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八十三章

书名:被雪狼夫君舔秃了怎么办? 上传会员:一念天堂 作者:辰冰 更新时间:2019-10-10 16:01:37

  小弟子说出来的话信息量之大, 就像在韶音面前一口气砸上来十斤重的竹简, 将她一下子砸懵了。

  韶音道:“雪梨、荀望……为林韶仙子……平雪……?大师伯?”

  “对呀!”
小弟子们从昨日起便光顾着议论这件事, 将事情的来龙去脉都背得跟说书似的流畅自然, 一见林韶仙子初来乍到的居然不知道,那女弟子马上竹筒倒豆子似的全跟她说了,还讲得绘声绘色,跟画面就在眼前似的。

  等说完以后, 那女弟子见韶音满脸的飘忽不定,神情懵得好像现场入定了一般,奇怪道:“你怎么啦?”

  她一边说, 一边打量了韶音一番。

  在女弟子看来,韶音是个没见过的生面孔, 身边还背着医箱,仿佛是个游医。

  她问:“你难不成, 也是过来看杏林会的医者吗?”

  “我?”
听到对方这么说,韶音不觉出神。

  “是啊。”
那女弟子好意地提醒道:“杏林会马上就要结束了,你若是有意参加杏林会的话,早就迟了, 五年后记得早一个月就要来啊。”

  说完,那女弟子就带着其他小弟子往别处去了, 那些小弟子离开前, 还因为韶音古怪的表情犹豫地多看了她几眼。

  韶音却是脑海中一片空白。

  她离开这么多年, 杏林峰早已物是人非,新的小弟子们听过她的名字, 可却全然猜不到她是谁,她似乎根本不必担心自己被人认出来。不过也是,都过去十五年了,就连她自己的样子也早变了。

  除此之外,他们刚刚说的话亦让韶音吃惊。

  她的名声已经恢复了?当年在她房中的书信是大师兄联合其他道门的弟子设计放的?雪梨为她做了这些?

  韶音感觉自己宛如游于梦中,脚下轻飘飘的。

  她思绪飘忽地往杏林峰里走。

  杏林峰的格局和十五年前没有区别,只是许多屋舍建筑翻新了,韶音走着神游走于其间,看着昔日熟悉的道路、盛开的杏花,还有人群间鲜活热闹的氛围。

  她一身素衣还背着医箱,是最普通不过的散修装束,还略显简朴拮据,几乎没有人将目光投注于她,即使偶有人稍稍往她这里多看了几眼,也只是诧异于这个时期还有外来的医修背着行李在外走动。

  在外面行走的时候,韶音听到许多人提及她的名字。

  “林韶师姑可真是太冤枉了!”
“真想见见林韶师姑当年的风采。”
“这样一来,峰主们当年舍弃林韶师姑还未识破大师伯的诡计,岂不是舍了真正的珍珠而保鱼目?”
“若是林韶师姑当初没有离开杏林峰,现在我们该是何等光景!”
“林韶师姑是真正的神医仙子……”

  种种不吝修辞的溢美之词不断进入她耳间,韶音甚至觉得她还在杏林峰的时候,都没有听到过这么多的夸赞,可是她一路走来,却没有人认出她。

  鬼使神差地,她走向了她当年修炼的住峰。

  杏林峰路上人来人往,在浮华之中,她看到了自己当年的住峰。

  远远看去,住屋的外观还是与当年一般,可是漫山种的灵草种类早就变了,药田似乎也几度改了格局,已看不出当年模样。

  韶音一路走到这里,看着隐约还有当年痕迹的山峰,忽然有种近乡情怯之感,她在原地站了一会儿,抿了抿唇,正打算想办法寻了雪梨就离去,刚要离开,却忽然听到背后传来一声惊诧之中带着不可置信的唤声――

  “师姐!!”

  韶音一顿,回过身去,却见一个青衣青年立在她身后,难以置信到几乎手足无措,他身边还跟着好多跟着他一起回来的小弟子。

  戴有宗就站在青年身边,在看到韶音的刹那,亦是睁大了眼睛,挂在肩膀上的医箱不知不觉掉到地上,发出“砰”的一声。

  荀望的这一声“师姐”将所有人都叫定在了地上。杏林峰昨日刚刚料理了大师伯,后续还有许多事情要处理,雪梨不在杏林峰,所有事情就都丢到了荀望头上,此时荀望和戴有宗的山峰这边一改往日的清冷萧条,人来人往,正是热闹的时候。

  任谁都知道,能让荀望这样迫切地喊“师姐”的人,普天之下就只有一个。

  一时间,人群的目光全都集中在了韶音身上。

  尽管十五年过去,韶音的外貌有所变化,五官变得成熟,已不是当年二十出头的青涩女子,但荀望在心中回忆师姐多年,早已将她的相貌记在心间,此时仍然一眼认出了她。

  荀望坚定地向前走了两步,神色惊喜中又夹杂着紧张,道:“林韶师姐,是你吗?是你回来了吗?”

