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为师辟谷了

书名:逆徒,我是你师父 上传会员:一抹阳光 作者:城南花开 更新时间:2019-09-14 22:20:38

  第四章

  祁恒听到云桑这话,瞪了云桑一眼,语气酸溜溜地说道:“你之前可不是为了魔修谢明洵想要背叛为师吗?”
  云桑抬眼便望进了祁恒眼里,本能告诉她,祁恒眼里的柔和是真的,爱护是真的……

  一时之间不知道该从哪一句话问,因为这里面满满都是疑点。

  祁恒见她傻乎乎地看着自己,大大的眼睛里满是水光,想来也知道错了。
  祁恒忍不住摸了摸云桑的头,安慰道:“为师没怪你,比起你这些动不动就要捅为师一剑的师兄师姐们,你已经算好的了。”

  云桑依旧看着祁恒,她脑海里可算是回过神来了。
  跟祁父不一样,云桑觉得——

  祁恒精神好像出问题了!

  “徒儿,来,吃个仙果,有助于你的修炼。”
  云桑恍恍惚惚地拿着苹果,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她有祁恒父亲的电话,斟酌了一下词语,给对方发了条短信,对方回复道:“我一定把事情告诉祁总。”看来是祁父的秘书看到的信息。

  云桑又给班主任发了信息。

  “你说,祁恒精神错乱了?”病房门口,班主任不敢相信地说道。
  云桑点了点头,表情一言难尽:“他说他是修仙界的剑修,我是他徒弟,他爸爸是他大徒弟。”

  班主任:“就这些?”
  云桑点了点头,班主任表情凝重了起来,打开病房门,就看到祁恒正在玩手机。
  班主任看向云桑,脸上的表情仿佛在问,修仙界的剑修会玩手机吗?

  云桑表示,你看我我也不知道。
  班主任倒是相信云桑,走上前:“祁恒,今天回学校吗?”

  祁恒道:“回吧。”他小徒弟是长老,虽然这个叫普林第四中学的小门派并没有多好,但是小徒弟还是很上心。

  班主任接着说道:“今天下午是化学课,你们要回去上吗?”
  “上吧。”小徒弟对于这些基本功法很着迷,他虽然都了然于胸,但是也要回去陪着小徒弟上课,防止魔修引诱他这单纯善良的小徒弟。

  班主任再接再厉,道:“剑法课要上吗?”

  祁恒抬起头,目光从手机上移开:“我们学校要上剑法课?你精神恍惚了?”
  他们这个小门派不是只上基本功法吗?剑法课哪里是这种小门小派就能开得起的?这人得妄想症了吧?

  班主任赶紧说道:“没有没有,我糊涂了。”
  班主任一边说一边尴尬地把云桑拉了出来:“他刚才可能是捉弄你,你看他正常的很。”

  “学校那边有点事情,我先回去了,你一会儿跟他一起回学校可以吗?”

  云桑心情复杂地点了点头,祁恒刚刚捉弄她?这个说法的确更为合理。

  “徒儿,过来。”

  “徒儿,扶为师起来,为师带你回小门派。”
  云桑看了看半靠在病床上,虚弱地咳嗽一副下一秒就要撒手人寰的少年。

  成吧,的确更像捉弄。
  偏偏这个人捉弄人的时候非常认真,那扶着病床想要起来又起不来的虚弱模样,云桑还是看不下去了。

  三下五除二地上前,云桑把这个一点伤都没受,在病床上躺了半天的人扶了起来。

  祁恒长得高,但是到底才十八岁,带着少年人的精瘦,云桑没注意就扶到了对方精瘦的腰上。
  祁恒的腰肢有力,快速后退了半步,仿佛被非礼了一样。
  云桑琢磨了一下这个速度,这人真的需要扶?

