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番外(二) 你是海浪,我在其中

书名:亲爱的患者大人 上传会员:绝密style 作者:瑾不语 更新时间:2019-09-21 08:08:13

  飞机穿过云层,在短暂的颠簸后,方淼摘下眼罩下意识往左右两边瞧,过道上有空姐询问是否要杯喝的,严铮礼貌拒绝。

  “还没到啊……”方淼身子一歪就靠在男人肩上,闭着眼喃喃自语。

  “快了。”严铮替她把毛毯拉了拉,“回去打算做什么?”

  方淼慵懒地睁开眼,想到这刚刚结束的蜜月旅行,又想想现在成了无业游民的自己,一时间心头怅然若失。

  “要是没什么安排,不如在厨艺上下点功夫?”

  嗯哼?

  方淼坐起来与他对视,调笑:“不怕我给你把房子烧了?”

  严铮面上的表情僵住,几秒后眉眼一弯把人带进怀里:“我听说婚房快装修好了,要真烧了,我们正好搬去那边住。”

  虽说这很败家,却很是顺理成章啊!

  直到飞机稳稳降落,方淼才想好要从哪一步入手去学,往机场外走的路上,嘴边的话题更是离不了柴米油盐。

  到了出机口,她才想起这次提前回来是为了什么。

  “一会儿你先去医院报到,我自己回去就行。”方淼一边说,一边帮眼前的男人整理了下领口。

  一周前,严铮收到通知,从今天起就可以去市医院普外科上班,先从助手做起。

  严铮反握住她的手,反复摩挲了几次,开口:“谢谢你。”

  “搞这么严肃做什么。”方淼失笑,继而快速朝四周梭巡一圈,转过头的同时踮起脚在严铮的唇上亲了亲,“我相信你!”

  人生数载,即便已过了而立之年,即便是曾放弃过很多,如今也不过是重头来过罢了。

  入职手续办理的很顺利,拿到挂牌后,严铮就去科室和其他同事认识了一下,恰好赶上查房的时间,几个人跟着主任走了一趟。

  这些工作于严铮而言并不陌生,甚至可以说比其他人更熟悉,但依旧要秉承着一颗虚心学习的心去重新适应。

  ——

  到家后,方淼把衣物收拾着放进衣柜,接下来又订购了些食材,这一天的学厨生活正式开始。

  或许是之前有偷偷尝试过的缘故,这次整个过程还算顺利,像炸油锅、炒糊这样的混乱场面是没有出现过的,正午时,两盘炒菜便出锅了。

  方淼第一反应是拿起手机给严铮打电话,很快又想起来,今天是他上班的第一天。

  于是她就简单拍了个照片传过去,后面配了斜眼笑的表情。

  此时的医院,严铮正经历着入职后的第一台手术,负责的是一位有着七年主刀经验的主任医生,许弋。

  手术室安静得只有连续不断的仪器轻响声,偶尔有主刀医生报出需要的器械声。

  严铮负责记录数据,停下笔时随意扫了眼墙上的挂钟,距离手术开始已过去近两小时。

  “持针钳。”手术进入最后的缝合阶段。

  暗自舒了口气后,严铮看过信息采集仪上的数据,转眼正巧撞上许弋看向他这边的目光。

  “你来。”对方言简意赅。

  旁边几个实习医生纷纷向他投来各种异样的眼神,有疑惑、有期待,自然也有不服气的。

  严铮目光沉静,看着主刀医生手中向他伸来的缝针,又看看还躺在手术床上的患者,不得有过长犹豫的时间,终是向前迈出一步。

  要说整台手术最让人目不转睛的环节,也就是最后的缝合阶段,而跟这台手术的人无一不是被眼前的“秀场”所震惊到了。

  如果说这是一个离开手术台多年的人在缝合,那是令人轻易不敢相信的,毕竟这一手漂亮的缝合技术堪称娴熟精准,当持针钳几次从患者肌理穿过后,伤口已然被缝上了一条平整的线条。

  随着伤口缝合这一环完成,手术成功结束。

  患者先被推出手术室,严铮出去后将手套扔进污物桶,又从白大褂里摸出戒指,回头就见许弋站在他身后。

  “能这么快就回到手术台前,是不是要感谢我?”许弋摘下口罩,笑得人畜无害。

  严铮似是很认真的思考了一下,摇头:“确定不是想验一验我的水平?”

  “算是吧,至于这水平嘛……和我预料中的没太大出入。”

  严铮忍不住笑出来,“那就感谢前辈对我这个小助手高看一眼了。”

  “……”许弋无奈摇头,走到他身侧又拍拍他肩膀,“既然回来了,就好好干吧。”

  对方已经走远,严铮低下头若有所思……

  当初,他和许弋是同一期来这儿的实习生,由于能力、外形出众,称得上医院里的红人。

  为医者,遇到和自己旗鼓相当的人,自然是相互欣赏。后来随着严铮的离职,两人之间的联系也就断了。

  医院传消息的速度也快得很,傍晚时严铮缝合伤口这事就传遍了小半个医院,传着传着就连他几年前在医院就职期间的几大手术奇闻异事都被翻了出来。

  许弋今天不用值夜班,过了8点就收拾着下班,正脱衬衣打算换件干净的,这时,门一声不响的被推开了。

  “啊!”

