,云桑走路的脚步都是轻快的。

  走出诊所,今天的太阳可真耀眼,阳光像一个一个小精灵,从一片新绿的树叶上跳到另一片树叶上,从不远处大楼的一片玻璃跳到另一片玻璃上,云桑伸出手,遮挡住了阳光,她的眸子里落满了蓝天。

  祁恒看着自己徒儿这个样子,只觉得自己来对地方了,这个人类还真不错。

  就冲对方的业务能力,祁恒私下里给对方补了一个电话——
  “红球的最后一个数字是五,不是七。”

  医生愣了一下:“怎么改数字了?”
  “原本是准备让你中三等奖,三千块钱的诊金应该差不多了。”

  “现在我徒儿高兴,多给你一些当做奖金。”

  另一头的心理医生:“……”

  从三等奖跳到一等奖,翻的倍数他都不知道是多少倍,好吧,宠徒弟的师父脑回路,他理解不了。

  心理医生看了看纸条,这要是真的该多好呢。
  可惜可惜。

10446 3607935 MjAxOS8wOS8xNC8jIyMxMDQ0Ng== http://m.clewx.com/book/201909/14/10446_360793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