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两百零五章嘉妃召见

书名:嫡女休夫记 上传会员:绝密style 作者:千兮 更新时间:2020-01-11 00:16:38

  大喜的日子,这种话太伤和气,众人看梁聚脸色阴沉,一时不知该如何圆场。

  倒是出乎意料的,梁聚的脸色瞬间恢复如常。他淡笑着看了眼说话的男子,是一个同僚,本事不大,但惯爱感叹自己怀才不遇。

  “有些吃不着葡!萄的人,大概永远都会认为葡!萄是酸的。”梁聚语气平平的说了这么一句话,随即和自己的好友讲话去了。

  这只是一个小插曲,但众人不自觉就放大了来看,心中都有数了,这梁将军是真的爱护自己的妻儿。

  女客那边听到这个插曲后,纷纷感叹起文惜郡主的福气来,但也有人感叹,男人的专情总是短暂的,明明梁聚以前那么爱沈镜,结果也没过多久,竟然就忘了似的。

  这种感叹轻而易举是传不到沈镜耳中的,但有心人士会将这种话不经意的说给她听的。

  而严嘉玉就是这有心人士。按说她一个后宫嫔妃,没有个什么契机,除了娘家人,是很难和一般内宅妇人牵扯过多的。

  不过她现在似乎很受宠爱,皇上也不束缚她,她便时不时将娘家姐妹招进宫陪她说话,对宫外的八卦也了解得很。

  严嘉玉主要是想了解文惜郡主,听了这么个信息,心中更是不甘。

  如果当初嫁给梁聚的是自己,那现在梁聚一心一意对待的人便是自己了。哪像现在,虽说皇上宠爱,可她也不是傻瓜,自然知道皇上的宠爱是有限度的。

  再者皇上三宫六院,虽然因为宠爱,和自己待的时间多,可哪像梁聚,时时刻刻与文惜郡主待在一块,这才是真正的宠爱。

  严嘉玉一直认为若不是皇上的圣旨,梁聚是不会娶文惜郡主的,而自己明明是先喜欢上的,她认为是文惜郡主抢了自己的。

  之所以进宫,就是想高高在上的看着文惜郡主,然后使点绊子,破坏两人关系是最好的。

  她得不到的东西,凭什么让人享受了去,明明她想要什么都是轻而易举的,怎的就梁聚不行呢?

  严嘉玉愤恨极了,脸上的表情都有些狰狞了,却在听到下人高喊“皇上驾到”时瞬间变了脸,换上一副温柔的,又楚楚可怜的表情。

  “皇上今个儿怎么过来了,你可好几日不来看臣妾了?”严嘉玉娇嗔道。嘴上说的甜,心里却在鄙夷自己,原本她是多么清高的啊,进宫这才多久,就学会了这等媚术。

  司徒文韶扶着严嘉玉坐在榻上,一手捏着严嘉玉的手揉!捏,“最近朝事有点多,爱妃要体谅。”

  严嘉玉嘟着嘴,“皇上都去别个姐姐那里了!”

  司徒文韶的手停了一下,继而继续揉!捏着,只是力道有些大了,严嘉玉能清楚的感受道。

  司徒文韶的脸色也有些冷,好一会儿才道:“原以为嘉妃你最是知事,却不想也这么爱争风吃醋。”

  男人都爱美人,严嘉玉自然算得上大美人,还知情识趣,又是严相的女儿,所以司徒文韶愿意宠她,可是美女那么多,他一个万人之上的皇上,大可以再找其他美女,又不是非要严嘉玉。

  何况,与她待的时间长了,也难免会厌倦。司徒文韶可不会学梁聚,只宠爱一人。

  不仅脸色冷,声音也是冷的,严嘉玉愣了一愣,随即往司徒文韶肩上一靠,撒娇道:“臣妾太在乎皇上了嘛!”

  司徒文韶果然有些受用,动作再度轻柔起来,“但是我也不能因此独宠你一人啊!”

  “知道了,臣妾刚刚鲁莽了些,皇上莫怪。”严嘉玉说这话时,心里悲凉极了。

  这就是帝王,自己一辈子要伺候的人,不可以去争宠,不然是会被遗弃的。

  严嘉玉心里又在自嘲,自己本来就不喜欢皇上,争宠已经是为难她的了,她的性格又不适合争宠。

  也就一瞬间,严嘉玉又恢复了精气神,适不适合不重要,不适合可以改变,可以去学习,只要自己的地位足够高,到时候让文惜郡主在自己面前跪一跪,自己使点手段,让她和梁聚没好日子过也是可以的。

  “皇上,臣妾整日无聊,倒想着玩游戏了,之前文惜郡主教玩的游戏也玩腻了,要不皇上让她再教我们一个吧!”严嘉玉抽开被司徒文韶捏着的手,伸手往盘子里拿了块点心,喂到司徒文韶嘴边。

  司徒文韶皱了下眉,摇摇头:“太甜了,我不喜欢。”顿了顿,又道:“文惜郡主这才刚出了月子没几天,想来没那个精力。”