  他还没察觉到什么,就被一道尖刺的女生尖叫声吓得头皮发麻。

  “小妹妹进来前先敲门行不行?”许弋赶紧提上衣服,扭头黑脸命令。

  小护士努嘴,“谁知道许医生你在换衣服,我来是……”

  “打住!”许弋指指手表:“好不容易不值夜班,放过我行不行?”

  “许医生听我说完行不行?我来是想问你,咱们科室新来的严医生有女朋友吗?”

  许弋翻白眼:“人都结……”他猛地止声,余光瞥见小姑娘满眼期待的模样,顿时计上心来。

  半小时后——

  小护士抱着装有一整个大榴莲的袋子移动到科室门口,忍着被臭味支配的恐惧,靠着墙等待。

  严铮来交一个患者的病历报告,出来时手机响起,他接通后便往外走,关上门,手机还没放到耳边,就被一股榴莲味引着看向墙边。

  “严医生,我也是胃肠外科的,你可以叫我小路。”小护士显得很激动。

  严铮礼貌回笑,“你好,你也是来找科长吧,那我先走了。”说罢,他就越过人要走。

  小护士回退几步拦住他,“我听许医生说你喜欢榴莲,就算是送新同事的礼物,这个给你。”她半低着头向严铮双手递出榴莲,耳廓一寸寸红起来。

  见状,严铮心中了然几分,顺势道:“抱歉,我先接个电话。”

  小护士这次意识到刚才严铮出门接通的动作,忙点头。

  他转到一边与那头说话,声音压得很低,小护士耳尖,依稀听到他说“我刚交了报告,一会儿下班”“做你最拿手的就行,只要你做的我都爱吃”……

  小护士失神,正琢磨对方是何人时,耳边就传来严铮给的回复。

  “家里有人等,我得先走了。”严铮勾着唇角,把一切说得浅显又明白。

  直到人走了有一分钟,小护士才恍然大悟,她看着手里的臭榴莲,再回想自己唐突的举动,下一秒囧着脸跑了。

  ——

  晚饭后,方妈来电话询问,方淼回卧室一一报告一遍。

  “之前教你的那几道菜学会了没有啊?小严去医院一上班,这以后晚上值班做手术的事就常有了,你可得给他好好补补。”

  “我知道,你都唠叨多少次了……”方淼往后靠上-床头,“你们自己吃好喝好就行了,我现在也是有家的人,该怎么做都会安排好。”

  那边叹了口气,又问:“小严呢,我想和他聊聊。”

  书房门虚掩着,严铮正在里面翻阅医学相关的最新书籍,方淼敲门进来时,第一时间看向她。

  方淼指指停留在通话页面的手机,走到书桌旁递给他。

  “妈,这么晚还没睡?。”

  “我们一向睡得晚,妈是想问你今天工作的怎么样,顺利不顺利啊?”

  再看方淼此刻正弯着身子,耳朵贴在严铮那边查探那边说了什么,隔着手机她也猜得出来,自家母亲这会儿一定是满脸关切的模样。

  “很顺利,今天还跟了一台手术,你们不用担心。”严铮如实道,眸光一转留意到某人的姿势,接着他就把手机转移到另一边的耳边,空出一只手落在方淼腰上,用力一提就把她抱到自己大腿上。

  这一系列动作来得毫无征兆,偏又一气呵成,方淼下意识捂住嘴巴对上男人清亮戏谑的眸子。

  方妈没听到什么动静,“那就好,还有件事我想和你说说,就是尽早要个孩子,你们也都不小了,而且在这个医学上,女人上了35岁就是高龄产妇了。”

  方淼顿时变得更僵,反观严铮倒很自然,认真地看着近在咫尺的她,情词恳切的回了个“好”字。

  方妈乐得合不拢嘴,看眼时间,又嘱咐几句,适时地挂断。

  书房瞬间安静了……

  方淼眼巴巴的看着他,良久问出一句:“现在要去睡觉吗?”

  严铮也不急着回答,目光专注地望着她,同时反手扣住她的肩膀,身体紧贴上来,那唇,紧接着落下来。

  分针指针悄然走过一格,书房换上一片黑暗。

  从书房到卧室,方淼脚就没占地,直到躺在床上,在若有若无的接触中才意识到,此刻他们在做这世间男女最亲密的事。

  暗香飘浮,夜色缱绻,平静柔和的月光洒了一室。

  ——

  两个月过去,严铮在医院的工作渐渐忙起来,随着他真正做了一回主刀医生,之后无疑有了更多机会站上手术台。

  年底,在医院举办的年会上,更是成为了众人交口称赞“美人刀”。

  伴随这一年的结束,不止是工作上的重大进展,严铮也有了自己的家。

  跨年夜里,方淼本来打算在家做饭,只是严铮实在不舍得她这么辛苦,因此就去外面吃了一顿。

  这一夜,世界各地都在为迎接新一年的到来而欢呼雀跃,各色烟花腾空而起,璀璨了夜色。

  严铮带着方淼登上大桥,在这里可以看到市里最耀眼的烟火,桥下是海面,映照着星空一片繁华。

  方淼双手互搓,又朝着掌心呼出一口气,刚觉着还冷得厉害,身体就被男士大衣从后包裹住,肩上抵着一股重量。

  “好像又瘦了。”严铮稍微感受后给出评价。

  方淼垂下眼瞧一眼自己的身材,心中疑惑:好像没什么变化……

  见她不答,严铮唇边笑意更甚:“我听妇产科的医生说,胖一点会好生孩子。”

