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跪下

书名:逆徒,我是你师父 上传会员:一抹阳光 作者:城南花开 更新时间:2019-09-14 22:19:27

  第二章

  祁恒现在正在气头上,云桑抬眼就看到暴怒的人,她脑海里还记得这个人打架时的狠厉,

  抬脚,进门,在离祁恒两米远停了下来,开口道 :“这一次的事情,对不起,是我连累你了。”
  祁恒坐在病床上,眉眼间都是愤怒,看过来的目光都冒着火。
  祁恒觉得自己的目光每一个眼神都在控诉——

  你居然敢当着师父的面跳楼!
  师父为了救你失去了修为,你居然还站得那么远!

  而云桑迎上这个目光,心知自己今天是在劫难逃,祁恒肯定会借题发挥针对她。

  云桑顶着这目光,语气尽可能卑微一点,再一次开口说道:“抱歉。”

  几个女生看了看僵直了身体道歉的云桑,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从彼此眼里看到了幸灾乐祸,期待地准备等祁恒发难。

  “我并没有逃跑,我刚才出去打电话了。”云桑迎上祁恒的目光,空调的冷风打在她的身上,后背一阵发凉。

  祁恒半躺着病床上,下巴对着云桑,一双眼睛看着自己的小徒弟,小徒弟今天穿着蓝白色的校服,袖子扎了起来,露出了一段纤细病态白的胳膊,自然蓬松的长发被扎了起来,露出了光洁的额头,一双水润大眼睛微红,一看就是私下里偷偷哭过了。

  哭过了?
  祁恒原本的怒火像是被什么东西一下子就扑灭了,他想到自己小徒弟私下里掉眼泪不敢让他看到的样子,叹了一口气,他这个小徒弟啊,怎么就生得如此固执?是他这个做师父的没有给她足够的关爱吗?

  不,他不能太宠着她了,再这样宠下去,她都敢上房揭瓦了。

  “这一次的事情,我需要一个解释。”祁恒坐了起来,眼睛看着云桑,压迫十足地问道。
  整个房间都因为他的低气压也变得阴暗了起来,其他几个女同学大气都不敢出,站在旁边看着这一幕,生怕会连累到自己。

  反倒是云桑这个当事人平平稳稳,看不出来害怕恐惧,她是站着的,祁恒坐在病床上并没有她高,尽管不是云桑的本意,云桑依旧是居高临下地看着祁恒:“很抱歉,我不应该砸到你。”

  祁恒仰着头看自己的徒弟,有点不舒服,开口道:“过来,蹲下。”
  云桑犹豫了一下,还是走了过来,在病床前蹲了下来,手却防备地捏成拳头。

  这下子轮到祁恒居高临下地看着小徒弟,舒服多了,小徒弟倒是有一头自然蓬松的头发,祁恒本想伸出手摸摸她的头,临到了又觉得自己要教育徒弟,于是把伸出去的手改成了拍在了旁边的柜子上。

  “嘭”的一声,云桑表情没变,其他几个人倒是吓了一跳,忍不住后退了几步。

  祁恒也看到自己小徒弟僵直了背,一副不知道自己错哪儿的模样,他的小徒弟就是这样,仗着他宠她,总是一次又一次挑战他作为师父的底线。
  祁恒心里那无边的怒火化成了郁闷,这些年,他对自己这个小徒弟也是尽心尽力了,就连她要进这个人间小门派修炼,他也跟着进了,小门派里,他也尽力掩护好小徒弟跟自己的关系,不让她难做,她倒好,她居然敢跳楼,若不是他路过救下,他岂不是要白发人送黑发人了?

  “云桑,我很失望。”祁恒半躺回了病床上,叹了一口气,说道。

  云桑被这奇奇怪怪的语气弄得一懵,这是什么意思?不应该借机发火吗?很失望是什么鬼?

  祁恒当时晕倒了,实际上送往医院以后,各项检查都做了,并没有什么事情,这个人明明没有受伤,却赖在医院不肯走,云桑也清楚对方的目的就是为了针对自己,只是开口就说很失望,他们俩的关系没那么好吧?

  云桑暗自斟酌着,目光在祁恒脸上扫过,道:“这一次的事情,我有一定的责任,我先说对不起,医药费的事情我也可以商量,如果你要从其他事情上为难我,我也认了…”

  祁恒做自己很失望,是为了让自己的徒弟心慌认怂,亲近一下自己,结果徒弟还在纠结乱七八糟的事情,祁恒冷哼,道:“我要你的对不起做什么?”
  站在旁边的董莉莉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对啊,对啊,如果对不起有用的话要警察做什么?”

  祁恒听到这话,这才想起来,房间里还有一群聒噪的凡人,他向来不把凡人放在眼里,自然也就没有想起她们的存在。

  祁恒瞬间回过头,一张帅气的脸上只剩下攻击性,语气又冲又飒,毫不留情面:“炫耀你长了一张嘴是吗?”
  他的徒弟他教育没问题,旁人来逼逼当他死了吗?

  董莉莉被这话一刺,瞬间僵住了,又被祁恒这样看着,眼圈一下子红了,半句话都说不出来了。
  祁恒见外人闭嘴了,这才看向小徒弟,见小徒弟身体僵硬地站在这里,仿佛世界上的所有事情都打不垮她,明明脆弱极了。
  祁恒心里是又气又悔,为自己刚才没有注意到房间里还有其他人,他的徒弟,就算是教训也不会让外人看笑话。

  想到这里,祁恒压制住怒气,伸出手摸了摸小徒弟的头,语气温和了不少,道:“僵着身体做什么呢,我又不会真的惩罚你。”

  这话说得,跟个变态杀人狂似的,云桑这下子才是整个人都僵硬了,整个人像是被阴冷的巨蟒盯上了一般,一双漂亮的眸子里充满了防备看向了祁恒,道:“你想做什么?”

  病房里其他几个同学只当祁恒耍新花样欺负云桑,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看到了彼此眼里的兴奋,恨不得云桑的态度再恶劣一些。

  祁恒见小徒弟这幅受宠若惊的模样,开口说道:“你可有受伤?”
  祁恒回忆了一下,当时也是正好看到了跳楼的小徒弟,在人间,他的修为有限,难免有顾不上的地方,不知道徒弟有没有受伤。

  “没有。”云桑道:“很抱歉这一次连累你了,害得你受伤了。”对于祁恒来说,这一次的确是无妄之灾,不管他有没有受伤,她也的确应该道歉。

  祁恒已经后退了一步了,想要跟小徒弟好好沟通,结果她依旧没有半点悔改的心,还在说这些废话,祁恒觉得自己那强大的心脏感到了一阵疲惫,伸出手按了按太阳穴,本着人前不训徒弟的原则,他摆了摆手,对当背景板的其他人说道:“你们下去吧。”

  这个摆手的动作……
  是不是哪儿不太对?
  众人一边朝着外面走,一边在想刚才祁恒那个装逼感十足的摆手,但是又说不来哪儿违和了。
  原本拥挤的病房一下子空了下来,空的仿佛整个房间一下子只剩下两个人了。

  随着病房门关上,祁恒凛冽了起来——

  “跪下!”
  “云桑,你可知错?”

  

10446 3605095 MjAxOS8wOS8xNC8jIyMxMDQ0Ng== http://m.clewx.com/book/201909/14/10446_360509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