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一百五十五章沈镜被抓

书名:嫡女休夫记 上传会员:绝密style 作者:千兮 更新时间:2019-11-19 23:43:19

  每个人都有软肋,只是多与少的区别。

  司徒文宣曾以为自己不会有什么软肋,反正是随时都会没命的人,也不惜命,心想总归会死的,死了的话还有什么软肋。

  现在他突然重新审视了一下,发现自己不仅有软肋,还不算少,毕竟他不是一个无情的人。

  沈镜自然是司徒文宣的一个软肋。

  “退居城外,安营扎寨。”司徒文宣强迫自己冷静下来,沉声命令道。

  士兵护住司徒文宣往后撤,司徒文宣一边走一边吩咐殷琪道:“药仙居那边无消息传来,即使传来,也需时日,她身边现在无可用之人,你立马返回药仙居,查探夫人状况,若安然无恙,你便留下保护夫人,若……”

  司徒文宣说不下去了,殷琪已经会意,颔首道:“属下这就出发。”

  夫人一词说出来,司徒文宣还有些恍惚,两人一起生活了那么久,殷琪她们一直称呼沈镜为夫人,他却从未这么称呼过她,现在这么说出来有一种自然而然的感觉。

  司徒文宣突然有些懊恼,他们应该拜个天地的。

  殷琪离开不久,其他小将带着兵士也赶到了,司徒文宣只得打起精神来部署。司徒文宣分析,沈镜即使被抓,那也要抓到他面前来,不然也起不到威胁的作用。即使抓到了,赶到这里也需要时间。

  晚些时候,梁聚赶到了,当然第一时间去见了司徒文宣。

  得知梁聚是从药仙居来的,司徒文宣赶忙问道:“她安然无恙否?”

  梁聚当然知道她指的是谁,因为沈镜,两人的关系也尴尬,梁聚本有些膈应。但察觉司徒文宣问话的神情不对,不解地回道:“她没什么事啊!”

  司徒文宣又具体问了梁聚何时离开的,梁聚认真答了。司徒文宣闻言,食指在大腿上一下一下地点着,自言自语一般地说道:“那还是有机会救下来的。”

  “什么?”梁聚觉察事情不一般,还关乎沈镜。

  司徒文宣认真思考了一番,随即吩咐殷衡道:“立马找能用之人,挡住进城的各个路口,仔细盘查进去的人。”

  殷衡会意,答了是之后便匆匆走了。

  梁聚内心不由一慌,“是不是镜儿……”

  司徒文宣点头,解释道:“司徒文敬似乎想拿她来威胁我。”

  两个男人,原本该是仇人的,现在倒成了同盟。梁聚本想问司徒文宣前段时日的来信,此刻却觉得那些不重要了。

  “你是想拦截下来?”梁聚问道。

  司徒文宣点点头,“尽力吧!”

  梁聚心里堵得慌,他问道:“若没拦截到呢?你会为了她放过敬王吗?”

  司徒文宣愣了愣,这个问题是他不愿面对的,可又无法逃避的,他沉默的看着梁聚的眼神有着说不出的悲凉和无奈。

  司徒文宣最终摇了摇头,回答道:“不会。”

  梁聚听到这个回答,心里沉了沉。但他也知道,齐王该这么选择,若换了是他,大概也是这样的选择。

  这一刻,梁聚忽然同情起司徒文宣来。不过也只是一瞬,便又变成了对沈镜的担心。

  “如若没拦截成功,梁将军,你一定要尽力将她救出来,这便是你此次的任务。”

  狭窄的帐篷里,此刻也仅有司徒文宣和梁聚两人。司徒文宣不再是往常云淡风轻的样子,看着梁聚的表情认真又无奈。

  “是。”梁聚语气铿锵。这不仅是司徒文宣的命令,还是梁聚的心愿。

  第二天,药仙居那边还是无信传来,司徒文宣设想着各种可能,弄得心里总无法安宁。

  司徒文宣逼迫自己冷静下来,召了几个小将议事,安排了一些事务,让他们各自去指挥做事。

  敬王那边也很安静似的,司徒文宣皱眉推测他的下一步动作。

  胸中火辣辣的感受忽然袭来,喉咙里痒痒的,下一刻便剧烈地咳嗽了起来,司徒文宣边咳边喘,只觉得快喘不上气了。

  咳了好一会儿,终于缓过来一些,喝了几大口水,终于好受了一些。看着手绢上隐隐的血迹,司徒文宣忽而笑了,笑的苍凉。

  殷琪这时候回来,司徒文宣无比讶异,按时间来看,她应该还没回到药仙居。

  不过看到和殷琪一同回来的人时,司徒文宣便有些了然了。

  殷琪一上来就禀报道:“爷,卑职在半道遇到了天地生,他说夫人被已经被抓走了。”

