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如山

书名:重回我爸当校草那几年 上传会员:天女下凡 作者:春风榴火 更新时间:2019-11-01 11:24:32

  陆臻对沈括的讨厌, 似乎又回到了高中校园的那段时间。

  本来他都不打算再去公司了,要彻彻底底和沈括绝交,断绝一切联系往来。

  但在简瑶的劝说下, 他还是忍着愤懑, 每天照常上班, 毕竟自己在公司也是身兼要职,就算恨沈括, 也不能牵连他一手打拼下来的星辰...

  陆臻一句话都不和沈括讲,实在需要沟通交流的时候,就让秦助理当传声筒。

  “秦助理, 你告诉那个人, 致远公司的高层要过来,让他今晚亲自务必迎接,这是老子好不容易搞到的资源。”

  “秦助理, 你告诉那个人, 他要是再提前下班, 就不要当董事长了!”

  “秦助理,你告诉那个人, 让他不要在卫生间门口照镜子,怎么照都是丑!”

  秦助理:……
我他妈还真没这个胆子。

  后来秦助理就开始躲陆臻了,看见他就绕路走。

  那天下午, 沈括推开陆臻办公室门,从容不迫地走了进来。

  陆臻抬头看见他, 连忙拉开门大喊一声:“秦助理!”

  沈括走过来把门一把关上,说道:“有什么话直接跟我说。”

  陆臻憎恨地望他一眼, 走回到办公桌边,用钢笔在纸上写下――

  “有屁快放。”

  沈括倒也不生气, 慢悠悠坐到他面前的椅子上,笑问道:“真不跟我说话了?”

  陆臻抓起纸,激动地写下――

  “你这个臭不要脸的老男人,离开我女儿。”

  沈括漆黑的眸子直视着他,一字一顿道:“不可能。”

  陆臻气急败坏地将纸张揉成团扔掉,重新写了一个字――“滚!”

  沈括将一个黑色的礼盒取出来,放在了陆臻的办公桌上。

  礼盒上有暗纹浮雕,包装奢华而低调,是爱马仕的全球限量款领带。

  “生日快乐。”

  说完,他起身离开办公室。

  陆臻气不打一处来,抓起礼盒就像扔垃圾桶,不过还是忍住了,另外抓起一个茶杯,扔地上摔个稀巴烂――

  “你不要太自私了!”

  沈括脚步蓦然一顿,陆臻愤怒地说:“你这样...对她不公平。”

  沈括忽然回身,用力一把抓住陆臻的衣领,将他扯到自己面前:“对我就公平吗。”

  命运何曾公正对待过任何人。

  陆臻慑于他冷冰冰的漆黑眼眸,艰难地咽了口唾沫,但还是鼓起勇气,说:“你知道外面的人怎么说她。”

  “你是沈括,星辰的总裁,你有钱有势,可以不在乎旁人的眼光,可是我女儿才刚刚十九岁!她大好的人生才刚刚开始,她本来不用遭遇这一切,可是为了你,她现在顶了多少骂名。”

  “我把她养这么大,我疼她宠她这么多年,一点委屈都没让她受过,可是你一出现,你让她在朋友、同学面前丢尽了脸...过去我是她的兄长,现在我是她父亲,无论任何时期,我都只想把最好的给她...”

  陆臻全身颤抖,一句话都说不下去了,他又摔了手边的茶盏。

  而从始至终,沈括一眼未发,沉默地忍受着他全部的控诉。

  “沈括,离开她行不行,算我求你了...”

  沈括手撑着桌面,闭上了眼睛,沉声说:“你知道这不可能...”

  陆臻猛地挥拳,砸向沈括:“混蛋!”

  沈括没有躲,结结实实吃了他一拳。

  “陆臻!”

  门口的简瑶忽然出声,喝止了陆臻的话。

  陆臻回头望见简瑶,诧异地问:“你怎么来了。”

  简瑶失望地摇了摇头,让开身,身后陆嫣穿着漂亮的白裙子,提着精美包装的生日蛋糕,怔怔地望着他。

  原本应是笑容满面的脸上,早已经泪痕交错。

  “小嫣...”