  他声音近乎发颤,可是只走了两步,又有点不敢再靠近。

  韶音亦没想到自己会突然就被故人认出来,猝不及防,但等她看到眼前人相貌,看见他依稀还有一丁点孩童时影子的面部轮廓,有点不敢将面前的青年和多年前的小豆丁联系起来。

  韶音不确定地道:“……望儿?”

  “师姐!”
这一声名字让荀望立刻噗通一声跪了下来,秀气的眼眸当即红了眼眶。他哽咽地道:“师姐,你终于回来了!望儿……望儿等了好多年……”

  戴有宗此时也从慢慢回过神来,他的长相落在韶音眼中,亦比过去苍老了很多,远超过了他正常的年纪。

  戴有宗蹒跚地上前道:“韶、韶儿……”

  韶音看到戴有宗如今这般模样,心里亦不好受,上前扶住他,唤道:“师父。”

  久违的称呼一出口,戴有宗终于绷不住掉下了眼泪,他以袖掩面,擦拭着不断从沧桑的眼角深纹中渗出的泪水,嘴角却是笑着的道:“回来就好,回来就好,来……别在外面傻站了,快到屋里来。”

  韶音心中百味交集,苦涩地随着师父师弟时隔十五年,再度步入住峰中。

  同时,林韶仙子回来的消息,也迅速在杏林峰引起了轩然大波。

  ……

  与此同时,九重天上,雪梨听完子岚告诉她的韶音姨母其实是上古莲仙的事,眨了眨眼睛,然后又眨了眨眼睛。

  雪梨一直将姨母当作凡人,将和姨母一起生活当作很自然的事,子岚说出来的话,可谓是颠覆了她一直以来的世界观,让她一下子接受起来有点困难。
子岚见雪梨一时接受不了的样子,安慰她道:“你也不用太过焦虑,韶音仙子虽是历劫,可她在劫数中表现出来的,却是她的本心。”

  雪梨尽量在调整心态了,可多少还觉得慌张。她不由问道:“可是这样的话,姨母回天以后,还会觉得自己是我姨母吗?既然姨母是在历劫,我是不是不应该跑去杏林峰做那些事的?会不会妨碍姨母历劫了?”
说着说着,雪梨自己又迷惑起来。

  她道:“可是这样一来,姨母为什么会遇见我呢?我也是姨母天命劫数中的一部分吗?”

  子岚看着雪梨茫然的眼神,被她问得一滞。

  其实他也觉得奇怪,一般神仙下凡历劫,很少会与其他神仙的仙命交杂在一起,偏偏雪梨遇到韶音仙子的时候那么小,这不是她自己能控制的,完全就像被命运推着走,而且她与韶音仙子的劫数的确联系得十分密切,可以说在其中起到了很大的推动作用。

  子岚顿了顿,回答道:“我也不大清楚,有时天命有什么意图,却难以揣测,唯有走一步看一步。在韶音仙子真正回来以前,谁都说不好。”

  雪梨想想也对,在姨母回到仙界前,他们再怎么猜测也不可能知道结果,只是杞人忧天而已。

  她已经决定在姨母正式回天之前,都将姨母当作是平常的姨母,不要再多想了。

  于是雪梨继续在九重天上小住,照看子岚的伤势。

  大概过了三日,雪梨确认子岚的寒病应该短时间内不会再反复了,浑身的旧伤也有了起色,雪梨暂时松了口气,觉得还是应该回凡间去把玄日焱果取回来,彻底将子岚的寒病治好,不然再怎么样用融雪之术帮助子岚驱散寒气,也只是治标不治本,要是子岚再在危险关头被寒煞侵体,未必次次都能运气这么好。

  于是雪梨跟子岚、狼王、狼后告别,说她去凡间将杏林会解决了就回来,等回来以后,可能还要再在九重天小住一段时间。

  狼王狼后听闻雪梨的打算,知道她有办法治子岚的病,还会留在九重天多住,自是喜不自禁,还很感激,爽快地答应了。

  但子岚还没好好和雪梨待几日,哪怕明知她下凡最多两日就会回来,还是很舍不得。

  他留恋地看着雪梨,想了想,执着道:“那到时候,我到凡间去接你。”

  雪梨慌道:“可是你有伤在身,还是不要经常活动为好。”

  子岚坚持:“不碍事的,只是往返一下罢了,耗不了多少工夫。”

  雪梨和子岚来往了几句,见子岚不愿意放弃,也不是什么大事,便还是同意了。

  不久后,雪梨赶在杏林会总决试前一日下了凡。

  虽然只是回凡间两日,但在九重天上待了几天后,一回到杏林峰,雪梨还是感到整个杏林峰的氛围都不一样了,似乎从头到尾焕然一新。

  不过最令雪梨惊讶的是,她去和小师叔打招呼的时候,竟意外见到了韶音仙子。

  “姨母!”
雪梨好久没见到姨母了,一见到韶音站在那里,顾不得其他,立刻惊喜地扑了上去!

10405 3611201 MjAxOS8wOC8wOS8jIyMxMDQwNQ== http://m.clewx.com/book/201908/09/10405_361120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