  司徒文宣当然要怀疑一番,毕竟这天地生也不是个按常理行事的主。

  当时给他们赶马车到了药仙居后他就消失了,他们也就提了一下,感叹了一番,也没在意他去哪。现在他突然出现说出这么个消息,司徒文宣不怀疑才怪。

  司徒文宣还没将怀疑问出口,殷琪便接着解释道:“他带了你给司先生的信物。”

  殷琪说着将一个用线叠成的花呈现在司徒文宣面前,司徒文宣愣了愣,这确实是他给司无名的,是司无名养的一种药草的花,司徒文宣打发时间叠了玩的,最后被司无名拿去了。

  天地生见司徒文宣信了,收起了之前的吊儿郎当,表情严肃地禀报道:“我那日离开药仙居后,一直在周边游玩,听说敬王要起兵了,想去看齐王您的应对,去了才发现已晚了一步,您已经走了。”

  司徒文宣想让天地生直接说结果,不过到底沉住了气,因为结果现在已显而易见了,沈镜已经被抓了。

  果然,天地生接着说道:“我刚准备离开,便见好多蒙面人进了药仙居,直接去抓了沈姑娘。我和他们打斗了一番,但他们人多势众,我打不过,只有想办法先脱身出来了。”

  “后来呢?你就直接来找我了?”司徒文宣希望天地生不要那么蠢。

  不过天地生确实不是蠢人,他脱身后躲在了药仙居外,看到蒙面人抓了沈镜主仆出来,往汾城的方向走了。

  天地生跟了一段,被发现了,一番打斗后他又脱身逃了,之后再跟,便看见他们分做三伙往三个方向走了。

  天地生觉得凭他一己之力也救不出沈镜,便也不做无用功,跑来找司徒文宣了。

  “沈姑娘一定是被抓到了这里。”天地生最后说道。他虽没看清,但他分析,三组人马最终的目的地都是汾城。

  司徒文宣嗯了一声,脑中却在快速运转着。沈镜当然是要被抓到这里的,不然司徒文敬怎么用她来要挟自己。

  也倒没用多久,天地生这个推测便被证实了。

  这天一大早,殷衡急匆匆地来找司徒文宣,一进帐篷里就跪下了,“属下无能,没能截住夫人。”

  司徒文宣愣了一下,身子不由紧绷了起来,“她此刻在城内了?”

  殷衡艰难地点头道:“是的,此刻正在城楼上,敬王要你去见他。”

  司徒文宣一下子便站起了身,准备往外走。殷衡立马起身跟了上去,小心翼翼地喊了一声,“爷?”

  “去看看再说。”司徒文宣想着沈镜被抓的过程和此刻的无助,心里钝钝的疼。

  沈镜此刻的心情极其复杂,最明显的是害怕和自责。她没经历过打打杀杀,自然害怕这种拿生命当儿戏的战争。自责是想着自己让司徒文宣为难了。

  虽说害怕,不过被抓已经三天了,此刻她倒有些冷静下来了。后又想着自己本来就是灵魂穿越的,想必老天已经安排好她的命运了,死不死的也不是司徒文敬说了算的,即使死了,那也是老天安排的。

  这么想着,沈镜忽而觉得自己可笑,这时候竟然还能分心想这些,她倒也真笑出来了。这么想着的时候,她倒镇定了不少。

  司徒文敬听到沈镜的笑声,转头去看沈镜,他倒第一次正视这个女人。美是美的,只好奇他三哥看上她哪一点,难道就是美貌么?可他三哥也不像这么肤浅的人啊。

  “你笑什么?”司徒文敬语气带着匪夷所思。

  “我笑你。”沈镜看着司徒文敬,一副鄙视的样子。

  司徒文敬生气是有的,但更多的是好奇,他哼了一声,问道:“笑我什么?”

  “敬王殿下野心不小,想要那皇位,可实力却……”沈镜没说完,但都是聪明人,她相信司徒文敬知道她的意思。

  司徒文敬被一个女人看不起,眼神瞬间变冷,“你怀疑我的实力?我比那司徒文峰差在哪里了?”

  沈镜听到司徒文敬的不甘心,还是轻笑了一声,回道:“我没见过皇上,无从对比。但我怀疑你的能力是因为,你要过齐王这一关,还需用我一个女人来要挟,可见你的能力……”

  沈镜还是没说完,只以讽笑结束。

  司徒文敬愣了愣,眼神更冷,怒瞪着沈镜好一会儿,沈镜心里有些害怕,但脸上倒装的极镇定,怕泄露心底的慌乱,便没有与司徒文敬对视,而是将目光放向远方。

  这时候有风吹来,沈镜的长发被吹起来几缕,衣服也翩翩起舞一般,司徒文敬盯着这样的沈镜,忽然有些理解自己三哥为何会看上她了。

  “只要坐上那个位子,谁还在意过程。”司徒文敬最终这么回了一句。

  “那敬王殿下有没有想过,”沈镜说着转头看向司徒文敬,在他疑惑的目光中问道:“我能要挟得了齐王吗?”

10402 3621457 MjAxOS8wOC8wNi8jIyMxMDQwMg== http://m.clewx.com/book/201908/06/10402_362145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