  简瑶解释道:“我们是来接你下班的,给你过生日。”

  陆嫣扔了蛋糕,跑到沈括面前,死死攥住了他的衣服

  沈括擦了擦嘴角,敛眸温柔地望向她:“没事。”

  陆嫣愤然转身,要和陆臻理论,沈括一把拉住了她的手臂,说道:“不要在这里。”

  公司的同事都不敢围过来看热闹,假装各自做着各自的事情。但是每个人都调动起了全身的感观神经,敏锐地留意着这边的动静。

  沈括不想闹得太难堪,更不想让别人看陆臻笑话。
简瑶一个劲儿地拉住了陆臻,也不让他再胡乱开口多说一句话。

  陆臻牵着简瑶气呼呼地走出办公室,见陆嫣没有跟上来,他转身望向他:“小嫣,回家。”

  “我才不!”她回过头,忿忿地望向陆臻:“我不回去!”

  “听话!”

  “我不!”

  陆臻被她气得不轻,指着她,暴躁地说:“好,你不回家,那就永远不要回来了!”

  “不回就不回!”

  “你最好永远这么有骨气。”

  陆臻拉着简瑶,愤怒地摔门而去,简瑶本来想说几句,奈何陆臻这家伙一股子蛮劲儿,直接将她扯进了电梯里。

  沈括关了办公室的门,回头抽纸巾给陆嫣擦眼泪:“这有什么好哭的。”

  陆嫣抽抽气,说道:“被我爸气的...”

  她伸手触了触他的唇角:“你疼吗?”

  “疼。”沈括直接将她抱起来放在了办公桌上,凑近她的脸庞:“好疼,亲我一下。”

  陆嫣撇嘴,推开他的脸:“你还开玩笑。”

  “没开玩笑,真疼,亲一下。”他没皮没脸地向她索吻。

  陆嫣在他嘴角的位置浅浅地啄了一下:“够了吧。”

  “嗯,不够。”

  沈括顺手环住了她的后脑勺,还要加深,不过陆嫣脑袋后仰,避开了他:“你不要这样轻飘飘的,我没有开玩笑,我爸爸太气人了。”

  沈括淡淡笑了,单手一撑,跟她一起坐在了桌上:“这算什么,他年轻的时候,更气人。”

  “是吗?”

  “你想听他年轻时候的事吗?”

  “不想听。”陆嫣撇撇嘴:“你就不生他的气吗?”

  “我为什么要生气?”

  “他这样固执,还...还打你,你不恨他吗?”

  “我永远不会恨他。”沈括神情变得很温柔,伸手揉了揉陆嫣的脑袋:“因为他很爱你,所以我永远不恨她。”

  只有沈括知道,陆臻有多爱她。

  当初他和陆嫣分手的那一年时间里,陆臻放下面子,每天都来找他,求过他,也揍过他......

  死缠烂打的那股子执着劲儿,堪比全世界最痴情的女孩子了。

  所以他会理解陆臻,陆臻并不是针对他,他全部的出发点都是为了陆嫣,即便是现在的激烈反对,也都是为了陆嫣。

  沈括没有办法恨他。

  *

  简瑶拉着闷闷不乐的陆臻回了家,从柜子里翻出了烛台,笑着对他说:“今晚小嫣不在也好,咱们俩来一顿浪漫的烛光晚餐啊。”

  陆臻沉闷地应了一声,朝厨房走去:“那我去做饭。”

  简瑶点燃了烛台之后,倚着门檐,望着他高大挺拔的背影。

  他换下了西装,穿上了柔软的棉质居家服,整个人笼上一层柔和的色调。

  陆臻是非常居家适用的男人,贤惠得不得了。谈恋爱那会儿,简瑶都没有想过,这傻大个结婚之后竟会这么贤惠。

  以前听陆嫣说起过,在某一个交错的时空里,有一个丧妻的陆臻,独自拉扯女儿长大。

  最抑郁的那段时间,简瑶听陆嫣提及过那个陆臻,说他每天晚上都会独自坐在书房里,关上所有的灯,然后拿出她的照片,有时候一坐,就是一整夜...

