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四十一章 真的那么难吃吗?

书名:江少,你儿子怕是要成精 上传会员:我是小乖乖 作者:孟商初五 更新时间:2019-10-10 17:35:37

  看着刘思成忙着找水喝的样子,谢程程一张脸早就涨得通红,气了个半死。

  “你,你,你,你没经我允许,吃了我的东西,现在竟然还在这里挑三拣四,你怎么脸皮那么厚!”

  “我哪知道是你的啊,早知道打死我也不会吃了。”

  哼了一声,刘思成往嘴里灌了一口水,拼命地往下咽,白眼儿都要翻出来了。

  好不容易感觉嘴里的味道淡了不少,看着谢程程气急败坏的模样,他一副笑嘻嘻不以为然的样子,“你有什么好生气的,毕竟你做的东西确实是不好吃,和我昨天吃的那一份相比,简直就是天差地别。不过你也不用太灰心,毕竟谁也不是生来就会做饭的,以后你多练练,顺便少放点儿盐,应该勉强就能入口了。”

  原本谢程程还因为他的反应气的想哭。

  结果听到其中一句话,却是明显的愣了一下。

  “昨天吃的那一份……江墨,难道你把我昨天送你的那一份给他吃了?”

  谢程程盯着江墨,眼睛瞪得滚圆,一副气愤不已的样子,“你知不知道,那份可是我姐姐亲手做的,你怎么能给别人!”

  原本江墨是不打算说的,但是担心她会误会,不得不解释:“你别着急,刘医生吃的那一份不是你带来的,而是……之前柳飞絮丢在那里的那份。”

  “嗯?”

  谢程程一听,当即一愣,眨了眨眼睛,有些不太明白他的意思。

  见状江墨也懒得多说,直接问向刘思成:“你问他昨天吃的那一份是什么样子的餐盒就知道了。”

  看着谢程程突然就盯上了自己,刘思成感觉浑身发毛,连忙说道:“我昨天吃的是一个透明玻璃餐盒装的,和这个不一样,不一样……”

  昨天柳飞絮拿来那个餐盒的时候,她也看到了,确实是透明的,里面的饭菜也都看的清清楚楚。

  但是她明明记得,柳飞絮走之前,是将饭盒直接丢到了窗台上,所以又怎么会到了江墨的手中?

  谢程程刚要开口问,便被江墨察觉到了她的疑问,心思一转,连忙解释:“我是准备交给保洁,毕竟丢在那里不雅观。结果那个时候刘医生刚好看到了,就给吃掉了。我当时没拦住。”

  听到江墨说没拦住,谢程程是相信的。

  毕竟方才刘思成那个架势,谁能拦得住啊!

  一旁的刘思成原本还没当回事,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只是听到提到了自己的名字,又涉及到一些似乎与他有关的事情,但是与事实有些出入,他觉得自己有必要辩解一下。

  好好的名声,不能被玷污了!

  “江哥,昨天明明是……”

  “好了。”

  刘思成话还没说出口,就被江墨拎着衣领提溜到了门口,“你先回去吧,我马上就过去。你们可以先吃,不用等我。”

  说完一甩手,门当即在刘思成的面前关上,差点儿将他的鼻子拍成平面。

  刘思成:“……”

  人面兽心!

  居然污蔑我的名声来换取自己的清白,太可耻了。

  在这一刻,刘思成心中充满了对江墨的行为的鄙视。

  不过向来也持续不了多久。

  关上门,江墨背对着谢程程,悄悄的松了口气。

  看来有必要找个机会和刘思成好好的“谈谈心”,让他清楚什么话能说,什么话不能说。

  再这样来几次,自己的面子就要丢干净了。

  调整好心态,江墨转过身来,对着谢程程尴尬的笑了笑:“同事他们还在等着我,要不你先回去吧。”

  “好,那你先忙,我就不打扰你了。”

  谢程程起身走了两步,突然停下来,在江墨不解的眼神中,又折返回去,手忙脚乱的将盒饭手巾袋子里面。

  “那个,那个,这个盒饭我想带走了,下次,下次我再给你送吧。”

  说完也不等江墨开口,谢程程就打开门落荒而逃了。

  等到回到科室自己的座位上,她才终于松了口气,脸上一副劫后余生的表情。

  看着手中送出去又拿回来的盒饭,谢程程咬了咬唇,拿起筷子,尝了一口。

  “我就不信有那么难吃,明明都是按照姐姐教的办法做的。”

  塞了一大口放进嘴里,谢程程大力的嚼了两下,然后便像是被点了穴一样,愣在原地动也不会动。

  过了几秒钟之后,她像是突然之间诈尸了一样,猛的一下子从座位上蹦了起来,奔到垃圾桶前面,将嘴里的食物全都吐了出来。

  “呸呸呸!”

