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八十九章、冯伟归来

书名:丝婚保卫战 上传会员:绝密style 作者:心梦阑珊 更新时间:2019-09-26 10:42:20

  我去看的这天,习梅刚好去水房洗饭盒。李姐在我面前还埋怨习梅,说习梅既是把她当亲妈,她也不会愿意。说时表情还是一副冷清样。

  “你不能要求太高,都是女人,不容易!”我剥根香蕉给李姐。

  “可是她有婚史,村子里的人知道了,我们抬不起头!”李姐说时望着门口,生怕习梅进来。

  “邻村的唐三知道吧,二十好几娶个媳妇,女方家要七千彩礼嫌贵,一拖拖到三十八,还找不上媳妇,无奈找了个离婚带女儿的,还要彩礼八万,那不结婚生了女儿幸福生活。”我说时,李姐还时不时摇头。

  我又问她,你想咋样?

  “李辉二十五,他有的是机会!”李姐说完一口气把香蕉吃完。

  “可是爱情是靠缘分的,是两人有感觉。”我希望李姐明白。

  李姐听了,又有更多的理由,说结了婚要面对柴米油盐酱醋茶,还要孩子的成长教育问题,还有努力工作挣钱养家,而现在习梅没有固定工作,还带个女儿,房子存款都没有,不能让李辉一结婚,就牛马一样工作。

  我正要讲习梅手机店生意挺好的。习梅提着饭盒进来了,看到一脸憔悴,完全失去往日风采的习悔,我顿生怜悯之感,起身帮忙接饭盒。

  习梅苦涩地向我笑笑,我知道,她为自己落到这一步内心是感到自悲和卑微的。把手中的东西归置好,习梅给李姐倒水喝,李姐还阴个脸,不接也不喝。

  这尴尬的局面,我都不好意思,赶紧让习梅坐下歇会,就问她店里的情况。她说也许正是智能手机兴起的时候,生意蛮不错,除去房租和生活费,一天有个三四百的。

  李姐听了,干咳两声。习梅就不再说话了,又朝我不自在的笑了笑。李姐看到了还瞪一眼,说她要出院。

  习梅马上惊的站起来,说明天才能出,出院了就住他们租的房子。说时,手掖床上的被子。

  “不去!我要回乡下!”李姐说时口音还高了八倍。

  “我们在市里,谁照顾你!”习梅怯怯地说。

  “死不了,不受你们的气!”李姐口气好噎人。

  “我那儿做的不好,你可以说出来!”习梅居然害怕到这种地步。

  “你不要出现就可以了!”李姐对习梅这态度,我急得捣一把她。习梅害臊地把头埋向一边。

  “习梅我告诉你,你就是为我做更多,我也不同意!”李姐又甩一句令人心寒的话。

  “李姐,这话别说的早!喝口水!“我把水杯递向她,她接时又不友好地瞪一眼习梅。

  我想拉习梅出去给说几句安慰话,刚起身提着水果的李辉进来了。进门先向我问声好,还撒娇似的问他妈想吃什么。

  李姐这人真是更年期到了,开口就凶:“不吃!我不用你们管!”

  “不用我们管,你说谁能这会儿管你!”李辉把手中的水果塞进柜子里。

  “怎么!听你这话离了你们,我还不能活了!笑话!”李姐说时脸一直阴沉着。

  “看看!我妈现在纯粹就是不讲理!”李辉说完笑着坐他妈床沿边,要抓他妈的手,他妈缩了回去。

  “滚一边去!别惹我不高兴!”李姐凶巴巴地,还阴个脸。

  我在旁边,李辉都不好意思了,又好气地劝她妈,不能因为生个病,见任何人都不爽,给点面子好不好。

  一听到面子,李姐的话题一下多起来,说你还知道要面子呀!那你说你为什么还干这么不靠谱的事,让我们抬不起头的事。

  “我干什么事了,我偷了抢了,还是杀人放火了!你说呀!”李辉争辩。

  “你让习梅给我走!”李姐说时手指着习梅。这个时候,谁还有脸呆下去,习梅抓起柜子上的包要走,被李辉一把拉住,还一下拥进怀中。

  “妈!我告诉你,我的婚姻我做主!习梅咋了,她是离过婚,离过婚咋了,就不能再婚了,就不能再轰轰烈烈谈恋爱了!我正因为喜欢她,就因为她有我找妻子的标准。”

  “你胡说!她要好的话,能一而再,再而三离婚吗?”

