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一百六十六章 放不下是宿命

书名:诈尸农女:带着萌娃钓相公 上传会员:一抹阳光 作者:第七个汤圆 更新时间:2020-02-14 23:51:55

  之后的事自然毫无疑虑,村长带着人下山,第一时间就来找白浅凝商议。深山里出现白色巨型野兽,往后必定是要禁止上山的了,至于山脚种的那些蔬果到还不用担心。

  人怕野兽,野兽也同样畏惧人,野兽多半是不敢下到山脚的。就这样,白浅凝和徐叔商议着直接封山,工人们只许在山脚活动,不可再往深山里走。

  如此,这事便算是了结了。

  白浅凝回到家,小豆丁正赖在沉香怀里听她讲故事,故事的主人公不是别人,正是她的生母白芍。

  显然,沉香和连翘都已经知道小豆丁就是白芍的孩子了,只是不知道她们有没有直接告诉小豆丁。

  白浅凝走进屋里,净了手,看看小豆丁的神情便没多问,凭她对小豆丁的了解,要是知道了沉香口中的女将军就是自家亲娘,她不得第一时间就跑过来询问究竟,哪还能这么津津有味的听故事呢。看来两个丫头没有问过,并不会多言。

  “白姑娘回来了?事情都办妥了吗?”

  连翘端着一盘子樱桃走过来,神态极尽谄媚,看得白浅凝鸡皮疙瘩掉一地。

  “都办好了,你,有什么事吗?”

  白浅凝问她。

  “那啥,这果子是我特意为你洗的,不知道你那大变活人的戏法可不可以教教我,我也想出去显摆显摆。”

  连翘不好意思的笑笑,手里的樱桃都快怼到白浅凝脸上了。

  白浅凝一听,果真无事献殷勤,必有所图。她眸子微动,伸出纤纤细指,夹了颗樱桃搁嘴里,玩笑道:“欲练其功,必先自废武功,连翘姑娘可舍得呀?”

  “啊?这样啊?”

  连翘好似还迟疑了片刻,见白浅凝和坐在一旁的沉香满脸堆笑,这才反应过来自己被耍了,又气又囧,只能拉着白浅凝的衣袖又问:“我的好姐姐,你倒是教教我呀!”

  “不是我不教你,实在是这东西我想教也无从下手呀。”

  白浅凝实在不知道该怎么跟她解释空间的存在,以及七长七复的效用,毕竟这些东西在她一个看遍了穿越小说的现代人眼中都无法解释,更遑论是在古代了。

  正思量着该怎么解释,小豆丁便上来解围了,只是这孩子解围的话把事情弄得更加玄乎了。

  “连翘姑姑,我方才都说了,我娘亲是仙女下凡,仙法自然是神仙才能学的,凡人怎么学得会?”

  小豆丁说得一脸认真,连翘和沉香两人也听得越来越玄乎,白浅凝没办法,只能答应她们,做好晚饭带着她们进一次空间,让她们亲眼看看,大概就能明白几分了。

  晚饭做的柠檬鱼,清炒三丝,酱爆茄子,回锅牛肉,白浅凝又煮了一把小青菜解腻,然后才依次将饭菜和一大家子人送进空间。

  头一次进空间的沉香连翘两姐妹自然是惊叫不跌,再加上空间风景本就美不胜收,她们在院子里愣了半晌,才被最后进入空间的白浅凝叫着进屋吃饭。

  一进屋,见到了战神大人,她们又免不了一顿欣喜加惶恐,毕竟在最近的几年里,战神对她们而言,是一个已经逝去的传说了,要不是白芍突然将战神尚存人世的消息告诉她们,她们是怎么也不会相信战千澈竟真的还活着。

  “七,七王爷,属下沉香,属下连翘,奉白将军之命前来报到。”

  沉香和连翘拱手跪在地上,眉宇间的稚气瞬间褪去,转而只剩下身为军营儿女的勃勃英气。

  “嗯,起来吧!慕岩该是已经和你们说过了,往后白姑娘的安全就交给你们了。”