  吐完之后还觉得嘴里的味道不对,她又连忙灌了几口水,又漱了漱口,这才感觉好受一些。

  “哟,怎么在这里吐了,恶不恶心人啊。”

  身边突然传来一个阴阳怪气的声音,带着些许的恶意,“这是办公室的垃圾筐,向来都是装一些没用的文件和废纸什么的,你怎么能吐在这里,味道难闻不说,看了也恶心,还让大家怎么工作啊。”

  谢程程扭头一看,是科室里面的一个老员工,在这里干了好几年了,天天想着成为护士长。

  结果因为自身以及其他的种种原因,勉强在护士的职位上,一待就再也没有变过。

  如今新员工入职,她就开始不安分起来,成天不是看这个不顺眼,就是找那个的麻烦。

  只是因为她资历老,新来的护士也不想惹是生非,况且也没有太过分,是以俱都忍了下来。

  可巧今天她碰上了谢程程,便不准备放过她。

  只是她不知道,谢程程,也不是一个肯吃亏的主。

  “韩云月,你是不是没事干?我吐点儿东西也不行,难道垃圾桶是用来当摆设的吗?我弄脏了,一会儿我自然会给清理了,用不着你在这里瞎操心,闲不闲啊。”

  “谢程程,你怎么说话呢!”

  韩云月这几天过的十分的舒坦,还没有人敢对她不尊敬。

  如今遇上了硬茬,当即心里便不乐意了。

  “这里是医院,你当是你家,想干什么就干什么。知不知道什么叫做‘规矩’,训你两句竟然还敢顶嘴,真是反了天了。信不信我让你在这个医院里面混不下去!”

  “你跟我讲规矩?真是可笑。”

  原本谢程程心情就十分的不好,见她这个时候不知死活的凑上来,当即便不决定惯着。

  有些人的毛病就是惯出来的,收拾一顿就好了。

  “你算个什么东西,竟然还敢威胁我,到时候滚蛋的是谁还不一定呢!”

  “你——”

  此时正是休息的时间,科室里面人不少,见她们两个隐隐的有吵起来的趋势,纷纷躲起来,悄悄的观望着。

  不想错过精彩的瞬间,但是也不想被迁怒,引火上身。

  谢程程向来嚣张惯了,从来都是别人对着她低头,还没有她受气的时候——面对着柳飞絮的时候除外。

  此时见韩云月一个和自己同样是护士的人,竟然这么不客气,便将所有的不满都发泄到了她的身上。

  “韩云月,你知不知道,你就像是个傻……呜呜呜!”

  话刚要说出口,突然一只手伸过来,一把捂住了她的嘴,将她未说出口的话全都堵了回去。

  “闭嘴,除非你想继续挨批。”

  听出是柳飞絮的声音,谢程程下意识的便变得乖巧了起来,只是眼睛还瞪得滚圆,一副不服气的样子。

  柳飞絮也懒得搭理她,见她总算是听话点儿,也就松了口气。

  “韩护士。”

  对着韩云月点头示意一番,柳飞絮客气有礼的说道,“方才你和谢程程之间似乎是起了一些争执,我在一旁听到了一些,似乎也不是什么大事,没必要这么火急火燎的,还是消消气,和气生财,毕竟日后还要好好相处,是不是?”

  “你算哪根葱,瞎掺和什么!”

  韩云月对柳飞絮的印象不是很深,毕竟自打她进了科室,表现的一直都是老老实实,特别的本分,成绩也是中等,不爱出风头。

  没想到今天竟然突然就站了出来,倒是给了她一个大意外。

  “我可不是葱,我正正经经是个人,韩护士,你可不要开玩笑了,哈哈哈哈……”

  一阵尬笑。

  见状韩云月更是没有将她放在眼里,觉得她像是精神方面有什么问题一样。

  “你少多管闲事,有空去治治脑子。把你手松开,我倒是想要听听她刚才想要说什么,是不是要骂我,是不是!”

  在医院里面,同事之间若是争吵,顶多是写个检讨。

  但是一旦骂人,口吐芬芳,那就麻烦大了。

  如果对方不依不饶,甚至可以因此将骂人的人直接开除。

  当初背条例的时候,柳飞絮看到这条就觉得十分的新奇,所以记得格外的清楚。

  刚才她回来,正好听到里面有吵闹的声音,走近一看,果不其然是谢程程。

  原本柳飞絮不打算理会这样的事情,她们吵她们的,跟自己也没有关系。

  但是眼看着似乎局势有些不对,谢程程已经被逼急了,马上就要骂人了。

  当即柳飞絮眼疾手快,上前一把捂住了她的嘴,这才避免了不可挽回的局面。

10438 3611209 MjAxOS8wOS8wNi8jIyMxMDQzOA== http://m.clewx.com/book/201909/06/10438_361120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