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088重逢

书名:星际奶爸 上传会员:天女下凡 作者:袖侧 更新时间:2019-10-10 11:57:51

  姜妙一直觉得, 她这辈子投胎投得太好了。
她拥有比上辈子更聪明的头脑,更高的起点,更好的平台!她事业有成,在首都星买房定居, 独自一人就能安身立命!她貌美如花,还要命的力大无穷!
最重要的, 她连婚都不用结!
她无敌了好嘛!!!

  这么多年, 姜妙真心认为,这辈子没人可以伤害她!
她真的是太乐观了!
万万想不到, 这世界上竟真有人还能伤害她。这个砍了她最深的一刀人……是她孩子的爸爸!

  啪――!
耳光声又脆又响!引得附近的游客都望向这边,特别是,这一男一女, 相貌都这么出色,围观的吃瓜群众忍不住交头接耳、窃窃私语。

  心里面知道这男人决不会被她打死,姜妙这一巴掌甩得毫不留情,几乎是用尽了全身的力气。狗男人疼不疼她不知道, 她自己的手先是麻了一秒,然后才开始传来疼的感觉。
“睿睿呢?”她怒问。

  姜妙也是来自高重力行星的女人,男人被她一耳光抽得脸侧了过去,转回脸来, 嘴角被抽出了血。
他用拇指抹去血渍,低声说:“在安全的地方。”
嗓音如大提琴般, 浑厚、深沉。

  啪――!又是一耳光!
“王!八!蛋!”姜妙更加愤怒。
什么是安全的地方?他身在敌国,哪里有安全的地方?一个幼小的孩子, 在这种情况下同时离开爸爸和妈妈,他怎么敢说“安全”?

  姜妙气得发抖!她已经忍了太久,满心的怒火就要爆炸!
但第三巴掌没有抽到男人的脸上,男人有力的手捉住了姜妙纤细的手腕。他的手仿佛有千钧之力,姜妙挣了几下,纹丝不动。
“放开!”她怒道。

  青年眼中闪过歉疚和无奈,低声说:“这里不方便,跟我走。”
姜妙虽然愤怒,也还有理智。闻言,她紧闭双唇,不再说话,也不再挣扎。男人握着她的手腕转身,她便跟着他走。
商业区的步行街上有固定的的停车位,即停即走。
男人拖着她走到最近的停车点,抬起手腕对着智脑下达语音指令,很快一辆飞车便从空中降落下来,停在了停车位上。

  男人把她先塞了进去,紧跟着自己也上了车。这个过程姜妙虽然一直怒瞪着他,却丝毫没有挣扎。
两个人干净利落上了车,车子随即启动升空,转眼便消失在傍晚的云霞中。

  男人把飞行路线设定好,腾出手来去捉姜妙的手。姜妙一言不发,甩开了他的手,扭头看向窗外。
男人叹息一声,温声说:“睿睿现在在我家人的身边,他真的很安全。”
姜妙腾地转过头来,眼中燃烧着熊熊的怒火,从牙缝里挤出声音:“你在吉塔……哪来的家人?”
男人沉默了一瞬,承认:“他已经不在吉塔境内了,昨天,我家人已经在边境接到了他。他真的安全了。”

  姜妙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觉得太阳穴突突地跳!
血管都要炸开了!
她跟国安局斗智斗勇,千里奔波,满以为在这男人说好的地方能看到孩子。他却给她这样一个结果?
男人甚至听到了姜妙咬牙的声音,他盯着前方的云层,不敢转头去看她。
“如果……现在给我一把枪……”姜妙咬牙切齿地说。
男人却叹息:“我死了,你就再也见不到他了。”
姜妙:“……”
妈了个巴子!狗比男人!!!

  已经要气炸的姜妙,却也知道他说的是大实话。她咬着牙扭过头去不再看他,怕自己一直看着他会控制不住情绪暴起伤人。
飞车空间有限,她要是真暴走,大概就要同归于尽了。
那不行,她千辛万苦跑这么大老远,不是为了跟狗男人一起死。

  姜妙啃着手指盯着外面的云层。
在地面看,云层是五彩的晚霞。升到云层上面,就是雪白的云海了。这颗星球有两颗太阳,两颗太阳的距离都很远,星球的整体温度偏寒冷,但还算宜居。
岩层里的特殊元素使岩石呈现白色,有些则半透明,地表动辄就是上万公里水晶般的山景,十分美丽,所以开发成了旅游星。

  阳光照进车里,因为玻璃有特殊涂层过滤光线,所以并不刺眼。
姜妙盯着云海盯了半晌,打破沉默,问:“你叫什么名字?”
青年似乎为她终于肯开口说话而松了一口气。
“贺炎。”他说,“我叫贺炎。”
姜妙:“……”

  姜妙大怒:“我问你真名!”
男人沉默一下,诚恳地说:“真名就叫贺炎。”
“……”姜妙,“哈???”姜妙这一声“哈?”声调直接调高了八度。

  贺炎也很无奈。
“和他的名字正好发音颠倒,所以当初接下这个任务的时候,上官也说,这是我命中注定该接下的任务。”他说,“当时只觉得是个玩笑,但……”
名叫贺炎的青年目光温柔地看着姜妙。
“但我遇上了你。”他低声说,“所以,或许从名字开始,真的是命中注定的吧……”

  又来了!
又特么来了!
姜妙对着这张天生一副风流薄情相的陌生的脸,终于找到了熟悉的感觉。
随时随地,随心所欲,想撩就撩――他果然是睿睿爸爸!