  听言,方淼缓缓咬住唇,带着泄愤迅速转身与某男对视,不过那眼神落在对方眼里,威慑力丝毫没有,我见犹怜倒有几分。

  桥对面炸开彩色烟花,在耀眼的光亮中,严铮顺势把人按进怀里,“这样我也喜欢。”

  简单的一句话顿时让方淼较真的脾气舒缓不少,面子上总不能轻易让步,于是抬起手去挠他腰上的痒痒肉。

  三秒后……

  “我身上还有其他部-位比较好摸,要不要试试看?”严铮舒展着眉眼,餮足的神态一览无余。

  方淼恼羞成怒地收手,从他怀里扬起头:“不要!还有以后不许再这么油腔滑调的!”

  “你不喜欢?”

  “不喜欢!”

  “那……”严铮拉长声调,转着眼珠若有所思,半刻后视线重新回到方淼脸上,笑得暧-昧:“要是这样呢?”

  话落,方淼第一感受就是自己后腰被人勾住,身体前倾贴住男人坚实的前胸,温热的触感袭来的瞬间,就连呼吸也被一同夺去。

  远处海港上方,耀眼的礼花徐徐攀升,在高空中绚烂绽放,风声送来周围人迎新的欢呼声,对面巨大的LED显示屏显示着此刻的时间:23点55分。

  一吻结束,方淼连生气的念头都没了,缓过呼吸后就依偎在男人怀里,带着迟疑开口:“我前两天去了趟医院,医生说我怀孕了。”

  假如说孩子是他们一直心心念念想要的,如今就真是上天赐礼。

  严铮一时惊喜,好半天才有所反应,问:“几个月了?”

  “两个月。”

  “怎么不早跟我说?”他能感受到方淼的情绪并不是很高,因此这样问。

  方淼沉默着离开他的怀抱,伸手去摸严铮棱角分明的脸颊,眼光渐渐清亮起来:“我知道你想申请去做无国界医生。”

  严铮眼神一闪,明显地没有预料到她已经知道了。

  “我支持你,不止因为我爱你,更是因为……”方淼放下手,笑意吟吟:“为身处困境的人们以及天灾人祸和武装冲突的受害者提供援助,这是一种堪称信仰一般神圣的存在。而我,想让你成为那样的存在。”

  严铮心底震撼,更心疼她的理解,久久无言。

  方淼盯着他半天,“怎么不说话?”

  “我还没有决定要去,淼淼,你也不用想太多。”严铮压低了声线,周身压抑。

  “就是因为你下不了这个决定,所以我更不能装作什么都不知道那样。”方淼毫不迟疑的接话。

  严铮直视她的眼底,已经有许久不曾在那里见过那股毅然决然的神色,也是头一次,她如此殷切的想要他去做一件事,而这件事的代价是分别。

  一年或是两年,带给对彼此的思念绝不压于潮水侵袭而来的猛烈感。

  方淼重新环上严铮的腰,将脸贴上他的心口,“就算申请了也不会立刻就走,不是还有半年多可以陪我吗?这几天我也想了很多,无国界医生是你父亲为之付出生命的事业,它对你的意义有多重要我很清楚,就当是你亏欠我两年,用余生补偿就够了。但要你为了我和孩子放弃这个机会,我想不到我该用什么偿还。”

  爱一个人,不只要给对方自己的全部,更要尽可能给予他最需要的,这才是爱的定义。

  馨香在怀,严铮的心几番涌动,过去无数个日夜盘旋在心头的念头,这一刻就这样被她点明。

  他紧紧地拥着方淼,目光投向远方,看着LED显示屏上进入倒计时的加粗数字。

  “10,9,8,7……”

  “淼淼。”

  “嗯?”方淼应声抬首,带着直达眼底的笑容与他相对。

  严铮缓缓低头,在一指的距离停下,笑容漾开:“跨年了。”

  新年钟声敲响第一声,她在他满目温情的注视下闭上眼,而他倾身吻住她的唇……

  原谅我在你的生命里姗姗来迟,不过这样似乎也不错,我们的相遇、相知、相守都显得顺其自然,在一起,比如现在亲吻你,也是水到渠成。

10395 3606687 MjAxOS8wNy8zMC8jIyMxMDM5NQ== http://m.clewx.com/book/201907/30/10395_360668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