  “就让她进宫一会会嘛,教会我们就可以出宫了。”严嘉玉撒娇道。

  “好吧,你自己派人去请吧!”司徒文韶松口道,顿了一顿,又加了一句:“不过若是她拒绝,你不可强求。”

  严嘉玉愣了一会儿,心里对文惜郡主愈发嫉恨起来,她掩藏住自己的真实情绪,笑着道:“这文惜郡主倒真是有魔力得很,不仅梁将军待她极好,皇上对她也甚是尊重,最重要的是,好多妇人也喜欢跟她处。”

  司徒文韶细想了一下,倒确实是这样,不过他尊重文惜郡主,那是有原因的,一来看在司徒文宣的面子上,二来她现在是梁聚的老婆,还是梁聚很在乎的人,梁聚又是自己的左膀右臂,自然该尊重一下。

  至于说魔力,司徒文韶倒没怎么太注意,毕竟他也不会想着去将她整成自己的女人。

  司徒文韶收起心中的心思,只笑道:“朕亲自封的郡主,自然是有魔力的。”

  有了皇上的允肯,严嘉玉自然就派人出去请文惜郡主了。至于说请来做什么,严嘉玉自己都还理不清。

  或者单纯的想看一下,文惜郡主是不是真的过的如传闻中那么好,或者再挑拨一下她和梁聚关系,总之,她既得了机会见她,自然不能放弃。

  严嘉玉身边的人来请沈镜时,沈镜正在和哭闹的孩子做斗争。也不知道是怎么了,宝宝这两天哭闹的厉害,大夫来了好几个,也看不出个所以然,只能抱着哄。

  沈镜彼时正烦躁,听了来人的话,皱眉问道:“嘉妃娘娘请我进宫做什么?”

  来人小心翼翼的说完了,沈镜哦了一声,将正在哭闹的宝宝递给奶娘,“你来哄。”

  奶娘将宝宝抱出去了,沈镜的耳边终于清净了,她心思也转动起来了。

  严嘉玉找自己教游戏,听起来就搞笑得很,大概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梁聚恰好也在边上,皱着眉说道:“你身子还没恢复妥当,怕是去不得吧?”

  沈镜倒是想去看看,怎么的严嘉玉也将沈氏弄回了府,她当然得去见见。

  沈镜一边起身一边道:“恢复的差不多了,再说了,只是去一会会,我憋那么久了,倒想出去走走呢!”

  梁聚还想再阻止,但沈镜只是看了他一眼,眼神很坚定似的,梁聚便打消了念头,转而说:“那我送你去,我在宫外等你。”

  沈镜笑道:“赶紧别了,弄的我虚弱得很一般,你在家带带宝宝。”

  沈镜在秋雁的伺!候下梳妆打扮好,带着殷琪和秋雁一起进宫了。

  因为怀孕生子,沈镜比原来胖了不少,生完瘦了些,但比之前还是圆!润了一些,但一点不胖,倒多了些女人的妩媚。看起来更美了,也更有烟火气了一些。

  严嘉玉看着这样气色甚好的文惜郡主,心中抓耳挠心一般难受。真是人比人,气死人。

  “娘娘不是要让我教你们玩游戏么?我以为很多人,怎么就娘娘一人啊?”沈镜故意疑惑道。

  “哦,你教会了我,我再去教她们,我怕组了宴席,到时候你不好脱身。你身子还没恢复好,倒不好耽搁你太久。”严嘉玉回道。

  严嘉玉对沈镜倒没了之前的针锋相对,说话还比较客气,看来是学会收敛了,沈镜心中感叹,皇宫真是一个改造人的好地方。

  沈镜微微一笑,“恢复的倒也还好,月子里也没哪个惹我不开心,我们家那位也都是顺着我,心情好,恢复的也就好了。本来今天都不想让我来的,怕我吹了风,又想着不过一个游戏,教了你的丫头也是一样的,是我憋闷久了,想出来走走的。”

  沈镜故意秀了一把恩爱,果然见严嘉玉脸色有微微的变化,好一会儿才接话道:“我之前还跟皇上感叹呢,郡主你最是有魔力,梁将军以前对沈镜爱的深,没想到现在对你那么好。”

  沈镜在心里大笑,那是因为坐在她面前的正是沈镜好不好?面上表情倒故意一怔,随即笑道:“也不知道沈镜现在在哪,倒是我享了她的福气。”

  “哦,都忘了,你和沈姑娘是挚友。”严嘉玉做恍然大悟状,随即带着八卦的目光看着沈镜,问道:“我有些好奇,郡主你担不担心沈姑娘回来?”

  “嗯?”沈镜做不解状,“我为什么要担心?”

  严嘉玉心中冷笑,这郡主怎会不知道她的意思,还要装傻,不过她不介意说出来,“沈姑娘若回来的话,梁将军会不会……”严嘉玉故意一顿,接着说道:“而且即使梁将军不会和你分开,那你和沈姑娘的关系……”

  沈镜面色故意一顿,“这我倒没想过。”

10402 3634752 MjAxOS8wOC8wNi8jIyMxMDQwMg== http://m.clewx.com/book/201908/06/10402_363475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