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本命剑

书名:逆徒,我是你师父 上传会员:一抹阳光 作者:城南花开 更新时间:2019-09-17 06:16:14

  
  祁恒很头疼,其实今天让徒弟送他回来,是因为今天是徒弟的生日,他给徒弟买了礼物。
  可是到家的时候,他才想起来,他给徒弟买的生日礼物是人间小女生喜欢的项链,还粉红色的!

  侮辱,这对于一个女剑修来说,就是□□裸地侮辱!
  一瞬间,祁剑修觉得自己是不是有毛病,他徒弟是女剑修啊!礼物不送宝剑送什么人类小女生喜欢的项链?

  于是夜色中,祁恒神色复杂看着小徒弟离开的背影,都没能说出生日快乐。

  祁恒觉得自己是个懂得挽尊的长辈,为了避免他说完生日快乐却没有礼物送的尴尬,祁恒决定装作记错日期。

  长辈年纪大了,记性不好,记错日期很正常。

  于是他干脆给徒儿发信息,假装记成了明天才是徒弟的生日。
  小徒儿回复了——

  “不用礼物。你给我说生日快乐我就很开心了。”

  祁恒心想,自己这个小徒弟实在是太好养活了,以前大徒弟二徒弟生日,他是绞尽脑汁还不得他们的喜欢。
  小徒弟只要一句生日快乐就满足了。

  他一定要为小徒弟找到最好的剑作为本命剑!

  云桑心里摸不清楚这人精神状态到底混乱到什么地步了,不管什么地步,她肯定都不能要礼物,要不然岂不是欺负智障人士吗?

  尴尬的是,祁恒第二天自己没有来学校。
  云桑到教室就发现祁恒的座位空着,他也不是一两次不上早读。
  早自习下课,云桑作为班长,给祁恒发了信息——
  “你今天怎么没有来上早自习?”

  祁恒回复道:“有点事情。”
  “严重吗?”

  “不严重,一会儿就回来了。”

  云桑放下心,继续看书。过了一会儿,云桑听到外面有人叫自己:“云桑,你出来一下。”

  云桑抬头就看到祁恒板着脸站在教室门口,他应该是试图严肃一点,所以板着脸面无表情,然而眼底依旧有掩饰不住的兴奋。
  其他同学哪里有云桑这么强,只看到了祁恒板着脸叫云桑出去,立马都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班长之位之争还没有落下帷幕呢!

  今天早上祁恒又逃课了,大家就觉得祁恒还是祁恒,并没有变化。
  现在祁恒叫云桑出去,肯定是找云桑麻烦。

  云桑的目光则是放在祁恒抱着的东西身上。
  祁恒怀里抱着一个长形黑色盒子。

  祁恒看了看其他有意无意看着他们的人,他对于这些总是窥视他的人类没有好感,于是对云桑说道:“桑桑,我们去那边。”

  这个点,操场上没有人。
  祁恒看着小徒弟,然后特别煽情的说道:“转眼间你就长这么大了,想当年师父刚见你的时候,天天跟在师父后面喊师父抱抱——”

  云桑看着深情并茂,眼里还泛着慈祥的泪光的祁恒,她想,只是精神错乱,可能还有点妄想症!
  “转眼你就十七岁了,为师心里盼着你快点长大,又希望你永远都是为师的小徒弟,这是为师送你的生日礼物,为师盼着你度过心魔劫,早日飞升修仙界。”
  大清早的,操场上的风很大,从操场的入口疾驰而来,又呼啸而过。

  云桑的头发被吹得乱糟糟的,祁恒那饱含感情的话也被吹在风中,云桑听得是哭笑不得。如果挡住这个人少年气十足的脸,还真以为是哪儿来的长辈。

  “谢谢。”这种场景下实在是说不出其他的话来。

  祁恒也不介意徒儿这么简单的回应,而是继续热情地把长条盒子塞在了云桑怀里,期待地看着她:“快打开看看喜不喜欢?”
  这是他历尽千辛万苦才拿到的本命剑。

  云桑只觉得这盒子看着就不便宜,她赶紧把盒子还给了祁恒,说道:“不用不用,不用送礼物这么麻烦,你跟我说生日快乐,我已经很开心了。”

  祁恒又把盒子推给了云桑:“长者赐,不可辞,也就是师父送给你的东西不能推辞,懂吗?”