  姜妙根本不接他话茬。她盯着外面倾斜的云层,问:“这是去哪?”
车子在攀升,已经快要接近飞车能达到的高度极限了。
“到了。”贺炎说。
随着他说话,头顶有阴影笼罩下来。

  姜妙抬头,看到了头顶的飞船。破破烂烂的货船,很不衬贺炎的脸和气质。
甲板舱打开,飞车飞了进去,却没有在甲板舱停留,继续向前飞,又穿过一道舱门,才泊了车。
和飞船破旧的外壳相比,贺炎泊车的船舱显然精致华丽得多了。

  姜妙收回打量的目光。她并不是对船的新旧或者档次感兴趣,她只是确认一下,在这里暴走,不会出现类似车毁人亡的情况。
于是贺炎下了车,刚走到姜妙面前,迎面而来的便是姜妙的拳头!

  姜妙深知自己作为高重力行星的人,在标准重力下的力量有多强。她在标准重力行星生活了十多年,就克制了自己十多年,从未真正的爆发过。这一拳,怪力女出尽了全力,一拳正中下颌,将狗比男人打倒在地!

  “王八蛋!”
姜妙一步跨上去马奇到贺炎身上,甩开王八拳,左一拳,右一拳,直打出了天马流星拳的威势!
“王八蛋!”
“王八蛋!”
“王八蛋!”
“王八蛋啊啊啊啊啊啊!!!”

  这两个多月,她受的惊吓,委屈,提心吊胆,夜不能寐,思念睿睿成狂……都被她狠狠压在心底,压在了冷静理智的表象之下。
她真正的情绪,到这时候才彻底爆发出来!

  贺炎不声不响,毫不反抗,只在拳头抡过来时稍稍避开鼻梁。
姜妙这一拳拳,力量足以击穿钢板。打到最后,她自己的手疼得受不了了。
她颓然停下拳头,喘着粗气,眼泪跟着就噼里啪啦地掉下来。

  “别哭,别哭。“贺炎忙说,“别停,接着打,把这口气出来……”
他还捉着她的拳头往自己脸上打。
姜妙气得甩开他的手,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王……王八蛋!我、我不见到……见到睿睿,这口……气出不……出不来!”

  她不打了,贺炎也不敢动弹。
姜妙气得一边哭,一边又给了他一拳:“起来!装、装什么装!”
以贺炎的体质之强悍,姜妙的拳头根本不可能把他一拳撂倒,根本就是装的。
示弱求饶而已。

  贺炎立刻撑地坐起来,抱住了姜妙。
“别哭了,别哭了。”他说,“很快就能见到睿睿了。”
他越这么说,姜妙越伤心。
“你王八蛋!”她嚎啕大哭,“你要走自己走啊!你带走睿睿干什么!”

  两辈子都是学霸好孩子,姜妙骂起人来,翻来覆去也就是一句“王八蛋”。
而且哭这种事情,能哭得美得那都是拍电视剧。人真的难过起来,便是姜妙这种大美女,都哭出了鼻泡。
半点都美不起来。

  贺炎又好笑,又心疼。
“我不好,都是我不好!我是个混蛋!”他一边哄着她,一边掏出纸给她擦鼻涕和眼泪。
“是我不对,但……”待擦干净,他低声说,“我要是不带走睿睿,这辈子可能就再也见不到你们了。”

  姜妙僵住。
“我知道你的,姜妙。”贺炎抱紧她,“我要是自己走了,你顶多伤心难过一阵子,然后你会带着睿睿好好过日子,把他好好养大。偶尔会想我,但是……你绝不会来找我,是吧?”

  不得不说,相处两年,贺炎是真的了解了姜妙。
姜妙自己都得承认,如果贺炎只身一人离开了,不管睿睿是不是他亲生的,她都绝不会带着睿睿去千里寻夫,万里寻爹。

  倘若没有睿睿,倒还难说。她一个人说不定脑子一抽,真来趟说走就走的寻夫之旅。好歹也浪漫刺激,也算是人生的一场另类体验。
但有了睿睿,她首先是一个妈妈,作为妈妈,没有什么比孩子健康安全,平安长大更重要的了。
爹?爹是什么?能吃吗?

  姜妙怒道:“我找你干什么?我连你长什么样子都不知道!说不定你是个丑八怪呢!”
根本就是个骗色骗卵子的混蛋!
“那你现在知道我长什么样子了,丑吗?”贺炎低声下气地问。

  姜妙看着他。
虽然被打得鼻青脸肿,也能看得出睿睿那好看的眉毛、眼睛和嘴巴,都遗传自他。现在孩子还小,鼻梁都是软软塌塌的,等他长大了,一定也会有这样挺拔峭立的鼻梁。
“丑毙了。我喜欢的是严赫那样的长相。”她冷冷地打击他,“小白脸!”

  

10411 3611161 MjAxOS8wOC8xMy8jIyMxMDQxMQ== http://m.clewx.com/book/201908/13/10411_361116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