  祁恒觉得需要,非常需要,他刚失去了所有的修为,当然需要徒儿扶着自己才能走路。
  于是,云桑就像扶着一个重症患者一样把人扶到了楼下,送进了车里。
  上了车以后,祁恒背挺得直直的,闭上眼睛,表情严肃。

  云桑看了看祁恒,他保持这个动作一直到学校。
  “为师已完成灵力运转,徒儿不必扶我。”下车的时候,云桑正要扶他,就看到祁恒摆了摆手,说道。
  紧接着,祁恒迈出大长腿,走了下来,步伐稳健,健步如飞。
  云桑看着对方远去的背影,内心只有一个想法,果然是在捉弄她。

  学校现在是下午第三节课,化学课,化学老师正在台上讲着“水解反应”,云桑跟祁恒走在走廊上已经能够听到化学老师那独特的口音。

  “徒儿,你在想什么,表情这么严肃。”
  ——“我劝你在教室的时候不要叫我徒儿。”云桑开口道。

  祁恒看了一眼自己的小徒弟,揉了揉她的头,说道:“自然不会,这是你的历劫,为师已经想清楚了,以后不会再像以前那样保护你,宠着你了,你要自己去解决困难。知道吗?”

  云桑再一次无语地看向祁恒,心里有千万种吐槽,此刻居然挑不到一句合适的。
  祖宗,你不折腾我,我人生中的困难能少一大半好吗?

  好在,祁恒并没有出幺蛾子,他大步回到了他自己的座位上坐了下来。

  云桑的座位在第二排,她怀着一种随时去给祁恒处理突发事件的心情同样也坐了下来。
  云桑上课的时候,偷偷回过头去看祁恒,就看到他正趴着睡觉。

  一下课,祁恒就起来了,其他同学纷纷涌了过去:“祁恒,你没事吧?”
  “你晕过去的时候吓死我们了。”

  云桑看着被众人拥着的祁恒,祁恒性格很差,经常发脾气,但是他朋友真的很多,云桑自己都没有发现自己眼里深埋的羡慕。

  这一大帮子朋友叽叽喳喳地嚷嚷开了——
  “祁恒,你看云桑在看你。”
  “你听说了她妈妈的事情没?这可是一个好机会,你叫她妈妈来学校吧。”

  那群人本来就是想说给云桑听,自然声音不小,云桑听得面无表情,一双美目去看祁恒。

  祁恒跟云桑对视了一眼,他紧接着冲着旁边的人,说道:“你叫祁恒吗?是你去救的云桑吗?”

  那人被问得一懵,条件反射地摇了摇头。
  祁恒语气特冲:“既然我是祁恒,是我救的云桑,需要你来教我做人?”

  祁恒说这话的时候,表情平静,还带着点嘲讽,云桑瞬间想起了刚才对方在外面说的话,她怎么感觉自己被维护了?

  她正在想的时候,祁恒大步朝着她走了过来,伸手把她自然蓬松的头发往下压了压,道:“去吃晚饭了。”

  云桑看了一眼其他人,果不其然,所有人都同一个目光,泰山崩于前,大概就是这个目光。

  这个点正是饭点,食堂可以说是人山人海,好几个窗口的队伍都排得跟长龙似的,空气中却弥漫着饭菜的味道,有重口的酸辣粉的味道,有炒菜的香味,混合在一起,最大程度地勾起了云桑的胃。

  从她们进来开始,就有不少人在看他们,高中课程无聊,学校娱乐项目更是少得可怜,而八卦就成了放松娱乐的不二选项,云桑旁边站着的这个人,无意是八卦的重心。

  现在祁恒跟云桑站在一起,众人的目光自然有意无意落了过来。
  云桑本来就不在乎别人的目光,她心里疑惑祁恒到底怎么回事,所以顶着这么多目光也没有准备跟祁恒分开走。

  “你不是说在学校里会掩饰咱们俩的关系吗?”云桑见祁恒越走越近,道。
  祁恒有点不解,看向云桑:“我掩饰了。”

  “哪儿掩饰了?”
  “我没叫你徒儿,桑儿,你也没叫我师父,大家都不知道我们是师徒,我也不保护你了。”祁恒看了看周围的人,压低了声音说道。

  祁恒当然看得出来周围的人在监视他,他倒是不害怕,一群凡人而已。
  “你以前保护我了?”