  后来简瑶丧失理智时,紧绷的最后一根弦,便是她的不忍。她不忍让陆臻独自一个人走完余生,不忍让他在漫长的黑夜里枯坐到天明...

  所以简瑶奇迹般地撑过来了。

  陆臻知道她在看他,一边翻炒了锅里的菜,一边回头道:“你看什么?”

  简瑶走过来,从后面环住他的腰,“还生气啊?”

  陆臻闷闷地应了声:“等她回来,老子打断她的腿。”

  简瑶笑着说:“那她要是不回来了呢?”

  “我明天就去把她的信用.卡断了,没钱,我看她还能嘴硬多久。”

  “行了吧。”

  简瑶拍了拍他宽厚的肩膀:“你女儿现在跟全中国最有钱的男人谈恋爱,断她经济来源,你是不是傻?”

  陆臻无言以对,心情更加糟糕了。

  简瑶也不是特别体贴的女人,本意是想安慰他来着,没想到好像让他脸色越发沉了下去。

  “女儿不要你,我要你啊。”她环着他的腰,说道:“今天过生日,开心一些啊。”

  “嗯,幸好还有你。”陆臻卷起了她的袖子:“帮我洗菜。”

  简瑶笑了:“哦,幸好有我使唤是吧。”

  “聪明。”

  陆臻简单地做了几个小菜,端上桌,开了一瓶陈年的红酒,关了灯,柔和的烛光摇晃掩映,倒真是很浪漫的二人世界。

  简瑶给陆臻倒了一杯红酒,与他碰杯――

  “四十三岁,生日快乐。”

  “我...今年四十一,谢谢。”

  简瑶一脸惊愕:“哈?你居然还比我还小一岁?”

  陆臻:……
你特么现在才知道!

  “结婚的时候你都没看我出生年月吗!”陆臻揉揉鼻子,忿忿不平:“能不能对我上点心。”

  简瑶有点尴尬:“这个...这个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么多年,我们一直相濡以沫、相敬如宾,干杯。”

  “你揍老子的时候,请你也能大言不惭地说跟老子相敬如宾...”

  “那你还揍我呢!”

  “我什么时候揍你了,你别血口喷人啊,我一直都是很温柔的好吧...”

  “温柔?”简瑶笑了:“你温柔,【...】的时候你敢不敢大言不惭说你温柔啊?”

  陆臻顿了一下,诧异地问:“我...我不温柔吗?”

  简瑶摇摇头:“你很是失控。”

  陆臻沉思了片刻,说道:“那...我今晚试试保持理智。”

  简瑶嘴角咧了咧,“不可能。”

  陆臻对她笑,笑得一脸促狭,脸颊还微微有些泛红,和媳妇儿在吃饭的时候讨论这些,还挺不好意思。

  “那这些年,谢谢你一如既往地包容我了。”陆臻有点感触,又倒了杯红酒,和简瑶碰了碰:“有时候我挺笨的,谢谢你照顾我,包容我啊。”

  简瑶嘴角弯了起来,看着泛红的英俊脸庞。

  这家伙大大咧咧,很少见他说这样感性地说些掏心窝子的话。

  这些年,相敬如宾肯定是没有的,小日子吵吵闹闹地过着,但简瑶知道,不是她照顾陆臻,而是陆臻在照顾她、包容她。

  “不客气啊。”她冲他没皮没脸地笑。

  “哈,我还以为你会推辞,你好意思跟我不客气吗!”陆臻伸手弹了弹她的脑门:“小不要脸的。”

  简瑶握住了陆臻的手:“陆臻,这辈子能遇到你,我感觉特别幸运,少年时候的感情特别珍贵,谢谢你让我把这份珍贵保留至今。”

  陆臻把手抽回来,哆嗦了一下:“你这样,老子有点慌,你到底要说什么?”

  “初中高中那会儿,我是个特别没有安全感的人,谁对我好,我就喜欢他...那时候,没人比你更疼我了。”

  陆臻说:“那如果有,你是不是就不跟老子了?”

