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一百八十五章 环游世界

书名:后宅里的漫画家 上传会员:一抹阳光 作者:一汀烟雨 更新时间:2020-02-14 23:24:49

  继裴德音、林疏桐相继怀孕之后,远在延平郡的宋汀兰也来信报喜,说已有孕事,足三月。

  周静容都不敢把这个消息告诉给傅老太太等人,否则又是免不了一通拐弯抹角的明示暗示。

  周静容只能向尉迟柔诉苦:“前有粉丝在线催更,后有婆家在线催生,我真的太难了!”

  尉迟柔被周静容垮着脸的模样逗得大笑不止,可没笑几声,她就突然干呕起来。

  周静容赶忙帮她递水顺气,待她平缓下来,周静容一脸惊恐的指着她:“你你你,你不会也……”

  尉迟柔按住周静容的手,做了个噤声的手势,悄声道:“还未足月,不可说。”

  周静容顿时感到很崩溃:“你才成亲几天啊?说好的陪我呢,你也太不仗义了!”

  尉迟柔摸了摸周静容的脑袋,以示安抚,无奈的说:“没办法啊,我倒是不急,可是太子急啊,毕竟他年纪大了……”

  太子确实年纪不小了,跟他同龄之人的孩子都已经能打酱油了,他急切的心情,周静容能理解。

  不过,周静容已经想到未来的日子会是什么样的了。

  待尉迟柔、裴德音、林疏桐和周静容有机会聚到一起,她们谈论的话题便会是关于孕期的事,周静容就只能坐在旁边等着被传授经验。

  再等过些时日她们都生了,再聚到一起又会谈论关于孩子的事,周静容仍然是那个等着被传授育儿知识的人。

  看来,不管是在现代还是在古代,周静容在结婚生子这方面的速度,永远都是被排外的啊。

  周静容顿觉无比惆怅,想来想去,也就还剩下傅娆华仍然和她保持队型了。

  于是,她赶紧火速写信向傅娆华诉苦,并千叮万嘱她一定要继续保持。

  吴明岳听说京中好孕连连,也对傅娆华道:“娆娘,我们成亲也一年了,是不是也该考虑一下子嗣的问题了?”

  傅娆华的态度却十分坚决:“不行,二嫂说了,我还小呢,不宜受·孕。”

  吴明岳小声嘟囔道:“二嫂是不是管的有点多啊,连人家生孩子她都要管!”

  傅娆华严厉道:“不许你说二嫂的坏话!况且,我二哥也是这么说的,所以他们才一直没着急呢!”

  吴明岳试探着问道:“那,什么时候才合适呢?”

  傅娆华想了想,掰着手指头数着说:“书上说,女子三七,肾气平均,受·孕最佳,那就,再过个三四五六七八年吧!”

  吴明岳一个踉跄,好家伙,傅娆华这是一竿子给他支出了一掌数还多啊。

  三年他还可以等,八年是不是有点太为难人了!

  深受催生之苦的不止周静容,还有傅云深。

  傅家人不敢催周静容太过,怕给她增加压力,引起她的反感,于是就采取迂回战术,统一做傅云深的工作。

  在重压之下,傅云深做了一个决定。

  “所以,皇上给你特权,让你在六部之中任意挑选职位,结果你哪个也没选,却是选择了鸿胪寺?”

  迎着周静容疑问的目光,傅云深点了点头:“嗯。”

  周静容不解:“为什么?”

  六部分管国家各个方面,职责甚重,皇上开口让傅云深随便选,选的是各部之首,是打算给他二品大员的位置的。

  皇上想要栽培傅云深的意图很明显,只要他愿意,日后便可平步青云,入主内阁。

  可是,傅云深却偏偏选了一个八竿子打不着的鸿胪寺。

  不只是周静容疑惑,满朝文武莫有不疑惑者。

  傅云深无所谓的说:“职位不分大小,不论在哪个职位上做什么,都是为国为民,没什么区别。而且鸿胪寺也很重要的,鸿胪寺是为外邦建交,一个不小心就有可能引起两国纷争,当然需要我这么优秀的人来担任如此重要的职位啊!”

  周静容没被傅云深的自恋逗笑,反而担忧起来:“这么说来,鸿胪寺不仅要接待外邦使臣,还要出使他国,维系两国邦交;若发生战争,还要穿梭于烽火之中。这不是重要,而是很危险啊!”

  傅云深笑着揽住周静容:“你都想到哪儿去了,哪有那么可怕。而且,两国交兵,不斩来使,这是基本常识。”

  傅云深说着,又压低声音悄悄道:“而且,一旦随使团出发,周游列国,一年半载回不来,就不用听他们天天唠叨,问我们什么时候生孩子了。”

  周静容瞪大眼睛看着傅云深,满眼的不可置信:“所以,你是为了逃避催生,才选择去鸿胪寺任职的?”

