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徒儿真乖

书名:逆徒,我是你师父 上传会员:一抹阳光 作者:城南花开 更新时间:2019-09-14 22:21:50

  第六章

  祁恒声音咬牙切齿,又凶又恶,如果不是带着云桑藏在灌木丛后面就好了。

  学校灌木丛枝繁叶茂,翠绿翠绿的叶子张牙舞爪地遮住了两个人,后面是栀子花,藏起来的一瞬间,简直像是掉进了花丛里
  云桑一眼就看到了从另一边走过来的谢明洵,谢明洵是隔壁二班的刺头,跟祁恒是死对头,见面必掐,云桑作为三班班长,曾经无数次给这两个人收拾烂摊子,一去二来,她跟谢明洵关系倒是并不差,甚至最近一段时间,谢明洵还想要让她帮忙补习。

  云桑回过头,看向祁恒:“我们为什么要蹲在这里?咱们怕他?”

  云桑从小到大,经历过尴尬的事情无数,丢脸的事情无数,但她没怂过。
  而现在,她被迫蹲在灌木丛里,而且还是跟祁恒一起鬼鬼祟祟地蹲在这里,要是被谢明洵看到了,她觉得丢不起这个人。

  祁恒不乐意了,小声道:“不是怕,这叫策略,我现在失去了所有的修为,我们不适合跟他对上。”
  穷剑修心里苦,辛辛苦苦养大的徒儿啊,他怎么都不愿意对方跟那个骗子魔修接触。

  祁恒看向云桑,眉头皱了起来:“你是不是对他余情未了?”
  云桑按了按太阳穴,有点头疼:“不知道意思的成语就不要乱用。”

  不知道这人到底什么毛病,之前祁恒还很正常的时候,也一直觉得她跟谢明洵在谈恋爱,三番五次地命令她跟谢明洵分手,她当时觉得祁恒这个人有毛病,也就难得解释了。

  现在祁恒真的有毛病了,云桑倒是给他解释道:“我跟他没有什么乱七八糟的关系。”
  祁恒提到这个就觉得难过,看向旁边的小徒弟,说道:“你不必说谎,为师已经原谅你了,谁都有过年轻的时候,你年纪还小,容易被魔修引诱,为师不怪你。”

  真是一副慈祥又宽容的师父模样。

  “道理我懂,你是个好师父,但我跟他真没有恋爱。”

  祁恒皱了皱眉头,眼里飘过不相信,开口道:“那一日,为师与魔界大战,你为何帮那魔修,还对为师拔刀相向?”

  云桑:“……算了,这个真解释不了,你就当我跟他恋爱过吧。”不然,我要怎么回答你想象出来的情节?

  这个时候,那边的谢明洵已经走远了,祁恒听到云桑这话,气得从灌木丛里跳了出来,迈开长腿就往前走。
  云桑看着这个人,这个自己靠想象把自己气到爆炸的人,眼里忍不住露出了笑意。

  她跟了上去,就发现祁恒眉头皱得老高,带着与全世界为敌的孤傲之气走在路上,全身上下都写满了不好惹。
  云桑心里觉得好笑,这个人怎么跟个小孩子似的,不是他脑子里石锤了她和谢明洵恋爱吗?

  “你生气了?”

  “没有,我哪有资格生气,我不过是把你养大了而已,你要喜欢魔修就去喜欢魔修。我没资格生气。我又不是你的谁,管不着你。”
  云桑:“……你不是师父吗?”

  “你还知道我是师父?你知不知道那种魔修专门欺骗历劫的小修士?他对你能有真心?”
  云桑真是服了祁恒了,这要看过多少狗血剧才能脑补出这样的剧情:“我看清楚了他的真面目了。”
  祁恒斜眼看云桑:“你说到做到?”

  “云桑?”就在此时,一个声音响了起来。
  云桑几乎是条件反射地抓住了祁恒的手腕,祁恒正要出手揍人,云桑小声说道:“师父,你修为不在了,咱们师徒都不是这魔修的对手。别冲动。”

  祁恒现在身体状况没事,但精神状况云桑还在观察中,她不想把事情闹大,只能先摁住祁恒。
  果不其然,祁恒听了云桑的话,安静了下来。

  谢明洵也看到了两个人亲密的状态,眼神暗了暗,开口说道:“我刚才去你们班找你,结果发现你不在班上。”

  他说着,把目光移向了祁恒:“你跟祁恒没事吧?我听人说,你把他砸了,他没找你麻烦吧?”

  云桑感觉到祁恒的手腕僵硬了,他开口道:“我和云桑的事情,关你屁事?”

  云桑吓了一跳,好在这个人没有提师父徒弟之类的,云桑只能安抚地看了看祁恒,这才看向谢明洵,道:“祁恒没找我麻烦,你找我有什么事情吗?”
  谢明洵的目光在云桑放在祁恒手腕上的手上滑过,紧接着开口说道:“我来问问你,我这周周末生日,你有没有空?”

  云桑还没开口,祁恒道:“她没空。”
  云桑:“……”刚才不是还记得修为尽失打不过魔修要躲灌木丛吗?现在这个正面刚的姿态是怎么回事?

  谢明洵皱眉:“祁恒,我和云桑说话,关你什么事?”
  祁恒挡在云桑面前,眼见他就要说两个人的师徒关系了,云桑赶紧说道:“抱歉,我周末没有时间,要上晚自习了,我们要回教室了,以后再联系吧。”

  云桑一边说着一边拖着祁恒往二楼的教室走,不是云桑凶残,而是祁恒现在这个状态,她不惯着不行。
  原本祁恒犟得不行,现在倒是安静了下来,云桑觉得有点奇怪,回过头看祁恒。

  祁恒正看着她,眼神里像是有光,见她回头,便开口说道:“徒儿,这还是第一次你站在为师这边,徒儿好样的。”
  以往,他徒儿多是站在魔修那边,可谓是伤透了他的心。

  云桑心想,还真是,以往这俩打架斗殴,多是谢明洵处于下风,她又是祁恒的班长,不好管别人班的人,所以多是管祁恒,每次祁恒恨她恨得眼睛冒火花。

  云桑心想,只要你不跟他打架,我都站在你这边。
  她面上却是非常认真地说道:“你是我师父,我自然是帮你。”云桑大概也觉醒了表演天赋,偶尔也会跟着祁恒的思维走,说一两句哄他的话。

  云桑这种话大多数只是随口说说而已,她很明显并不知道这话对人造成的影响。

  祁恒愣了一下,整个人一下子灿烂了起来,露出了笑容,整个人倒是多了几分少年气息,阳光明媚得耀眼,他大力夸赞道:“乖徒儿!”
  祁恒心里充满了喜悦,仿佛守了很久很久,细心照顾的花在一瞬间终于开了一般,越看自己的徒弟越觉得乖巧懂事又可爱,果然以前都是被谢明洵那魔修迷惑!

  云桑回到教室,就收到了满腔爱徒热血又无处施展的师父发来的信息——
  “[红包]”
  “徒儿今天真乖,师父爱你哟!”

  腹黑的云桑看了看这信息,第一次这么认真地确定,这人精神真的错乱了。
  云桑快速截图,保存,光是后面这条信息,日后估计能让清醒后的这人羞耻到跳楼。

  

10446 3605099 MjAxOS8wOS8xNC8jIyMxMDQ0Ng== http://m.clewx.com/book/201909/14/10446_360509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