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两百一十章随梁聚赴任

书名:嫡女休夫记 上传会员:绝密style 作者:千兮 更新时间:2020-01-16 00:09:28

  梁宜芳到底是被赶了出去,梁田倒还是顾念兄妹之情的,出钱给梁宜芳买了个小院子,给她找了个丫头。

  当然,负债累累的梁田没有钱,这钱他没来问沈镜借,而是问的林西月。

  这个消息沈镜听的是殷琪的禀报,不过关于梁田和林西月的八卦却是听秋雁说的。

  据说梁田和林西月重归于好的消息已经在大街小巷传开了。看笑话的有,叹息的也有。

  虽然传闻不一定真实,但沈镜想,两人八九不离十了。毕竟林西月一个女人,那么在乎名声,如果不是心里向着梁田,也不会随意接触梁田,凭白落了话柄。

  果不其然,没过几天,有确切消息传到了沈镜耳朵里,说是梁田和梁侯闹翻了,搬出了候府,直接住到了林西月那里。

  之所以闹翻也是因为林西月,原是梁田提出要再娶林西月,梁侯觉得太过儿戏,太丢脸了。因为之前已经丢了脸,现在便不同意。

  听到这里,沈镜难免再次感叹侯爷,自己都上梁不正,还好意思说自己儿子丢脸,至少梁田现在有“改过自新”的作为了,这比梁侯好了不是一点点。

  因为争执不休,梁田便愤而离家,和林西月住到了一起,还选了个黄道吉日,请了几个人作见证,再次拜了天地。

  沈镜叹息了一声,“希望这梁田真的改过自新了吧!”

  其实她对梁田并不乐观,毕竟他从小跟着沈氏。就是前世时常提起的原生家庭教育影响,沈氏那样的行事,梁田必然是受影响的。

  梁田要么是彻底改过自新,要么就是要变坏,只能说他现在这样,那算城府深了。

  拭目以待吧!沈镜如是对自己说,反正有人时刻盯着,他害不到自己就成。

  隔了两日,沈镜又想起还有东西忘了收拾,便叫来秋雁继续收拾,秋雁一边收拾一边说道:“听说二小姐嫌弃二少爷买的院子,一定要去二奶奶那里住,二!奶奶不喜欢,没让进门。”

  沈镜愣了一下,随即忍不住笑道:“养尊处优惯了,有个住的就不错了,要求还挺多,也怪她以前对她嫂子不好,要不然人家也不会做的那么绝。”

  “说的就是了。”

  “不过林西月倒是骨气了些。”沈镜又感叹似的说道。

  沈镜收拾着东西,看见小孩用的,想了想对秋雁道:“我们要离开之前,你挑几件送给秦夫人,让她想用就用,不用就扔了。”

  秋雁嗯了一声,“咱们的东西,都金贵着呢,她肯定舍不得丢。”

  转眼,梁聚要赴任的日子临近了。沈镜倒没有多少事处理,京城里她将梁衡留下了,让他处理京中事务,该盯着人的盯着人,该报信的报信。

  至于生意,她让各个店的掌柜每月一次书信汇报,有急事找殷衡便成。

  因为她即将离开了,这几日她这里热闹了些,三不五时便有人上门来道别。梁聚也忙着出去会客了,一时倒各忙各的了。

  甘氏和沈慈是最后来的,她们看着沈镜,倒是泪眼朦胧的样子,甘氏道:“虽说以你现在的身份,我们不能常来看你,但到底是在眼皮子底下,隔的近,有个什么事也能第一时间知道。可这突然要去那么远了,我这心啊,实在难受的厉害。”

  “娘,你要往好处想,我去了外面,梁聚便是当地最大的官,谁敢欺负我不成?又没人为难我,我过的肯定舒心的。”

  沈镜想了一想,又道:“话又说回来了,就是因为我的身份,不能给好好孝敬母亲不说,还惹母亲担忧,愈加不孝了。”

  “你这说的什么话,娘这辈子也算顺当,虽说你爹有些行为让我难过,但是管这一家子,她们还不是得求着我。倒也没多人敢给我委屈受,特别你祖母现在,见了我倒还有些软气的,也算因你的祸得我的福啦!”

  两人正你来我往的说着煽情话,沈慈听不下去了,打断两人,“你们这话,说的我牙齿都酥了,娘你就放宽心,我妹妹是谁啊,哪个能随随便便欺负她?你看妹夫,对她可好了,京城里的女人不羡慕贵妃王妃,就羡慕文惜郡主了。”

  说完了甘氏,沈慈又对沈镜道:“而且妹妹啊,你这样说,我的脸往哪搁啊,咱们两做的不一样么?你说你不孝,那我不也不孝了吗?你就放放心心的出去,娘这边有我呢?我再怎么说也有个王妃的头衔,也没人敢欺负了娘去。”

  沈镜和甘氏看着沈慈,一同笑了,几人开始说些八卦,气氛极好。梁聚从外面回来时,几人还滔滔不绝的说着,不时发出一阵笑声。

  梁聚想也没想就进了屋,待三人的目光都看向他时,他才后知后觉的感到尴尬,将手里的东西往后一收,恭敬道:“娘和姐姐在啊,怪不得笑声这么温暖呢!”