  傅云深看着周静容信以为真又难以言喻的模样,被逗得哈哈大笑起来。

  好半晌,他才又正色道:“容容,我记得你说过,你的梦想是环游世界。”

  周静容点了点头:“是啊!”

  傅云深笑了笑,接着说道:“所以,我们可以去环游世界了。”

  周静容愣住了。

  傅云深收起了玩笑,认真的看着周静容,满目深情:“容容,我没有办法给你很多东西,比如快速的交通,便捷的通信,不用火就能做饭的锅,不用马就能跑的车,你说的那些千奇百怪的东西,还有你喜欢的很多美食。这些东西,在你原来的世界,唾手可得,但于我而言,却如稀世之珍。但至少,我可以把我拥有的一切都给你,你想做的所有的事,我也都想陪着你去做。容容,我想谢谢你。谢谢你,来到我的世界,谢谢你,陪在我的身边,谢谢你,愿意爱我。”

  周静容被傅云深突然砸过来的真情告白打了个措手不及,心里感动的一塌糊涂,大脑却是一片空白,完全不知道该作何反应,喃喃道:“我也,我也很感谢的……”

  傅云深看着傻里傻气的周静容,宠溺的笑了笑,堵住了她的未竟之言。

  傅云深任职鸿胪寺后,有很多事务需要处理,根本不似他想象中,可以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

  不过,这个机会很快就来到了。

  兰羌国菁毓公主大婚,需派遣使者前去道贺,傅云深作为新官上任,自然要以身作则,遂准备带队前往。

  周静容也接到了菁毓公主的来信,兴奋的跑来对傅云深说:“菁毓给我写信,邀请我去参加她的婚礼!之前的新品玉华霜,她用着很是满意,打算大批量进货,我正好给她捎过去。还有正月十五也快完结了,我得赶紧让画馆的学徒临摹出来,届时好给她带过去,省的她每次来信都要我讲一大篇后续。”

  傅云深和周静容兴高采烈的准备着出行,傅老太太却无比忧伤,尤其是在眼睁睁的看着太后给未出世的小曾孙准备了各种各样的小衣服、小玩具的时候,这种感觉尤其强烈。

  虽然她已经有了臻哥儿和珠姐儿,但是他们长大了就不好玩儿了呀,而且她希望小曾孙们越多越好。

  只是傅云深和周静容这一去,不知道多久才能回来,她想要再抱曾孙的愿望,什么时候才能实现啊!

  傅云深和周静容美滋滋的踏上了旅程,两个人窝在一起,吃吃美食,看看风景,再没有人出其不意的由各种话题引到生孩子上面了,耳根清净的感觉真好呀!

  不过,周静容才高兴没几天,就悲催了。

  她原本是想借着乘坐马车的便利,欣赏沿途风景,了解人文风情,顺便采风。

  可也不知怎么,她自上路开始,每天大脑清醒的时间很短,多数时间都是昏昏沉沉的,除了吃就是睡,眼睛根本睁不开。

  官道平坦,大部队行进缓慢,又无事可做,难免困顿。

  傅云深一开始也没在意,还以为或许是周静容一直笔耕不辍,超量完成漫画,过于疲累,所以需要休息。

  可没想到过了几日,周静容依然如此,这让傅云深意识到不妥,赶紧让队伍中的医官前来查看。

  医官为周静容诊脉后,大喜过望,拱手对傅云深道:“恭喜大人,尊夫人这是喜脉啊!”

  “你说啥?”

  医官的一句话,把昏昏欲睡的周静容都吓得瞬间清醒。

  医官仍是一脸的喜气洋洋的说:“恭喜夫人,此为喜脉,已经两月有余。”

  两个月……

  周静容和傅云深对视一眼,应该是在浦河县时。

  周静容的信期一向不准,所以并未在意,没想到,她竟然早就怀孕了!在她被各种花式催生的时候,就已经怀孕了!

  那她之前饱受催生的折磨是为了什么呀,早知如此,何必被催出心理阴影以至于要到逃跑的地步呢?

  医官欣喜过后,又隐隐担忧道:“我们才出发了一个月,距离兰羌国还要有四个月的路程,有孕之人不宜舟车劳顿,这么久的路程该如何是好啊!”

  傅云深闻言,脑海中立刻浮现出了林疏桐孕吐、裴德音每晚辗转反侧的模样,吓得心脏一缩一缩的,当机立断道:“马上返程!”

  去往兰羌国还需四个月,回到京中只需一个月,当然是回去更快,能让周静容受的罪更少。

  周静容欲哭无泪,她环游世界的梦想啊,绝对不能断送在怀孕这件事上!

10444 3643693 MjAxOS8wOS8xMi8jIyMxMDQ0NA== http://m.clewx.com/book/201909/12/10444_364369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