  “是因为她没有遇到对的男人!”李辉不想让他妈再次辱没习梅。

  “好!你的意思!她好,我不好!滚!”李姐手指李辉。

  “妈!你讲点理行不!你一见习梅就是冷眼冷鼻子,还要训,都是女人,何必如此为难!”李辉蹙着眉争辩。

  “我为难是吧!你说吧!你们两人的事现在怎么办?”李姐再次斥问。

  “房子我已首付买了,马上领证结婚!”李辉说时眼望着门口。

  “滚!滚!滚!”李姐说完气的躺下,还给我们调个后背。

  李辉也不望他妈,把习梅拥在怀中,两人低头不语。

  我让他们回去看店,我看着。李姐听到了吼我们:“你们都走,不要管我!”

  李辉还想说什么,我给他挤眼睛,他只好拉起习梅的手向外走。在出病房门时,李辉和习梅还回头望他妈,我故意问:李姐孩子们可走了。

  李姐不吭气,也不转身看。我问她想不想吃苹果,我给她削皮,她不回答我,却带着哭腔,说她都不想活了,怎么遇了这么个不着调的儿子,这是要活活气死他们老两口。

  我听了笑出声,说人家习梅要长相有长相,要身材有身材,又不傻,不呆的,还能干,不就是个离异女人嘛!怎么就不着调了。

  “就是因为离过婚,这个坎我迈不过!”李姐坐起来,哭丧着脸说。

  “都是女人,何必女人为难女人!”我望着李姐笑着说。

  这句话听起来简单,但细回味,还蛮有道理的,同是女人,都有不易之处。

  李姐在接我递过去的苹果时笑了。我以乞求的口气劝她,这事儿就随了李辉吧!他很爱习梅。

  李姐沒吭气,低头咬苹果吃,算是默认了。

  出院要回家了,李姐非要回乡下。我又劝她,你去乡下一人,刀口没长好得有人照顾才行。可是李辉和习梅要忙店里,去了乡下,一天损失就是好几百,那一月就是你一年庄稼地的收入。

  李姐小声给我嘀咕,她住下不习惯,毕竟前几天脸红脖子粗的闹过。

  听出李姐反省了,也说明她放下了,我笑,所以现在住一起适应呀!你就李辉一个孩子迟早是要住一起的。

  这话使李姐又不好意思,捣我一把,说她说的话可不能给习梅讲,讲了她就更不好意思了。

  反正习梅和李辉出去办出院手续了,我开李姐玩笑,现在回头看看,以前的争争吵吵都没必要,反而伤了和气,想起来除了后悔就是后悔。

  李姐心服口服的给我点头。

  出院住到习梅租的房子,李姐本就没有底气,又天天让习梅伺候,她反倒不好意思了,见习梅和李辉带欣欣一进家门,战战惊惊的,抢着要干这干那的。但习梅总会阻止她,叫着阿姨让她歇着。

  二十多天过去,看到习梅既要忙店里,又要来回跑着伺候她,她就嚷着自己这也能干那也能干。习梅还是不让,说过一个月才行。李姐这才发现,当初她真是看错人了,现在看习梅,那儿都喜欢。

  这天习梅回到家半蹲下手洗衣服,结果起身时晕倒了,被送到医院告之怀孕了。

  李姐高兴的笑出了泪,而习梅则在她怀中哭的稀里哗啦。想想和李辉在一起的这段日子,经厉的风风雨雨,酸甜苦辣,想到两次失败的婚姻,真的是痛并快乐着。

  在我们一起去看婚纱的那天,她才告诉我,她为什么与李辉在一起时没避孕,她就想看看,如果能怀孕,她就跟李辉结婚,如果不能,李辉对她再好,她必须要放手,她知道,李辉很爱他,她不能给爱的人生孩子,她就是自私。习梅说完又拥住我哭了。