  长者赐,不可辞?这人是去哪儿补习了语文?
  另一边,在操场外面一群人也是一脸震惊地偷偷观看他们俩——

  “他们好像在抢东西——”
  “那个长盒子里面是什么?两个人抢来抢去的?”
  “会不会打起来?”
  “祁恒好像不打女人吧。”
  一群人看不清楚那边的具体动作,看到那个长盒子在两个人之间来回,于是嘀嘀咕咕地说道。
  “快跑,保安来了,好像是有人去举报说操场上有人打架,保安过来了!”

  祁恒还在风里强调:“你打开看看,保证会非常喜欢!你要是不喜欢,我就收回!”

  云桑这个时候才发现黑色的纸盒子上面还绣了精致的金色花纹,非常漂亮。
  云桑打开了盒子,露出了里面——

  一把漆黑色的长剑!漆黑色的剑鞘上同样是金色的花纹,高贵又神秘。
  云桑一脸懵逼地看向祁恒,这是管制刀具……吧?他从哪搞到的?

  祁恒以为她高兴傻了,于是拿出了长剑,拔出了长剑——
  “试试看,喜不喜欢?”

  几个保安过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幕——
  两个学生站在主席台前,其中一个学生手里拿着一把亮晃晃的长剑对着另外一个女学生!

  几个保安吓得心都颤了一下,大喊:“快停下来!你们是哪个班的学生?你们班主任是谁?”
  “你们俩不许跑!站住!”

  李老师接到保安处打来的电话,手里的笔捏紧了:“什么?我马上就来!”
  赶到的时候,就看到保安手里拿着一把剑,他们班班长还有祁恒双双蹲在角落里,可怜又好笑。

  “怎么回事?”

  “你们班这个叫祁恒的学生,把这么长的管制刀具带到学校里。”
  云桑赶紧为祁恒辩解:“这是假的,不是真剑。”

  刚才操场上保安大喝一声,云桑第一反应就是管制刀具,赶紧从祁恒手里抢过来,结果拿过来的时候才发现是假的。

  “假的也不行,你看看这个,还是照样有危险!”
  班主任有点头疼:“到底怎么回事?你们怎么把这个东西拿到学校来?”

  云桑琢磨了一下,觉得是时候告诉班主任祁恒精神错乱的事情,毕竟他现在精神错乱最好还是去接受治疗。
  云桑想到这里,心里刺痛了一下。

  “是我的错。”祁恒开口说道:“我本来是想要跟云桑炫耀我有一把剑。”
  云桑扭过头看向撒谎一点都不生疏的人,那她现在怎么说?
  我生日,祁恒给我找了一把剑做礼物?

  他干嘛给你买礼物?
  他觉得我是他徒弟。

  对比一下祁恒给出来的理由,云桑觉得,班主任怀疑她有臆想症……
  云桑垂头丧气地看了一眼祁恒,她现在自己都怀疑是不是自己太渴望朋友太渴望有长辈能够对自己好而出现了妄想症……

  云桑这个表情,祁恒只当是她真的很喜欢这个本命剑,于是对保安说道:“现在能把剑还给我了吗?”

  保安没有接触过学校上层,他心目中只有自己的职责,开口说道:“不行,这个要没收。”
  班主任赶紧劝道:“学校也有学校的规矩,这一次的事情就算了,你们好好回去学习,别耽搁下一节课。”

  班主任很明显就是来帮祁恒的,三言两语就直接带走了两个人,保安也不好说什么了。

  回去的时候,祁恒在云桑板着脸,趁着班主任在打电话,跟云桑说道:“徒儿啊,宝剑锋从磨砺出,你的宝剑和磨砺都来了,开不开心?”

  云桑一头黑线地看着祁恒,见他认真地在等自己回答,只能敷衍的说道:“开心……我真的好开心。”

  “既然如此,为师给你找的本命剑绝不能落在外人手里,为师命你三天内拿回本命剑,若是拿不回来,为师可不会轻易放过你。”

  云桑不敢相信地偏过头,看着祁恒,她看到了对方坚毅冷酷的下巴,少年的眼里都是认真,一点都没有开玩笑的意思。

  所以,您的徒弟们叛出师门,走之前还必须捅你一刀才肯走,您心里真的没有点数吗?

  

10446 3605661 MjAxOS8wOS8xNC8jIyMxMDQ0Ng== http://m.clewx.com/book/201909/14/10446_360566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