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六十七章 演戏

书名:嫡女休夫记 上传会员:绝密style 作者:千兮 更新时间:2019-08-11 00:00:21

  翌日从早上开始,沈镜屋里来了一批又一批人。

  有看病的大夫,替沈镜诊脉,之后摇头晃脑地说些沈镜虚弱的话,至于为何会滑胎,答原因太多,无从诊断。

  有来探望的,诸如梁宜浓、邓氏几人,车轱辘话翻来覆去地说,大意便是不要难过,总归是她与那孩子无缘,好好调理身体是紧要的,孩子总归还会有的。

  当然也有虚情假意来看热闹的,便是沈氏、梁宜芳之流。

  房里异常的热闹,却更凸显了沈镜内心的空荡。不管是哪个来了,她都躺在床上,对屋内的一切似乎都漠不关心一般。

  丫鬟送来吃的,她也会勉强吃上几口;调理身体的药,她也会象征性地喝几口。她只是不想听别人一个劲地劝慰。

  可是这做样子的吃法更是让关心她的人忧心。

  第三日,甘氏一大早便上门了,看着自家女儿这个样子,眼眶瞬间就红了,却又要憋住,免得引沈镜更难受。

  似乎是知道甘氏是无条件对她好的人,在甘氏面前,沈镜终于有了情绪。甘氏让下人都退下,屋内留母女两说话。

  “娘,我难受,我哪哪都难受。”沈镜坐起身,看着床边的甘氏落泪。

  沈镜说不出心里的感受,各种情绪都有。虽然看着她对一切都漠不关心,但是来探望她的是哪些人她都清楚,说的话她也在听,只是她没有情绪来应对。

  甘氏拿出帕子给女儿拭泪,“我的小冤家,可不能哭。”说着却也止不住流泪。

  甘氏赶忙止了泪,好生劝慰了一番。

  待沈镜止了泪,甘氏才问道:“之前身子没有半点不舒服么?”

  沈镜点了点头说:“除了有些噬吐之外,没什么不适。”

  似乎知道甘氏在想什么,沈镜又道:“大夫来看过了,说吃食没什么问题。大概真是我的体质问题吧!”

  “意外还好,若真是别人有心害你还不自知,那就麻烦了。”甘氏却不得不往其他地方多想一些,总要把其他的彻底排除,要不然以后有了身子还会这样。

  况且确实有人不希望这孩子出生,所以不得不往坏处多想一点。

  “也不光是吃食,还有屋里的用具之类的,”甘氏皱眉想了想,又道:“那天和姑爷出去没遇到什么特别的吗?”

  沈镜摇了摇头,“无甚特别的。”

  甘氏沉思了好一会儿,又道:“如果有人有心害你,什么手段都用得上的,是不易让你发现的。”

  甘氏毕竟是有些地位的人,又管了二十多年的家,听闻的或经历的龌龊事不少,此刻想的比较多,但到底不是自己家,她也不能很好地分析。

  “你嫁人后处事稳妥周到了不少,这里你熟悉,就靠你自己去查了,娘只能从旁帮你,”甘氏对女儿道,“所以你不能一味悲伤,要尽快调理好身体来处理这些,不然等别人把证据毁了你想查也查不了了。”

  这些方面沈镜其实也想到了,只是她一时走不出悲伤的情绪来,无心处理。此刻她稍微缓过了些,便回答道:“女儿知道。”

  母女两在房里说了好一会话,沈镜感觉肚子太饿,便唤人摆饭。甘氏留下来一同用饭,厨房便弄了两份出来,一份清淡的给沈镜。

  梁聚不知去了何处,沈镜也无心过问,只甘氏问了一句:“姑爷呢?”

  小玄一边布菜一边答道:“姑爷说让主子和您好好说会话,他去外院了。”

  “听下人说,姑爷对你现在倒是好了,这我就放心许多了。你们两就是要这样好好的,赶紧调理好身子再拐一个。”甘氏一边吃一边道。

  沈镜没心思说这些,虽和梁聚关系看起来还好,但目前沈镜根本不想再和他有孩子,不想和母亲解释过多,便敷衍地回了个嗯字。

  “只姑爷虽是侯府长子,但到底要什么没什么,你劝着他些,让他不要一味与侯爷对着来,气倒是出了,得到什么了呢?”甘氏对这姑爷很不满意,这样的人怎能护住女儿,只望他改变些。

  沈镜原本明里暗里就劝过一些,听甘氏这么交待,还是嗯了一声。

  甘氏知她处在悲伤中听不进太多,便也不再说这些了,捡了些无关紧要的小事跟沈镜聊着。

  吃过饭,沈镜又躺上了床,甘氏在旁陪着。眼看沈镜快要睡着了,突然外间又响起沈氏的声音,接着下人禀报,说沈氏来了。

  沈镜和母亲对望了一眼,吩咐道:“请母亲进来吧!”

  沈氏进得门来,对床沿坐着的甘氏亲切道:“大嫂还在着呢!”