  “哟,妹夫这嘴甜的很呐,倒是我妹妹忍受得了不?”沈慈调笑道。

  沈镜被人调侃了,到底有些羞赧,“姐,他平日待我可没那么嘴甜的。”

  “哎哟哟,你这么说是想娘担心你么?”沈慈挑了一下眉头,调笑意味更浓。

  沈镜瞪了眼姐姐,“你要觉得好听,赶紧让姐夫学,之后也天天听。”因为听闻睿王和姐姐关系现在也是蜜里调油,沈镜才敢如此开玩笑。

  甘氏一脸笑意的看着两个女儿斗嘴,再看看梁聚,心里愈发满意,这时候她很庆幸,梁聚变得如此有担当,还这么在乎女儿。

  “聚儿,你手中拿的什么?”因为满意,甘氏称呼梁聚也很亲热。

  “没什么,就一张纸。”梁聚有些不好意思说。

  梁聚此番表现,倒让沈镜疑惑了,她看着梁聚道:“什么纸啊?”

  梁聚一根直肠子,半天想不到一个合适的借口,眼看几人的脸色要往凝重那边去了,不得已只能将纸拿出来,“向人要了两张菜谱。”

  “嗯?”沈镜惊讶极了,“你还想去那边开酒楼啊?”

  “不是,就两道菜,开什么酒楼啊,我也没夫人如此头脑。”梁聚一边说一边上前,将纸张递给沈镜,“这两道菜你不是爱吃么?过去那边怕没有,我想着整菜谱拿着,过去那边找厨子做。”

  “啧啧啧,妹夫,我妹妹给你下迷!魂!药了吧,你堂堂一个大将军,竟然亲自去整菜谱。”沈慈调侃道。

  梁聚有些不好意思,不过还是玩笑着回了一句,“怕是哟,镜儿给我下迷!魂?药了。”

  一时屋内笑声更大,甘氏看着,一颗心又往回落了落,男人是女人的天,这个男人待你好了,就自然能为你遮风挡雨,一个母亲所求的,也不过如是。

  梁聚没多留,抱着孩子去了书房,留几人继续说话。甘氏和沈慈又细细交待了沈镜一些事项,方才离去。

  第三天一大早,沈镜和梁聚都早早起来,指挥着往外搬东西,待搬完,太阳也将将升起。

  因为两人如今身份地位不菲,两人出门,全府都来送行了,不管真心还是假意,至少听了不少好听的话。

  梁聚和沈镜吃了点东西,然后坐上马车出发了。

  此次离京,跟上次的感觉完全不一样。不过沈镜倒没有多少时间来伤春悲秋的,因为宝宝跟她们同车,因为不适应,时常哭闹,她只得抱着哄。

  哄的累了,又让梁聚哄,就这样过了三天,宝宝终于适应了颠簸的日子,不再哭闹了,沈镜方才有心情欣赏沿途的美景。

  在路上整整走了半月,终于到达了目的地,沈镜觉得全身都散了架一般。

  因为事先使人来报了,当地的官员早早将她们的住所准备好了,还请几人去吃大餐,认识一下人。

  梁聚看沈镜实在累的紧,便道:“就在府内随便吃点,改日再吃大餐,舟车劳顿,我们先休息一下。”

  自然没人敢继续相邀,安排好一切便离去了。

  吃完饭,洗漱完,两人领着宝宝便睡了。

  沈镜将宝宝放在最里侧,梁聚搂着沈镜,本来累极,想着即刻就能睡着的,可奇异的睡不着了。

  “我不喜欢这里,还明个儿我自己买个院子,打整好后搬出去住。”

  “嗯,你拿主意就好,”梁聚应道:“这里感觉是有些压抑。”

  两人就这个问题达成了共识,便没继续说话。原本心中有各种各样的想法,一时又觉得矫情,不想开口。

  沈镜迷迷糊糊要睡着时,感觉身上有手在游走,一时惊醒过来,按住梁聚放在自己身上的手,哭笑不得的对身后的梁聚道:“你倒有精力得很。”

  “憋太久了,没办法。”梁聚的语气有些低沉,挣开沈镜的手,继续抚触起来。

  沈镜虽然累,其实也是想的紧,所以也没阻止梁聚,但到底有些放不开,毕竟身边还有个熟睡的孩子。

  一室旖旎,床上的宝宝睡的极香。似乎很懂事一般,不忍打扰自己的父母办好事。

  事毕,两人搂着沉沉睡去,一夜好梦。

10402 3636104 MjAxOS8wOC8wNi8jIyMxMDQwMg== http://m.clewx.com/book/201908/06/10402_363610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