  战千澈抬抬手,到是带着几分家常的样子。

  见此,沉香和连翘才互相看了一眼,应下话,站起身来。

  一顿饭吃完,白浅凝到是从战千澈与沉香,连翘的交谈中听得了不少消息。

  白芍在边疆的势力广阔,盟友也众多,再加上白芍治军有方,对待周边的百姓也是关怀备至,故而深得百姓们的拥戴。

  先前朝廷多半也是因为这个原因,唯恐白芍功高震主,会生反意,故而才以粮草试探于她。若是白芍对此有任何异议,或拥兵起势,朝廷便会随时派兵将她取缔。

  毕竟如今边疆已稳,白芍的存在并非必要,可这样的人若生了二心,对朝廷却是极大的威胁,所以朝廷才会出此下策。

  好在白芍始终恪尽职守,并未做任何叛逆反应,这才令朝廷暂时消除了戒心。

  吃过饭,

  小豆丁和赵奶奶照例在院子里晒太阳,沉香和连翘却被战千澈派去了密林处,白浅凝收洗完碗筷,见屋里只剩下战千澈一人,便问:“两个丫头呢?不会把我这当风景区,逛去了吧?”

  战千澈听她主动与自己说话,神情上也少了几丝冰冷,便伸手示意她坐到自己身边,才解释道:“你如今惹了韩语冰,赵家奶奶和那孩子住空间才更安全些,所以,我让沉香和连翘去将林子搜一遍,把那头猩猩和其他有危险的兽类都处理了,这样往后才能放心些。”

  “可是......那两个丫头能行吗?”

  白浅凝虽知道能被战千澈派来保护自己的人功夫必定不会差,只是想起那头巨型猩猩,她还是有些发憷。

  毕竟两个丫头都还年纪尚小,和大猩猩比起来远不是一个重量级的。

  听着白浅凝的质疑,战千澈却只是淡淡一笑,拉过她的手握了握,要她放心。

  因为昨日的事,白浅凝对于两人之间的肢体接触已经不那么排斥了,只是心底多少还是会不自觉的避开,甚至不敢看战千澈的眼神,她不知道为什么有人能只通过眼睛去爱一个人,还能佯装得那么深情。

  “浅凝,你好像有心事。”

  战千澈终是开了口,他看得出白浅凝的种种情绪,迫切的想要知道她到底在顾虑和避讳什么。

  而白浅凝却并不欲挑破这层脆弱的纱纸。放不下是她的宿命,她想,若是自己直接告诉战千澈,她全都已经知道了,那么,往后是不是连这几丝虚情假意的温柔都感受不到了呢?

  她深知自己对这个男人的不舍,所以情愿一直装傻,待到什么时候累了,厌倦了,再离开,但至少此刻,她放不下,也不愿放下。

  “我没事,我整天忙着给你筹集军需,哪有时间想什么心事啊!我只是近来有些累了。”

  白浅凝用她一贯的假笑将战千澈的问话搪塞过去,然后预备着寻个理由逃离,却不想,战千澈突然搂住她的肩,好似并不准备让她轻易逃开。

  战千澈低声在她耳鬓说了句:“累就在我怀里睡会儿。”然后有节奏的轻轻拍起她的肩头。

  白浅凝愣了,她不得不承认,面对战千澈的温情软语,她确实毫无招架之力。

  事实上,她这一日确实十分疲累,倚在战千澈坚实的肩膀上,很快便睡着了。

  战千澈望着白浅凝清甜的睡颜,轻轻在她额间落上一吻,心底却忍不住轻叹一句:“你到底有什么顾虑,怎么就不肯说呢?”

  见白浅凝睡熟了,战千澈才将她慢慢的放到床榻上,替她脱了鞋袜,又盖上被子,然后自己也钻了进去。

  从前,在外头时他们就曾这样相拥而眠,那时的白浅凝虽然满脸害羞,心却与他贴的极近,他们商量着定亲,商量着一些琐碎的家事,像极了真正的夫妻。

  这一觉两人睡得并不长,主要是一个在外头等得实在无聊的小灯泡小豆丁突然冲进来,将他们吵醒了。

10372 3643707 MjAxOS8wNy8xMS8jIyMxMDM3Mg== http://m.clewx.com/book/201907/11/10372_3643707.html