  “那是当然,要不然你以为你历劫能够这么简单?”
  “傻徒儿,还不是因为为师偷偷保护着你,以后不会了,为师醒悟了,一味付出和保护并不能使你成长。”
  云桑咬牙切齿:“那真是谢谢你……”

  祁恒见她似乎有点不高兴,想来也是,自己突然不宠她了,她肯定会不习惯,于是祁恒转移话题,说道:“今日功课如何?”

  “上课的内容?”

  祁恒道:“没听懂也没关系,凡事不可求急,你先说说哪些地方没懂,为师帮你整理一下。”

  云桑说道:“上午的语文课数学课英语课我之前预习过,虽然没有上,问题也不大,下午的化学课是水解反应,我这个部分之前也预习过……”

  云桑滔滔不绝地讲了起来,她讲的时候一直在注意祁恒的表情,却发现他一脸欣慰,时不时地还满意地点了点头,伴随着:“不错,不错。”

  云桑好想问,你真的听懂我在说什么了吗?

  祁恒没听懂,他一句都没听懂,曾经天才剑修心里大惊,自己果然已经失去了全部的修为,现在连基本功法都听不懂了。

  他不愿意让徒弟知道自己为了救她失去了所有的修为,也不愿意让徒弟知道自己听不懂基本功法,要是徒弟知道了得多愧疚啊,于是像以前那样点点头,说道:“不错,很厉害,徒儿基本功法很扎实。”
  云桑看不出来这人是不是真的听得懂自己在说什么,她道:“今天学习的内容还是有点难。”
  祁恒见小徒弟为难的样子,开口说道:“可有不懂的地方?”

  云桑忽略周围有意无意地看过来的目光,道:“亚硫酸氢钠那一部分内容我没怎么听懂……”

  “亚硫酸氢根离子水解反应会生成亚硫酸和氢氧根离子,按理说整个溶液应该呈碱性,但我看老师说最后溶液呈酸性,这是为什么呢?”

  失去所有修为的祁恒,内心一片茫然,我徒儿在说什么?我一个字都没听懂。
  但是从外表上看,祁恒一点都不慌,旁边有人跟他打招呼,他还礼貌性地回了一下,然后看向云桑,眼神带着鼓励,语气跟哄幼儿园小朋友一样说道:“这个东西酸性有一个很主要的原因,我提示一下:你多念两遍名字,你再想一想,你这么聪明肯定能够想出来。”

  “那我再想想。”云桑这一次没有被祁恒的表面迷惑,毕竟祁恒连亚硫酸氢钠这几个字都不能复述出来,只能用它代替,云桑心想,这是祁恒没错了。
  这个时候,已经轮到两个人打菜了。
  “你们吃什么?”打菜的阿姨问道。

  云桑照例选了两个菜一个汤,正准备去刷饭卡,旁边的祁恒已经刷了,他压根没有准备点餐,而是对云桑说道:“走吧。”

  完全就是一副我给你刷饭卡理所当然的模样。
  别说云桑了,周围其他人都是目瞪口呆,不敢相信这一幕,什么情况,不是说祁恒最讨厌云桑吗?这是什么新的耍人方式吗?

  云桑倒是想问问,但是现在明显也不是合适的时间,于是只能跟上祁恒,见祁恒没有打菜,道:“你不吃吗?”

  祁恒眼里带笑,看吧,他小徒儿真是时时刻刻想着他,祁恒弯了弯腰,在云桑耳边小声回道:“为师已经辟谷了。”

  他一个穷剑修,支撑不起两个人的花费。

  云桑满脑子都是——
  这真的精神出问题了吧?
  一个人,一个正在长身体的人,不吃饭的情况下,能活几天?

  

10446 3605097 MjAxOS8wOS8xNC8jIyMxMDQ0Ng== http://m.clewx.com/book/201909/14/10446_360509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