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两百二十七章秘密

书名:嫡女休夫记 上传会员:绝密style 作者:千兮 更新时间:2020-02-14 23:31:01

  她严嘉玉过的不好,那别人过的太好了她心里不舒服,反正如果沈氏借助那个消息,让沈镜的身份暴露出来的话,也查不到她身上。

  她现在这么闲,总要找点乐子。皇上或许许诺了梁聚,但如果维护沈镜对皇上百害而无一利,那么皇上自是不会那么傻的。到时候,沈镜就会获得个欺君之罪,以贫民身份骗了皇上,落得个郡主头衔。

  即使罪责没这么大,那么沈镜换身份总归是有目的的,不然好好的,她干嘛要换身份呢?

  严夫人本想着答应,过后不执行就行,但是又想着万一没得到想要的结果,自家女儿又想其他法子,那时候不仅没有自己稳当,还会让女儿与自己心生嫌隙,到时候更听不进自己的话了。

  万一东窗事发,不仅女儿遭罪,连带着相府估计都得遭殃。

  严夫人权衡了一下,最终还是帮女儿递了消息。她们这种位份高的内宅妇人,总会养着几个阴私之人,帮她们做明面上做不了的事情。

  严夫人让人不动声色的将严嘉玉写好的纸条送到了沈氏那里,沈氏是在自己的鞋子内看到的纸条,这个纸条写的一点也不隐!晦,直接说出了结果。

  沈镜和文惜郡主就是一个人。

  沈氏拿着纸条,全身僵硬的坐在床上。之前伺候她的朱嬷嬷在她被处置的时候就被打发走了,她也没个说话的人。

  现在伺候她的丫头也不知根底,此刻见主子坐在床上,小心翼翼的问道:“夫人,要伺候你更衣么?”

  沈氏被这个声音吓了一大跳,不过也才从怔愣中回过神来,她摸了摸扑扑直跳的胸膛,将纸条揉!捏在手里,说道:“不必,你去给我倒杯水来。”

  丫头领命出去了,沈氏又将纸条展开,她很疑惑这纸条是出自何人之手,那人为何要将这个消息告诉她?

  沈氏一个恍神,才发现自己并不怀疑这个消息的真假,可以说她现在是确定这个消息是真的。

  沈氏现在想要静下心来,可握着这么个天大的秘密,她怎么也静不下心来。

  丫头将茶水送了进来,沈氏足足喝了两大杯,也没静下心来。因为静不下心来,她不知道知道这个消息要怎么利用。

  沈氏现在又有种急切的想去见沈镜的意图,不过她担心她现在的状态去了会坏事,只得压了下来。

  不一会儿,梁宜芳起床了,自然而然的跑来找沈氏说话。

  据沈镜所知,梁宜芳之前不死心的还是去沈浩北面前蹦达了几次,沈浩北不好出面,让他妻子处理这个问题。

  沈浩北妻子本就是甘氏侄女,虽然温柔,但也有处事的法子,也不知道用的什么法子,反正梁宜芳最终是彻底断了心思。

  从梁聚那里得不到帮助,沈氏也没去找梁侯,毕竟她现在的地位,不能再去作妖了。

  但沈氏不可能让自家女儿就这么着嫁不出去,本来她已经劝说女儿就嫁给侮辱她那个人了。可还没劝说女儿同意,那边那个小厮竟然娶亲了,这更让沈氏恼火了。

  沈氏现在让梁田物色人选,她已经没有太高要求了,嫁出去才是主要的。

  最近的努力倒也有了结果,梁田给物色了一个人选,是个商贾,只是年纪有些大了,嫁过去也是做小妾。不过今后吃穿肯定是不愁的。

  梁宜芳这两年已经被打磨的没有半点傲气了,只要能嫁出去,她就感天谢地了,所以最近都在沈氏的督促下学习琴棋书画,女红针黹,以及一些伺候男人的技巧。

  沈氏没将自己得到的消息跟女儿说,她现在还没想好怎么利用这个消息,她怕女儿知道后坏事。

  跟女儿说了会话,看她做了些女红,沈氏的心方才静下来。第二日,沈氏去了怡园。

  沈镜对沈氏的到来很是讶异,这沈氏来她这里,不是送上门给人当笑话的么,因为沈镜不可能给沈氏好脸色。

  “姨娘那么一大早来我这里,有什么事吗?”沈镜淡淡的问道,眼神都没给沈氏一个,而是看向亭子里,那边伤势还未痊愈的梁聚抱着儿子,领着女儿在亭子里玩。

  沈氏心里冷哼,面上倒是笑的很恭敬,回答道:“也没甚大事,只是昨晚做了个梦,心有余悸,便想着来找大奶奶说说话。”

  沈氏语气颇显小心翼翼,但又有些讨好的意味一般,这样才能不露出破绽。

  沈镜这会儿到着实疑惑了,她转头看向沈氏,眯眼道:“哦?这倒奇了,姨娘做了什么梦,竟然想来找我说话?”