  因为女儿的婚事,甘氏对沈氏心里存了气,两人不和已是众人皆知的了,此刻见她没事人一样,心里更是瞧不起,只冷冷地嗯了一声,看都不看她一眼。

  正常的儿女亲家,为了女儿不被沈氏刁难,甘氏本应对沈氏客气点,但她知道并不是她客气了沈氏便能待女儿好的,索性就不客气了,再以甘氏的好名声,也可让外人知道沈氏的算计,这样女儿要是出事了,外人倒会怀疑她,让她有些忌惮也是好的。

  沈氏眼里划过一丝恼怒,瞬间便消失了,倒是表现得不在意甘氏的态度一般,对床上的沈镜关切道:“镜儿可好些了?”

  “谢母亲挂心,好多了。”和甘氏不一样,沈镜即使讨厌也要做足样子,不然对她名声有影响。

  “到底是大嫂厉害,镜儿气色好多了,也愿意说话了,我之前来看她,状态极差,看着怪心疼的。”丫头搬了凳子过来,沈氏也在床边坐下。

  “呵……”甘氏冷笑一声,“我女儿有今天这境遇,难道不是拜你所赐。”

  沈氏一脸冤枉的表情看着甘氏,“大嫂这是说的什么话,大夫来看了,说是镜儿的体质问题,她嫁了别人难道就不会这样了?”

  甘氏冷哼一声没接话,沈氏又道:“难道大嫂以为镜儿肚里的孩子是我害死的?”

  见甘氏还是不接话,沈氏心里气愤不已,面上却表现得更委屈,“镜儿再怎么都是我侄女,我要多黑心才会去害她呀?这样大哥和娘也不会饶过我的。”顿了顿,假意拭了拭了眼泪,又接着说:“即便是我害她,那也得有证据呀?镜儿的吃穿用度都有专人过目,我可插不上手。”

  甘氏见她这样,很是厌弃,“你不黑心的话能算计把镜儿嫁给你继子?”

  沈氏到底心虚,哭诉道:“那是大哥同意了的,再说做我儿媳妇怎么不好了?我又不害她,倒是镜儿,处处防着我,让我很是伤心呢!”

  什么叫倒打一耙,绅士这就是鲜明地例子。甘氏看着她这虚情假意的表演,冷笑一声没说话,意思不言而喻,沈氏不害她还会让她嫁过来?

  沈镜也适时表现出冤枉,委屈道:“我做了什么会让母亲觉得我在防你呢?”

  沈氏滞了一滞,确实有被问住的感觉,好一会儿才捡些“沈镜亲近梁宜浓与邓氏,而不亲近她这个姑母与梁宜芳等人”的拙劣理由来应对。

  沈镜更是委屈,“宜浓也是你女儿,难道不该亲近吗?在成衣房的差事上,三婶帮了镜儿不少,她又是长辈,镜儿自是要亲近。至于母亲,因你身子不好,镜儿探望了几次,倒不想扰了你休息,竟让母亲这般误会我?”

  沈镜委屈的话语中带着嘲讽,噎得沈氏无理反驳,只得赶紧结束这话题,“都怪母亲,误会镜儿了!以后不会了。”

  甘氏看着这样的女儿,又心酸又欣慰。心酸是因为原本直来直去的性子收敛了,竟然也要这么圆滑的说话了。欣慰也同样是这样,她长大了,懂得收敛脾性,懂得怎么处事了。

  沈氏接连受气,没坐一会儿便起身告辞了,“大嫂难得过来,我就不打扰你们母女说话了。”

  及至门口,又转头对沈镜道:“我带了几支上好的人参过来给你补身子,今日话也说开了,误会解除了,镜儿你有什么事尽管来找姑母。”

  沈氏故意说“姑母”这个称呼,想表现亲昵之意,沈镜心里自然清楚,回道:“让母亲费心了,我会的。”

  沈氏走出门外好大一段路,才收起一脸和善的表情,顺势转成了愤怒,冷哼了一声对身后的朱嬷嬷道:“真拿自己当个事,我可是侯夫人,地位比她高,还给我脸色,她女儿还不是要给我晨昏定省。”

  朱嬷嬷看沈氏太过愤怒,也没火上浇油,只顺势接话道:“夫人说的是,也不值当为这些事生气。”

  沈氏想了想,觉得这话也对,笑谢说道:“你说的对,生气还伤身子,不值当的,总归现在该伤心的是她们,一个孩子就这么没了,怎么没的都不知道。”

  朱嬷嬷闻言,谨慎地看了看四周,生怕有人听到什么一样。

  “这大少爷这两天忙什么呢?”沈氏突然又问道。

  “都在边上陪着大奶奶呢,哪处都没去。”朱嬷嬷不明白沈氏怎么突然问起了大少爷,但也没多问。

  沈氏讽笑了一声,“这镜儿也是有本事,大少爷那么爱玩的性子,倒是为她收了些心。”顿了顿,又道:“不过还是比不得他那妾氏,那才是个可人儿。”

  朱嬷嬷自是知道沈氏说谁,笑着应和了一声是。

10402 3595794 MjAxOS8wOC8wNi8jIyMxMDQwMg== http://m.clewx.com/book/201908/06/10402_359579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