  “你知不知道,你有时候真的很会破坏气氛。”简瑶甩开了他的手。

  “你继续,我不打断。”陆臻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我喜欢听你说这些。”

  “我想说的是,人这一生,没有几次能这么幸运遇到喜欢的人。”

  她看着他:“这个世界上,你能为小嫣找到一个...比沈括更疼她的男人吗?”

  *

  黑色的宾利车停在了陆宅门口,陆嫣诧异地望向沈括:“不是回家吗?”

  “这里不是你的家?”沈括侧过身,替她解开了腰间的安全带:“回家给你爸好好过一个生日。”

  陆嫣撇撇嘴,掐了他的腰一下,不过这家伙腰上一点肉的没有,皮肤肌肉紧实,什么都掐不到。

  “我还以为你要带我私奔呢。”陆嫣半开玩笑地说:“结果还是不敢,胆小鬼。”

  沈括笑了起来:“你是不是爱情片看多了。”

  “是啊是啊,毕竟沈总都这岁数了...”

  话音未落,沈括忽然启动了轿车引擎,将车驶了出去:“身份证带了吗?”

  “带了。”陆嫣惊愕地问:“你要干嘛?”

  “机场。”

  “哈?”

  “带你私奔。”

  陆嫣见沈括不像是开玩笑的样子,眼见着车都要驶出小区了,她忽然有点慌:“真走啊?”

  “嗯。”

  “不是...真的啊?”

  沈括视线平视前方的黑夜,波澜不惊:“你说我这岁数,做不了年轻人的事了,是这个意思吗?”

  陆嫣:......
好像说错话了哦。

  她弱弱地说:“沈哥,还、还是回家吧,我还是想给我爸过生日的。”

  沈括斜睨她一眼:“不,我要私奔。”

  “……”

  轿车驶上高架之后兜了一圈,最终还是兜了回来,停在了家门口。

  陆嫣看着沈括低沉的脸色,有点哭笑不得。

  她伸手揉了揉沈括的脸,笑着说道:“我们括括还闹脾气哦。”

  “叫我什么?”

  “括括...”陆嫣粲然一笑:“我能这样叫你吗?”

  沈括眼神忽然敛了下去,仿佛包蕴着无限的温柔,他喃了声:“没大没小。”

  “哦,这会儿又教训我了,不是不喜欢让我把你当成长辈吗。”

  沈括转身从车后座拿出爱马仕领带的礼盒,塞到陆嫣的怀里,说道:“记得给你爸,让他收下。”

  “好哦,拜拜,路上开车小心。”

  陆嫣正要下车,沈括忽然拉住了她的手腕:“是不是忘了什么。”

  陆嫣笑了笑,伸手将鬓间的长发挽到耳后,然后吻了吻他左边的脸颊。

  沈括似乎并不太满足,按住她的后脑勺,吻住了她的唇。

  陆嫣被他吻得都快透不过气,不能呼吸了。

  这是在家门口啊!

  几分钟后,沈括才放过她,捏了捏她绯红的脸颊:“别和你爸吵架。”

  “听你的!”

  陆嫣关上车门,目送他离开,这才转身回家。

  简瑶端着热腾腾的牛奶杯,看着猫在落地窗帘后面偷看的陆臻,眉头皱了起来:“你干嘛呀。”

  陆臻气得简直要五雷轰顶了:“沈括那个王八蛋!陆嫣从来没谈过恋爱,被他这家伙带的......”

  简瑶咧咧嘴,像看傻逼一样看他:“你真以为你闺女有这么乖,没谈过恋爱嘛?”

  “王八蛋!老狐狸!”

  简瑶去门边,给陆嫣开了门,同时接过了她手里的蛋糕和礼物盒。

  “爸呢?”她小声问简瑶。

  简瑶努努眼,望了望客厅。

  陆嫣轻手轻脚地走进去,冲陆臻喊了声:“爸,我回来了哦。”

  陆臻盘腿坐在沙发上,假装看报纸,头都没抬。

  “甭理他。”简瑶将蛋糕放在桌上,对陆嫣说:“小嫣,来拆礼物。”

  “好哦。”

  简瑶拿起礼物盒,拆开看了看:“哇,很好看的领带,你给你爸买的?”
“我哪儿有钱啊,某人把我的信用.卡都停了。”陆嫣说:“这是沈括买的。”

