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二百二十九章 你怎么穿着绵绵的衣服

书名:江少,你儿子怕是要成精 上传会员:我是小乖乖 作者:孟商初五 更新时间:2020-03-26 23:59:46

  谢程程也没说什么,接过衣服就到卫生间换上,又把头发拢好。

  看着镜子里面的自己的模样,脸上的红肿依旧清晰可见。

  咬着唇想了想,谢程程又将头发散落下来,勉强的遮挡上了脸上的伤。

  等她出来的时候,发现冯绵绵站在门口,手中拿着一瓶药膏。

  “把这个敷在脸上,消肿效果比较好。”

  看着她手中的药膏,谢程程愣了一下,下意识的问道:“你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

  无事献殷勤,非那啥即那啥。

  “为啥?你还问我为啥?”

  冯绵绵瞪大了眼睛,一脸诧异的看着她,“难道你拉粑粑拉到一半就穿裤子走人吗?”

  谢程程:“……”

  这特喵的是什么见鬼的形容。

  果然不能跟她多说一句话,和柳飞絮关系好的人,脑子都有问题。

  “谢了。”

  扔下一句轻飘飘的感谢,谢程程接过药,进去对着镜子涂抹一番。

  药膏清清凉凉,带着淡淡的薄荷的香气,敷在脸上,感觉很是舒爽。

  冯绵绵靠在门框上,百无聊赖:“抹个药而已,好了没有啊,我上班要迟到了,全勤没有了我可找你算账啊。”

  “全勤多少,我给你两倍。”谢程程走出来,说的十分大方。

  只可惜冯绵绵却是不买账:“得了吧,你现在连手机都没有,还给我两倍……先想想自己吃饭的问题吧。”

  不说还好,说到这个,谢程程的肚子一下子就叫了起来。

  很响亮。

  谢程程一把捂住肚子,脸上浮现了可疑的红晕。

  见状冯绵绵一挑眉梢:“怎么,没吃早饭?”

  “没,没吃……”

  原本要吃的,结果刚坐下就开始吵架,然后就发生了意外,随后自己就赌气跑了出来,哪里顾得上吃饭。

  如今肚子是真的饿了,很空虚。

  看着她一脸闷闷不乐的样子,冯绵绵叹了口气,对着她扬了扬下巴:“走吧,外面有早餐店,带你去吃点儿。”

  闻言谢程程看着她,咬了咬唇,憋了半天,才憋出“谢谢”两个字。

  听的冯绵绵后脊背发凉:“行了,不愿意说就别难为自己,你不情愿,我也别扭。”

  说完转身先走了出去。

  见状谢程程也不敢耽误,急忙跟了上去。

  吃过早餐,两人并肩朝着医院的方向走去。

  “你看,其实你刚才只要顺着这条街走到头,就能看到医院了。”冯绵绵指着眼前的路讲解着。

  谢程程一看,这不就是自己刚才迷路的地方嘛。

  合着自己刚才只要再多走几步……

  “原来这么近啊……”

  “所以啊,下次记得多走两步,多走走,多看看,别那么没见识。”

  谢程程:“……”

  自己只是不认路,怎么成了没见识?

  果然这个女人说不了两句好话,和柳飞絮一个损样儿!

  到了医院,两人便分道扬镳。

  谢程程到了更衣室准备换衣服,这时柳飞絮走了进来。

  因为是背对着,所以她也没看清眼前是谁,只是看到了熟悉的衣服,下意识的就认为是冯绵绵,上前去拍了拍她的肩膀。

  “绵绵,你怎么跑这里来了,来偷我零食的吗?”

  结果没想到,一回头,出现的却是谢程程的脸。

  而且——

  “我靠怎么是你!”

  柳飞絮被吓得原地起跳,双手抱胸,神情惊恐,“你怎么穿着绵绵的衣服?”

  说完她自己不自觉的皱了皱眉。

  这句话听着怎么那么熟悉?

  谢程程也皱着眉,没好气的说道:“刚才路上出了点儿事,遇到了冯绵绵,她借给我的衣服。”

  “绵绵借你的?”

  柳飞絮一听,更加的觉得迷幻了。

  这两个风马牛不相及的人怎么会凑到一起?

  想来想去也想不明白,估计眼前这人也不会告诉自己,柳飞絮打定主意空闲的时候去找冯绵绵问清楚。

  看看这货是不是背叛自己了。

  “得带个趁手的家伙事,一言不合就动手。”

  为自己机智的想法点了个赞,柳飞絮又抬头看着她,当然毫不例外的看到了她的脸上的伤。

  “你的脸……”

  “跟你没关系!”谢程程抗拒的十分的剧烈,脸色也很不好看。

  见状柳飞絮眨了眨眼睛,摆了摆手,示意她稍安勿躁:“我知道跟我没关系,我就是想要告诉你,上班时间不能散着头发,你这样不行。”

  “我知道,不用你说。”

  虽然嘴上逞强,但是谢程程还是不自觉的摸了摸自己的脸,眉头皱的更深了。

  “呐,这个给你。”

  闻声谢程程下意识的抬起头,看到柳飞絮伸到面前的手上放着一盒医用口罩。

  “看什么呢,不认识了啊?”

