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应激反应

书名:逆徒,我是你师父 上传会员:一抹阳光 作者:城南花开 更新时间:2019-09-19 18:11:16

  第十七章

  其他所有人都在为班规里面提到的明天早上五点起床去操场的事情纠结。
  只有云桑在纠结晚上盗取本命剑的事情。

  老天爷第1次帮了云桑。
  下雨了。

  晚自习第一节课的时候,噼噼啪啪的雨声惊动了教室里的沉闷气氛。
  祁恒坐在讲台上,看着书本,祁恒看来,他是失去修为以后,导致对这些基础知识一窍不通。

  “我以前到底怎么做到记住这么多基础功法?”祁恒皱了皱眉头,自言自语的说道。
  祁恒回忆了一下——
  好像也是云峰上苦练了几百年,也在人界历劫了好几次。

  他倒是没有觉得现在失去修为有什么大不了,只是想着以前能够念回来,现在也一定能。
  他这幅看书的模样也的确威震到了其他学生,学霸们认真做题,学渣们坐在位置上,度秒如年,也只能熬着。

  窗外依旧是噼噼啪啪的雨声,而且有越下越大的趋势。
  一下课,所有人都涌向了走廊窗户,今天出门的时候并没有下雨,所以谁也没有带伞。
  走读生还好,家里人肯定会过来送伞。

  云桑倒是很开心,毕竟这样一来,就不用去偷本命剑了。
  很明显,她低估了祁恒。

  晚自习下课,雨依旧没有停,不仅没有停,而且越下越大,炸雷在天空中轰轰作响,震得人耳朵发疼。

  其他班的班主任已经组织大家回寝室——

  “住寝室的同学不要在树下逗留,快回寝室。”
  “校外的同学回家以后发信息报平安。”
  以往这种事情,都是云桑处理,云桑看到大家拥挤地在外面踏水的时候,条件反射的站了出来,下一秒意识到自己不是班长,便不再开口,而是看向了祁恒。

  祁恒原本正在思索问题,徒弟看了过来,于是开口说道:“这一次渡劫的道友凶多吉少。”
  好在雨声大雷声大闪电够亮,其他人并没有听到祁恒的话,就是听到了也只会当个笑话。

  云桑一言难尽地看了看黑压压的天空,闪电划开,紧接着又是震耳欲聋的雷声,她在雷声停下的时候,问祁恒道:“我以后也要被雷劈吗?”
  祁恒有点奇怪地看了云桑一眼,开口说道:“自然。”

  云桑后背一凉,看着祁恒,心里下了一个决定,她绝对不能成才,绝对不能成才,若是哪一天达到了圆满需要雷劫。
  云桑可不觉得自己被雷劈了,以后还能活。
  祁恒见她脸色苍白,似乎想起了什么恐怖的事情,他也没当一回事,而是开口道:“过来吧,回家了。”

  住读生已经陆陆续续往寝室跑去,走读生也有人送伞,很快就只剩下祁恒和云桑两个人了。
  祁恒拉着云桑走进了雨中。

  雨水打在祁恒身上,祁恒似乎惊讶了一下。
  云桑也跟着淋雨,然而下一秒,她就被什么拢住了头。
  云桑抬起头就发现祁恒的手盖在她头上。

  这个动作太傻了,两个人在大雨中,云桑赶紧把他手薅下来:“跑!”总不能在这里傻站着淋雨吧。

  祁恒一边被云桑带着跑,一边说道:“为师还是第一次淋雨……”
  云桑正要说,知道你是富家大少爷,不会淋雨。

  结果就听到祁恒说道:“为师以前的能力中有避雨这一项,一般雨根本落不到我身上就蒸发了。”

  云桑面无表情的拖着人家跑:“那可真是这些雨水的幸运。”
  好在两个人没跑多远,祁恒家的人就给他送雨伞过来了。

  车子就停在学校大门口,车上的人拿着两把大黑伞走了下来,然而,祁恒看到人的一瞬间,拖着云桑朝着另一个方向跑去。

  两个人瞬间就躲在了学校大门的石狮子后面,好在学校大门这里上面有遮挡,两个人倒是淋不到雨。
  云桑这才看到刚才从车上下来的是一个年轻漂亮的女人,女人手里举着一把黑伞,另一只手拿着伞。

  “我们为什么要躲她?”
  祁恒道:“还记得为师跟你提过你大师兄的事情吗?”

  云桑点了点头,祁恒他爸被祁恒说成是他叛出师门的大徒弟,这样的经历实在是难以忘记。
  “那便是引诱你大师兄叛出师门的魔修。”

  云桑皱了皱眉头,看向不远处朝着这边张望的女人,她心里隐隐有了猜想。

  之前她是班长,自然知道祁恒是离异家庭,他跟着他父亲。
  估计离婚就是叛出师门吧。

  云桑心里叹了一口气,看向这个人的侧脸,一时之间心里居然多了几分同情。
  他精神错乱成这个样子了,他父亲已经知道了却没有带他去接受专业的治疗,多多少少会让人觉得有点不舒服。

  云桑其实特想过去拿伞,无奈她肯定是不能去的。
  那边的人似乎察觉到了什么,径直朝着云桑和祁恒的位置走了过来。

  云桑的脑子转得特别快,祁恒精神失常的事情她不想让这个女人知道。
  云桑想到这里,立马转过头,在祁恒耳边小声对祁恒说道:“师父,你现在失去了所有的修为,你这一次来人间她估计不知道,她是魔修,咱们不是她的对手,一会儿不要暴露身份,你什么话都不要说。知道吗?”

  祁恒皱了皱眉头,倒也觉得徒弟说得很对,只是心里无奈,为何自己失去了修为变成了手屠魔修之力的凡人,导致自己徒弟缕缕低声下气。

  于是,云桑“面带屈辱”“被迫”“低声下气”地接受了来人的伞,女人的目光一直放在祁恒身上,似乎在观察什么,语气倒是十足地温和:“今天雷雨来的突然,我想你肯定没带伞,所以我就过来给你送伞。”

  “你要是有空可以回家来看看,你爸他很想你。”

  祁恒似乎想说什么,云桑看了他一眼,然后说道:“谢谢你的伞。”

  女人大概觉得祁恒肯定不会跟她说话,也不会上她的车,于是就对云桑歉意地笑了笑,转身离开了。

  云桑看着她离开的背影,皱了皱眉头,觉得这个女人有点奇怪。
  云桑回过头,就看到祁恒表情有些许的痛苦,甚至手腕开始出现了痉挛。

  云桑大惊:“怎么了?祁恒?我带你去医院!”

  祁恒脸色苍白,脸上不知道是汗水还是雨水,开口道:“没事,只是一些后遗症。”

  “嗯?”

  “他们曾经弄断过我的手。”
  云桑:“???”不是假的吗?怎么还会有这种应激反应?

  

10446 3606340 MjAxOS8wOS8xNC8jIyMxMDQ0Ng== http://m.clewx.com/book/201909/14/10446_360634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