  “沈总眼光真不错。”简瑶很喜欢这条领带,取出来放在手里看了好半晌:“比你爸那些领带都好看。”

  “是吧,我也觉得。”

  “喏,那边还有礼物,公司同事送的,都拿过来拆了,咱们分一分。”她睨了陆臻一眼:“反正你爸也没心情拆。”

  陆嫣看见茶几上还摆了一堆礼物盒,兴奋地跑过去,东挑西捡。

  陆臻实在是受不了这母女俩了,嚷嚷道:“放下,你们...别太过分了。”

  “终于说话了。”简瑶笑着说:“快过来切蛋糕啊。”

  陆臻别过脑袋,忿忿地说:“老子不过生日,某人都快把老子气死了,过个屁生日。”

  简瑶拆开了蛋糕盒的丝带,说道:“小嫣,过来点蜡烛。”

  陆嫣将细长的彩色蜡烛叉在巧克力蛋糕上,说道:“爸今年四十一了吧,是大生日啊,咱们得好好庆祝一下。”

  简瑶笑着说:“你还记得你爸四十一岁啊。”

  “当然记得啊,这怎么能忘。”

  “是哦,刚刚我就弄错了,还以为他四十三。”

  陆嫣笑了笑:“妈你也太糊涂了。”

  陆臻的脸色终于缓和了下来,心里稍许欣慰,果然还是他的小棉袄知冷知暖,还记得他今年多少岁。

  陆嫣点了一支蜡烛,冲陆臻道:“爸,你不过来吹蜡烛,我就代你吹了。”

  陆臻终于极不情愿地走了过来,坐在了桌前,简瑶将生日小皇冠戴在了他的头上:“好了,我们的老寿星,可以许愿了。”

  “什么老寿星,老子还年轻!”

  “行行,小寿星行吧。”简瑶站在他身后,环着他的肩膀,催促他道:“快许愿。”

  陆臻没好气地睨了陆嫣一眼,说道:“我许愿,让沈括那老狐狸离我闺女远点!”
他正要吹蜡烛,陆嫣一把将蛋糕夺过来,代替他吹了蜡烛:“呸呸呸,不算数!”

  陆臻指着陆嫣:“哪有你这样当女儿的!”

  “哪有你这样当爸的!谁家老爸不希望女儿得到真爱。”

  “你个小丫头片子,懂什么是真爱。”

  “我懂!”

  眼看着两人又要吵起来了,简瑶揉揉额头:“你们谁再多说一句,就都给我滚出去!”

  此言一出,两人讪讪地都不敢说话了。

  简瑶给两人各自切了蛋糕,陆臻靠在椅子上,气呼呼地说:“我没胃口。”

  简瑶命令道:“吃!”

  他看她一眼,还是有点怂,拿过勺子,闷闷地吃了起来。

  晚上,陆臻一个人躲进书房生闷气去了,陆嫣便抱着枕头跑到主卧,要跟妈妈一起睡。

  简瑶将小丫头揽过来,给她铺好了枕头,说道:“给你爸留个位置。”

  “嗯。”

  陆嫣抱着简瑶软绵绵的身子,闭上了眼睛。

  凌晨时分,陆嫣醒过来,发现老爸还没回来睡觉,她迷迷糊糊穿上拖鞋,来到书房。

  书房的灯关着,但是电脑屏幕散发着微蓝的光芒,陆臻趴在电脑前睡着了。

  陆嫣走过去,想叫醒老爸回房间睡觉,却发现电脑屏幕竟是她的微博评论界面――

  【大大大大大猫:她是全世界最好的女孩,配不上沈括,你是不是瞎啊!建议看眼科。】
【大大大大大猫:酸味儿都溢出屏幕了好吧!】
【大大大大大猫:键盘侠滚!老子全部举报了!】

  她评论区那个战斗力爆表一直在无脑维护她的大猫,居然会是陆臻。

  陆嫣的眼泪一下子滚了出来。

  

10422 3616382 MjAxOS8wOC8yMC8jIyMxMDQyMg== http://m.clewx.com/book/201908/20/10422_361638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