  见她半天没反应,柳飞絮直接塞到了她的手里,“你一会儿带着点口罩,医院规定是可以,正好能挡着点儿。”

  说完她转身就走了。

  谢程程看了看手中的口罩,又抬起头看着她远去的背影,咬住唇,心情一下子变得十分的复杂。

  ……

  江墨没想到竟然会在医院看到谢韫。

  原本他如常带着医学生查房,在进入到一个病房的时候,却是看到了熟悉的面孔。

  “谢韫?你怎么在这里?”

  闻声谢韫抬起头,看着站在眼前的江墨,微微一笑:“江墨,好巧啊,在这里碰到你了。我受了点儿伤,来这里处理一下。”

  说着她对着一旁的谢母介绍道,“妈妈,这就是我经常向您提起的江墨。”

  “原来你就是江墨啊,果然是年少有为。”谢母一脸温和的笑意,说话也是柔柔的。

  经常提起……

  听到这句话,江墨原本平静的心海一下子掀起了狂风骤雨,久久难以平复。

  抿了抿唇,他尽量维持着淡定的模样,礼貌的打招呼:“伯母您好,我是江墨。”

  看向谢韫,他犹豫了一下,这才不得不开口道:“我还要查房,先走一步,一会儿再回来看你。”

  “好,你先去忙吧,我这边不用担心。”谢韫笑着说道。

  江墨赶紧带着人离开了病房,加快了查房的速度,但是认真的程度不减。

  比平时快了三分之一的时间查完房,安排好众人的工作之后,他就赶紧返回了谢韫的病房中。

  进去的时候,谢母已经离开了,只剩下谢韫一人,靠在病床上,右手h包裹着厚厚的纱布。

  “你这是怎么弄得?”

  刚才他看过谢韫的病例,手被利器划伤,伤口很深,差一点儿割伤了经脉。

  谢韫笑了笑,不以为然:“没什么,就是在家的时候,不小心被程程推了一下,然后弄伤的,不碍事。”

  “谢程程弄得?”

  闻言江墨的脸色顿时就沉了下来,紧皱着眉头,神情不悦。

  因为他低着头查看着谢韫手上的伤,所以没注意到她脸上一闪而过的得意。

  查看了一番之后,江墨更加的心疼了:“伤口这么深,一定很疼吧,现在感觉怎么样?”

  “没事,不用担心,疼着疼着就习惯了。”

  听到这话,江墨更加的心疼了,对谢程程的不满也上升了一个层次。

  “谢程程怎么能对你下这样的手,你对她那么好,她怎么忍心。”

  “程程也不是故意的,都是意外。”谢韫连忙解释,“况且为这件事,爸爸已经打了她一巴掌,她赌气离家出走了,手机也没带,现在不知道在哪里,我实在是担心。”

  “她做错事情,受惩罚是应该的,你都这样了,还担心她。”江墨脸色不是很好,语气中带着一丝怒气。

  谢韫摇了摇头,脸色还有些苍白:“毕竟她是我妹妹,我不能不担心她。她还是个孩子,任性些也正常。”

  “什么孩子,都成年多久了。”

  说完江墨见谢韫有些嗔怒的看着自己,紧抿着唇,没有再说什么。

  片刻之后,他站起来,沉声道:“我去看看她在不在医院,在的话,让她来给你道歉。”

  “不用,我没事,你别……”

  没等谢韫把话说完,江墨已经转身快步的走了出去,消失在眼前。

  去到护士站,江墨直接拦住一个护士问道:“谢程程今天来了吗?”

  “来了,在配药室。”

  “多谢。”

  江墨转身往配药室走去,果然在里面看到了谢程程的身影,背对着他,正在配药。

  “谢程程。”

  听到有人叫自己的名字,谢程程转过身,看到竟然是江墨,愣了一下:“你找我?”

  “嗯。”

  简单扔下一个字,江墨上前抓住她的手腕,“跟我去趟病房,你姐姐在那里。”

  说完就拉着她往外走。

  “你,你搞什么……”

  谢程程下意识的想要拒绝,奈何比不过他的力气,被毫无悬念的拉了出去。

  碰巧在门口又遇到了柳飞絮。

  “你们这是在干什么?”

  看到她,江墨松了口气,指着里面说道:“我找谢程程有些事,她有些工作没完成,麻烦你帮个忙。”

  说完带着谢程程扬长而去。

  柳飞絮:“……”

  WTF?!

  这是什么情况?

  难不成……江墨对谢程程也有意思了?

  想到这个可能,柳飞絮瞪大了眼睛,满脸惊恐,忍不住抱怨道:“靠!不是吧,刚走了一个姐姐,又来了一个妹妹,怎么,组团的吗?怎么都轮不到我了是不是,真是岂有此理!”

  泄愤般的跺了跺脚,她不情不愿的进了配药室。

  毕竟是工作,不能马虎了。

  至于那两个人,一会儿再和他们算账!

10438 3656583 MjAxOS8wOS8wNi8jIyMxMDQzOA== http://m.clewx.com/book/201909/06/10438_365658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