  “我昨晚梦到了我那侄女镜儿,她要找我报仇来着,唉,我以前被鬼迷了眼,做出这等恶事,也活该遭此报应。”沈氏唉声叹气的说道。

  沈镜心里冷哼,报应?她沈氏这算哪门子报应。不,也算有报应,只是报应太小,抵消不了沈镜的恨。

  其实,沈镜要的就是诛心。沈氏被噩梦缠身,是沈镜乐见其成的。只是沈镜不相信沈氏会有此等觉悟。

  沈镜笑了笑,“姨娘不觉得来跟我说这个,有些奇怪么?”

  沈氏心虚的笑笑,“倒也不是来跟大奶奶说这个的,是我有事求大奶奶帮忙。”

  沈镜抬眼看着沈氏,沈氏不等沈镜问话,便开口了,“我在庵堂里抄佛经,学习度魂之法,我想着既然都能梦到这个了,我那侄女十有八九怕是不在世了,我又极度害怕,所以想帮她度一下魂。”

  沈镜愣了一下,怀疑的看着沈氏,沈氏毕竟是经历过很多事的人,此刻也没有半点心慌,面不改色道:“都那么几年了,镜儿也没有个消息,按理说她活着的话,总该回来看看她父母的啊!所以……”

  所以后面的内容不言而喻,就是沈镜死了么。关键沈氏说着的时候,还抹了几个眼泪。

  沈镜心里难免郁闷,这沈氏是在咒她呢,可偏偏她回不了嘴。

  “那你来找我做什么?”沈镜眯着眼问道,“我能帮你么?我又不会度魂。”

  真正的沈镜其实早就死了,死了好多年了,后面的沈镜其实是叶文惜,所以沈镜马上就想通了,也没郁闷多久。

  “度魂需要已死之人的贴!身物件儿,之前镜儿和我有嫌隙,虽是姑侄,我这里倒没有她的贴!身物件儿,大奶奶你之前跟镜儿是密友,想问一下你这里有没有。”顿了顿,又小心翼翼的问道:“或者,大少爷那里有没有?”

  沈镜冷哼了一声,说道:“这度魂只数我倒是第一次听,信不信倒是其次,只是万一沈镜没死,你这度魂之术用得了吗?或者说若沈镜未死,用了会对她有影响么?”

  沈氏愣了愣,随即答道:“这个倒是也没用在活人身上过,并不知道是否有影响。”

  “那你还敢乱用?”沈镜冷哼一声说道。

  “倒是我考虑不周了。”沈氏叹了口气说道,“那我再去求证求证。”

  沈镜冷冷的嗯了一声,沈氏便找借口离开了。

  沈氏离开后,沈镜越想越不对劲,她总觉得沈氏有什么目的,刚刚她无意和沈氏对视过好几次,发现沈氏看她的目光与之前不太一样,但具体哪里不一样她又说不上来。

  沈氏还没走出怡园门口,迎面碰上了一人,正是自己的前儿媳林西月。

  如今的林西月没了之前的唯唯诺诺,面色红润,看起来光鲜极了,见了沈氏,只是愣了一下,嘴角扯了一个笑,没有搭话,跟着秋雁往前走了。沈氏回头看了眼林西月,叹息只留在了心里。

  “林姑娘来的巧,可遇到了沈姨娘?”沈镜倒不是想在别人伤口上撒盐,只是她兀定,林西月已然放下了。

  林西月轻轻笑了一下,说道:“见到了,只想感叹一句,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

  沈镜摇摇头,“还不到最后,林姑娘这么说,不会太自信了吧?”

  林西月还是笑着,她说道:“梁田以为他现在风光了,只是表面罢了,或者说只是一时的。”

  沈镜惊讶极了,“嗯?莫不是林姑娘做了什么?”

  林西月倒没否认,点了点头说道:“他现在合作那些人,背后都是有主人的。”

  “那个主人就是你是吧?”沈镜自然的接话道。

  林西月点了点头,说是的。随即说道:“这次冒昧来访,是有事求郡主的。”

  沈镜心里疑惑,问道:“是什么事?”

  林西月面上忽然染上羞色,好一会儿才扭捏的开口,说道:“最近有人来说亲,我见过那男人几回,倒是挺满意的,但是我想查一查那人是不是真如我见到的那样好。”

  “你想请我帮忙查?”沈镜问道。

  “倒也不是,我这里找不到帮我查的人,我怕找的人不知底细,若泄露了我去查男人的事,若那男人真是值得托付终身的,让他知道了我的这种行为,怕是不妥的。”

  林西月倒是实诚,只是沈镜有些疑惑,自己和林西月有那么亲么?她竟然跟她实话实说?

  “郡主是值得相信的人。”似乎知道沈镜心里的疑惑,林西月突然没头没尾的说了这么一句。

  这种事对沈镜来说是小菜一碟的,所以沈镜毫不犹豫的点了点头,应了下来。帮了林西月,也算是帮自己的一个盟友不是。

10402 3643695 MjAxOS8wOC8wNi8jIyMxMDQwMg== http://m.clewx.com/book/201908/06/10402_364369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