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预知能力

书名:逆徒,我是你师父 上传会员:一抹阳光 作者:城南花开 更新时间:2019-09-20 06:15:16

  第十八章

  女人离开了,云桑手里拿着她给的两把伞,递了一把伞给祁恒。
  祁恒嫌弃地看了看伞,说道:“为师不要。”
  云桑压根没有准备跟他讲道理,把伞撑了起来的同时遮在他头上。

  祁恒正要说话,云桑抢先说道:“我要快点回家,淋了雨怕感冒。”
  果然,祁恒原本别别扭扭不想用魔修的东西,听了这话以后,立马就不再抗拒了。

  云桑跟祁恒分开以后,走回了自己家,大雨中,她一边走一边想今天遇到的这个女人。
  很快便到家了,掏出钥匙,打开门,本来想放下书包就去洗澡,结果打开门就听到母亲的房间似乎有声音。
  外面的雨声大作,压住了云桑开锁进门的声音。
  此时此刻,操劳了一天的中年女人正坐在床边,絮絮叨叨地正在咒骂着什么。

  云桑站在母亲房间的门外,廉价的出租屋并没有什么隔音效果。

  “我想借一点钱,我女儿想要上补习班。”

  “她哭着闹着想要,又是青春期,我也没有办法。”
  “是我这个当妈的没有出息,毕竟是我对不起她。”

  那边听到这话很是愤怒:“你辛辛苦苦拉扯大她,怎么还对不起她了?”
  “我不像别的妈妈那样好的条件,她……唉,她以后就会明白我爱她,等她以后就会发现我是世界上最爱她的人,她再也找不到像我这样爱她的人了。”

  那边的人:“唉,李姐,你真的是……”

  单身母亲抚养不争气的女儿,女儿任性不懂事的形象跃然纸上。
  云桑的身体发凉,不是因为母亲用自己塑造自己伟大的单身母亲形象。

  她站在门外,雨水顺着发丝掉落在地上,手是冷的,心也是冷的。
  她是世界上最爱我的人。

  就在这短短的一瞬间,云桑突然发现,自己这一生很是悲哀。
  她麻木地回到了浴室,任由温水喷在身上,最后吹干了头发,躺在床上。
  旁边的手机有信息发进来,云桑有气无力地拿了过来——

  祁恒:[徒儿,回到家以后,把那魔修的东西扔出去,知道吗?]祁恒说的是那把黑伞。
  云桑:[嗯。]
  祁恒:[徒儿今天话有点少。]
  云桑盖上了被子,身体依旧是冷的,她面无表情地回复道:[师父,你跟我讲讲你和大师兄的故事吧。]大师兄便是祁恒的父亲,云桑突然很想知道精神错乱的祁恒的记忆中,他们是什么样的故事。

  祁恒那边过了好一会儿都没有回复,就在云桑以为对方不会回复,准备早点睡觉的时候,手机震动了一下——
  “你大师兄以前也不是现在这个样子,当初拜到我门下,他还是个意气风发的年轻人,为人单纯善良,每天都忙着去斩妖除魔。”
  “彼时他是为师的第一个徒弟,为师心里不放心,每次他出门都会给他带满法宝。”

  “那段时间过得也算不错。直到有一天,他遇到了魔修,魔修被他带回了门派,他告诉我,那个魔修是个好人,希望我能够接受。”

  “刚开始为师并不知道他跟魔修的真实关系,也没有对魔修有意见。却不曾想,魔修本性难移,偷袭为师,为师被废了一只手,若不是长老回来得快,我的手就再也不能拿剑了。”

  “事后,那逆徒居然说是为师的错,为师勃然大怒,那逆徒见此,捅了为师一剑,带着魔修离开了门派。”

  云桑看着这些内容,大概换成了能够理解的现实,然后回复道:“师父肯定很难过。”
  那边的祁恒回复道:“现在倒是不难过了,那魔修本性难移,再过一年零三个月二十天,那魔修就会背叛那个叛徒。”

  “啊?师父你怎么知道的?”还一年零三个月二十天,这么精准的数字。
  “为师会预言,自然知道。”

  云桑本来面无表情的脸都露出了笑意:“师父你居然会预言,那师父能够预言到我的未来吗?”

  那边停了好一会儿都没有回复,云桑接着就看到祁恒给她打电话了。

  “师父?”
  那边的声音顿了一下,开口说道:“预言中的东西可以被改变,你不要管这些。”
  云桑觉得对方这个态度很有意思,仿佛想到了什么事情却又不想告诉她。

  云桑自然不可能相信对方能够预言,于是开玩笑地说道:“那师父说说我以后吧?”

  “这个不行。”

  “说出来会对师父的修为有影响?”
  “这倒没有。”

  云桑道:“师父不想告诉我对我的预知?那师父预知一下其他人?”
  “比如说董莉莉?”云桑没有想到其他人,就干脆问了一个平时在她面前存在感刷得最高的一个。

  “再过六个月她家会破产,她会从这个小门派离开。”
  云桑:“……”说得跟真的一样,以及,祁恒对董莉莉怨念很大啊。

  “那师父呢?师父预知过自己吗?”

  祁恒的声音变得清清冷冷,仿佛在回忆预知里的内容:“身死道消。”

  感情在你的预知里,没有一个好结局。

  云桑回复道:“那我以后是不是过得很不好,没有度过心魔劫,也没有飞升修仙界?还为了魔修叛出了师门?”云桑开玩笑地说道,纯粹是在逗祁恒玩。

  她这话一说出来,那边安静了下来,过了一会儿,就听到人缓缓地开口说道:“为师不会让那些事情发生。”

  果然,祁恒的预知里,全员悲剧。

  云桑憋着笑,感情祁恒还有这种爱好,在脑海里都构思好了她以后会为了魔修叛出师门的剧本了。
  大概是跟祁恒这种聊天让她心情好了起来,云桑开口安慰道:“放心吧,我不会叛出师门,也不会捅你。”

  那边的祁恒依旧没有说话,他听着徒弟的声音,眼睛看着天花板,叹了一口气——

  他的徒弟的未来,比她徒弟想象得还要难。
  他预知到了很可怕的事情。

  祁恒并没有准备告诉他徒弟,因为这些事情,他徒弟知道了也没用,反而会影响现在的正常生活。
  祁恒听着另一边徒弟保证的话,心里有了主意。

  他绝对不会,也绝对不能让任何人伤害他的徒弟,谁也不能。

  

10446 3606453 MjAxOS8wOS8xNC8jIyMxMDQ0Ng== http://m.clewx.com/book/201909/14/10446_360645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