  习梅的特大变化使我和任鹏刮目相看,本说好欣欣我们带的,她想到我怀孕,又来回市场跑,欣欣她和李辉管。

  婚期定在元旦,我们各自忙碌着自己的工作,王二的病情恢复的很好,还时不时来市场。现在的他,完全静下心来在家休养,烟不抽,酒不喝,自己的大型机器转卖给了朋友。

  来找任鹏时,任鹏开他玩笑,现在不想挣钱了。王二五指分叉梳一下大背头,说钱啥时候才能挣完呀!不想挣了,想明白了,人这一辈子前半辈子拿健康挣钱,后半辈子花钱卖健康,搞不好,钱挣了,人却没了,现在靠银行利息也可以安安稳稳过日子的。

  王二说时的那分自信,终于显现出了一个成熟男人的魅力。

  我和任鹏听着笑,王二又开刷我,说许艳你别笑,你听老哥的,生了孩子,可别听男人的鬼话,你在家相夫教子,我养活你。等那天外面年轻漂亮的花裙子插足了,你连哭的地儿都沒有。

  我笑:“你们男人呀,就想家里有个贤惠的,单位有个漂亮的,心里有个牵挂的。”

  任鹏听了眼睛睨我,倒是王二拍掌:“说的好,真是太懂男人心了。”

  我笑,任鹏也笑。我的手机响了,一个陌生的号码,在接时,我再想是那个同学吗?当熟悉的声音传来——许艳,我冯伟。我一下无语了,愣了半天问了句无情的话:“什么事。”

  他没有直接回答我,而是讲他为什么突然离开,为什么现在才回电话,还有这快两年的时间,他在干什么?

  在他说这么多话的时候,我几乎没给他应几声,倒是他讲上几句,就要问许艳你在听吗?我回答他,听着呢!

  他讲完后问我一句:“你相信吗?”

  我想起他的离去,我遭受的白眼和讽刺,一下火就上来了:“你现在给我打电话,是在向我说什么?还是在炫耀什么?”

  冯伟听了,就一遍遍解释,他沒有,他真的没有,这几年一个人在外头拼搏的时候,他才明白,那年的犯错,真是自己太浑蛋了。

  一下我又想起在省城跪下来求冯伟的屈辱史,火气又升腾起来:“你就说吧!你今天打电话什么事?”

  “我要回村创业,和认识的一个朋友,开办近民扶贫厂子,让村子里的年轻人就近就业,夫妻两口不在受两地分居的折磨。你说行吗?”

  “我不知道!你问唐月莉!”

  “我不会再见她!你相信我!”冯伟说话时显得很真诚。

  “我和任鹏结婚了,我们的宝宝再一月就出生了!”我挂了电话。

  任鹏问我是谁,我就把冯伟要回来的事讲了,他和王二居然都说这是好事。

  冯伟第二天就来了,我不想见他,呆在家里待产,婆婆一听冯伟回来,就回乡下去了。

  冯梅抱着她宝贝儿子去见冯伟时,她还打电话开玩笑,要不要见了她哥的面,好好替我训叨训叨。

  我笑:你哄我,现在你哥身价百万,你怕是向着他了。

  冯梅不回答我,却说让她哥给我的小宝宝当干爹呗!

  我训她一派胡言,你小叔任鹏听了可不高兴。

  冯梅笑:开玩笑的。

  等我宝宝百天,冯伟创办的乡镇企业挂牌开业,我在头一天给唐月莉打了电话,希望她出席。

  所以在剪彩的那一刻,唐月莉一身高贵典雅地出现了,在冯伟发愣时,她当着大家的面,大声讲了几句,她要给这乡镇企业,注资三百万,扩大生产规模,让更多的在外打工着就近就业。

  这是振奋人心的消息,大家噼哩呱啦拍掌,苏娜和马二在人群中互望着幸福地笑。

  人生真是一场戏,我、任鹏、冯梅、任豪伟经营着蔬菜批发公司,冯伟和唐月莉经营着天堂伞装配分公司,各自忙碌着,过去的事成了回忆,成了故事!

10374 3607991 MjAxOS8wNy8xMy8jIyMxMDM3NA== http://m.clewx.com/book/201907/13/10374_360799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