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切莫背叛为师

书名:逆徒,我是你师父 上传会员:一抹阳光 作者:城南花开 更新时间:2019-09-14 22:20:02

  第三章

  跪下?她耳朵是不是出问题了?

  房间只剩下两个人,整个空气像是凝固了一般。

  云桑原本蹲着,现在站了起来,挺直了腰背,开口道:“我不该连累你受伤,你的医药费我会想办法。”

  “我在乎的是这个事情吗?”

  云桑皱了皱眉头,继续开口道:“除了这个事情,其他的事情,我并没有觉得我有错……”

  “云桑!”

  “你上课不仅不听课,还去打扰听课的同学,我记你名字是我作为班长的责任。你跟同学打架,我给你爷爷打电话,那也是我作为班长的责任。”

  祁恒本来就是要教育自己不听话的小徒弟,现在等了半天没有等到自己想要的答案,还被自己徒弟指责了,这下子气得嗓子疼,忍不住咳嗽了两下,说道:“云桑,你这样左右言他,是不是觉得你这样不爱惜生命也没错?你可对得起我?”

  不爱惜生命??对得起你?
  云桑表情裂了,抬起头,看向祁恒,彼时他依旧看着自己,眼神带着失望,仿佛她做了什么可恨的事情。
  “我哪儿不珍惜生命了?”云桑不明白祁恒为何有这样一说,再说了,珍不珍惜生命这个话题太奇怪了,怎么也不应该是他俩之间讨论的话题。

  “你还有理了,我问你,你跳下去的时候可想过我?还是说,你就是跳给我看的?”
  那一刻,祁恒站在楼下,他无意抬眼就看到这人往下跳,脑子里一片空白,身上的血液仿佛凝固了一般。

  云桑这下子稍微懂了一点,原来祁恒以为她看到他在下面,所以故意往下跳去砸他?
  这什么脑回路?她又不是智障,就算是讨厌祁恒,她也不会做出这种操作。

  “你想太多了,不是我自己要跳,也没想过要砸你,我对你没那么大的恶意。”

  祁恒脸上的表情精彩了,他似乎想起当时的情况,可是好像又想不起来了,于是又问道:“真的?不是因为我禁止你跟谢明洵说话,所以跳楼吓我?”
  “谢明洵?跟他更没有关系,我本来就是擦玻璃,踩着的桌子滑了,我一下就掉下去了。”

  祁恒万万没想到居然是这个原因,他看着小徒弟的眼睛,意识到她并没有撒谎,心里舒坦了不少:“如此甚好。”

  云桑心里还想着医药费的事情,见两个人之间的误会解除,祁恒似乎心情转好,于是她语气也温和了很多,开口道:“这个事情到底是我连累了你,只是在医院做检查的医药费我没有那么多,可不可以后面慢慢给?”

  祁恒听到医药费,也是脸色一变,他想到他自己也是个穷剑修,还是一个努力养徒弟的穷剑修,偏偏人界什么都要钱,这下子尴尬了,祁恒不愿意在小徒弟面前表现出来,于是故作高深地说道:“医药费我自有办法,你个小孩家家的,别考虑这些,当心长不高,出去吧,我需要休息。”

  他需要想想怎么给医药费。

  云桑本能地觉得祁恒哪儿不对劲,可是又说不上来到底哪儿不对劲,祁恒让她去休息,她还想着跟祁恒家长道歉说明一下自己的情况,干脆就站在医院走廊上等班主任回来。
  医院走廊上有窗户,外面阳光明媚,天空明净,朵朵白云惬意地游来游去,云桑看着白云心里思索着怎么攒钱赔医药费。
  祁恒的爸爸并不是不讲理的人,这一次的事情,她并非故意,祁恒也没事,她好好说说,祁恒的爸爸应该不至于做绝。

  云桑是班长,每次家长会都是她帮着班主任主持,来给祁恒开家长会的长辈一直都是他爸爸。
  她记得,那是一个对祁恒非常暴躁,对外人非常温和的人。

  “祁总,你别急,现在人已经醒了。”
  班主任的声音传来,云桑条件反射地回过头就看到了一个见过几次面的中年男人。

  男人表情凝重,急急忙忙地走在最前面,他西装革履,头发整整齐齐地梳成了大背头,整个人精神又严肃。
  班主任和几个医生拥护在他身边,解释着祁恒的情况。

  这是祁恒的父亲。
  祁父径直推开病房门走了进去。

  只隔了几秒钟,就听到里面传来了声音——
  “大胆逆徒,你还敢来见我!”这是祁恒的声音。
  “混小子,反了天了,我让你装相,屁事没有还敢骗老子了!”祁父暴怒还伴随着打人的声音。
  “屁事没有躺在床上装死?我看你就是借着这个理由逃课,给我滚回学校去!”

