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慈祥又稳重

书名:逆徒,我是你师父 上传会员:一抹阳光 作者:城南花开 更新时间:2019-09-19 06:17:12

  第十六章

  英语课第一次这么安静,安静到英语老师都有几分不习惯。
  他……他现在是在对着四十二个木头人讲课吗?

  英语老师看了一眼最后一排坐着的祁恒,见他“慈祥又稳重”地对着自己点了点头,仿佛完成了什么仪式的交接。

  慈祥?稳重?
  那还是我们班那个小霸王吗?
  英语老师就这么恍恍惚惚的完成了一节课,接下来来的数学老师生物老师同样受到了巨大的打击。

  整个班的同学如木头人一样坐着,没有窃窃私语,没有的桌子拉动的声音,没有上课吃东西的声音……
  还有点不习惯……

  云桑同样也很惊讶,她没有想到祁恒这么严格,真的做到了维持课堂秩序,只是,云桑整个上课时间都觉得心里好像还挂念着一个很重要的事情。
  云桑认真的想了想,没反应过来自己到底忘了什么事。
  按理说如果真的非常重要的事情,应该不会忘,既然忘了说明也没有那么重要。

  云桑自我安慰了一下,就又投入了学习中。
  很快就到了午饭时间。

  “云桑,过来一下。”祁恒板着脸,走了过来。
  云桑:“一起去吃午饭?”

  祁恒带着云桑走出了教室,穿过了人群,下了楼,来到了学校的保安室外面。

  此时正好就是饭点,保安室的人已经去吃饭了,门已经上锁,大铁门旁边有两窗户。

  祁恒站在一边,对着云桑招了招手,道:“徒儿,过去,先去探一探虚实,今天晚上你需要知道这里的情况。”
  云桑看了看大铁门,又看了看窗户,最后看向祁恒:“你认真的?”

  祁恒:“此地机关重重,千万小心。”
  云桑站在原地,叹了一口气,算了自己欠祁恒的,谁让他精神错乱了。

  云桑走上前,敷衍了事地看了看大铁门,然后又透过窗户往里面看,保安室里面的陈列并不复杂,一个大桌子,两把凳子,后面是一个大柜子。

  柜子上挂的两把锁,估计一把锁是坏了。
  云桑回过头,祁恒正精微地冲她点了点头,眼神里都是赞美。
  云桑非常不合时宜的想到了一个事情,曾经她无数次许愿,给她一个长辈。

  温和一点,对她好一点,能够对她的人生表示肯定,能够对她的成功给予赞美。
  老天爷真是别出心裁!

  云桑走了回来,道:“里面机关太多了,我进不去,这本命剑找班主任拿回来吧。”
  云桑补充道:“找班主任拿回来,这叫智取,智取也是一种经验。”

  祁恒叹了一口气,道:“我们剑修生于天地之间,岂能郁郁久居于人下。”
  “怎么能低声下气地去让别人帮你完成任务?”

  “我拿,我拿还不行吗?”云桑面无表情地看向了祁恒。

  祁恒看了看不远处的食堂,道:“走,带你去吃饭。”
  两个人走在林荫路间,并排着走着,云桑心里还盘算着晚上的事情,并没有注意到祁恒时不时看向她的目光。

  到了食堂,云桑打菜的时候,祁恒很自然地给她刷饭卡,然后离开。
  云桑手抖了一下,他突然反应过来,自己也觉得自己忘了什么重要的事情,这个重要的事情是什么了……

  祁恒他说他辟谷了,也就是说从昨天到今天,他一共就喝了一瓶她买的牛奶。

  云桑错愕地看向眼前的祁恒,赶紧把手里的餐盘递给了他:“帮我拿着,我再去打一份。”

  祁恒以为她吃一份吃不饱,把饭卡递给了她,说道:“去吧。”

  云桑犹豫了一下,接了下来,回到了窗口。
  “多打一点。”

  刷卡的时候还是用的自己的卡。
  于是,两个人一人端着一份餐回到了二楼的包间。
  祁恒在云桑对面坐了下来,把餐盘也推到了云桑面前。

  云桑把后面打的这一份,无论是菜还是饭都十足的午餐推给了祁恒:“师父也吃。”

  云桑大多数情况下都不会叫对方师父,两个人聊天的时候,她大多数情况下会回避称呼。
  饭菜发出诱人的香气,让人胃口大开。
  祁恒看了看自己面前这份午餐,他收回了视线,一派不食人间烟火地说道:“为师辟谷了。”

  云桑板着脸,不想跟他讲大道理了:“吃!”
  祁恒看了看云桑:“徒儿,你今天好凶。”
  他敲了敲桌子,看着云桑,说道:“为师向来不会吃这人间的俗——”

  这话还没说完,嘴里就被塞了半块沾着西红柿汁的鸡蛋。
  云桑考虑到他昨天到今天都没吃东西,所以打的菜都是不辣的菜。

  祁恒愣了一下,还是张嘴吃了下去,脸上有可疑的红晕。
  云桑把筷子递给了祁恒,道:“好了,接下来自己吃。”

  “要是不吃的话,我就一筷子一筷子喂你吃下去。”
  “堂堂一个师父,还是修仙界的第一剑修,吃饭还需要徒弟喂,到时候肯定都笑话你。”

  祁恒看了云桑一眼,那一眼仿佛在说为师不在乎名声。
  不过他还是接过了筷子,云桑松了一口气。
  只要愿意吃饭就行。

  另一边董莉莉一群人午饭都没有吃,坐在教室里,气氛压抑。
  “祁恒怎么了?”
  “他现在对云桑越来越奇怪了。”
  “是啊,之前就有别的班级说,祁恒给云桑刷饭卡。”

  “不会……不会是云桑给祁恒下了蛊吧?”
  “现在哪有这种东西?”另外一个同学说道。

  “那祁恒怎么会不讨厌云桑了?”董莉莉说道。
  她突然之间站了起来,说道:“这里面肯定是云桑做了什么。”

  “肯定是她,她以前绝对不会把班长之位交出来,现在这么轻松地放弃了,她怎么可能没有后手?”
  大家瞬间就想起了这两年,云桑对付她们用过的种种手段。

  她们没有一次不憋屈,现在好不容易看云桑憋屈了,偏偏祁恒帮她了。
  说明肯定是云桑又一次做了什么。

  “明天开始,我们观察她们两个人的情况!”董莉莉想到了什么,说道。
  “那明天早上我们需要5点多来学校吗?”旁边,祁恒的头号小弟问道。
  这群学渣都是在外面走读。
  “5点多来学校做什么?”董莉莉道。

  “班规上说明天早上5:30去操场上集合,早练。”

  

10446 3606212 MjAxOS8wOS8xNC8jIyMxMDQ0Ng== http://m.clewx.com/book/201909/14/10446_360621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