  云桑表情复杂地站在门口,只觉得祁恒胆子真的很大,居然敢这样跟他爸说话。

  没一会儿祁父就走了出来,对班主任说道:“老师,祁恒这孩子从小被他爷爷惯坏了,给你们添麻烦了。”

  班主任赶紧摆手:“没有没有,这一次不是他的错。”
  祁父表情严肃了起来:“就是因为你们这种态度,才会让他胡作非为。”
  这些年来给儿子收拾烂摊子已经收拾得够多了。

  云桑犹豫了一下,说道:“没,这一次是我的错,我擦玻璃的时候不小心从二楼掉下去了,他被我砸了一下。”

  祁父听到这话,脸色变了一下,赶紧招来医生询问,再三确定祁恒并没有受伤,也没有什么问题,这才松了一口气。

  云桑补充道:“医药费我可以……”
  他还没有说完,祁父摆了摆手,说道:“现在祁恒也没事,医药费就算了,不用你给。”

  祁恒的父亲说着转向班主任:“但是学校需要加强管理,好在是2楼,要是学生是4楼擦窗户掉下去,可没有这么简单。”

  云桑正要说话,就感觉到突然伸出来了一只手,抓住了她的手腕,毫无防备地,她被拉到了一边。
  祁恒站在她面前,表情不悦,冲着祁父呵斥道:“你还没走?”

  祁父皱了皱眉头:“混小子,我看你是还欠打是吧?”
  祁恒在自己小徒儿面前,输人不输阵,挺直了腰背,道:“我刚才是看在你功力倒退,人都老了几十岁的份上让着你,你别得寸进尺!。”
  祁父眉心直跳,恨不得把自己这个儿子再打一顿,但又考虑到刚才自己误会了对方已经打了一顿了,于是说道:“既然没事滚回学校去,别在这里浪费医疗资源。”

  “这学期期末你要是再敢给我抱一个倒数第一回来丢人,我打断你的腿。”

  祁父说完就走了,班主任赶紧跟了上去,大概是想要解释学校设施出现问题的事情,于是病房门口一下子就只剩下祁恒和云桑了。

  云桑转过头看向祁恒,祁恒眉头紧皱看向他老父亲离开的方向。
  祁恒回过头就看到自己小徒儿正用一双漂亮的大眼睛看着自己,他叹了一口气,语气深沉:“别跟他学,师门不幸,徒儿,以后见到这个人躲远一点。”
  云桑以为自己听错了:“什么?”

  祁恒道:“为师忘了给你介绍,那是你那叛出师门的大师兄,你以后见到他,别给他好脸色。”

  云桑一言难尽地看向祁恒,眉头眼间尽是不敢相信,她开口问道:“什么大师兄?”
  祁恒一边往病房里面走,一边对云桑说道:“为师没有告诉过你,在收你为徒之前,为师还收了三个弟子,当年年轻,是人是狼看不清。”
  “你大师兄,就是刚才这个人,嫌弃为师清贫,勾结魔修,叛出师门,走之前捅了为师一剑。”

  “你二师姐,在你大师兄叛出师门后,很快也勾结了一个魔修,迅速叛出师门,走之前也捅了为师一剑。”
  “你三师兄,第一次下山,同样被魔修勾引,回到师门偷走为师的剑谱,还捅了为师一剑。”

  云桑心里有千万种疑问,她迈开腿,走在祁恒后面进了病房,在空荡荡的单人病房里,鼻尖是消毒水味,云桑目光看着祁恒,他背着手,站在窗户前,一副高人模样般叹了一口气。

  这个所谓的师父,听上去不太聪明的样子。

  云桑的千言万语最后都化成了一句疑问——
  “我们的师门文化是勾结魔修,叛出师门,再捅你一剑?”

  

10446 3605096 MjAxOS8wOS8xNC8jIyMxMDQ0Ng== http://m.clewx.com/book/201909/14/10446_360509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